第一百七十七章 全城通缉

    第二天沈王爷去司马容的办公室。

    “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告诉你,我和公主在船上的时候,发了谋杀案。”司马容慢慢把事情经过进了一遍,“因为牵扯到国际器官贩组织,所以我插手了后面的事。”

    沈王爷嘲讽他:“你们的人都是白痴吗?一个女人都看不住。”

    “是他们的失误,对方要杀人灭口。”司马容不介意他的态度,的确是自己疏忽了。

    “你们是不是已经行动了?”沈王爷又问,“不然那些人不会这样。”

    司马容点了下头:“我们按照杨雪的名单,捣毁了他们的贩链,而且还抓了几个主脑。”

    “人呢?监狱里?”

    司马容看着沈王爷:“是,所以他们应该是想要我们放人。”

    抓到司马容或者沈公主,然后要求释放监狱里的人。

    “我会派人24小时候保护公主。”沈王爷站起来转身就走,“以后你们少管闲事。”

    司马容和沈王爷没有把这事瞒下来,晚上司马容去沈家吃饭,饭桌上和大家通了气。沈家的女人不是菟丝花,她们不会怕这种事情。

    “太无耻了!”沈公主的第一个反应是骂人,“他们犯了法还不想坐牢?那些被他们害死的人找谁报仇去?”

    沈霸天冷笑:“哪里来的垃圾也想算计我们沈家人。”

    “不能等他们动。”沈公子敲了敲饭桌,“找,把人找出来。”

    沈王爷则看着张宓:“妈把龙王令借我。”

    “好,等会就给你。”

    只有龙王令才可以同时命令所有的洛城地下势力,把洛城翻出来,也要找到那些人。

    洛城一间普通的小旅馆里,几个白种人聚在烟雾缭绕的房间里,隐约能听到一扇门后面有女人的**声。

    “他完事了没?”一个红头发的男人把烟掐灭,“我们现在出不去了,不知道那个沈家哪来那么大本事,好像整个黑道都在找我们。

    他旁边一个卷毛正在一脸享受的吸食纸板上的白色粉末,打了个颤才说:“都说了让你们调查清楚再下手,现在打草惊蛇了吧!”

    砰,房间门打开,一个男人提着裤子走出来。他身后还跟了个打扮艳俗的女人,露着胸脯手里握着两张钞票。

    “下次有需要再找人家啊!”女人穿好鞋,在男人身上蹭了蹭才扭着屁股往大门走。

    路过桌上的几个男人时,还抛了个飞吻。

    等女人走了,红头发的男人才说:“你还有心情玩,知不知道外面都在找我们?”

    “警察吗?”提好裤子的男人斯斯文文,一头金色短发,看上去颇有几分贵公子的味道。

    一直在角落里没说过话最年轻的男孩慢吞吞的说:“k,你的情报有误,沈家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

    “沈家?”被叫做k的男人皱了皱眉,然后笑了笑,“他们无非是怀疑,而且洛城这么大,想找我们如同大海捞针。”

    红发男人一拍桌子站起来:“蠢货,都说了你的情报不对,现在是整

    个洛城都在找我们,沈家竟然可以命令所有黑道,你知不知道?”

    “什么?”k楞了下,突然想到什么,大喊,“乔,快!把刚刚那个女人做掉。”

    年纪最小的男孩马上冲出去。

    “你现在才追,恐怕早就走了。”吸毒的男人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现在别说抓那个沈公主了,恐怕我们一出去就得被人先抓住。”

    k踢了椅子一脚:“我就不信到处都是沈家的眼睛!”

    乔没有追到那女人,他们决定转移地方。

    “我们留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看看沈家多久能找到这里。”离开的时候k提议。

    红头发的男人明白他的意思:“我留下吧,我看着像本地人。”

    正好天气下起小雨,他就到街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被咖啡,一边假装玩手机。

    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两辆车停到旅馆门口,下来五六个人。他们匆匆进了旅馆,没一会就出来了。

    “喂,人已经到了。”红发男人给k打电话。

    电话那边的k他们还没找到新的落脚点,一听大吃一惊。

    “这么快??”

    “没找到我们,在打电话,估计是往上汇报。”

    k压下烦躁告诉他:“你小心点,赶快找机会溜走,他们一定已经和旅馆的人打探了我们,恐怕很快就会查出我们的身份。”

    沈家。

    “那,就是这几个人!”沈王爷和司马容从外面回来,把几张纸放到桌上。

    张宓拿起来一页页看过去,然后嗤笑道:“几个乌合之众,也敢来我们的地盘。”

    “给我看看。”沈霸天拿过去看了两眼,“是你抓的那些人的手下?”

    “是的。”司马容指着金黄头发的那张照片,“他叫k,之前的老大一直靠贩器官发财。”

    沈公子也看了几眼:“从资料上来看,他现在算是这些人的小头目?”

    “这样子也不像是能为了以前的老大跑来出入死的啊!”沈公主瞟了一眼,“你看看这个,一看就是吸毒的。”

    司马容弯弯嘴角摸了摸她的脑袋,沈公主脸红的拨开他:“干嘛?这么多人呢!”

    “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人,是为了钱。”司马容趁她不注意,又捏了捏小手。

    沈公子瞪着他,妈蛋!当着我的面就敢对我女儿动手动脚:“快说!他们为了什么钱!”

    “据我们分析,那几个关起来的家伙手里至少有三亿欧元。”司马容面无表情的把目光从沈公主身上收回来,“而k一伙人,想拿到这笔钱。”

    沈王爷阴森森的看了他一眼:“不止他们,你们不是也想要吗。”

    “是,上头是想问出那三个亿的下落,所以才留着那几个人命。”

    张宓皱着眉:“有没有办法杀了他们,这样那几个人也就没什么好折腾的了。”

    “已经不属于军部了。”司马容摇头。

    意思是,现在那些人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去,不是他的管理范围

    了。

    “你们也太逊了!”沈公主一脸鄙视的表情,“合着现在只能我们自己解决?”

    司马容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如果我们先找到那些人,就动手杀了他们。”

    “我觉得,找那几个不知道被关到哪去的。不如找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这几个蠢货。”沈王爷摸了摸项小熙的肚子,“这几天如果你们要出去,记得都带上人。”

    张宓则直接道:“没事就不要出去了,反正天气这么冷,明天还有雨。”

    “后天我们要出去一趟。”司马容看了看沈公主,“去试戒指。”

    沈公子一脸凶残的盯着儿子和司马容:“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赶快把人解决掉,月底就是订婚宴。”

    他特别瞟着司马容:“你也不想订婚宴上出事吧?”

    离月底的订婚宴还有十天

    “操!”k把啤酒摔到桌子上,“为什么那些人都听沈家的话?”

    三天前他们才找到落脚的地方,是一间民居。里面就住着个老太太,他们把老太太关到卧室里,每天给她送点水和面包。

    “为什么不杀了这个老太太?”吸毒男人从卧室里出来,身后是老太太的哭泣声,“这老不死的烦死了。”

    红发男人骂他:“蠢货,要是有人来找她呢?你变成她?”

    “好吧”吸毒男人手一摊,“现在怎么办,我们躲了三天了。还有,冰箱里的食物也要没了,你们谁去躺超市?”

    k看了眼年纪最小的乔:“晚上你去超市。”

    “至于你,还是出去打探消息。”红发男人一愣,“还去?根本没用好吗!”

    他这几天不是没去过,红灯区的酒吧都转了一圈,也从几个小混混嘴里套过话,可只要涉及到沈家的问题,那些人就算喝的再醉,也什么都不说。

    “再试试!”k灌了一大口啤酒,“如果还不行,我们就撤。”

    吸毒男人一听不干了:“扯?你没搞错吧?老子的钱都花光了,你现在说不干了,那我的钱呢?”

    “你要钱还是要命?”k吼道,“我们先离开,等风头过了再回来,蠢货!”

    “你说的啊!”吸毒男人恶狠狠的道,“当初是你让我们来的,为了那三个亿。现在可好,我自己的钱都帖进去了。”

    “总之我不管,一定要把那三个亿的下落问出来!”

    红发男人给自己画了个装,在脸上贴了胡子,又给自己漂染了头发,这才裹紧大衣出门。而乔则带了个鸭舌帽,去附近的超级市场补充食材。

    可谁知道,他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凌晨红发男人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他依然没回来。

    “怎么办?”吸毒男人紧张的满头是汗,“乔一定被抓住了,他要是把我们供出来就完了。”

    k原地走了几圈,脸上划过一抹狰狞:“不等他了,我们走!”

    “你还不肯说?”昏暗的房间里,乔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

    司马容从阴影中走出来:“天已经亮了,你猜你的同伴是不是还在等你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