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阴谋浮出水面

    司马容进去了,沈王爷站在金店门口冷眼看那个来谈条件的歹徒。

    “你想要什么。”

    那个歹徒看样子是老大,他满头大汗的用枪指着沈王爷:“你他妈在逗我?我要什么刚刚已经和那个谈判专家说了。”

    “怎么?你们不承认了?”他神色慌乱,情绪也明显激动起来。

    警察的谈判专家正要说话,就听见一句凉凉的。

    “我和他不是一个部门,你再重说一遍吧。”

    “放屁!老子才不上当,你们都是一伙的。”歹徒挥舞着手里的枪,“是不是想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们”

    “我再说一遍。”沈王爷打断了他的话,“我才有资格觉决定是不是要答应你的条件,如果你不想说,那我走了。”

    说完,他就真要转身离开。

    沈青他们自然也跟着动。

    “等一下!”歹徒一看他的架势不小,觉得可能是个大官,便又耐着性子开始讲条件。

    司马容此时已经趴在了通风口上,从网眼看过去,他正好在沈公主和张宓的头上。由于视线太小,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他想了想,轻轻的把灰从通风口拨下去。

    “咦?”沈公主动了动脖子,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去了。

    张宓见她一直动,小声问:“怎么了?”

    “脖子里好像有东西。”沈公主说着,无意间一抬头,然后眼睛就亮了。

    “妈你别看,司马容在上面呢!”她赶紧和张宓说。

    张宓一笑:“我就知道他肯定要自己来。”

    司马容确定沈公主她们看到自己了,就开始静静等着,他相信张宓会有办法。持有龙王令的女人哪是什么普通人

    “啊!”突然有人尖叫了一声。

    站在人质前面的两个绑匪猛的回头:“谁喊的?”

    “怎么了?”另一边正被沈王爷牵着走的老大不麻烦的吼道,“别他妈的给老子找事!”

    “没事大哥,我们看着呢!”

    小个子歹徒一脚踹到最边上的女店员身上:“刚刚谁喊的?”

    “她!”沈公主指了指。

    之前那个蠢女人蹲在沈公主的后面,那个位置对着通风口的正中央!

    “不不是我!”女人惊慌的摇头,“是她,是她打我。”她指的是张宓。

    旁边的店员马上说:“她骗人,是她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叫了一声。”

    沈公主暗中冲她比了比大拇指,店员一看更激动了,指着那个蠢女人诬陷:“她刚刚还和她男朋友说让他找机会把你们放倒!”

    “什么?”另一个歹徒也过来了,一把抓住蠢女人头发,“贱货,你想死吗?”

    话音刚落,他眼前就一暗,下一秒就倒在了地上。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个小个子歹徒瞪大了眼睛也趴下了。

    “捂住她的嘴!”张宓压低声音,和沈公主同时出手,把那对情侣的嘴巴捂住。

    另一边,快被沈王爷绕懵的歹徒老大突然就看见他冲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快点杀了人啊!!”他惨叫一声,手被沈王爷死死勒在背后,咔一声骨折了。

    沈公子一阵风似的跑过去:“老婆!”

    <b

    r />

    “没事!”张宓任由他抱着,沈公子在她身上摸摸碰碰了半天,直到确定她真的没事,才又把人抱进怀里。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沈公子摸着张宓的头发,看似安慰她,实际上是安慰自己。

    张宓抱着他笑:“好啦!好啦!”

    “公主呢?”沈公子这会想起自己闺女。

    沈王爷正拉着沈公主的手检查,就被沈公子一屁股挤到一边去了。

    “丫头没事吧?不怕不怕,爸爸在这!”

    沈公主嫌弃的看着老爸,这么多人,你就不能出息点!

    “我们可以走了。”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沈公子这才注意到被忽视了的司马容。

    “哎呀小容啊!”他拍了拍司马容的肩膀,“这次多亏了你哈哈!”

    沈公主见司马容一直盯着她,胡乱摆了摆手说:“走啦!走啦!”

    一行人也不管警察就这么一窝蜂走了。

    “头,他们不用录笔录吗?”一名警察问。

    队长丢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用,你去问吧!”

    警察:我不敢

    沈家。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们快点回来!”沈霸天放下电话,“没事了,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项小熙的表情放松下来,沈霸天赶紧扶她坐下:“熙丫头你不要这么紧张,小心宝宝!”

    “爷爷我没事。”项小熙摸了摸肚子,“宝宝也没事。”

    沈霸天又站起来转圈,让阿姨去准备晚饭,不停的跑到门口去张望。等到夜色暗下来的时候,几个人终于回来了。

    “小熙!”沈公主蹦蹦跳跳的跑进来,“今天可好玩了,早知道带你一起去!”

    话音刚落,就被张宓弹了个脑瓜崩:“你是傻了吗?胡说什么?”

    “如果不是妈,就让你被歹徒抓走。”沈王爷瞪了一眼倒霉妹妹,走到项小熙身边亲了亲她,“以后不要和公主玩,会让女儿也变傻的。”

    沈公主委屈的摸了摸头:“我这不是看爷爷和小熙太紧张,活跃一下气氛嘛!”

    “疼不疼?”司马容皱着眉去看她的额头,然后一本正经的和张宓说,“宓姨,以后轻点打,公主会疼的。”

    张宓抽了抽嘴角,捂着头上楼换衣服去了。

    “陪我回房洗澡。”沈王爷把项小熙抱起来。

    沈公主看着人都走了,撇撇嘴也上楼去换衣服,等走到门口发现司马容还跟着她。

    “你干什么?”沈公主警惕的后退一步。

    司马容直接把门推开,将人推了进去。

    “啊!”沈公主正要挣扎,就被死死的抱住了。

    她正想用劲,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在耳边。

    “别动,让我抱一下。”

    低低沉沉,仿佛带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沈公主突然就不动了。

    “是我没保护好你。”司马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沈公主的脖子上,让她从皮肤一直痒到心里。

    “和和你有什么关系,是是意外。”她结结巴巴的说。

    司马容的怀抱

    并没有放松,不过显然控制了力道,不像刚刚勒的沈公主后背都疼。

    “以后不会了。”司马容抬起她的头,沈公主对上一双忐忑又心疼的眼神。

    “我没事”沈公主小声说,觉得男人满眼都是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司马容却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男人温柔的舔舐沈公主的唇瓣,仿佛轻轻一用力就会碎掉。

    察觉到对方的小心翼翼,沈公主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谁知道下一秒男人唇畔的力度突然就变大了。

    “嘤”她控制不住自己,只好跟着司马容的节奏。

    房间传来暧昧的声音,沈公主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发出来的。

    “呼呼”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放开她。

    但是仍然紧紧抱在怀里。

    “疼”沈公主摸了摸红肿的嘴唇,好像都破皮了。

    司马容小心的摸了摸沈公主的嘴唇,然后进了洗手间。

    “敷一敷。”他拿着冷水浸过的毛巾出来,见沈公主还坐在床边发呆。

    冰冷的触感让嘴唇的炙热暂时退了下去,她瞪了司马容一眼:“你占我便宜!”自己都没注意自己撒娇的语气。

    “那你亲回来。”司马容弯了弯嘴角,“我不介意。”

    沈公主鼓着腮帮子:“做梦!”

    “嗯,做梦。”男人给她小心的擦了把脸,“去换衣服,下去吃饭了,你不饿吗?”

    沈公主站起来,往门口推他:“你出去啦!我要换衣服。”

    “好。”司马容痛快的拉开门出去了。

    等沈公主换好衣服,又让脸看起来不那么红才拉开门,就看见男人目光亮亮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还在这?”

    “等你一起下去。”

    这件事的后续还没完。

    沈王爷让人调查之后发现,那三个歹徒并不是惯犯,只不过是赌博输了钱,然后在对方的鼓动下才去抢金店的。

    “时间和地点都是别人帮他们定的,就连枪也是对方提供。”

    司马容的脸色和沈王爷差不多,都不怎么好看:“如果是针对沈家的,那他们怎么确定宓姨和公主一定会去金店。”

    “不知道。”沈王爷目光一寒,“那三个人死了。”

    书房的氛围突然变的阴冷,寒气从两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

    “杀人灭口。”司马容冷着声音道,“和之前跟踪我和公主的应该还是一波人。”

    沈王爷:“我已经让人去查,你那边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案子被牵扯进去了。”

    经过沈王爷的提醒,司马容突然想起之前南极巡游上的案子,他打了个电话。

    “死了?什么时候?”

    “怎么没告诉我。”

    “我知道了,按照名单查。”

    “等一下,把名单上人的资料给我传过来。”

    挂了电话,司马容的神色越发凝重。

    杨雪死了,在严密的保护下竟然被毒死了

    “王爷。”他又给沈王爷打过去。

    “最近一定要小心,他们的目标是我和沈公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