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被跟踪了?

    沈公主奇怪看着他:“我刚刚欺负那女人了呀!”

    “你高兴就好。 ”司马容还是板着脸。

    “明明在生气,想说我什么就说呗!”沈公主誓要将作死进行到底。

    司马容突然把车停到路边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你为那个胖子说话,我在妒忌。”

    “啥?”沈公主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不喜欢你的目光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司马容伸手摸了摸她的唇瓣,又摸了摸她的眼皮,“这里,这里!都是我的。”

    沈公主推开他的手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生这个气?”

    “恩。”司马容皱了皱眉,“你以为我在生什么气?”

    联想到她刚刚的话,司马容了然了:“你以为我因为那个女人?她是什么东西,你想欺负她就欺负。”

    “她是不是欺负你了?”反应过来的司马容问,因为在他心里,沈公主才不是那种仗势欺人,嚣张跋扈的女人。

    沈公主抽抽着嘴角,决定临死一搏:“没有,她没有欺负我。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想欺负她!”

    “唔”司马容发动车子,“那我们现在掉头回去,你再骂她一顿出气吧!”

    沈公主抱着脑袋还没从打击中回复过来,就听见男人又说。

    “不行,那个胖子还在。我不想你见他,那个女人你认识吗?我让人查查她家在哪,然后我们再去欺负她。”

    说完见沈公主半天没反应。

    “怎么样?”

    “不不用了。”沈公主无力的摆摆手,“我现在不想欺负她了。”

    司马容见她真的一副没兴致的模样,也就不再提这事了,不过心里却想着回头要去查查那个女人,万一下次沈公主还想欺负的时候,可以随时找到。

    “刘少,你说什么?”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划拉到欺负列表中的女人,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金主。

    富二代特别客气的把刚刚买的首饰塞进她怀里:“我说,以后不要找我了,拿好!”

    “可为为什么??”女人实在无法接受,明明刚刚还笑眯眯的陪自己挑首饰来着。

    “没听刚刚公主走的时候说你不好让我换一个嘛!”富二代很义气的说,“好朋友都开口了,我肯定得听啊!”

    女人还是不明白,不过她抓住了重点:“公主?刚那个女人?她她是谁?”

    “沈家沈公主,你不知道?”富二代啊了一声,“想必不知道,不然你那会就不会和我告状了。”

    女人脑子轰一下:“沈家?就是那个沈家?”

    “不然呢?”富二代没耐心和她解释了,“你好歹也是个小明星了,都不做功课的?这个圈子谁能得罪谁不能,你不知道啊?”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那个女人在原地面如死灰。

    “困了?”司马容见小丫头突然变的蔫蔫的,看了看时间快吃中饭了。

    沈公主才不会说自己是作死把自己作进去了,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不困,现在去哪。”

    “去拍一套照片,订婚的时候用。”司马容又摸摸她的头,“婚纱照下个月再拍。”

    沈公主的注意力都放在婚纱两个字上了。

    “对了,我还没有订婚纱呢?”她扒

    着司马容的手臂问,“定做的话是不是来不及了?”

    司马容拉着她的手,让她做好:“不会,明天会有设计师去你家,有什么想法就和她说。”

    “你请了谁?”沈公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宓姨推荐的。”司马容弯了弯嘴角。

    沈公主哦了一声,她妈推荐的肯定就没问题了

    过来好一会,沈公主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代入角色了。可是这次她只是嘟囔了句,反正肯定跑不掉了,当然要自己把关。

    “嗯?”司马容听见她嘴动了,“是不是饿了?”

    沈公主瞟了他一眼:“先吃饭吧。”

    “好!”

    于是,她带司马容去了一家猫咪餐馆。

    整个餐厅不但是猫咪主题,还有十几只猫可以让客人自由摸摸抱抱。沈公主看着司马容一边用猫头叉子吃东西,一边应付不停想往他身上跳求抱抱的猫就笑的不行。

    “看这里!”她喊了声。

    司马容一抬头就听见咔擦一声。

    “好了!回头让爷爷他们也看看啊!”沈公主晃了晃手机。

    然后看到司马容头上又跳上去一只猫,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笑起来。

    对面,是司马容一张宠溺的脸。

    “沈小姐,您选好了吗?”造型师笑眯眯的问。

    这是洛城最有名的婚纱摄影馆,但是在沈公主的概念里,最有名就是最贵的意思

    “我个人建议您选这边的。”造型师作为时尚圈的人,她当然认识今天来的这两位,报纸上的头条消息也大咧咧的摆着呢!

    “这几件很普通啊?”沈公主翻了翻她说的那几件婚纱,“一点都不特别。”

    造型师要抓狂了,这小姑奶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这是什么?”沈公主在另一个柜子里发现几件好玩的,“蘑菇吗?”

    “啊?”造型师几步走过去一看,“这对,是蘑菇造型的礼服。”

    沈公主把那件拿出来:“这是男款还是女款?”

    “这是女款。”造型师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男款呢?你们平时怎么拍这套衣服的?”

    造型师颤抖的把另一件拿过来:“主题是蘑菇,蘑菇与与大树。”

    “这个有意思,就它了!”沈公主拍板。

    “沈小姐”造型师堆着笑脸,“这个主题是不是”

    沈公主瞪了她一眼:“不行吗?”

    “不不是!”造型师赶紧说,“我的意思是这套主题是用来玩的,拍出来比较搞笑。您看是不是不太适合订婚的照片啊?”

    沈公主看向一直坐在那没吭声的司马容:“你说呢?”

    “你喜欢就好!”

    造型师:(tot)~~

    折腾到天黑才拍完,张宓打来电话,让他们回去吃饭。路上沈公主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我低估了你的脸皮。”

    “怎么说?”司马容弯着嘴角。

    “那种造型你都敢做,还敢和我拍!”沈公主觉得心好累。

    她作死了一天,人家完

    全没反应,还特别配合她。

    “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司马容看着她。

    沈公主脸一红:“你你你看路啦!”

    “呵呵,放心,你在车上,不会”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脸色一沉。

    “怎么了?”正好看着她的沈公主明显发现他不对劲。

    司马容把她按回座位上,检查了一下安全带:“坐好,我们被跟踪了。”

    “哪里?”沈公主紧张起来,探出头往后看。

    夜色刚暗,马路上车还很多,她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不对劲。

    “哪辆车跟踪我们了?”

    司马容看着倒车镜,不动声色的把油门踩下去:“左边那辆白色的。”

    “你怎么知道是跟踪我们的?”沈公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有问题。

    “我们从婚纱馆出来,那辆车就跟在后面。开到现在,我们已经过了五个路口,八个红绿灯。”司马容看在倒车镜中的白车。

    “从理论上来说,一辆车跟在你后面超过三个路口,就是有问题了。”

    沈公主虽然不懂这是什么理论,不过她相信司马容的话。

    “会是什么人?”

    司马容摇头:“应该是冲我来的。”

    “那是!”沈公主偷偷往后看,“我又没得罪人,你和我哥才招人恨呢!”

    很快,他们的车拐进别墅区专用道,而那辆车却突然掉头飞快的开走了。

    “好吧”沈公主一摊手,“看来就是跟踪我们的。”

    司马容拉住她的手:“不怕,有我,我们先回去。”

    沈家。

    “回来啦!”张宓热情的迎他们进去。

    沈公子从酒窖拿了瓶红酒上来,就连沈霸天都破例给吃个鸡腿。

    “来来来,今天就算小容第一次以女婿的身份来咱们家吃晚饭,庆祝一下!”沈公子举杯,沈霸天举鸡腿。

    司马容端着酒站起来:“沈爷爷,沈叔,宓姨!请你们放心,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公主的!”

    他没有说爱,已经用生命去换的感情,已经不用再说那个字了。

    “我相信你,快坐下!”张宓喝了口红酒,“今天还顺利吗?”

    沈公主表情古怪的冲她笑了笑。

    “怎么个意思?”张宓挑眉,“有事?”

    “不是!”沈公主咧着嘴,“我反正挺顺利的,他我就不知道了。”

    司马容马上说:“很顺利,我们订好了戒指,拍了订婚那天要用的相片。”

    “”总觉得哪里不对。

    饭后,三个女人凑到一块谈论小熙肚子里的宝宝,沈霸天出门消食去了,沈公子偷偷跑去酒窖里喝剩下的红酒。

    “有事?”沈王爷被司马容一个眼神勾到小花厅。

    “我们回来的时候被人跟踪了。”

    沈王爷看着他:“冲谁的?”

    “我觉得不应该是我。”司马容其实并没有什么仇家,以前在军部执行任务都用的假身份,也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