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第一百七十章 上门提亲的来了!

    沈公主被张宓赶到楼上换衣服去了。

    “小熙,过来喝汤!”张宓叫儿媳妇。

    沈玻璃球动作比项小熙还快,刺溜就跳到沙发上了。

    “你就能吧,等会王爷回来看见你黏着小熙又抽你了。”沈霸天戳布偶猫的脑袋。

    自打项小熙怀孕,沈王爷就愿意让她碰猫了。其实沈玻璃球很干净,都有定时驱虫,打针,完全没有病。

    “喵”沈玻璃球用鼻孔看了沈霸天一眼,挨着项小熙卧下。

    张宓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爸你又说玻璃球,回头她又偷偷把你的烟斗藏起来了。”

    不知道是布偶猫的智商高,还是沈玻璃球是个例外,它好像听得懂大家的话似的。每次沈霸天欺负它,第二天烟斗就不见了。

    “还说,它前天就把我的烟头丢到马桶里去了!”沈霸天偷偷在沈玻璃球尾巴上薅了一把。

    沈玻璃球抬爪子就挠过去。

    “不许再藏爷爷的烟斗了。”项小熙捏了捏沈玻璃球的爪子,“不然一个星期不给吃罐头。”

    沈玻璃球明明是只猫,可是就能看出来它一脸谄媚的舔了舔项小熙的腿,然后又钻到张宓怀里求抚摸。

    “我们家猫比他们的都聪明呢!”张宓马上被征服了,给沈玻璃球吃了个牛肉干。

    沈玻璃球一边啃,还一边冲沈霸天翻白眼。沈老头暗暗琢磨,回头把它毛给剃了

    晚上,司马家人来的时候,沈家人都蒙了。

    “这这是不是也太隆重了?”张宓看着司马一家,觉得自己家太不重视这次聚会了。

    司马老头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唐衫,一看就是新做的。

    司马山穿着蓝西装,皮鞋亮的能当镜子。

    白琳她身上那件旗袍能换辆车了。

    至于司马容,难得也打了领带

    “我上楼一趟,爸你招呼大家坐啊!”张宓觉得自家卖相太不好了,急吼吼就往楼上冲。

    沈公主正好下来,正不情不愿呢,又被她娘拖回去了。

    “我们要不要也换换衣服”项小熙问沈王爷。

    她以为她声音小,其实大家都听到了。

    “不用折腾。”沈王爷扶着她往客厅走,转身的时候眼神和司马容对上,很有深意。

    “对对对!小熙身子不方便,赶快坐下别折腾了。”白琳捅了司马山一下。

    司马山搭着沈公子的肩:“走走走,我们饭桌上聊!”

    这是我的台词吧沈公子抽抽着嘴角。

    “说实话,你们家今天到底来干嘛的?”沈霸天斜眼看司马成,一脸怀疑。

    司马成老脸笑成一朵菊花,打着哈哈摇头:“吃饭嘛!还能干嘛。”

    “你现在不说,一会说的时候我可不帮你啊!”沈霸天见不得这死老头得瑟的模样,威胁他,“好歹和我透个气。”

    司马容扶着两位老人:“沈爷爷,的确是有事,您应该猜到了,和公主有关系。”

    “呵呵!”沈霸天装傻:“我才不知道,我要去吃饭了!”

    说完也不管他们两个,自己一溜烟跑进了餐厅。

    &

    nbsp; 等大家坐下了,张宓拉着沈公主走进来。

    “哎呀!真是,早说我们就去外面吃了。”她扭了扭腰。

    沈公子流着口水把换了身晚礼服的张宓扶到座位上:“老婆,你真美!”

    废话!张宓扶了扶发型,不能在自己家被别人比下去。

    “公主!”白琳招手:“快过来坐阿姨旁边。”

    被迫换了条小粉裙子的沈公主低着头走过来坐下,她根本不敢看司马容。

    “对了,小玲呢?”张宓招呼阿姨上菜,“听说又去留学了?”

    白琳把满意的目光从沈公主身上收回来:“可不,这次是她自己要求去的。”

    “孩子们都大了,真的是懂事了。”沈霸天摸了摸胡子,“过年回来给她包个大红包!”

    司马老头夹了一个肘子放到自己碗里:“可不,孩子们都长大了,该”

    “你不怕胆固醇啊?”妒忌的沈霸天瞪着司马老头的碗,“吃那么肥?”

    白琳踢了司马成一脚,司马成赶紧伸手要去拿他老子的碗:“爸,我沈叔说的对,你别吃这么多肉了。”

    “那是他妒忌!”司马成把碗按住,“我又没病,我要吃!”

    “爷爷”司马容看了他一眼。

    司马老头啊了一声,把碗丢开:“不吃了不吃了!”

    “爸!”张宓瞪着沈霸天,“司马叔叔是客人。”

    沈霸天据理力争:“我我也是为他好啊!”

    “对对对!为了我好。”司马成表示坚决不吃。

    这让沈家的人更怀疑了,这伙人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沈老头啊”吃的差不多了,司马成语重心长的开口了。

    沈家人:来了!

    “你看,孩子们都不小了,要不咱们把婚事办一办?”

    卧槽!沈家人脑子里飞过一大片乌鸦。

    “爸,你太直接了。”白琳扯着笑打岔,“我家老爷子的意思啊,是既然小容和公主已经定下来了,那我们就干脆给两个孩子先办个订婚,你们说是不是?”

    沈公主一脸惊恐的看想司马容,得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话说的,什么叫已经定下来了,我家丫头可没说过。”沈公子呵呵了,你们家这是上门逼婚来了啊!

    张宓拍了拍自己老公的手,以防他一激动站起来。

    “孩子们的事,我还真不知道。公主,你自己说吧!”

    司马老头马上笑眯眯的看向沈公主:“丫头,嫁到爷爷家来,爷爷保证和在沈家一样,谁也不敢欺负你!”

    “是啊是啊!”司马山也说,“咱们两家本来就关系好,这下可亲上加亲了!”

    白琳从包里掏出个盒子放到司马成跟前。

    老头打开冲沈公主招手:“丫头快过来!”

    “不不用了”沈公主恨不得把头缩进脖子里。

    “哎!”司马老头把东西交给白琳,“快给她带上。”

    白琳同样笑眯眯的,从盒子里拿出个翡翠镯子:“这是司马容家每一代留给长子媳妇的,看看喜欢吗?”

    &

    nbsp;“我家丫头才不带!”沈公子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冲过去就把沈公主拉到自己身后。

    白琳手上还拿着镯子呢,顿在半空中对自己儿子使眼色。

    “沈叔叔。”司马容站起来,“我们在船上就说好了,回来我家就来提亲,你可以问问公主。”

    沈公主炸毛似的喊:“没有,我没答应!”

    “这事是不是误会了?”张宓笑了笑,“结婚是大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司马容看着沈公主:“你要始乱终弃?”

    “什什么?”沈公主脸白了。

    “我们在机场酒店里,你什么都对我做了,现在要不承认吗?”说着,司马容一脸委屈的低下头,“我我以为你喜欢我,才才答应的。”

    沈霸天和沈公子一脸懵逼,只有张宓反应快,站起来拉着沈公主就走:“让我们单独谈一谈。”

    “你和我出来。”沈王爷冷冷看了眼司马容。

    项小熙拽了拽他的袖子。

    “没事,我们也单独谈谈。”他亲了亲项小熙的嘴角,“很快!”

    十分钟后,张宓板着脸拉着沈公主回来了,二十分钟后,沈王爷和司马容一前一后也回来了。

    “小容?”白琳惊慌的站起来奔过去,“你怎么”

    “没事。”司马容搂着白琳回到餐桌旁。

    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伤的很重。

    沈公主偷偷看了一眼,心想她哥真狠

    “我们好久没玩了,互相操练了一下。”沈王爷擦了擦手坐回项小熙身边搂着她,“显然他最近没怎么锻炼,动作太慢。”

    司马成倒是一脸无所谓,见沈公主一个劲的偷偷瞄自己孙子,心里更有谱了。

    “不管怎么说,公主还小,我们不想她这么早嫁出去。”张宓说着,有些难过的摸了摸沈公主的脸。

    一旁的沈霸天和沈公子显然也明白了什么,一边恶狠狠的瞪着叼走他们家小公主的司马容,一边又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公主。

    “张姨,我不是要马上把公主娶回去,我们先订婚好吗?”司马容真诚的看着沈家人,“订婚以后,等过两年再结婚,可以吗?”

    司马成来的时候其实也没想沈家能痛快的松口,所以打的就是先订婚。嘿嘿只要婚订了,凭自家孙子的本事早晚把小丫头娶回去!

    “爸,你怎么说?”一家之主是沈霸天,这种时候,张宓把问题交给了老头。

    沈霸天早也发现沈公主一直在看司马容,小眼神里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又是迷茫的。

    “唉订吧!”

    孙女都被狼崽子吃了,嘤嘤嘤

    第二天的报纸上,头条硕大的加粗*黑体字。

    “司马家族与沈氏家族联姻,沈家最宠爱的小公主即将和司马家第三代长孙订婚!”

    一大早张宓敲沈公主的房门:“你今天要和小容出去,赶快起了。”

    没动静

    “公主?”张宓以为她又跑了,赶紧找钥匙把门打开。

    一进去,就看见沈公主披头散发的坐在窗台上。

    “妈我是不是让你们丢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