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坦白从宽

    沈王爷忍着把站在茶几上扭屁股的两只毛企鹅踢出去的冲动,扶起项小熙上楼去换衣服了。

    “爷爷,那只翅膀抬起来点!”沈公主举着手机,沈霸天在她旁边把老脸挤成一朵菊花。

    两个人穿着企鹅装,不停的自拍。

    “你看见没?”张宓拉着沈公子去厨房,一边嘀咕,“就你家这样的闺女,能嫁出去就不错了。”

    沈公子不满意的说:“我家公主多好啊!再说了,满大街都是男人,就算没有司马家的小子,我就不信没人了!”

    “什么叫满大街都是男人?”张宓拧了他一下,“我女儿能随便找个男人吗?不是万里挑一的想也别想!”

    沈公子呵呵笑猛点头,就知道他媳妇虽然嘴上天天念叨女儿,心里可宝贝呢!

    “小容!小容!”司马家的大厅里,司马老头举着手机嗷嗷喊。

    司马容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就见他爷爷眼睛放光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该发礼物了吧?”司马老头咳嗽了一声。

    司马容淡淡的看着他:“没有礼物。”

    “没有?”老头胡子马上翘起来了,“公主那丫头都知道给每个人带礼物,你就空着手回来了?”

    白琳正好从外面回来,看见儿子还挺高兴:“玩的挺好?有好好照顾公主吗?”

    “你快说说他!”司马成自己不好意思,就让儿媳妇出马,“他空着手回来的。”

    白琳莫名其妙的看着公公的臭脸:“所所以呢?”

    “他都没带礼物!”司马成瞪着眼睛,“沈老头就有!”

    司马容看了眼手机,那是几个老头弄的小群,沈霸天在里面发了许多照片和视频。老头和沈公主穿的和企鹅一样,在那跳。

    “还是孙女好啊!”司马成妒忌道,“孙子有什么用。”说着还瞪了司马容一眼。

    司马容默默的坐到他对面:“孙子可以把别人家的孙女娶进来。”

    “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你说啥?”司马容猛的站起来,“娶进来?公主那丫头??”

    白琳也激动了:“小容?你真的喜欢公主?”

    “嗯,很喜欢。”司马容看着她,“妈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白琳是真的高兴。

    以前她不明白,总想和沈家争,现在明白了大家一荣俱荣,都是一条船上的。而且如果司马家和沈家联姻,那就比其他两家厉害了啊!

    “你不是在哄我吧?”司马成怀疑道,自己的孙子自己了解,啥时候喜欢上人家小姑娘的?

    白琳也冷静下来:“小容,你别拿这种事情逗我们啊!”

    “爷爷过几天就可以去提亲。”司马容又丢出来一句,“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噗!”司马老头把茶水吐了一身。

    白琳更是一脸懵逼,然后急了:“你你把公主那丫头给吃了?”

    天!那沈家的人还不把她儿子给打死!

    “爷爷,别老激动,对心脏不好。”司马容把纸巾递过去。

    &nbs

    p;   司马成一把拿过来丢到他头上:“你疯了?就算你真的喜欢,也不能先斩后奏。要是让沈老头知道”

    他不敢想象,说不定直接就把司马容揍成太监了。

    “我是被强的那一个。”司马容轻描淡写的的说。

    “噗!”司马成刚喝进嘴里的茶又喷出来了。

    白琳捂着胸口:“到底怎么回事?”

    沈公主在家忐忑了两天,发现司马容没动静,心才彻底放下去。根本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面对这辈子最不想面对的回忆。

    “小玲!”布鲁急匆匆的跑进厨房,“门开了,门口还放着两张机票。”

    这里还是南极边上的小城,谷铃和布鲁被关在民房里快一个星期了。

    正做晚饭的谷铃惊讶的转过身:“你说什么?”

    “你看!”布鲁晃了晃手里的机票,“直飞咱们家的,还是头等舱。”

    谷铃擦干净手,把机票接过来。

    “真真是啊!”她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才确定。

    布鲁拉着她跑到门口:“你看,门开了!”

    门把手压下去,轻轻一推。

    “天!”谷铃看着渐渐进入眼帘的街道,门真打开了。

    布鲁冲出去跑了一圈,又跑回来:“我们赶紧走,万一一会又锁住怎么办。”

    “对对对!”谷铃来不及多想,只想赶紧离开。

    于是两个人马上收拾东西匆匆前往机场,不过在走时谷铃还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她有种预感,她可能不会被关进监狱了

    而早早回到家的杨雪,此时却被人蒙着眼睛,坐在一间小黑屋里。

    “有人吗?”她忍着内心的惶恐喊。

    回到家后她把之前林栋的交易记录全部删除了,所有的证据能烧的烧,不能烧的,她藏了起来。

    原本以为没事了,结果今天一出门就一伙人拉上车,接着就被套上眼罩带到了这里。

    “有人吗?”她忍着内心的恐惧又喊了一声。

    这次终于听到了动静,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很清晰的传进她耳朵里,然后杨雪听到了椅子拉开的声音,好像有人坐到了她对面。

    “你们是谁?”刚刚脚步声很碎,明显不是一个人。

    “为什么要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杨雪动了动,有人在碰她。

    手上的绳子被解掉,她一把掀开眼罩。

    “哎呀!”一道光刺向眼睛,她忍不住叫了一声,用手去挡。

    过了一会,终于适应了强光,杨雪慢慢睁开眼看到桌子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身后还站着五个人。

    “杨雪,女,32岁,丧偶。丈夫林栋,医生,参与非法器官走私及杀人罪。”

    一个站着的年轻人手上捧着文件,面无表情的念完后,又退了回去。

    “胡胡说!”杨雪结结巴巴的反驳,“你们到底是谁?”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掏出证件,杨雪看到上面鲜红的国徽心就死了一半。

    “现在可以说了吗?”男人抬了抬

    手,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上前把电脑放到桌上,准备记录。

    杨雪不敢看他们,低着头小声道:“说说什么,你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是,我先生他身前是贩卖过器官,但是也就那么一两回,而且没也没有杀人啊!”

    “自己看看。”厚厚一叠纸丢到杨雪面前,她哆哆嗦嗦的拿起来越看脸越白。

    “一共一百五十三人。”对面的阴影中,又传来声音,而且听得出来有隐隐的愤怒,“林栋利用手术之便,让原本应该活下来的人死在手术台上,他身上背着多少人命,你最清楚。”

    杨雪把那些资料丢回去:“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转了转眼珠,突然探着身子喊:“他是凶手,他杀了人,他贩卖器官!可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他是死了,可他还留下了三千万美金的赃款,还有你手上非法器官组织的名单。”对面的男人一拍桌子。

    “杨雪,你是自己交代,还是我们帮你交代?”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杨雪抱着脑袋拼命摇头,“你们别问我,别问我!”

    对面男人又一抬手,几张照片甩到她面前。

    “照片上的地方,还熟悉吗?”

    杨雪偷偷看了一眼,然后眼神一紧,飞快的拿到手里:“这这是我家?”

    照片上已经不能算家了,到处狼藉,所有的抽屉都在地下,整个家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如果我们没把你抓来,你以为,你还能活下去?”

    “为什么?”杨雪猛的抬起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林栋和他们联系的。”

    男人笑了笑:“可是帐是你做的,因为你以前过会计。林栋就一直让你做账,你手上有银行流水。”

    “我刚刚说过了,名单。”男人盯着她,“你现在是那些人的眼中钉,他们怕你暴露他们的身份,所以你一定要死。”

    杨雪啊的叫了一声:“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就把钱和名单都交出来,不然,我们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沈家。

    “晚上司马老头说要来吃饭。”沈霸天从外面回来就嚷嚷,“儿媳妇,记得让阿姨做几个本帮菜。”

    张宓了然,不过好奇的问了句:“好好的,成叔干嘛来咱们家吃饭?”

    “哎呀,肯定是小容那孩子想来看公主,又怕公主不见他,所以就把他爷爷搬出来了呗!”

    项小熙坐在小花厅晒太阳,身边是沈玻璃球和沈公主,一人一猫本来在抢线团,听到爷爷的话沈公主突然楞了。

    “喵!”沈玻璃球趁机跳到她的脸上,用屁股对着她,把线团抢走了。

    沈公主回过神,顾不上和沈玻璃球打架,急吼吼的冲过去:“我晚上有事,不回来吃饭了!”

    “站住!”张宓瞪了她一眼,“不许去。”

    “为什么?”

    沈霸天颠颠跑过来拽了拽她的袖子:“丫头啊,司马容老头说好久没见你了,给你带了礼物呢!”

    “听见了?”张宓指着对面沙发示意她坐下,“长辈要来,你故意躲出去算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