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好好,不折磨你们了

    沈公主最后的记忆,就是司马容调了个特别好喝的酒,还不给自己喝,然后趁着他去洗手间,自己把半瓶都喝掉了。

    接着她就听见司马容叫她,可是她好困。等她再睁开眼时,发现已经躺在床上了。

    “醒了?”司马容坐在床边,手里端着杯水。

    沈公主晕晕乎乎的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帅!

    “下暴雨,我们的航班取消了,明天才能飞。”司马容把她抱起来喂她喝了几口水。

    沈公主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就觉得在男人怀里好舒服。

    “躺下好好睡!”司马容眼神幽暗,去拉沈公主的胳膊。

    “不要!”沈公主死死抱住他。

    司马容弯了弯嘴角:“那我脱了衣服给你抱好不好?”说着,把沈公主的手放进衬衣里。

    男人滚烫的胸肌让沈公主着迷,她摸了摸,不满足的把脸也往上贴。几下就把司马容的衬衣剥掉了。

    “舒服吗?”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沈公主的脸紧紧贴着司马容的胸膛,还蹭了几下:“嗯嗯!”

    如果她看到司马容的眼睛,就会发现此时的男人像一只脱了笼的野兽,眼神凶残的盯着她的身体,下一秒就会将她生吞活剥了。

    “隔着衣服不舒服,我帮你脱掉。”司马容一边说,一边把沈公主的睡袍拽下来。

    当那一片雪白映入他眼中时,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翻身就将人压在了身下。

    “唔好重”沈公主还不怕死的扭了扭,然后发现整个人贴上去更舒服,于是她就主动抱住司马容。

    司马容知道她的小丫头是第一次,所以尽管自己快要爆炸了,也尽量放慢。而沈公主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了,好像有好多鱼在她身上啄。

    “嘤嘤”她想逃,可是又忍不住去迎合。

    突然身体传来剧痛,好像被劈成了两半。

    “啊!疼”她小声哭泣起来。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乖,马上就不疼了!乖啊!”

    沈公主突然认出了那是司马容的声音,于是她紧紧抱着他:“司马容司马容不要丢下我!”

    “不会!我永远不会丢下你”

    沈公主觉得自己一直在做梦,梦里有一条蛇缠着她,她想喊救命,却被蛇堵住了嘴巴。再仔细一看,那条蛇的脑袋竟然是司马容的脸。

    她被吓醒了,猛的睁开眼。

    “”做梦啊!

    她拍了拍胸口,然后发现自己是光着的,猛的坐起来又忍不住躺下。嘤嘤嘤,腰和腿好疼

    “司”沈公主捂住嘴。

    然后无声的大喊起来,这是什么鬼???

    为什么司马容也光着躺在她旁边,而且胳膊和腿都被绑在床柱子上??

    “”沈公主抓着自己的头发,开始脑补。

    自己昨天喝了酒,难道自己喝醉了?可她们应该转机啊,怎么会在酒店里?难道现在已经下飞机了?

    然后自己酒后把司马容给给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沈公主抱着脑袋,又开始无声的呐喊。

    怎么办?怎么办?一定是这样的!

    她小心的看了眼司马容,见他还没醒。

    沈公主一咬牙,慢慢的把司马容手上的领带解开,然后又爬到床尾,把他腿上绑的毛巾也解开。

    “”怎么还不醒?

    这家伙平时有点动静就醒了啊?

    难道沈公主看了看周围,发现床头的桌子有空酒瓶。

    难道自己为了占有司马容,把他灌醉了??

    “”沈公主顾不上身体还疼,跌跌撞撞的酒瓶什么的都丢掉,然后把司马容做成一个人睡觉的样子,这才蹑手蹑脚的拿上自己的衣服溜出去。

    幸好是个套房,沈公主出去后冲进另一个房间。

    “啊啊啊!”这次她终于能叫出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竟然做出这种事,我怎么和司马容说??”

    沈公主又转了几圈,发现腿间不对劲。想到什么脸一红,直奔卫生间去了。

    另一个房间,司马容慢慢睁开眼,忍不住笑出声。

    “呵呵”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那小丫头会这么信任自己,才会认为是她用了强。

    如果沈公主有一点不信任司马容,自然会从女性角度出发,怀疑是不是自己被他灌醉什么的,可惜她没有。

    “所以绝不能承认啊”司马容弯着嘴角走进浴室。

    沈公主蹲在门后面发呆的时候,门响了。

    “丫头?”司马容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干干啥?”沈公主站起来就想跑,转了一圈发现根本没地可跑。

    司马容在外面笑:“你起来了没有?我们要走了。”

    “去去哪?”沈公主拉开条门缝,小心的观察司马容的表情。

    “去机场啊!”司马容伸手把她拽出来,“昨天暴雨航班取消,今天才飞。”

    沈公主一脸懵逼:“那那我们现在不是在洛城?”

    “当然,还在纽市呢!”司马容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沈公主发现他脖子侧面有指甲的抓痕,心里更虚了。“那个我昨天是不是喝醉了啊?”

    司马容在检查她的行李,随口嗯了一声:“是啊,我把你抱回酒店的,你还非要拉着我再喝,后来我们就都喝醉了。”

    因为他低着头,所以沈公主根本看不见男人闪烁的眼神,和脸上的笑意。

    她还在内心崩溃,更加确定自己趁着醉酒把司马容给强了

    “好了,走吧,去机场了!”司马容站起来时,又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沈公主哦了一声,乖乖跟在他后面。

    到了机场,办好手续。司马容问她饿不饿。

    “饿”

    “想吃什么?”

    “想吃你”沈公主猛的抬起来,“不是!不我我是说,你你去吃吧!我我不饿。”

    她满脸通红,一脸惊恐的看在司马容。

    司马容微微皱了皱眉,这丫头的恐慌是不是过头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想到昨晚是丫头的第一次,心里开始自责,应该找个借口休息一天的。

    &nbs

    p;沈公主其实还好,现在已经不疼了,就是觉得腰不舒服。可见,司马容昨晚非常体贴和小心。

    “没有”

    司马容伸手要摸她的额头,沈公主吓得直接跳起来,又不小心被行李箱绊倒。

    “小心!”司马容拉住她,将人圈进怀里,“你到底怎么了?”

    他明知故问

    “你”沈公主被他抱着,想起来吧,又怕他怀疑,就缩着脖子小声问,“你昨天晚上还好吧?”

    司马容装的特别像:“还好啊!喝多了就睡着了,怎么了吗?”

    “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沈公主咬着牙接着问。

    “没有啊!”司马容捏捏她的鼻子,“你到底想问什么?”

    沈公主鼓起勇气仔细看了看司马容的脸。

    “”好像,他真不知道。

    “呵呵没事没事!我们去吃饭吧!”沈公主觉得放心了,拍了拍胸口就要站起来。

    司马容却直接将人抱起来放到行李车上。

    “啊!”沈公主抓住扶手不解的问:“干什么?”

    “我见那边几个姑娘都这么坐的。”司马容抬了抬下巴,推着行李车去找餐厅。

    沈公主一看周围的确有几对情侣,女的坐在上面,男的在推。

    “”好吧,反正她现在不舒服。

    司马容带沈公主去吃了中餐,还点了一锅麻油鸡,沈公主一直觉得这是老人和妈妈才吃这种东西。

    “昨天宿醉,喝点这个对身体好。”偏偏司马容给了个合适的理由。

    而且她现在听到宿醉两个字就害怕,二话不说就喝了一碗。

    上了飞机沈公主就开始困了,她偷偷看了眼司马容,见那家伙反而精神很好的模样,心里就嘀咕,怪不得这种事情都是女人疼

    “困了吧?”司马容暗中捏了捏她的腰,“睡吧,昨晚也没睡好。”

    “谁说的?”沈公主就和踩了尾巴一样喊,“我我睡得可好呢!”

    司马容掩住笑意:“是吗?怎么我喝醉了就睡不好呢?”

    “那那是你酒量不行!”沈公主急急忙忙的说,然后把毯子蒙到头上一趟,“不过我也头晕,睡吧!睡吧!”

    司马容无声的笑了笑,看的路过的空姐眼睛都直了。正想要找个理由搭讪,就见男人突然冷眼看过来。

    “先先生您需要点什么吗?”空姐打了个哆嗦。

    难道刚刚的笑容是错觉吗,怎么可以变脸变这么快。

    “不用,安静点,我女朋友在睡觉。”

    空姐点点头急忙跑了,之后整个飞行都不敢过来。

    司马容等飞机飞平稳,慢慢的把沈公主的毯子拉下来盖好。小丫头已经睡着了,小脸红扑扑的还流口水。

    “呵呵”司马容又笑了,一边伸手帮沈公主按摩腰,一边想着等回了家,要怎么和沈王爷交代。

    那家伙可不是小丫头,这么傻。

    不过无非就是打一架吧

    ps:非常感谢因为抄袭事件加群来支持妖妖的妹子们,也必须要感谢群里妹子义无反顾的帮我维权,谢谢你们!这样我才有力量和勇气和抄袭者斗争都低!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