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逼问和初吻

    司马容见她这么高兴,也不想打击她,笑了笑。

    “杨雪想要隐瞒的,就是这个。”

    沈公主嗯嗯点头:“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不然她不会害怕。”

    “林栋一死,她就是唯一的财产继承人。”司马容把桌上的纸撕碎,丢进马桶。

    “可是,如果这些钱都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来的,国家就会没收。”沈公主冷笑,“她为了不暴露,为了得到这些钱,宁可不去找凶手。”

    沈公主突然想到什么:“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一件谋杀案那么简单了。”

    “把这些都告诉警察,让他们去查吧。”司马容又趁着她注意力专注的时候摸摸她的头,“你的任务是好好玩!”

    沈公主哼唧了一声,斜睨他:“我不出去了!你负责带晚饭回来。”

    “好。”

    司马容前脚走,沈公主后脚就溜出去了。

    她下到第二层普通房间的船舱,按照之前无意中从谷铃那边得到的房间号,找到了她和布鲁的房间。

    “幸好把这个偷偷拿过来了。”沈公主眼珠子转了转,用之前警察给司马容的房卡把一间房门打开。

    这是船上应急用的,可以打开任何一间房门。

    “警察倒是信任司马容,也不怕他偷东西”嘴里嘀嘀咕咕的推门进去。

    沈公主打量着房间,比他们的还小,两张小床,一个立柜,然后就是小小的为卫生间。

    “先看看衣柜。”沈公主把小衣柜打开,里面挂着很大的男式毛衣,和几套女士运动服。

    “谷铃的身高是173”沈公主一边四处看,一边想,“符合凶手的猜测,她哥哥又是死在林栋手里的,凶手说不定就是她!”

    可是,衬衣已经毁了,怎么能证明谷铃穿过呢?房间就这么大,沈公主呼了口气坐在床边,屁股被硌了一下。

    “咦?手机啊。”她把单子掀开,下面有个手机。

    沈公主随手按了一下,然后捂着嘴差点叫出声。

    司马容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沈公主坐在沙发上冲她笑。

    “”笑的好想让他扑上去。

    “你回来啦!”沈公主接过司马容手里的饭盒。

    司马容换了衣服洗完手,沈公主又笑嘻嘻的把筷子递给他。

    “怎么了?”

    这副模样肯定是不对啊,司马容把汤倒出来:“说吧,不然憋坏了。 ”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沈公主特别得意的说。

    司马容一点都没犹豫:“求你了,告诉我吧!”

    沈公主:“”

    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你根本就不想知道“她撇嘴,“一点都积极!”

    司马容放下筷子,特别认真的看着她:“你错了,我其实特别想知道,装的淡定而已。”

    “真的?”沈公主不相信。

    “真的!”司马容真诚的点头。

    沈公主虽然不信,但还是忍不住笑了,把手机拿出来:“你看!”

    “这是拍的什么?”司马容看了眼,并没有看懂。

    “这是布鲁的手机屏保!”沈公主解释给他听,“我刚刚偷偷溜进他们房间看了看,发现了这个手机。”

    司马容眯了眯眼:“你偷了我口袋里的房卡。”

    “是借!”沈公主给了他一拳,“重点不是那个,你快仔细看照片。”

    布鲁的屏保是谷铃的背影,应该是偷拍的,照片上的谷铃穿着白衬衣在吹头发,露出半个肩膀和两条大腿,很性感。

    “我不知道密码,所以手机打不开,看不到完整的照片。”沈公主有些激动,“可是你看看,这上面是不是白衬衣?”

    司马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照片。

    “怎么?这还不算证据吗?”沈公主跳起来,“现在只要去看她的行李中是不是还有白衬衣,如果没有,那么她就是凶手!”

    见司马容还不吭声,沈公主眼底的神采暗了下去:“不行吗?”

    “真聪明!”司马容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这个案子是你破的!”

    沈公主直接扑进他怀里:“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最厉害了!”

    “你最厉害了!”司马容趁机抱住她转了一圈。

    沈公主发现自己在他怀里,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推开。结果用力过猛,整个人往后栽过去。司马容马上搂住她的腰转了一圈,两个人一起倒进沙发里。

    “啊!”沈公主叫了一声。

    再睁开眼时,司马容的鼻尖就在自己眼跟前。

    “”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空气中黏着丝淡淡的暧昧,仿佛有什么正在发酵。

    “我”沈公主刚要开口,嘴巴就被堵住了。

    唇瓣上传来的炙热让她瞪大了眼睛。

    司马容觉得好甜,好像几千年来他都在寻找这个味道,好不容易抓住了,就想要索取更多。

    “呜呜”沈公主忍不住发出声音。

    下一秒,软软的一条舌头就伸进她的嘴里。

    吞咽口水的声音啾啾传来,温度越来越高,沈公主觉得头开始发晕,浑身连力气都要没有了。而且她快要喘不上气,呼吸不过来了。

    “嘶!”一声。

    司马容放开了她。

    沈公主大力呼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唇瓣就又被含住了。

    “呜呜”这回她清醒过来,猛的推开身上的男人。

    司马容跌坐在地上,却不着急动。

    幽深的目光看着沈公主,慢慢抬起手在自己嘴唇上抹了一下,然后把指头放进嘴里吸了吸。

    “真甜”

    轰!沈公主觉得自己整个人要烧起来。

    更要命的是,她刚刚觉得司马容好帅,差点看呆了。

    “喜欢吗?”司马容又俯身过来,直勾勾盯着她问。

    沈公主结结巴巴的往后躲:“什什么”

    “刚刚的吻。”司马容伸手在她唇瓣上摩挲了两下。

    沈公主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接吻,经验不够,以后会更好的。”司马容一本正经的说。

    “我我去洗澡!”她推开司马容冲进卫生间。

    司马容回味着刚刚的甜美味道,一边把餐具收拾好,然后将沈公主刚刚的发现发给警察头子,剩下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沈公主还躲在里面不出来。

    >

    司马容弯了弯嘴角,直接推开门。

    “啊!”沈公主吓了一跳。

    她坐在马桶上,一脸受惊的模样看着司马容。

    “你打算躲到天亮吗?”司马容伸出手,“快出来睡觉了。”

    沈公主心里正七上八下的翻腾呢,见他和没事人一样那么淡定,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委屈从心里泛出来。

    “你你坏人!”她哇一声哭起来。

    司马容楞了下,就看见小丫头满脸都是眼泪,委屈的看在自己。

    “别哭。”他伸手将人抱进怀里。

    沈公主干脆在他怀里捶了几下:“哇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哥哇”

    “我心悦你。”司马容把人抱出来,两个人坐在床边上,“我说过,我找了你几千年,你只能是我的,刚刚的吻你也不讨厌对吗?”

    如果讨厌,早在一开始就推开他了。

    “我我”沈公主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把脸埋在司马容怀里,“我不管,反正你就是欺负我了!”

    却不知道自己和撒娇似的抱怨,让男人的心都酥了。

    “傻丫头!”司马容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肯面对呢?”

    沈公主这才发现自己又被占便宜了,气的要从司马容身上跳下来。

    “别动!”却被男人死死抱住,“今天不说出来,我就一直抱着你。”

    “你你让我说什么嘛!”沈公主捂着脸不敢看他。

    司马容把她的手扳下来抓住:“说喜欢我。”

    “你要不要脸啊?”沈公主瞪大眼睛。

    “不说,我们晚上就抱着睡。”司马容不想等了,他太渴望怀中的人,渴望再次尝到那甜美的滋味。

    沈公主见他这么认真,撇撇嘴有些沮丧的说:“我是不讨厌啦,但是喜欢可能吧”

    “不许可能,只能喜欢。”司马容毫不妥协。

    沈公主只好扣着指头小声说:“那那就是喜欢吧!”

    “大声说。”司马容又一声。

    这下沈公主不干了,狠狠踢了他一脚跳起来:“你够了,你刚刚占我便宜,现在又凶我,我才不要喜欢你呢!大坏蛋!”

    “没有凶你。”司马容把她抱进怀里。

    沈公主使劲挣扎:“凶了!就凶了。”

    “好,我凶了,对不起。”司马容不敢用劲了,扶着她的肩膀,“以后再也不和你大声说话了,一次都不。”

    轮到沈公主得瑟了:“要是说了怎么办?”

    “要是说了你就别理我。”司马容摸摸她的脸,“好了,不生气了,不早了我们睡觉。”

    沈公主就和被点着的炮仗似的跳起来:“睡睡睡什么?”

    “已经十一点了。”司马容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沈公主缩到角落里警惕的看着他:“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不会在这里干什么的。”司马容转身进了卫生间。

    等他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沈公主整个人都钻在被子里,就露两只眼睛。

    “盖这么多,一会喘不上气了。”司马容去拉她的被子。

    沈公主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你别过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