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慢慢浮出水面

    司马容不慌不忙的把她的帽子摘掉,又伸手去帮她脱毛衣。

    “我自己来”沈公主脸一红,跑到里面换衣服去了。

    司马容眼神暗了暗,他想亲手给沈公主换衣服

    “你快说啊!”沈公主换了舒服的运动服跑出来,“刚刚那个女人有没有嫌疑?”

    “我不知道。”司马容拿起房卡,“先去吃饭。”

    沈公主嘀嘀咕咕一路,总觉得司马容那家伙知道点什么,就是不告诉她。结果一进餐厅,迎面就碰到了刚刚那女人。

    “咦?你们也来啦?”女人端着盘子,很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她身后,还跟着个外国人,又高又壮。

    “呵呵,这是我老公!”女人见沈公主盯着看,笑着向她介绍。

    外国男人也很热情:“哦!这是你的华国朋友吗?她真可爱,跟你一样!”

    司马容眼神冷冷的扫过去,外国男人马上摇头:“天啊,不要误会,我只是赞美你的女伴!”

    “你赞美的是人家的未婚妻哦!”女人拍了拍她老公的胸口。

    外国男人马上道歉:“哦!我忘记华国人不喜欢开这种玩笑,很抱歉。不过你要相信我很爱我的妻子,只爱她一个!”

    说着,还低头在女人脸上亲了一下。

    “呵呵!没关系。”沈公主见惯了外国人的打招呼方式,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司马容脸上划过到不耐,对面的女人很有眼色的笑了笑:“你们快去取餐吧,我们先过去坐了!”

    “她先生是老外的话,那就不在我们的怀疑名单里了。”沈公主又开始嘀咕,端着盘子跟在司马容后面都不知道他给自己加了什么菜。

    “回去了。”司马容拉着她的手,并不在意沈公主心不在焉。

    这样正好能让自己牵着她。

    “没位置了,要不和我们坐一起吧?”沈公主一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用餐区。不过这会人多,大家都是拼桌坐的。

    “咱们正好四个人坐一桌!”女人指了指周围,压低声音,“我可不想和不认识的老外坐一起。”

    沈公主了然,有些老外身上的体味很重的

    “那我们就坐这吧?”她问司马容。

    其实是沈公主觉得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个女人非常可疑,正好借机会多接触接触。

    “你高兴就好。”司马容自然也知道小丫头的心思,帮她拉开椅子。

    “我叫布鲁,你们呢?”老外很热情的自我介绍。

    他旁边的女人笑着说:“看我,都忘记了,我叫谷铃。”

    “我叫沈公主,他是”沈公主瞟了司马容一眼,总觉得这样随便把他的名字告给别人不合适。

    司马容接着她的话道:“司马容。”

    “”白担心了。

    “华国人的姓氏好厉害!”老外布鲁惊叹道,“真神奇!”

    谷铃有些不好意思:“你们别介意,我先生他一直觉得我们会武功,会飞檐走壁。”

    “华国功夫!”布鲁伸手摆了个造型还,“很厉害!”

    &n

    bsp;   沈公主吃了一块煎鱼点头:“嗯嗯!虽然电影里有些夸张,但是的确我们有些人经过专业的训练以后,可以达到飞檐走壁。”

    “哦天啊!”布鲁两眼放光的看着她,“我可以吗?”

    司马容非常不喜欢沈公主的注意力放在别的男人身上,于是冷冷的问他:“你今年多大了?”

    “我?”布鲁一脸懵懂,“我三十五岁了。”

    “那你就是再练三十五年也不行。”

    “天啊!”布鲁夸张的抱着头,“那我都成老头子了。”

    沈公主嘻嘻笑起来:“华国功夫讲究童子功,都是要从小就开始练的。”

    “我早跟你说过啊!”谷铃瞪了布鲁一眼,“现在信了吧?”

    布鲁挠了挠头一脸可惜的说:“看来我这辈子都不能成为高手了!”

    “你们是专门来南极旅游的吗?”沈公主随口问道。

    谷铃点点头:“我一直和想来看看,正好借着渡蜜月的机会就来了。”

    “你们是新婚夫妇啊?”

    布鲁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不好意思起来:“呵呵,是啊是啊!我追了小铃好久她才肯答应嫁给我的。”

    “不要当着别人的面说这些啊!”谷铃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

    沈公主哈哈笑起来,还没笑完呢,就听见布鲁说:“没事,他们不是和咱们一样吗!”

    “咳咳”沈公主差点吧嘴里的果汁喷出去。

    倒是司马容很高兴的嗯了一声:“对,我们是提前来渡蜜月的。”

    “什么啊?”沈公主在下面踢了他一脚。

    谷铃捂着嘴呵呵笑:“看来,司马先生还要在加把劲了,显然沈小姐还没同意嫁你哦!”

    “早晚会同意的。”司马容大言不惭的模样看的沈公主都忘记案子的事,在下面狠狠踹了他两脚。

    本来还想趁机打探消息的一顿饭,就这么东扯西扯的把时间都晃过去了。等回了房间,沈公主没好气的冲司马容发脾气

    “都是你在那胡说,我什么也没问到!”

    司马容却在检查她的手套和袜子:“不要操心那些,下午要划独木舟,你准备好了吗?”

    “是今天下午吗?”沈公主都忘了。

    “嗯!”司马容把要穿的衣服给她放好。

    沈公主这才拿起船上发的小册子,想看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

    三点多的时候,玛卡来找他们。沈公主换好衣服坐着橡皮艇离开游轮,见海面上飘着几张木板。

    “我们要站在这个点上,然后划桨。”玛卡站在上面给大家做示范。

    南极的这种独木舟是不能坐的,说白了就是块板子。

    “我不想掉下去。”沈公主皮划艇划的很好,但是站着划还是第一次。

    司马容站在她旁边的木板上:“放心,我不会让你掉下的。”

    沈公主对于这个男人有着谜一般的信任,反正司马容说不会,那肯定就不会了。于是他们俩成了最快划起来的一组。

    “干得漂亮!”玛卡给他们鼓掌。

    回去的时候,沈公主意外的见到了杨雪。

    她就站在楼梯口,看着沈公主和司马容从甲板上下来。

    “我是来道歉的。”杨雪走到两人跟前,“之前没有证据就说你们是凶手,对不起,给你们造成困扰了吧!”

    沈公主古怪看着她,不敢相信这是杨雪说出来的话。

    “我是真的很抱歉!”杨雪挤出个笑容,“我太激动了,没办法接受我先生的死,而且还是被人谋杀的”

    司马容捏了下沈公主的手,开口问她:“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我”杨雪支支吾吾的,眼神闪躲,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沈公主翻白眼,你以为我们瞎了吗

    “如果你想到什么,又不想告诉警察的话,可以随时找我们。”司马容丢下句话就拉着沈公主走了。

    回到房间,沈公主去洗澡,司马容给警察头子发了个信息,让他们去查谷铃,还有让他们把林栋的资产表统计出来。

    “我发现杨雪不对劲!”沈公主从洗手间出来,顾不上擦头发就跑到司马容跟前一脸严肃的说,“她肯定想要隐瞒什么秘密,这个秘密让她连林栋的死都不顾了。”

    司马容却皱着眉去拿毛巾,然后小心的帮她擦头发。

    “你说话啊?”沈公主仰着脑袋问,“我猜的对不对?”

    “记得我们之前看林栋的资料,他名下有很多房产,还有大量的外汇和股票。”

    沈公主想了想,没想起来

    “我让警察去查了。”司马容摸摸她的头,“至于杨雪,她应该知道什么林栋的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可能见不得光。”

    沈公主眼睛亮亮的:“对啊!对啊!我就说他手里每年死那么多病人,说不定都是他故意害死的。”

    “可是”沈公主脸皱到一起,“他干嘛要故意害死病人呢?说不通啊”

    司马容的手突然顿了一下,在沈公主没发现的时候,又继续帮她擦头发。

    沈公主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后来被司马容拉去吃晚饭,等回来的时候,一个小警察站在他们门外。

    “司马先生,这是我们警长给你的。”他把一个文件袋递过来就跑了,沈公主瞪着眼睛,“他跑什么?我们又不咬人。

    殊不知那个小警察知道了司马容的真正身份后,就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怕了。

    “你要看吗?”司马容开了房门,把文件递给沈公主。

    沈公主顾不上换衣服就打开来,里面就几张纸。第一张上面有照片,是谷铃的资料。

    “你看!”沈公主发现了什么叫起来,“谷铃有个哥哥,曾经在林栋的医院做过心脏病手术,但是手术失败了。”

    司马容接过来,看了几行。

    “死后器官捐献了”

    沈公主已经去看林栋的那些资料,然后又啧啧嘴感叹:“这家伙真有钱?普通医生可以赚这么多钱吗?”

    全国多处房产不说,几乎都是好地段的。还有那些外汇和股票,重点是他的投资大多是赔钱的。

    “他的钱来路一定有问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