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锁定范围和登陆

    吃晚饭的时候沈公主看见警察又过来了。

    “我们在吃饭。”她没好气的说。

    警察头子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态度:“呵呵!慢慢吃,慢慢吃,我放下就走。”

    说着,他拿出一张纸放到桌上:“司马先生,你看看这个。”

    “什么啊?”等他走了,沈公主抢过来看。

    上面有张打印的照片,是那件染了血的衬衣。

    “这个尺码”沈公主歪了歪头,“应该是男式的,不过不大哦!”

    司马容瞟了一眼:“男,身高在170到175之间。”

    “所以你的嫌疑洗清了?”沈公主不意外司马容会一眼看出来。在她心里,这家伙的本事不比自家哥哥和赢氏兄弟差。

    司马容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本来他们就不怀疑我,不过是想让我帮忙而已。”

    “可船上其他人不知道啊!”沈公主把菜吞下去,“我们可以把凶手特征散播出去。”

    “那样的话,他就白折腾了。”司马容笑了笑,“他费尽心思的嫁祸给我,却忘记了衬衣可以告诉我们很多真相。”

    沈公主点点头:“其实他挺小心的,所以把衬衣撕的稀巴烂。”

    “可他低估了警察的手段。”司马容给她盛了几个水果,“从这一点看,应该不是惯犯。”

    “也就是说他只是针对林栋那个人渣,为了报仇或者私怨!”沈公主看了看周围,眼睛慢慢亮了起来,“这样一来我们的范围就小的多了啊!”

    这艘船上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外国人的身高普遍都在175以上。那么就剩下那几个华国人,只要目标锁定这个身高就可以了。

    “也不一定。”司马容见他那么兴奋,擦了擦嘴道,“也许他很聪明,故意转移警方的注意力,穿了别人的衣服。”

    沈公主啊了一声:“怎么这样啊?那你刚刚还说那么多!”

    “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但是到底怎么样,现在还说不好。”司马容把纸巾递给她,“我们是来玩的,你不要老纠结这个,不然回去了宓姨问起来,你可就没的和她讲了。”

    沈公主目光炯炯的点头,她妈还等着看她和企鹅的合影呢!

    晚上,沈公主睡着了,司马容悄悄离开房间。

    “司马先生,我们按照你说的,把目标范围内的客人汇总了一下。”警察头子开门迎司马容进来,还没等他坐稳,就把一沓资料递过去。

    “按照衬衣的尺码,符合这个身高的只有五个人。”警察头给司马容倒了杯水,“他们的资料也查清楚了,可并没有和林栋有过交集。”

    司马容没有接茶杯,而是仔细把资料看完。

    “他们同伴的资料呢?”司马容问。

    警察头楞了下:“同伴?”

    “这上面只有名字。”司马容晃了晃手里的纸,“去查查他们同伴的资料。”

    “可这里面有四个人的同伴都是女的啊!”警察头不解的问。

    司马容瞟了他一眼:“女的不能穿男式衬衣吗?”

    “好,我明白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司马容发现沈公主滚到了床边上,还把被子踢掉了。

    &nbsp

    ;  “”他小心的把人往里面推了推,谁知道沈公主死死扒着他不下来。

    司马容顿了一下,干脆抱着人躺下,再把被子盖上。

    沈公主舒服的哼了一声。

    “睡觉不老实也挺好的。”司马容捏了捏她的脸,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船上的喇叭就开始响了,提醒大家早饭后准备登陆。

    “几点了啊?”沈公主打了个哈欠坐起来。

    司马容拿着毛巾从卫生间里出来:“七点多,你要是困就再睡一会,我去把早餐拿回来。”

    “哈欠”沈公主伸了个懒腰,“不睡了,这么吵。”

    她跳下床看到床边放着毛衣和裤子:“不是要登岛吗?穿这么少行不行?”

    “等会要把船上的防水服穿在里面,然后再套上我们自己的羽绒服。”司马容把牙膏给她挤好,沈公主本能的接过来开始刷牙。

    “为为什么要穿里面啊?”她漱漱口。

    司马容又把毛巾递给她:“为了区分,不然大家都穿一样,我容易把你丢了。”

    “我才不会丢了呢!”沈公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又红了,把毛巾丢给他跑出去。

    吃了早饭船上的人开始排队等陆,果然有很多人都和他们一样,把自己的羽绒服套在外面。沈公主带着厚厚的毛帽子,巴掌大的小脸看上去更小了。

    “你看!”她突然叫了一声,“企鹅!!”

    船上的人也纷纷叫起来,这是他们进入南极大陆后第一次看到生物,而且是一大群。

    “我们就上那个岛吗?”沈公主激动的抓着司马容的胳膊晃。

    司马容笑着点头:“这里住的都是成年企鹅,后天登陆的那个岛上,是繁育地。”

    “真的?能看到小企鹅?”沈公主眼睛亮亮的,小脸旁边一圈毛毛,看上去可爱的不得了。

    司马容咳嗽了一声,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能!”

    船上的训导员跟着大家一起登陆,并且告诉他们只能沿着插旗子的地方走,千万不能走到其他地方去。

    “为什么?”沈公主跟着大部队往岛上移动,她左边就有几只企鹅正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看她。“我想去摸摸啊!”

    她着急的直蹦跶。

    “等一会。”司马容趁机把沈公主的小手拉住,“等会人分散开,我带你去。”

    沈公主耐着性子往前走:“你还没说为什么只能沿着规定的路线走呢!”

    “害怕哪一块地面下是薄冰。”司马容拉着她慢慢走,“整个南极大陆都是冰块组成的,我们脚下面都是厚重的冰。”

    沈公主哦了一声:“怕掉下去是吧!”

    “嗯,所以你不要离开我身边,只要跟着我就没事。”司马容目光闪了闪,“掉下的话救不上来的,其他冰块带会马上合住。”

    “好可怕!”沈公主打了个哆嗦,往司马容身上靠了靠。

    司马容弯了弯嘴角,正想继续吓唬她,突然目光往左看了看。

    “怎么了?”沈公主见他突然没音了。“你看什么呢?那边都是人又没企鹅。”

    她也张望了两眼,突然想到什么:“你是不是发现

    凶手了?!”

    “不是。”司马容收回目光,“刚刚他们走出规定的路线了。”

    沈公主再过去,果然训导员过去了。

    司马容没有说实话,刚刚那边有人一直盯着他看。

    越往岛深处走,人群的距离就拉开的越大。司马容带着沈公主悄悄走到一块冰峰后面,那里有一小群企鹅正在发呆。

    “它们为什么不动?”沈公主兴奋的围着企鹅转了半天,小家伙们一动不动,也不怕人也不躲。

    司马容把她拉过来,摸了摸她的脸确定温度:“它们要保存体力,所以能不动就不动。”

    至于不怕人

    “这里没有人捕杀过它们,所以在它们眼中,我们是无害的。”

    “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个女声插进来,“太危险,快点回来吧!”

    沈公主扭头一看,一个年轻女人正冲他们挥手。

    “谢谢,我们马上就回去!”她并不想让人觉得他们特殊,于是便拉着司马容往回走。

    那女人穿着红色的羽绒服,看到他们过来了,把墨镜摘掉。

    “你们是华国人啊!”她看到了沈公主的黑头发。

    沈公主看了她一眼,心里一咯噔:“你也是?”

    “我不算吧!我父亲是米国人。”对方笑了笑,有些西化的五官看上去挺漂亮。

    司马容拉着沈公主慢慢往回走。

    “好像要变天了。”女人跟在他们后面,“训导员通知大家返程呢!”

    南极大陆的天气说变就变,上一秒还大晴天,下一秒就可能暴风雪。

    “你一个人吗?”三个人结伴往回走,沈公主就主动问对方。

    女人笑着说:“当然不可能啦!这种地方谁会一个人来呢。我和我先生一起,他有点不舒服,所以先回船上了。”

    “你们也是夫妻吗?”

    沈公主脸一红,就听见司马容说:“她是我未婚妻。”

    “哦呵呵!”女人抿着嘴笑了,“怪不得,这位小姐还害羞呢!”

    沈公主干笑了两声,把话题岔开:“你怎么跑过来找我们的?这边都没有人敢来。”

    “我偶尔看见你们过去了嘛!”女人说完,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其实之前我在那边和其他客人一起走的,结果他们就说船上的凶杀案和你们有关系。”

    司马容看了她一眼:“你不这么觉得?”

    “当然!”女人马上说,“他们这是对华国人的歧视,我相信你们。”

    沈公主好奇的问:“你的国籍是华国?”

    “是啊!我从小在g省长大的,上了大学才到的米国。”

    “哦”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回到集合地点时客人几乎都上了船,只有他们三个了。

    “你们快点!”玛卡在船边喊,“要下雪了。”

    上了船,沈公主还想和那女人道别一下,结果人家先摆摆手离开了。

    “她有没有嫌疑啊?”等回到房间,沈公主就揪住司马容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