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沈公主发烧了

    "" ="('')" ="()">

    林栋打量了几眼沈公主,他对女人的东西没研究。 .t.可杨雪说这个小丫头身上穿的牌子都很贵,就连头上的发卡都是真钻的。

    “你谁啊?”沈公主不挣扎了,还反握住司马容的手。

    杨雪有些妒忌的看着她:“小姑娘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旁边这个是你男朋友还是老公?”

    因为林栋说沈公主看上去太小,估计不是夫妻。

    “关你什么事!”沈公主完全不给她面子,巴不得吵起来她好替司马容报仇。

    司马容静静的站在她身边,在沈公主看不见的地方,目光温柔。

    “我们是好心提醒你。”林栋还是一脸看不起人的模样,“小心被男人骗了,你们大陆的暴发户养小白脸都不挑的吗?”

    沈公主冷笑:“你这个人的脑袋都是水吧!张口闭口大陆人暴发户,你不是华国出生的?你父母你祖宗不是华国人?”

    “你还看不起我们,别恶心了!”沈公主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看看你长的那副德行,不知道的还以为劳改犯呢!我看你一眼都想吐。”

    “还有你!”她目光转到杨雪身上笑了笑,“你的确眼光不行,选的老公又丑又老还又穷!”她往司马容怀里靠了靠,“我们家的一根毛都你老公强!”

    杨雪和林栋被骂的一愣一楞的,偏偏又还不上嘴。最后林栋气的甩袖子走了,杨雪不甘示弱的和沈公主说。

    “我们已经报警了,看你们能嚣张多久!”

    沈公主面前出现一杯热奶茶。

    “你从哪变出来的?”她笑着吸了一口,发现司马容看她的眼神温柔的要滴出水了。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装在口袋里。”司马容端着让她喝,“你别拿,喝就好。”

    沈公主觉得脸又红了,忍不住瞪了司马容一眼。

    司马容笑了笑:“我很高兴。”

    “高兴个”屁字沈公主咽了回去,变成了,“高兴什么”

    “你帮我骂他们了。”司马容慢悠悠的说。

    沈公主摆摆手:“那是,我们好歹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必须不能让人欺负!”

    “嗯。”司马容没介意她说的好朋友。

    因为他知道,沈公主心里不是没感觉的。没感觉的话不可能这么维护他,更不会那么轻易就妥协和自己住一间房。

    “各位游客请到甲板上集合,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南极大陆了!”广播里传来的声音让大家都激动起来。

    沈公主拉着司马容就往船头跑:“快点快点!去见证历史性的一刻!”

    船头全是人,大家都看着远处静静的海面,虽然并没有不同。但是再有几百米,他们就将进入另一片大陆。

    “这个地球上,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有机会登陆这片神秘的大陆。”广播还在继续说,人们谈话的声音渐渐小了,仿佛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还有十米!”广播里的声音开始倒数。

    “三二一,到了!恭喜大家,你们现在已经站在了南极大陆,让我们举杯欢呼吧!”

    人们互相拥抱,认识和不认识的都送上祝福。

    沈公主在司马容怀里一边跳一边喊:“我们到了!我们到了!”

    “嗯,到了!”司马容护着她,不让周围的人挤着。

    服务生端来了香槟,大家举杯祝贺,在船员的带领下一起大喊。

    “南极!我们来了!”

    这种欢乐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下午,巡游停了下来,开始第一个活动。

    “我想去试试。”沈公主趴在围栏上,看着人们一个个跳进南极冰冷的海水里挑战自己。

    司马容皱着眉:“我不介意,没有经过训练对身体不好。”

    “你看那边的老爷爷都行,我怎么就不行了?”沈公主特别想去,“人就要什么都得尝试,我就下去一下,马上就上来!”

    沈王爷的交代司马容没忘,可他受不了沈公主看他的眼神。

    要什么他都给,什么要求他都能答应。

    “好,我陪你去。”

    纵容的结果是沈公主当天晚上就感冒了

    “阿嚏”她裹着被子靠在**上,鼻子吸溜吸溜的抱怨,“怎么别人就没事,我就病了呢?”

    司马容把体温表塞到她胳膊下面:“体质不一样,欧洲人的身体好。”

    “阿嚏!”沈公主吸吸鼻子,“怎么办?我要是好不了还能下船吗?”

    “虽然进了南极大陆,但是到我们登岛的地方还有三天,你乖乖听话,好好吃药,到时候就好了。”司马容把体温表拿出来看了看。

    “有点低烧。”他皱着眉头,“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去的。”

    沈公主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和你有什么关系,阿嚏我太高估自己了。”

    “来,吃药!”司马容带的药很齐全,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吃过药,沈公主就变得昏昏欲睡,朦胧中察觉到身边的**陷了下去。

    “别对着我睡啊”她吸溜了几下提醒司马容,“传染给你”

    司马容看了看她,发现说完人就睡过去了。摸摸沈公主的头,确定她开始发汗这才躺下。当然没有背对着她,不但如此,还小心的把人抱进怀里圈着。

    “这样才能时刻知道你的体温,万一半夜又烧起来怎么办。”

    睡的比猪还沉的沈公主:好热

    经历了好几天的风浪,今晚的船静静的航行在海面上。夜色越来越沉,所有的客人都进入了梦想。客舱的楼道里,一道黑影闪过,推开一扇客房的门隐入身形。

    “”司马容突然睁开眼。

    房间里静悄悄的,他摸了摸沈公主的头,都是汗。翻身下**去洗手间,路过门口的时候他脚步顿了一下,看了看大门的方向。

    “司马容!”沈公主突然叫了一声。

    司马容赶紧拿着毛巾回来:“我在,你出了太多汗,要擦一擦。

    “我渴”沈公主的声音带着娇气。

    人生病的时候大概都喜欢撒娇,更别提沈家的小公主了,所以她不自觉的就向司马容撒起娇来。

    “嗯。”司马容帮她擦了擦,又转身去倒水。

    沈公主病歪歪的

    靠着等着投喂,司马容端着杯子过来放到她嘴边。

    “不好喝”沈公主喝了一口就推开,“要喝果汁。”

    又撒娇了!司马容心里痒的冒泡,恨不得把小丫头揉进怀里。

    “乖,你现在不能喝果汁。”他耐心的哄道,“喝白开水才能好,你不想下船去看企鹅了?”

    沈公主撇撇嘴,皱着眉把水喝光,然后一头躺倒:“我头晕”

    “睡吧!睡着了就不晕了,明天早上起来就好了。”司马容像哄小孩子似的拍着她,等沈公主的呼吸平稳下来,他又量了次体温,确定退烧了才躺下。

    第二天沈公主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别动,我去开。”司马容趁机把胳膊收回来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好几个人,玛卡也在里面,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

    “司马容先生,不好意思打搅了。”穿着制服的船上保安手里拿着客人名单看了看。

    司马容皱着眉:“我女朋友身体不舒服,你们这么早吵醒我们最好给我一个理由。”

    “对面的林先生死了,我们想问问你昨天晚上有听到什么动静吗?”保安盯着司马容的脸。

    “死了?”司马容眼神挑了挑,“我半夜起来的时候好像听到过什么声音,不过不确定。”

    警察还是盯着他:“你半夜起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女朋友身体不舒服吗?”司马容淡淡的道,“我给她倒水。”

    玛卡在后面补了句:“沈小姐昨天参加冰泳感冒了。对了!她现在好点了吗?”

    “谢谢,好多了。”司马容冲她点点头。

    警察的目光这才不那么犀利,想起什么又说:“司马容先生很抱歉,我们也是公事公办,现在船上发生的命案,我们已经通知了警察。”

    “警察应该过不来吧?”司马容问,“我看天气预报说死亡海域那边气候很不稳。”

    玛卡以为他害怕:“你放心,警察晚上就会到,他们坐直升机来。”

    “这样啊”司马容看了看对面,“我能问问是怎么死的吗?”

    警察看了他一眼:“这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们继续调查,不打搅你了。”

    一行人又去隔壁房间,大家早就都站在门口张望,也都知道船上发生了命案。

    “怎么了?”

    司马容关好门回到房间,沈公主好奇的问,“我怎么听着像是谁死了?”

    “对面的那个男的。”

    “那个人渣死了?”沈公主眼睛瞪的贼大,“天啊!是老天爷收了他吧?”

    司马容被她的表情逗笑了:“老天爷要是这么管用,恐怕他早就死了。”

    “可这是邮轮啊?谁会在这上面杀人呢”

    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什么仇怨能让人拼命。再说了,还是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把人干掉。

    “等一下!”沈公主突然反应过来,“那他老婆呢?还有,警察是不是怀疑你了?”

    真要说矛盾,貌似之前只有他们和对面吵过架

    hp:..bkhlnex.hl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