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是小猪吗?

    另一边郭明把谢盼盼扶了起来。

    谢盼盼的腰估计扭了,扭曲着脸直哼哼。

    “两位,盼盼只是太任性,你们别和她计较,我替她道歉!”

    谢盼盼想推开他,可是自己连站都站不稳,自好在郭明身上捶打了几下:“你给我滚!给我滚!”

    “盼盼!”郭明一脸痛苦的看着她,“我是为你好,以后以后你就知道了”

    沈公主摇了摇头:“你们俩的戏要是唱完了,该让我们说说话了吧!”

    “你别得意!”谢盼盼一脸阴狠的看着沈公主,“有本事你永远留在这,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

    “那我可以给你给供个信息。”沈公主侧头看着她,“听说你们家刚移民去了米国,正好我们也在那。”

    在谢盼盼惊讶的目光中,她拍了拍司马容的肩膀:“好好记住这张脸哦,就是他刚刚踹你的!回头记得找他报仇。”

    司马容看了看她拍自己的手,暗搓搓的把身体往前贴了贴,点点头:“来报仇。”

    “你你们你们还敢侮辱我?”谢盼盼快疯了,在她看来沈公主的意思就是根本没把她当回事,完全没注意到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家情况的。

    而扶着他的郭明眼中却划过道疯狂,沈公主看见了,只是好笑的耸了耸肩膀。

    “你想怎么做?”司马容问,“打断腿吧。”

    谢盼盼和郭明的脸都白了。

    沈公主瞟了他一眼:“我们是在国外,要低调!”

    “对!”谢盼盼喊起来,“你们敢做什么我就报警。”

    郭明忍着把这个蠢女人丢出去的冲动,陪着笑脸道:“只要不涉及性命,怎么样都可以,毕竟是我们不对在先。

    他刚说完就挨了谢盼盼一巴掌。

    “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这一动让她的腰更疼了,谢盼盼呲牙咧嘴的叫唤了两声,然后又开始打郭明。

    沈公主已经拿着两人的包和行李出来了。

    “你要干什么?”谢盼盼气喘吁吁的停下来,被打成猪头的郭明竟然还去扶她。

    沈公主觉得这个必须是真爱啊!

    所以她笑眯眯的说:“哎呀,你们钱包和行李都掉进河里了哦!找不到了哦!怎么办呢?”

    “好,你把钱拿走,其他的不许动。”谢盼盼觉得沈公主可能没见过那么多钱,就想先用钱把她打发了,等回头再算账!

    司马容把行李箱接过去:“就这样?”

    “当然!”沈公主走到门口推开门,“我们是文明人,而且正好给小情侣一个共同患难的机会!”

    说完她扭头看了郭明一眼,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你敢走!”谢盼盼急的要追过来,可惜腰扭了动不了。

    郭明赶紧将她抱起来,等两人到了门口只听见发动机的声音,沈公主和司马容早就开车走了。

    “就这里吧?”沈公主看着路旁的一条小河,“这条河是流向大海的吗?”

    司马容下车帮她开车门:“是的,这已经是下游,离海不远了。”

    “好!”沈公主把谢盼盼和郭明的背包丢进河里,司马容则把两个人的行李箱踢下去。

    上了车,司马容发动车子,一边问她:“那个女人对你动了不好的脑筋,这点教

    训太轻了。”

    “我知道呀!”沈公主无所谓的说,“从小到大这样的人多了,可他们也就只能想想。”

    最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敢得罪我的样子了

    “对了,你住哪?”沈公主打了个哈欠,准备回酒店睡觉。

    司马容:“你对面。”

    “”

    对于这个问题,沈公主没发表意见,反正已经这样了。她回到酒店先洗了个澡,然后给家里打电话。

    “好好听小容的话,不要再乱跑了。”张宓在电话那边教训她,“钱包丢了都不知道回来,也不怕饿死你!”

    沈公主马上反应过来:“妈!你们知道我钱包丢了?”

    “你哥早就知道了。”

    沈公主嚎叫了一嗓子:“那你们也不管我!”

    “小容不是去了吗?”张宓无所谓的说,“而且,你离家出走呢,我们当然得配合一点。”

    这话说的真好,我尽无言以对

    “公主啊!”沈霸天在那边喊,从张宓手里抢过电话。“宝贝孙女什么时候回来呀?”

    沈公主一喜,正要说那我明天就回去。就听见张宓那边小声说了什么,然后沈霸天马上说:“哎呀,多玩几天吧,记得给爷爷带礼物啊!”

    滴滴电话挂了。

    沈公主气的把手机一丢,扑到床上锤了几下枕头,然后呼呼大睡去了。

    她是被香气馋醒的。

    “什什么啊”沈公主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有一盘芝士焗龙虾。

    司马容的脸从龙虾后面冒出来:“已经下午了。”

    “好香!”沈公主掀开被子就往洗手间冲,等把牙刷塞进嘴里猛然发现不对劲,又冲出来,“你你你你你”

    “我没有吃。”司马容指着桌上的龙虾和其他菜。

    沈公主差点把牙膏沫咽下去:“你怎么进来的???”

    “开门进来的”

    “废话!”沈公主重新跑回浴室里漱了口,拿着毛巾一边擦了一边出来问,“你怎么打开我房间门的?”

    司马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侵入酒店的系统,把权限给了我的房卡。”

    “你还会这一手?”沈公主吃惊的问,“黑客?”

    “有时候执行任务需要。”司马容显然不想讨论这个,把椅子搬开,“饿吗?”

    沈公主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一桌菜上:“饿饿饿,当然饿!”

    “那快吃吧!”司马容给她倒了杯果汁,“吃完你想去哪玩?”

    “不知道。”沈公主往嘴里塞了块肉,“这附近没什么好玩的了,再往南走就是南极。”

    司马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你想去南极?”

    “当然想!”沈公主扒了口米饭,“我以前报过名的,但是那个要提前半年就预约,我每次都忘记。”

    司马容打开手机看了看:“这个季节倒是合适,而且最近的一班船就是后天。”

    “不用看了,我们去不了的!”沈公主耸了耸肩膀,“除非临时有人不去,又特别巧的被我们赶上。”

    司马容给她夹了块龙虾肉:“万一就是这么巧呢!”

    沈公主

    没把这事往心里去,吃饱喝足了,决定去当地人开的小作坊里做一块手工地毯。司马容送她过去后,并没有留下。

    “我晚饭的时候来接你。”

    沈公主见他走的这么痛快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做手工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女孩子玩的。虽然她喊着要做,其实也没多少耐心。

    天黑的时候司马容来接她,就见小丫头抱着个纸袋子。

    “你织了什么?”

    沈公主一上车就把袋子塞到座位下面:“秘密!”

    司马容抿着嘴:“让我看看。”

    “不要!”沈公主非常坚决。

    司马容:“不然我半夜偷偷去你房间看。”

    “你要不要脸啊?”沈公主惊呆了。

    司马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不要脸:“我要看。”

    “看看看!”沈公主从袋子里拿出块布往他身上一丢。

    司马容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我我是第一次织,就就算不好也是正常的。”沈公主往这边瞟。

    “这只小猪很好。”司马容终于说。

    沈公主炸毛了:“那是熊!泰迪熊!”

    “”

    果然还是没猜对吗,明明他很努力的猜了。

    “我不知道泰迪熊长什么样,你要是织一个普通的熊我就认识了。”司马容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沈公主呵呵冲他笑,伸出手:“拿来!”

    “不是给我的吗?”司马容一脸被骗了的表情。

    “什么时候说给你了?”

    “刚刚不是不要了丢给我吗”

    沈公主瞪圆了眼睛,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司马容已经把那块布塞进自己口袋里,还特别小心的看了沈公主一眼。

    别想要回去!

    “你真不要脸。”沈公主无力的靠回椅背上。

    司马容没吭声,换了个话题:“去吃肉丸子吗?”

    “吃吧”沈公主装死。

    肉丸是当地特产,因为寒冷,这里的食物大部分都是高脂肪高热量的,这样才能保持体温。虽然现在的季节不是雪季,但是温度也和其他地方的冬天差不多。

    “早点睡。”吃完饭送沈公主回房间,司马容特地说了句。

    沈公主摆摆手进了屋。

    明天又不用早起,睡那么早干嘛?所以她又在电脑上看了部电影才睡。

    “起床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沈公主好像觉得有人叫她。

    “公主,起床了。”

    沈公主努力睁开眼睛,然后抄起枕头砸过去。

    “司马容你要死啊!别吵我,我要睡觉!”

    司马容接住枕头:“不能睡了,我们要去买东西。”

    “走开,你自己买去!”

    “买去南极需要的东西,你得自己去。”

    沈公主猛的睁开眼坐起来:“你说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