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个人和两个人

    沈公主觉得她肯定出现了幻听。

    “你认识楚离吗?”司马容又问了一遍。

    “什么楚离?”沈公主还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司马容干脆都说了:“你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你回到了古代,并且还认识了一个叫楚离的王爷。”

    “”沈公主捂着胸口一脸惊悚的后退了几步,“你你果然梦到了!”

    “我并不知道墓里带出来的那面铜镜有这种功能,所以一直问你要。你送过来以后我正好躺在医院里,小玲就随手放在了我枕头下面。”

    沈公主稳稳情绪,突然想到什么:“那你梦到的是不是我离开之后的事情?”她突然激动起来,“那那楚离他他有没有娶柳柳?”

    “你很在乎这个?”司马容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如果我说他娶了你会难过吗。”

    沈公主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会啦就是一场梦”

    “没有。”

    “啊?”她怔怔的张了张嘴,“你说什么”

    司马容错开她的目光,看着一旁快要被沈公主浇死的兰花说:“楚离发现柳柳不是你后,就借口去边关了。之后五年都没回来,五年后柳柳嫁给了太子楚白,同年楚离战死沙场。”

    “”

    一股哀伤在空气中徘徊,沈公主丢掉手里的花洒捂着脸蹲在地上。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自己去送死”

    仿佛小兽般的悲鸣从她口中发出来,压抑的哭声听上去更加悲伤。

    “你也觉得他死的很憋屈是不是?”司马容并没有安慰她,而是蹲在她面前问,“如果你是他,被爱人抛弃了,要怎么办?”

    沈公主满脸的泪水的抬起头:“可可我没有抛弃他啊!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难道永远只能在梦里相见吗?”

    “别哭了”司马容心里和刀绞似的,伸手碰了碰沈公主的脸。

    沈公主推开他,站起来胡乱把眼泪擦干净:“你也去那个梦里了?你在里面是谁啊?”

    “我谁也不是。”司马容收回手。

    “那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沈公主狐疑的看着他。

    司马容的眼神又变得幽深起来:“因为楚离死后不甘心,不甘心被你抛弃,所以他转世轮回”

    “什么?什么啊?”沈公主被他说的毛毛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离来找你了。”司马容丢才一句。

    沈公主一脸懵逼,眼角还挂着两滴泪傻乎乎的问:“在在哪?”

    不对,怎么可能?她正要骂司马容吓唬她,就听见男人说。

    “我并没有穿进梦里,楚离是我的前世,我在医院里接收了他的全部记忆。现在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张宓是到了晚上才发现沈公主不对劲的。

    “今天下午小容走了以后她就回房间了。”沈公子在旁边嘀咕,“不会是那小子欺负公主了吧?”

    “不会吧”

    正好沈王爷下楼来给项小熙端水果,张宓叫住他。

    “你今天送小容出去的时候他没说什么吧?”

    “没有。”沈王爷说完顿了一下,“表白了算吗。”

    沈公子哦了一声:“原来是表白呀!表白

    ??”

    “呵呵呵!”张宓拍了拍手,“我以为小容那孩子要一直闷骚下去呢,终于表白了。”

    “那咱家丫头是不愿意?”沈公子纳闷了,“不然怎么那副样子。”

    张宓觉得有必要和沈公主谈一谈,于是第二天母女俩单独出了趟门。

    “妈你怎么好好想起叫我逛街了?”沈公主一脸病怏怏的挽着张宓在百货公司闲逛。

    张宓摸了摸她的头:“不烧了,那就得出来溜达溜达,这样好的快!”

    昨天还说要卧床休息的沈公主翻了个白眼。

    “进这家店看看!”张宓拉着她进了家装修很浪漫的店。

    沈公主看了一眼惊讶道:“你要给我爸买?”

    这个牌子都是卖情侣款,而且价格死贵。

    “这个好看,你带吧?”张宓没接话,拿着一条手链往她手腕比。

    沈公主看了看:“妈你看这种的要两条在一起才好看。”她把另一条男式的拿起来比了比,“那!这样就是一颗心形了。”

    “哦!”张宓一脸好神奇的表情,然后就让店员包起来。再然后笑眯眯的拉着她出去,“走!我们去吃点心。”

    母女俩坐在顶层的一家咖啡馆里,沈公主看着周围各种恋人味道的装饰,和邻桌一对对虐狗的情侣。

    “妈,你说实话吧,是不是和我爸吵架了。”问完她自己就先否定了,“不对呀!我爸哪敢和你吵?”

    张宓偷偷把甜的发腻的咖啡吐掉,一本正经的说:“对啊,你爸哪敢和我吵。”

    “那你这是干什么?”

    又是买情侣手链,又是坐情侣咖啡馆的

    “你老实告诉妈,小容那孩子是不是向你表白了?”张宓丢出一句。

    沈公主被这几话炸了个七荤八素。

    “妈妈妈妈妈”

    “妈什么妈?”张宓瞪了她一眼,“这么大还没男孩子表白,说出去不觉惭愧吗?”

    沈公主找到了自己的舌头,瞪回去:“什么叫没男孩子表白?以前多少人追我啊,还不都被我哥和爷爷吓跑了?”

    “打的过我吗。”沈王爷这一句就把人吓个半死。

    然后沈霸天在后面补刀:“有我们家有钱吗?”

    追求者已阵亡

    “那会不是你还小嘛!”张宓摆摆手,“而且那些家伙都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哪里像小容知根知底。”

    沈公主古怪的盯着她:“你们是不是都特别想让我和司马容在一起?”

    “那当然!”张宓说完,又觉得不对,“不过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啦,他是不是和你表白了?”

    沈公主撇了撇嘴不吭声。

    “你既然在梦里抛弃的我,现在我来找你,你会和我在一起吗?”司马容昨天是这么问她的。

    可是眼前的人和楚离根本是两个人,沈公主无法把楚离和司马容看成一个人。

    “我我喜欢的是梦里的楚离。”她摇了摇头,“我从没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喜欢你。”

    司马容的脸沉了下来:“那么现在想。”

    “不可能的!”沈公主严肃的告诉他,“你在我心里和我哥一样,都是兄长,我对你不可能有男女之情。”

    &nbs

    p;  “你可以把我当成楚离,你不是喜欢他吗?”

    “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人!”

    “谁说的?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两个人针锋相对,最后司马容妥协了。

    “丫头,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我给你时间让你想清楚。”司马容看着她,“但是,你必须接受我。我和楚离现在是一个人,我为你穿越了轮回,你怎么忍心拒绝我?”

    然后他就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公主。

    “说话啊?”张宓敲了敲桌子,“小容是和你表白了吧?”

    沈公主不情愿的点点头,然后马上说:“可我只把他当哥哥。”

    “哎呀,哪有那么多哥哥?”张宓嗤之以鼻,“暧昧的感情也是感情,你现在知道他喜欢你,就不要再往妹妹的角色带入了。”

    沈公主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老妈:“那是我说了算的?”

    “公主啊”张宓突然语重心长起来,“妈是过来人,你要相信妈的眼光。嫁给小容是你占了便宜,你能欺负他一辈子。”

    沈公主翻白眼。

    “那!至少给他一个机会嘛。”张宓拍了拍她的手,“别让自己后悔哦!”

    说完,她就站起来:“我约了你爸吃饭,你自己回去吧。”

    “妈你真是够了!”沈公主控诉道,“是你非要把我拉来的,现在让我自己回去?”

    “我和你爸吃饭你要去做电灯泡吗?”张宓嫌弃的瞟了她一眼,“赶紧自己打车回去。”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公主那个气啊,差点把咖啡杯咬下来一块,等她冷静下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坏事了。

    “妈!”她给张宓打电话,“我的钱包在你包里啊,现在我结不了帐了。”

    电话那边的张宓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过来好一会才传了动静。

    “啊?你说什么?”

    “我说我身上没钱,你”

    “啊?风太大,听不见啊”

    滴滴滴

    盲音了。

    呵呵!沈公主咬牙把电话还给服务生,服务生笑眯眯的看着她。

    沈公主:

    问他能刷脸吗会不会被打?

    “走吧!”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她扭头一看,司马容站在那。

    “你”沈公主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司马容看了看表:“宓姨说你们保险坏了,现在回去没有冷气,你想去哪?”

    “去没有你的地方。”沈公主气呼呼的推开椅子冲出咖啡馆。

    “你和我妈串通好的?”

    “没有。”

    “不信!”

    “真的,从头到尾都是宓姨安排的,我还没有机会串通。”

    沈公主:“”

    “真卑鄙!”她瞪着司马容,“拿我家人下手。”

    司马容摇了摇头:“是你家人着急把你嫁给我。”

    被全家人背叛的沈公主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恶意,于是在这样的压力下,她逃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