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认识楚离吗?

    项小熙的情况暂时只能归结于因为怀孕,所以变成了正常人。这并不重要,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养胎。而沈公主也因为这次惊吓第二天就开始发烧。

    “我想吃烤鸭,水煮鱼和龙虾。”她病歪歪的躺在床上提要求。

    张宓把一勺白粥塞进她嘴里:“做梦吃去吧!”

    “妈我发现你越来越狠心了,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沈公主一脸委屈,“连肉都不给吃了。”

    沈霸天在后面悄悄拿着个鸡腿往她被窝里塞。

    “爸,你干什么呢?”张宓瞟了老头一眼。

    沈霸天特别怂的把鸡腿放进了自己嘴里,见张宓又要瞪眼睛,赶紧拿出来丢给沈公子。

    “爷爷,爸,你们俩个是不是男人!”沈公主鄙视道,“咱家就是母系社会。”

    张宓又往她嘴里塞了口粥:“你少胡说八道了,医生说这几天不能吃油腻的,忍一忍吧!等好了随便你吃什么。”

    见沈公主还一脸不情愿,沈公子趁机说:“要怪就怪司马容那小子!要不是他让你生气,你也不会自己跑了,不自己跑就不会被绑架了。”

    “爸你说的太对了!”沈公主立马同仇敌忾。

    沈霸天弱弱的想替司马容开脱开脱,可想到自己差点就见不着宝贝孙女了,于是也没吭声。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和小容吵架了,所以就可以不管不顾?”张宓把碗一摔,“照这么说,哪天你和我吵架了,是不是也要离家出走?”

    沈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她又不是没离家出走过”

    上一次幸好碰到了项小花,不然还不知道什么后果。

    “公主,你已经长大了,什么时候能不要这么任性?什么时候能为家人想一想?”张宓觉得这孩子性格什么哪都好,就是惯的太任性了。

    沈公主撇嘴,见沈霸天和沈公子都不敢吭声,于是干脆把头一蒙。

    “你们出去,出去!”

    张宓还想说什么,沈王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们先出去,我来和她谈谈。”

    “你打算一直钻在被子里?”等其他人都出去了,沈王爷在床边坐下,“昨天晚上,妈哭了。”

    被子抖了抖,沈公主把眼睛露出来:“什么时候?”

    “回到房间,在爸怀里哭的。”沈王爷看着她,“你记得妈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吗。”

    沈公主默默的坐起来:“记得”

    那一年她6岁,沈王爷12岁。万老板要把赢家兄弟和沈王爷送去什么地方训练,沈公主以为他们去玩还不带自己,就偷偷的上了直升机。

    “家里发现你不见了,到处找,到晚上还没消息,妈扑进爸怀里哭,说没有看好你,怕是被仇家绑架了。”

    沈公主挠了挠头,她上了直升机后因为不敢出去也不敢动,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下飞机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她。

    “可我也被揍了啊!”她撇撇嘴。

    被送回来以后她被沈公子用皮带打了屁股,那是沈公子第一次打她。连一向惯着她的沈霸天都没有劝,等打完了还让她给张宓道歉。

    “因为你害妈难过伤心着急,所以爸才收拾你。”沈王爷说,“咱们家的女人很幸福,妈有爸疼,小熙有我。”

    沈公主瞪着他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再不找个人疼你,再惹妈生气,爸一定会再收拾你。”沈王爷的语气突然一转,有些幸灾乐祸的说,“你也不想二十几岁还被打屁股吧?”

    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心安慰自己!!

    “你你你”沈公主气的直哆嗦,“你给我出去!”

    沈王爷无所谓的站起来走出去:“我在你这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他还要去陪媳妇呢!

    “去死啊!”沈公主冲着门喊。

    房间里就剩她一个人,过了一会。沈公主默默的下床,穿了件外套走出去。

    张宓正坐在客厅里抹眼泪,沈公子在一旁劝。

    “好了,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你一哭还不就我心疼!”

    “她怎么心这么大呢?一个人就敢跑去拦车”张宓吸了吸鼻子,“这次是运气好,被小熙看见了。小熙也是运气好,大人和孩子都没事。”

    “你说,要是小熙肚子里的孩子真出点什么事,我这辈子都得愧疚。”张宓想想就后怕,“到时候怎么和王爷和小熙交代?”

    “妈”沈公主站在楼梯口。

    沈王爷看了她一眼:“不好好躺着跑下来干什么?”

    “我错了。”沈公主走过来半跪在张宓跟前,拉着她的手,“妈,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让大家担心,让小熙陷入危险。”

    张宓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和沈公子对视了一眼。

    “喲!看我家丫头这是怎么了?”沈公子把公主拽起来,“烧糊涂了?”

    沈公主哭起来:“对不起妈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

    “哎呀!”沈霸天听见哭声跑过来,“怎么了这是?”

    张宓接过沈公子手里的纸巾,一边给沈公主擦眼泪,一边笑:“傻丫头,我们不是不让你任性。咱们家养大的孩子为什么不任性?你们有任性的条件。”

    “妈的意思是你任性的时候要考虑家人,明白吗?”张宓给沈公主把眼泪擦干净,“不能让爱你关心你的人着急担心。”

    沈霸天把沈公子搂进怀里:“我的宝贝孙女呦!”

    “爷爷!”沈公主蹭了蹭老头的胡子,“我让你担心了。”

    “哈哈哈!”沈霸天朝厨房使眼色,“走走走,陪爷爷浇花去!”

    然后爷孙俩就一路絮絮叨叨的走了。

    “我们去厨房干嘛?”

    “小声点,我给你藏了个鸡腿!”

    张宓摇了摇头:“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哪里大了?”沈公子赶紧说,“我们女儿还小呢,不着急嫁人。”

    张宓白了他一眼:“明天小容过来你少阴阳怪气的啊,我就喜欢那孩子,爸也喜欢!”

    “我也没说不喜欢啊!”沈公子觉得忧伤,“我就是不想让丫头这么早就嫁出去。”

    “笨蛋!”张宓捶了他一下,“早点嫁人她才能留下,不然还不是要去外面?好像你就能天天看见似的。”

    沈公子楞了下,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而且嫁给小荣最合适了。”张宓接着说,“两家关系好,结了婚她天天回来司马家也不会说什么,你说是不是?”

    />

    因为沈公子突然开了窍,所以第二天司马容来的时候觉得很诡异

    “小荣啊!这次的事情不能全怪你。”沈公子一脸语长心重的拍着司马容的肩膀,“不过呢,公主这丫头的确是任性了点,你要多多迁就她,毕竟咱们是男人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岳父大人突然接受了自己,不过只要是接受就没什么问题了,司马容觉得在娶公主的道路上又近了一步!

    “你怎么来了?”沈公主输完液从楼上下来,见到司马容撇撇嘴。

    司马容把一个盒子放到她跟前:“给你买的。”

    精致的盒子里是几块精致漂亮的蛋糕。

    “这家店很难买的,要排好久的队。”张宓看了眼牌子,“上次王爷去给小熙买排了一下午呢!”

    司马容不会错过刷好感的机会:“我还好,一大早就过去了。”

    现在可是中午,意思是我也排了一上午呢

    “我去拿盘子。”张宓笑咪咪的。

    沈王爷正好扶着项小熙下楼,看见了说:“那块抹茶的留给小熙吃。”

    司马容皱着眉看了他一眼:那是我给未来媳妇买的。

    沈王爷:我媳妇是为了救你媳妇才动了胎气的。

    司马容:

    “小熙小熙你还想吃哪个口味?”沈公主高兴的让项小熙坐下,“你肚子还难受吗?我侄子或者侄女还好吗?”

    项小熙看了看司马容,司马容对他点点头。

    “都很好。”

    沈王爷往她腿上盖了块小毯子,项小熙想说不冷。

    “已经开了冷气,小心着凉。”沈王爷摸了摸她的眼睛笑。

    于是项小熙就不吭声了,她觉得现在沈王爷说什么自己好像都无法反驳

    沈公主冲她哥竖了竖拇指。

    “啊对了!”她想起什么,“那个绑架我的毒贩呢?”

    司马容和沈王爷对视了一眼:“被警察带走了。”

    “太便宜他了!”沈公主咬了口蛋糕,“能判几年?”

    “遣送回国。”司马容说,“他身上有好几个案子,死刑跑不了的。”

    沈公主这才平衡一点:“回头我要打个电话给赖丽,让她知道自己喜欢错了人,好早早把那个人渣忘了从新开始。”

    “我已经让人通知她了。”司马容说。

    那毒贩还带着赖丽母亲留下的首饰,他也叫人还了回去。

    “你?”沈公主不觉得这家伙像是会管闲事的人。  8..

    司马容趁机说:“我们去花园,我有话和你说。”

    “干嘛?”沈公主傻乎乎的,“我都已经原谅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宓叹口气:“你去吧,小容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

    沈公主不情不愿的跟司马容去了花园。

    “好了,要说什么快点,我可是病人!”沈公主拿起花洒,随手给花浇水。

    司马容幽幽看着她。

    “你认识一个叫楚离的人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