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百四十四章 项小熙的能力

    医院。</p>

    “小熙怎么样了?”张宓从电梯里冲出来一边跑一边喊,沈公子紧跟着她。</p>

    沈霸天最后出来的,可跑的比谁都快,几步就到了沈王爷跟前抓住他的肩膀就晃。</p>

    “怎么会摔倒的?你怎么照顾她的?”</p>

    张宓却一眼看到缩在角落里的沈公主:“公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p>

    “妈”沈公主抬起头,满脸都是泪水。</p>

    沈霸天心疼坏了:“怎么了这是?”</p>

    “妈!”沈公主扑进张宓怀里,“哇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小熙就不会摔到,哇都是我不好”</p>

    沈霸天把她从张宓怀里拉起来:“丫头别哭,到底怎么回事?”</p>

    “我来说吧。”司马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是我的错。”</p>

    等听他把事情经过讲完,沈公子狠狠瞪着他:“你说的对,就是你的错!”</p>

    “好了。”张宓白了他一眼,“这事不能全怪小容好吧。”</p>

    沈公子不敢反驳,但还是不停的瞪司马容,企图用眼神杀死他。</p>

    “小熙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张宓拍了拍公主告诉沈王爷,“如果真的有事,小熙的身体重要。”</p>

    沈霸天也赶紧说:“对对对,孩子以后可以再有,先顾小熙丫头的身体!”</p>

    “你们放心,她和孩子都没事。”沈王爷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医生在里面做例行检查,“不过说动了胎气,要好好卧床安胎。”</p>

    沈公子愤愤道:“那不还是有事吗?”然后又继续瞪司马容。</p>

    “哇”沈公主哭的撕心裂肺的,“都是我不好,我太任性了哇”</p>

    张宓搂着她:“行了,你的问题回头再说,怕不怕?”</p>

    女儿被绑架,还差点被灭口,张宓怎么能不心疼。</p>

    “当时怕,现在不怕了。”沈公主可怜兮兮的说。</p>

    她被那个毒贩劫持后,就按照对方的要求绕路回了洛城,然后对方要带她偷偷潜入酒店,沈公主就提议她是一家酒店的高级会员,可以入住顶层。</p>

    “我把他带到咱们家的酒店,想着万一运气好碰到人就得救了。”</p>

    结果对方一进房间就把她打晕了,等听到枪声清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项小熙摔倒在她跟前</p>

    “也是运气好。”沈王爷知道她今天已经够害怕的了,所以并没有说什么,摸了摸沈公主的脑袋,“那间房的保洁员忘记关凉台的门,才让小熙有机会发现她。</p>

    “呼”张宓深深松口气,抱着项小熙使劲拍了拍她的后背,“以后不要任性了,你想吓死我吗?”</p>

    沈霸天也赶紧拉着他宝贝孙女的手:“丫头啊!你可要好好的啊,真要是有什么事,爷爷可怎么活啊!”</p>

    “爷爷!”沈公主扑进老头怀里。</p>

    “孙女!”沈老头深情的呼唤着她。</p>

    张宓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那爷孙俩:“小容,这事不怪你,你也别往心里去。”</p>

    “不,是我的错。”司马容收回一直在沈公主身上的目光,“对不起宓姨,我保证没有下次。”</p>

    沈公子又想趁机赶走窥视女儿的混小子,张宓暗中拧了他一

    把。</p>

    正好医生出来了,沈公子也不好意思呲牙咧嘴,于是就绷着脸站在那。</p>

    “老爷子沈老大,夫人,少爷!”医生一下见到这么多boss有点害怕。</p>

    张宓冲他笑笑:“怎么样?”</p>

    “少夫人身体很好,母子都没问题。不过最好还是静养一段,毕竟月份大了。”医生也松了口气,要是里面那位真有什么事,今天可就翻了天了。</p>

    沈王爷点点头:“可以回家吗?”</p>

    “当然当然!”医生马上说,沈家的环境可比医院好多了。“等下我在写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还有饮食也需要注意。”</p>

    胎儿已经五个月了,进入了长身体的阶段,营养得跟上。</p>

    “小熙!”沈公主一进病房就哭着冲到床边,“对不起对不起!我差点害了你和宝宝。”</p>

    项小熙本来没什么表情,大概是想安慰公主,就特别努力的让自己露出牙笑:“我没事,你不要哭。”</p>

    “哇!”看到这样的项小熙沈公主哭的更大声了。</p>

    沈王爷把她挤到一边去:“还难不难受?”</p>

    “不难受。”项小熙摇摇头,“那会也不难受。”</p>

    她没忘记这个男人看到自己摔倒时脸上惊恐的表情,来医院的路上不停的抱着自己说。</p>

    “没事的没事的小熙不怕不怕!”</p>

    项小熙特别想说她不怕,只是肚子有点疼。可她说了好几遍,沈王爷就和听不到似的,嘴里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p>

    窗外的路灯划过男人的脸,项小熙能清楚的看到沈王爷眼中的恐惧。下车的时候,男人的手一直在抖,但是却稳稳的抱着她。</p>

    “我应该在快一点的。”沈王爷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再快一步你就不会摔倒了。”</p>

    他赶到的时候,看见那个毒贩正要踹小熙的肚子,他一枪打在毒贩腿上,可是却因为惯性压向了小熙,把她撞到了。</p>

    “小熙!”张宓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公主。但是下次不可以这样。”</p>

    沈霸天点点头:“对!你和公主是咱们沈家的宝贝,谁也不能有事。”</p>

    “明白了吗?”张宓亲昵的拍了拍她,“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一定要先顾好自己!”</p>

    项小熙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们,没有点头。</p>

    因为再有下次,她肯定还是会这么做。怎么能看着家人在自己面前受伤呢</p>

    “好了,我们先回家吧!”沈公子看看表,都已经后半夜了。</p>

    有件事,沈家的人虽然奇怪但是没有问,毕竟司马容还在。等到第二天中午全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张宓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p>

    “小熙,昨天你没有用”她比划了一下。</p>

    沈王爷在喂项小熙喝粥,从早上起来他就什么都不让项小熙做,全是他伺候,好像项小熙没有了手似的</p>

    “她说了。”</p>

    问过沈蓝,当时项小熙说了摔倒。</p>

    “那怎么会?”</p>

    沈霸天吹着胡子:“是不是说的不够大声?”</p>

    “如果我猜的没错,小熙的能力失灵了。”沈王爷深深的看

    了眼身旁的丫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心。</p>

    从安全的角度讲,以前的项小熙基本可以所向披靡。可这种逆天而行的能力对人的命数和寿命都有影响</p>

    好矛盾。</p>

    “我害小熙没有超能力了?”沈公主一直管那个叫超能力,现在一听没有了,又内疚的想哭,“真的没有了吗?小熙!你快诅咒我试试。”</p>

    项小熙:“”</p>

    “随便说一个吧!”张宓也神色凝重,“不然我们更担心。”</p>

    其实项小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她能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p>

    “掉下去。”她指着沈公主面前的杯子。</p>

    没反应</p>

    “再试一次啊!”沈公主急忙说,“你说我说我!让我摔一跤。”说完还站起来配合。</p>

    项小熙默默的说了句:“摔跤。”</p>

    没摔</p>

    “哇”沈公主大哭起来,“没有了,真的没了”</p>

    沈王爷瞟了她一眼:“你哭什么,没有了也好。”</p>

    “对呀!”沈霸天顺了顺胡子,“没有了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吃肉了!”</p>

    众人:“”</p>

    “难道是因为怀孕?”张宓提出看法,“我记得以前在书上看过,那些妖精怀孕的时候法力会低。”</p>

    沈王爷不赞同的说:“小熙不是妖精。”</p>

    “你妈那是举例子!”沈公子维护媳妇。</p>

    沈公主擦干净脸:“那有没有可能遗传到小宝宝身上?”</p>

    这话一落,大家的目光都盯向小熙的肚子。</p>

    “不要。”项小熙则摇头,“不要遗传给宝宝。”</p>

    沈王爷心疼的握住她的手:“不怕,就算真的遗传了,我们从小好好教他,他会好好长大的!”</p>

    项小熙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样,没有童年,只能一个人面对寂寞。</p>

    “哈哈!”沈霸天却乐了,“要是遗传给我曾孙子就太好了啊!”</p>

    到时候谁该敢他,直接诅咒就好了。</p>

    “嗯嗯!”沈公主早忘记自己刚刚还哭过,也跟着兴奋起来,“那肯定没人敢欺负他,只有我们欺负人的份!”</p>

    只能说沈家人的神经都太粗壮,完全不介意这种事情,甚至还沾沾自喜。</p>

    “现在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你们乱高兴个什么劲。”张宓打击一老一小,“也许只是怀孕期间的特殊反应,等到宝宝生下来就会恢复了。”</p>

    沈王爷又帮小熙擦了擦嘴:“现在你和普通人一样,接下来去哪都要和我在一起。”</p>

    他无法再面对一次昨晚的情况,至于那个毒贩</p>

    “司马容!你刚刚说的是真的?”</p>

    司马容看了眼吊在墙上的人:“是的,你们要找的人死了,我亲眼看见他掉进了海里。”</p>

    “该死!他手里还有一批货的下落没说,怎么掉海里的?你干的?”</p>

    “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司马容拿起桌上的匕首,“反正人都死了,怎么死的就无所谓了。”</p>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