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沈公主失踪了

    司马容还没来得及找部队的手下帮忙,就接到了一个好友的电话。

    “司马。”

    “乔纳森?”

    乔纳森是国际刑警,他最近正在跟踪一个毒贩。

    “那家伙几个月前去了洛城,或者是在你们附近的省?”乔纳森在电话里抱怨,“那家伙特别爱伪装,我们甚至连他到底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司马容的脑子里闪过什么:“你确定他在洛城附近?”

    “这个可以确定。”乔纳森保证道,“不然我也不会找你帮忙啊!我把他的资料发给你,你看看?”

    几分钟后,司马容在邮箱里看到毒贩的资料,再看到最后一句话时,他猛的掉头一踩油门而去。

    “怎么好好的就走了呢!”约翰老爹正在和赖丽抱怨,“我还没有感谢人家救了你,至少应该带点土特产走。”

    赖丽把盘子擦干净放回柜子里:“爸,你就别念叨了,他们不会介意的!”

    “我当然知道人家不介意,是我自己过意不去啊咦?司马先生你怎么回来了?”

    司马容站在餐厅门口,把老约翰吓了一跳,尤其是他的表情那么凝重。

    “我要知道你之前男友的事情,越多越好。”他径直走到赖丽跟前,“先带我去他住过的房间。”

    赖丽脸色一下子惨白,任由谁这么直接的揭开伤口也受不了。

    “司马先生,你这是”老约翰也心疼女儿。

    “你之前那个男友,是国际刑警正在通缉的毒贩。而现在,我的女朋友可能在他手上。”

    资料上的最后一段。

    该毒贩最近一次乔装是一位流浪画家

    “这就是他的房间。”赖丽弄清楚事情的缘由后,马上带司马容上了顶层最里面的一间房。“东西都没动过。”

    司马容一点一点的看过去,不放过一个细节。

    “他是左撇子?”

    赖丽有些惊讶他是怎么知道的:“是啊!”

    “他的左腿是不是受过伤。”

    “你你怎么知道的?”赖丽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容,“他说他的腿出过车祸,所以一旦走快了就会跛。”

    司马容没和她解释自己是从一些生活细节上发现的,进卫生间看了一圈,又从垃圾桶里翻出几张画稿。

    “这都是他画的?”

    “嗯。”赖丽有一瞬间的伤感,但是马上又坚强起来,“我想起来件事,有一次我帮他收拾房间,发现垃圾桶里有一瓶治疗哮喘的喷雾剂。”

    司马容翻东西的手顿了下:“他有哮喘?”

    “我不知道。”赖丽摇头,因为没有见他发过病。”

    “谢谢你。”司马容走出房间,想起什么又扭头道,“你刚刚提供的线索很重要!”

    赖丽脸红了红:“不不客气,能帮上忙我很高兴。”

    司马容离开农场,拿出手机给沈王爷打电话。

    “你的人查到什么没?”

    “刚刚收到消息,找到那辆车了。”沈公子的地下信息网庞大,只要你没飞出地球,早晚都会被揪出来。<

    br />

    司马容:“在哪?”

    “已经进了洛城。”沈王爷好像也在车上,“我已经让人封锁了所有洛城的高速路口,他插翅也难飞!你那边查到什么没?”

    “是个被通缉的毒贩,之前的身份是流浪画家。左撇子,可能有哮喘病。”他顿了一下,“最近洛城有没有什么关于上个世纪珠宝首饰的展览或者拍卖?”

    沈王爷一时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什么意思?要给公主买首饰也不用凑在这种时候。”

    “你记得之前我们为什么留宿在农场吗?”司马容说,“那个农场主的女儿,就是我们那晚报警救的人。”

    听完司马容讲的,沈王爷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你的意思是那个毒贩拿走对方的首饰是有预谋的?”

    “我问过农场主人,他妻子家里很有钱,留下来的首饰都是祖传的古董。”司马容目光冷厉,“如果你是那个毒贩,你会主动进城吗?”

    沈王爷明白了:“所以他没钱了,带走那些首饰是为了变卖好继续逃亡。”

    挂了电话,沈王爷马上叫人去查这几天有没有什么珠宝方面的展览或者拍卖,同时也让沈黄亲自去找洛城的几个珠宝大户,以及一些地下见不得光的拍卖所

    “公主在坏人手上吗?”一直坐在旁边的项小熙全程听下来也明白了什么情况,“妈和爸还有爷爷不知道。”

    “嗯,暂时先不告诉他们。”沈王爷握住她的手,“抱歉,要提早结束送你回家。”

    项小熙却摇摇头:“我不会,你去哪?”

    “我去和司马容汇合。”沈王爷低头亲了她一口,“放心,我会把公主带回来的。”

    项小熙还是摇头:“我不回家,我不会撒谎。”

    “”也是,要是她一个人回去,张宓一问什么就都交代了。

    沈王爷想了想:“那我们去酒店,你在那休息休息,我让沈蓝跟着,有事就找他。”

    为了安全,沈王爷选择自己家的酒店,顶层全部是私人预留,电梯有密码不会有人上来打搅。

    “我走了。”扶着项小熙进去,又吻了吻她才离开。沈蓝就坐在客厅里当木头,项小熙看了会电视,觉得无聊就走到凉台外面。

    此时夜幕降临,下面的车水马龙像一条光链,项小熙无意间扭头,瞳孔骤然放大。

    “少夫人?”沈蓝他们已经改了口,见她神色慌张的出来赶紧迎上去。

    项小熙拽他:“公主,公主在隔壁。”

    “什么?”沈蓝大惊,急忙走到凉台上,从两个凉台的缝隙间可以看到对面房间的一角,地上真的躺着个人,就是沈公主!

    沈蓝马上给沈王爷打电话,沈王爷接到消息后通知了司马容,然后又把电话打过来。

    “小熙,你什么都不要做,等我!”

    他怕项小熙用言灵,这对她和胎儿会造成什么伤害谁也不知道。

    “你听我说,沈蓝会盯着,如果公主没有危险你就什么都不要做。”

    沈蓝正想办法看能不能跳到旁边凉台上,项小熙看了看他又问:“如果公主有危险呢?”

    “小熙”沈王爷说不出话来。

    “我会保护公主,也会保护我自己和宝宝。”项小熙认真的说,“你快

    来。”

    她躲在角落里一直盯着旁边房间,沈蓝在尝试几次后都失败了,没有办法过到旁边房间去。

    “有人进来了。”项小熙小声说。

    透过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沈公主身边出现一双脚。

    “我们过去。”项小熙站起来,“你去开门!”

    沈蓝有密码卡,可以打开这一层的所有房间。

    “少夫人,我去可以,你得留下。”他刚刚就打算要过去,和敌人正面冲突至少可以拖延时间。

    项小熙走到门口的脚又退了回来,轻轻点了点头:“好,我不去。”

    沈蓝这才迅速跑去隔壁,直接开了房间冲进去。

    “砰!啪”

    项小熙听到房间里传来打斗声,可是从她这个角度看去,沈公主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是谁?”因为那间房间没有关门,声音可以清楚的从凉台传过来。

    接着是沈蓝的声音:“你把我们家小姐怎么了?”

    “哈哈哈我就说这女人身份了不得,果然”

    项小熙看见沈公主的身体离开了地面,可显然不是她自己站起来的。

    “放开我们家小姐,我让你走。”沈蓝需要做的,就是尽量推延时间。

    另一个声音笑起来:“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想必很有钱吧?想要这个女人可以,马上给我准备两个亿!”

    “好,你不要动,我马上打电话。”

    从沈蓝的角度看不见,可项小熙能清楚的看到,沈公主的背后出现一把匕首。她猛的转身往隔壁房间走,沈蓝挂了电话看见她吓了一跳。

    “他不会放人,他要杀了公主。”项小熙已经冲了进来,那个毒贩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还有个孕妇。

    沈蓝猛的看向毒贩,发现了他藏在背后的刀,而毒贩已经一脸狰狞的举起刀要刺下去。

    “我当你的人质!”项小熙突然喊道。

    匕首在半空停下,毒贩打量着她:“你又是谁?”

    “少夫人?!”沈蓝压低声音,“你不能这么做。”

    项小熙冲他摇摇头,对毒贩说:“我是她大嫂,你也看见我怀着孩子,所以用我来当人质比她管用。”

    “倒是没错!”毒贩笑了笑,“那你过来。”

    “你先放人。”

    项小熙又不傻:“你把人放到中间,然后我走过去。”

    “量你也没那个本事搞鬼。”毒贩很放心,谁也不会提防一个大肚婆。

    他把沈公主丢到床上:“你快点过来!”

    “少夫人!”沈蓝急了,“你不能去!”

    项小熙推开他走到中间,沈蓝见状一把将沈公主先拖回来。

    “好了,现在我们真的可以谈谈条件了。”毒贩伸手要去抓项小熙。

    项小熙猛的推开他:“摔倒!”

    “臭婊子!”毒贩却稳稳的站住,一脚向她踹过来。

    “少夫人!”沈蓝大吼一声,同时一声枪响传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