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意外的旅行

    “那个女孩怎么会在这里?”

    沈公主好奇的问,接着又看见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也不等女孩自顾走在前面,偶尔还回头指手划脚的好像是在训斥。

    那女孩从头到尾都低着头,默默的跟在后面。

    “看样子是父女。”司马容说。

    沈公主眨了眨眼:“你确定?”

    “明天早上起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司马容把碗筷收拾好,准备带出去,沈公主这会吃饱了气也消了,不好意思的跟到门口。

    “要不我洗吧?”

    “不用,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司马容关上门,又推开,“最近睡得好吗?”

    沈公主愣了下:当然!很好,一觉到天亮连梦都不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听完这句话的司马容好像很满意,关上门离开了。

    司马容:我都在这里了,你怎么还能去见梦里的我|`o′|

    “早上好!”第二天沈公主睡到自然醒,一下楼昨晚接待他们的外国小哥就热情的打招呼。

    她也回了个热情的微笑:“应该说中午好啦!”因为已经快十二点了。

    “你的同伴一大早就出去骑马了。”小哥指了指后面院子,“你是去找他,还是先吃早饭?”

    沈公主决定去找司马容,等会一起吃中午饭好了。

    “驾!”农庄后面是一大片草坪,远远的能听到司马容的声音。

    马蹄声和偶尔的马鸣传过来,沈公主快走了几步,就看到骑在马上的司马容。

    “司马容!”她喊了一声。

    阳光下的男人和马同时转过来,沈公主怔住了。她仿佛从来没有如此仔细的看过司马容,原来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记忆中瘦小软弱被她欺负的男孩了。

    也有着俊美如翩翩公子般的模样,尤其是眼睛,看向她的时候,仿佛带着深深的情意。

    “我一定是眼花了”沈公主喃喃道,使劲揉了揉眼睛。

    司马容已经到了她跟前,居高临下的坐在马上看着她:“要不要骑两圈?”

    “要咦?”沈公主才发现他竟然没有放马鞍。

    司马容摸了摸马头:“放心,不会摔了你。”

    沈公主其实挺想骑,正要伸手呢,就听见背后传来脚步声。

    “打搅你们了,可以吃午餐了!”

    穿着条淡绿色棉麻长裙的女孩没什么精神的看着他们,不过长的还行,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气质,尤其是眼睛水汪汪的。

    “哦!谢谢。”沈公主冲对方笑了笑,“你没事了吧?”

    女孩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昨天晚上”沈公主指了指她和司马容,“是我们发现你躺在高速公路上的。”

    女孩恍然大悟,挤出个笑容道谢:“警察说有人救了我,原来是你们,谢谢!”

    “举手之劳啦!”沈公主摆摆手。

    司马容已经把马牵回

    马棚,女孩看着他过来脸突然红了,连声音都变的妩媚很多。

    “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走吧。”司马容却扫了她一眼,拉着沈公主进屋去了。

    女孩的脸更红了,过了好一会才跟上去。

    “你怎么了?”沈公主问,“妹子又没得罪你,你干嘛凶人家?”

    司马容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谁说她没得罪我,好好地跑出来干什么。”

    (ー′ー)马上就能抱到人了,却被不开眼的人破坏。

    “人家来叫我们吃饭!”沈公主怎么能猜到男人心里那点小傲娇心理,有些无语的走进餐厅,“有本事你别吃!”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端着盆肉汤过来,看见他们特别热情的招呼:“来来来,快坐下!”

    “现在这个季节很少有客人,你们怎么想起到这里来玩了?”男人把肉汤放到饭桌上,“哦对了,我是这个农庄的主人,你们可以叫我约翰老爹!”

    约翰老爹显然很健谈,喋喋不休的把周围的景点介绍了一遍,后面进来的女孩赶紧说:“爸,他们就是昨天救了我的人。”

    “啊?”约翰老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就是二位报的警,叫的救护车吗?”

    沈公主又豪气的摆手:“别客气,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哈哈哈!”约翰老爹很爽朗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啥也别说了,你们玩几天?费用都算我的!”

    司马容给沈公主盛肉汤,瞟了老头一眼,“我们要回洛城,因为你女儿耽误了,才不得已留宿。”

    “啊呀!”约翰老爹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反而更加热情了,“那我更要好好招待你们了,多住两天再走吧!”

    一旁的女孩也凑上来说:“附近有个湖很漂亮,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季节正是美的时候!”她话是对沈公主说的,可眼神却一个劲的往司马容那边瞟。

    “对了,我叫赖丽!”她把一盘烤牛肉往两人跟前推了推,“你们快吃吧,我爸做的饭不比城里的大厨差!”

    沈公主冲司马容笑的贱不兮兮的,然后埋头吃饭去了。

    吃完饭,赖丽明显还想和他们聊天,或者说还想和司马容聊天,可惜男人丢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直接上了楼。

    “他就是那样的,你别在意哈!”沈公主安慰有些受伤的小姑娘。

    赖丽受惊似的摇摇头:“没没事,我去帮忙洗碗了。”

    沈公主好奇的看着她跑掉,走到大厅的时候看到外国小哥在擦桌子。

    “我能问问你,昨天晚上赖丽怎么了吗?”

    外国小哥一听马上愤愤道:“还不是遇到个渣男!要不是你们报警,赖丽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十分钟后,沈公主敲响了司马容的房间门。

    “想不想听故事?”她笑眯眯的进来,坐到飘窗上,“原来那个赖丽是被男人给骗了。”

    司马容关上门,他一点都不关心那个赖丽怎么回事,可看沈公主那么有兴致,便耐着性子坐到她对面。

    “被男人丢在高速公路上了?”

    “是啊!”沈公主把

    从国外小哥那里打听到的剧情告诉他。

    原来赖丽去年交了个男朋友,也是路过的背包客。两个人在一起后那男孩就留了下来,不过经常会出去。男孩是个画家,出去是为了卖画。

    “然后呢,老约翰不同意,觉得那男孩来历不明,也没有什么正当工作。”沈公主说到这里,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过,那个妹子也是太胆大,竟然就和人家私奔了!”

    昨天晚上,赖丽和男孩约好了要离开,赖丽还偷偷从老约翰那边把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几件上个世纪的首饰给带上了。

    “结果就是她被男孩打昏,直接丢在高速公路上,人财两空!”

    “私奔这种苟合之事一向没有好下场。”

    在司马容心里,喜欢谁那是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偷偷摸摸的算什么。

    沈公主白了他一眼:“甩什么文言文,就说这事吧,先不说赖丽挺傻的。但是那个男人的确太渣了,就算是为了财,至少把人放到个安全的地方啊!”

    “有什么区别吗。”司马容觉得那两个都是蠢货。

    “当然有了!”沈公主显然对这件事情很热衷,“好歹相识一场,总不至于连女孩的命都不在乎吧。”

    司马容不想为蠢货耽误时间,转移话题问她:“是现在就走,还是去周围转转?”

    “转转吧!”沈公主早就想好了,“既然来了,就玩两天,楼下小哥说附近有个小镇,我们去买两件换洗衣服。”

    和预想的一样,看在可以和沈公主单独相处几天的份上,司马容决定同情一下那个赖丽。下午两个人去了据说很美丽的湖,结果到了那一看,赖丽正抱着画板在写生。

    “你画的挺不错。”沈公主随口夸了她一句。

    实际小时候学了几年油画的她比赖丽的水平强多了。

    “之前和他学的。”赖丽说完眼圈就红了,然后一副坚强的模样,“我会忘掉过去重新开始的!”

    沈公主:重新开始你看着司马容干什么

    “我去那边看看。”司马容被赖丽的眼神恶心到了,又因为这个女人破坏了他二人世界的计划。所以之前的那点同情收回。

    赖丽恋恋不舍的看着司马容的背影,忍不住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司马先生真帅,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比那些明星都好看!”

    “呵呵”沈公主笑的特别敷衍。

    赖丽反应过来,惊慌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夸奖。”

    “没关系啊!”沈公主刚刚是对那句最好看的男人呵呵,她觉得赖丽见的男人太少了

    “你你会生我气吧?”赖丽小心的问。

    沈公主把手伸进湖里玩水:“我干嘛生你气!”

    “你和司马先生你们不是情侣吗?”赖丽问完就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沈公主拍了拍手:“当然不是,我们只是朋友。”

    “啊!”赖丽明显笑的更灿烂了,“我还以为你们是情侣呢!”

    “你误会了”

    “我正在追她。”司马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插了一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