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摊牌

    沈公主洗了个澡,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特别愚蠢。

    “不就是哼了一样的歌嘛,那也许别人也这样哼哼呢?”

    在梦里,她不止一次的当着楚离的面唱过那首蜗牛与黄鹂。但是为了避免歌词吓到别人,她都用啊哈啊哈来哼哼。

    所以卓凡能哼出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呢?”沈公主这么想,心就放了下来,可下一秒她就猛的睁大眼。

    “如果我可以通过木盒里的铜镜做梦,那司马容会不会也可以??”

    她顾不上吹头发,就去拿手机给司马容打电话,对方占线。沈公主又猛的把电话挂掉。

    “冷静点,冷静点。”自己这么去问不是先把自己暴露了吗?万一那家伙没有做梦,反而把自己当神经病怎么办

    沈公主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然后一拍大腿:“我真傻!就算他也能做梦,那也是他自己的梦啊,和我之前做的肯定没关系!”

    没听说谁还能跑进别人梦里的额,就算梦到同一个梦也不怕,自己又不在里面。

    “不过,还是得找个机会探探那家伙”沈公主说完,没心没肺的跳上床睡觉去了。

    楼下,沈王爷挂断电话。

    “司马容说没发生什么事,他离开了一下,公主就跑了。”他挑了挑眉,“我再给卓凡打一个。”

    张宓摆手:“别了,明天再说,不早了,赶快带小熙去休息。”

    三人上楼的时候特意到沈公主门口看了看,发现她已经睡觉了。

    “我看也没什么事。”张宓悄悄把门关好,“估计就是玩的太疯,累了。”

    项小熙却拽了拽沈王爷的袖子:“红鸾星动。”

    “什么?”张宓惊讶的问,“小熙你刚刚说红鸾星动?”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项小熙点头,“我感觉到的,动的可厉害。”

    沈王爷和张宓:“”

    这是什么形容词啊!

    “好吧”张宓觉得自家儿媳妇有当半仙的潜质。

    倒是沈王爷皱了皱眉,可也没说什么,牵着项小熙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沈公主一进餐厅就被张宓拉住:“你昨天怎么了?”

    “没怎么啊!”她打了个哈欠,看到项小熙一人坐在那喝粥,“咦?我哥呢?怎么舍得离开小熙了。”

    自打项小熙怀孕沈王爷就恨不得跟她变成连体婴,这一大早的怎么人不见了

    “去找司马容了。”项小熙看了她一眼,“你有黑眼圈。”

    沈公主摸摸眼睛:“半夜醒来睡不着了,唉!我还这么年轻,会不会长皱纹?”

    “好好的学人家思考个什么劲,你那脑子里只有水,小心溢出来!”张宓把一碗燕窝放到她跟前,“吃了。”

    沈公主不服气的盛了一勺子:“我要是脑子有水也是遗传我爸!”

    “你这个丫头说什么呢?”沈公子正好进来,一脸无辜的坐下,“你妈说你,你把我扯进去干什么!”

    “嘿嘿!你可以推到爷爷头上去。”沈公主嘴上这么说,动作却一点都不慢的给沈公子盛了碗粥。

    沈公子

    弹了她脑门一下:“无事献殷勤,说吧!又想干什么?”

    “没有啊!”沈公主马上摆出孝顺脸,“就是给亲爱的老爸盛个饭嘛!”

    张宓鄙视她:“你是我生的,你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切!”沈公主放下筷子,“那我就直说吧,妈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上学?”

    “马上就放暑假了,你上什么学。”

    沈公主急了:“就是因为马上就放暑假我才要回去啊!要是不参加考试,学分肯定修不够,就不能按时毕业了。”

    “你哥给你打过招呼的,放心!”

    “那又不是我自己考的。”沈公主撇嘴。

    张宓看了她一眼:“行,那我让你哥和学校说一声,让你明年复读,自己重考去吧!”

    “明明我现在就能去!”沈公主不干。

    张宓把筷子一摔:“如果不是你上次胡闹跟着小容回老家,你现在就会好好的坐在教室里。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是你任性犯错的代价!”

    “你妈生气了!”沈公子偷偷戳了戳女儿,“少说两句。”

    项小熙突然放下碗捂着肚子,张宓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肚子疼。”项小熙五官扭曲的说,张宓本来很紧张,一看瞬间笑喷了。

    “噗哈哈哈哈!”沈公主和沈公子笑的直拍桌子。

    项小熙一脸懵逼的看着大家:“”

    “小熙小熙啊!”沈公主喘着气,“你刚刚刚刚的表情真是,真是哈哈哈哈!”

    张宓偷偷把手机收起来,亲昵的捏了捏项小熙的脸:“好孩子!真难为你想为公主开脱。放心,我不会揍她的。”

    “小熙!”沈公主一把抱住她,“嘤嘤嘤!你真好,真可爱!”

    项小熙:“”

    沈王爷坐在司马容的新办公室里。

    “说吧,又是复员,又是开公司,到底想干什么?”

    他和司马容从小一起长大,这家伙当年为了去参军软硬不吃。被司马山锁起来,竟然从五楼跳下来摔断了腿,后来住在医院里还逃跑,差点把自己折腾死了。

    “真的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你人生的理想?”沈王爷不相信。

    司马容笑了笑:“你不是也和项小熙结婚了。”

    “我不一样,我们是真爱。”

    司马容的表情冷了下来:“我也是。”

    “一个月前你还说要回部队。”

    “我是一见钟情。”

    沈王爷顿了一下,下一秒又侧头看着他:“没记错的话,你这段时候都躺在医院里,和鬼一见钟情了?”

    “你想知道对方是谁就直说。”司马容要是还看不出来沈王爷的意思,也白认识他几十年了。

    “我只想确定一些事情。”沈王爷弹了弹衣角,“快说,我要回去陪小熙了。”

    司马容:“你妹妹。”

    “不行。”

    气氛突然尴尬起来,俩个男人的目光里闪过无声的火花。

    “给我个理由。”司马容问,“

    为什么不行。”

    “因为正常人都会这么回答。”沈王爷挑了挑眉。

    刚刚的剑拔弩张瞬间没有了,司马容笑了笑:“你应该相信我。”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喜欢上我妹妹的?”

    “应该是在古墓里的时候。”司马容目不斜视的看着他,“不过当时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沈王爷用那是你当时眼瞎的语气道:“后来怎么又确定了。”

    “感情这种事情,有时候一瞬间就够了。”

    “那也不行。”沈王爷站起来要走。

    司马容拦住他:“你不觉得家里现在多个妹妹很麻烦吗?把她嫁给我,你就再也不用头疼了。”

    “”沈王爷:这小子什么时候知道我心里活动了。

    “再说沈爷爷他们都很希望我娶公主。”司马容属于已经搞定了丈母娘全家,就剩一个装模作样的大舅哥了。

    沈王爷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丢出句:“既然如此,你还在等什么?赶快把那丫头娶回去。”

    “她还不知道我喜欢她。”司马容笑了,“不过无所谓,反正她很快就会喜欢上我的。”

    沈王爷回到家,趁着沈公主拉着项小熙在楼上打游戏,给大家开了个小会。

    “就是这样,你们都没意见吧?”

    “我就说我就说啊!”沈霸天的脸笑成一朵菊花,“我家丫头那么好,司马家的小子就应该喜欢她才对嘛!”

    张宓挺纠结的:“小容不是一直觉得公主太闹腾吗,怎么”

    “感情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沈霸天反正很高兴。

    倒是沈公子一脸妒忌:“他喜欢就娶啊?我女儿是那么随便就能娶走的吗!”

    “不然爸你还想怎么样?”沈王爷凉凉的说,“如果不是司马容,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沈公子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人名,脱口而出:“还有卓凡那小子呢!”

    “你傻了?”张宓踹了他一脚,“那小子比你年轻的时候还不靠谱!”

    一句话沈公子就怂了,默默的缩到一边当背景。

    “臭小子!”沈霸天瞪了他一眼,“你可别在中间给我搞破坏啊?”

    张宓拍拍老头子:“放心吧爸,他嘴上那么说,心里可没那么多意见。”

    每一个父亲在面对抢走自己女儿的男人,都会有种天生的敌意。这大概真的应了那句俗话: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对了,给你发张照片。”张宓掏出手机。

    沈王爷看到手机接收到的图片时,眼睛都亮了。

    “上午拍的。”张宓把当时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特别欣慰的道,“小熙那丫头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看着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心思却很细腻呢!”

    “司马容的事情先不要告诉公主,省得她反应过度跑了。”说完他就匆匆上楼看媳妇去了。

    沈公主就这样在不知道的时候,被全家给卖掉了。又过了几天,项小熙的孕吐阶段终于过去。为了庆祝,全家决定去外面吃饭。

    “为什么你也在?”

    进了包间,却看见司马容坐在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