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蜗牛与黄鹂鸟

    沈公主走在前面偷偷观察司马容的表情,见他一会晴一会阴的,越发不想和这家伙接触了。

    好吧!主要还是因为他自己再也不能回去梦里。唉!我那可怜的还没开始的初恋啊沈公主心中感叹,却没留意司马容不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前面了。

    “你在想谁?”

    “想”她猛的抬头,“关你什么事?”

    司马容眼神闪了闪,刚要开口,看见沈霸天和司马成过来了,于是抿着嘴后退了一步。

    “小容啊!”沈霸天一脸可惜的拍拍他,“听说你有女朋友了?”

    司马容看了沈公主一眼,看的她心里毛毛的:“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听说你红鸾星动,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出来吃顿饭。”

    沈公主从张宓嘴里听说过这事,她才不信那个和尚的话,撇撇嘴:“我还小,你先顾你自己吧!”

    “沈爷爷,等过段时间,我带她去看您。”司马容笑了笑,“您会喜欢她的。”

    沈霸天已经决定不喜欢了,明明是他先看上这小子的,怎么就成别人的了。于是拍卖会结束后,一老一小坐在车上老头子就开始叹气。

    “唉”

    “唉”

    “唉”

    “爷爷,你想让我问你是不可能的,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沈公主放下手机,“下次给你自拍一张,让你看看叹气的时候脸像个山药蛋似的。”

    沈霸天见自家闺女一点都没有好男人就要被别人抢走了的觉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真一点都不喜欢容小子?”

    “你喜欢他?”

    “是啊!”

    “那你嫁给他吧。”

    “”

    为这事,沈霸天郁郁寡欢了好几天,还是张宓给做了一顿红烧肉才抚平了内心的伤痛。

    “公主,明天你替我去剪彩。”这天晚上沈王爷奴役妹妹,“晚上八点,别迟到。”

    项小熙:“呕”

    “小熙还没好啊?”沈公主当没听见她哥的话,把自己的酸梅汤推过去。

    张宓端了一碗走过来:“不行不行,你这是冰镇的,太凉!”

    “呕”项小熙捂着嘴。

    沈王爷心疼的给她顺脊背,张宓把一碗特别酸的酸梅汤放下:“已经好多了,至少可以吃点东西了。”

    上个星期可是吃什么吐什么的,张宓还特地给辛晴打了个电话,想看看那会容容孕吐的时候吃什么,结果被告知。

    “挨个试吧,总有能吃的!”

    “嗯!洛城的个大饭店现在半夜都留人,就怕沈老大半夜给老婆叫吃的。”沈公主嘿嘿笑,“连路边摊都时刻准备着,小熙你这孕怀的是全城动员啊!”

    项小熙看上去没什么变化,虽然饮食不合适,但是因为被全家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脸色还是很红润的。她面无表情的端起酸梅汤喝下去,然后抿着嘴。

    “没吐。”

    沈王爷阴森森的看向沈公主:“记得明天替我去,不然扣掉你所以的零用钱。”

    “妈你看他!”沈公主扑向张宓。

    张宓站起来:“哎

    呀,火上还炖着燕窝呢!”

    “”这个家不能呆了。

    晚上,司马容洗完澡,接到了沈王爷的电话。

    “小熙不舒服,明天公主替我去。”

    “可以啊!”司马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阴森。嘴里却特别客气的问,“小熙还好吧,听说吐的挺难受。”

    沈王爷扭头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丫头,满满爱意:“比之前好点。对了,关于公主的事,你也算她哥哥,帮我留意留意有没有合适的。”

    “哦?”镜子里的司马容可怕极了,他闭上眼收回目光。再睁开时,已经调整好了表情,“不是舍不得这么早把妹妹嫁掉吗!”

    沈王爷挑了挑嘴角:“还是嫁了好,太碍事了。”

    “放心,我会留意的。”

    沈公主还不知道得罪自家老哥的下场,更被隐瞒了剪彩的情况,等到了现场才发现老板竟然是司马容?!

    “你你你你你”她指着司马容半天你不出来。

    卓凡在旁边笑:“哎呦,公主殿下被猫咬了舌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好不容易屡直了舌头,沈公主质问道,“还有,为什么要开一家娱乐城?”

    司马容一脸淡定的回答她:“因为我复员了,这是我自己的钱投资的。”

    “还有我!”卓凡又不甘寂寞的跳出来,“你哥也入股了,我们一起玩呢!”

    “那边的女人好像看你好久了。”司马容提醒他。

    卓凡扭头一看,果然是个身材火爆的美人。

    “啊那个你照顾公主啊!我去那边看看。”说完,人就跑了。

    沈公主还沉浸在这个悲痛的消息中,愤愤不平的指责司马容:“你们三个竟然不带我玩??”

    “所以今天让你来了。”司马容看了正要过来的手下一眼,手下默默的退了回去。

    大少爷果然很凶残,比老爷太太可怕多了嘤嘤嘤!

    “让我来干什么?”沈公主哼了一声,“别指望我拿剪刀替我哥剪彩啊!我才不要理你们呢。”

    司马容却摇头:“那个不用你,倒是有件别的事需要你看看。”

    沈公主跟着司马容进了电梯,又一路跟着他进了包间。

    “唱一首吧!”男人把话筒递给她。

    沈公主古怪的道:“你让我帮忙唱歌?”

    “我这里的ktv包间,用了最好的设备,就是电视台的选秀也比不上。”司马容把门关好,“不过这都是他们说的,我不会唱歌,也不懂。”

    沈公主得意的点点头:“那你找对人了,来来来!让麦霸给你试试麦!”

    “想唱什么自己点。”司马容把点歌器递给她。

    然后就站在一旁盯着屏幕。

    “我的代表作”沈公主不知道选了什么歌,又抬头警告他,“你不许笑哦!”

    司马容板着脸:“不笑。”

    随着伴奏开始,沈公主也开始摇头晃脑,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男人死死攥着拳头,紧张的绷直了身子。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

    ,阿嘻,哈哈在笑他”

    沈公主唱完第一段,见司马容没反应,有些不满的用话筒敲了敲他:“喂,不好听吗?”

    “好听。”司马容慢慢转身看着她。

    “妈呀!”沈公主差点把话筒丢出去。

    本来就暗的包间里,司马容的双眼就亮的可怕,直勾勾的就这么看着她。

    “不不好听就不好听吧”沈公主打了个哆嗦,觉得下一秒男人就要扑上来撕了她,“我我不唱了还还不行吗?”

    司马容突然笑了:“不,接着唱吧!很好听。”

    哥!救我,这里有个神经病!!!

    剪彩结束后,卓凡见沈公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以为谁惹到她了。

    “你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沈公主看了看四周,发现司马容不在,赶紧说,“你有没有觉得司马容奇奇怪怪的?”

    卓凡一拍大腿:“你也觉得了吧!我就说他有问题!”

    “是吧!是吧!”沈公主拉着卓凡的手。

    两个人一副好姐妹秘密要一起分享的姿势。

    “我跟你说啊,他让我和你哥帮他找女人!找女人啊!”卓凡一脸痛苦,“重点是他只给了一首歌,还是没字的!!!”

    沈公主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弱弱的问了句:“什什么歌?”

    “我想想那个调子啊!”卓凡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啊哈,啊哈,啊啊哈哈哈。啊哈,啊哈,啊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听听,这是什么鬼?哪有这种歌!咦?你去哪?公主?”

    沈公主跌跌撞撞的跑回车上,送她来的沈绿吓了一跳。

    “小姐?谁欺负你了?”妈的,敢欺负我们家小公主,弄死他!

    “没有”沈公主使劲摇头,“开车吧,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了。”

    司马容应酬完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卓凡搂着个大胸美女**,他皱了皱眉:“公主呢?”

    “回去啦!”卓凡拍了拍美人的屁股,把楼上包间的钥匙给她。

    美人:“人家等你哦!”

    “怎么回去的?”司马容脸沉了下来。

    卓凡给美人丢了个飞吻,才扭头看着他:“坐车回去的呗,真新鲜,不然还走回去吗?”

    “好好的,为什么要提前走。”司马容盯着他,“你是不是只顾自泡女人,没照顾她?”

    “我发誓我照顾了!”卓凡伸出三个指头,然后啊了一声,“我估计是被你的歌吓跑了。”  8..

    司马容掩饰住眼底的阴冷:“什么歌?”

    “啊哈,啊哈呗!”卓凡耸了耸肩膀,“我说你在找一个女人,特征就是会唱啊哈,啊哈的歌。谁知道公主听完就跑了。”

    “好像被吓到一样,话说你那到底是个什么鬼歌,怎么哎?你去哪?”

    张宓正和小熙坐在客厅里选婴儿床,就见沈公主冲进来。

    “怎么这么早,好”玩字还没说出口,就见她一阵风似的上了楼。

    张宓看沈王爷:“你妹妹怎么了?”

    “我给司马容打电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