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有喜欢的女孩了

    “你这些特征我们没法找。”卓凡笑够了,继续问,“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你在哪遇到的,我们可以去那地方看看,没准有线索。”

    司马容没吭声。

    “想必那地方他已经去不了了。”沈王爷心思慎密,一下就猜到了缘由。

    卓凡想了想:“那我建议你换个人吧,这个肯定找不到了。”

    “不急。“司马容却说。

    既然老天让他记起了前世的事,那么是不是一种暗示,暗示那小丫头自己会出现呢!不过他心里倒是突然有了些线索。

    “你妹妹最近好吗。”

    沈王爷挑了挑眉:“你不是一向嫌她麻烦吗,怎么好好的问起她?”

    “之前她很想要那盒子里的铜镜,我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回头交给她吧。”司马容一本正经的胡说,他根本没有做。

    沈王爷却摇摇头:“不用,你最好赶快把那东西处理掉。”

    “怎么公主还是状态不好吗?”卓凡好奇的问,“那个老和尚不是说没事吗!”

    司马容不动声色的跟着问了句:“公主怎么了?”

    “之前总是睡不够,脸色不好看。”沈王爷提到妹妹就无奈,“我妈觉得是不是沾上了你们家什么东西,找人来看了看。”

    卓凡吃了一大口凉拌鲍鱼:“结果什么事都没有,还说那丫头是发*春,啊!你踢我干什么??”

    沈王爷瞟了他一眼:“你嘴贱。”

    “”

    司马容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那后来呢?不是把东西送回来了吗?”

    “我不太清楚。”沈王爷前段时间可不在,“不过现在看着倒是活蹦乱跳的。”

    卓凡又开始嘴贱:“上次那老和尚不是说公主该嫁人了吗!最近有个拍卖会不错,带她一起去玩吧!”

    言下之意是:顺便认识认识男人。

    “不用。”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说。

    “你激动什么?”卓凡瞪了眼司马容,“又不是你妹妹。”

    “从小看着她长大,和我妹妹有什么区别。”司马容淡淡的道,“拍卖会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好男人,都是些二世祖。”

    卓凡嘿嘿笑:“所以我们一起去啊!”

    因为司马容这么一说,沈王爷回家以后还特意看了沈公主两眼,看的她心里毛毛的。

    “你想干什么?当心我告诉小熙你欺负我。”

    沈王爷戳了她脑门一下:“叫嫂子。”

    “哼!”沈公主冲他呲牙。

    看着异常活泼的妹妹,又想到她今年才二十三岁,沈王爷觉得红鸾星动什么的就当不知道吧!自家的丫头就这么被别的男人叼走实在太可惜了。

    于是拍卖会的事他压根提也没提。

    可他不提,有人提啊!

    “来来来,你们快看看!”这天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客厅聊天,沈霸天拿出本精美的图册。

    张宓瞟了一眼:“周末拍卖会的名录吧?”

    “对呀对呀!”沈霸天翻到一页指着,“有个好东西啧啧!”

    上面画着个玉制的烟斗,看上去写满了贵

    “多尔

    衮用过的?”沈公子乐了,“爸你不怕他有传染病啊。”

    “死开!”沈霸天一脚踢过去,“我要刷你的卡买。”

    沈公主:“买买买!”

    于是,拍卖会那天,沈公主和沈霸天去了。沈王爷原本不放心想跟着去,可是项小熙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吐,他作为二十四孝老公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小容。”他给司马容打电话。

    司马容咳嗽了一声才答应:“嗯,有事?”

    “小熙不舒服,我去不成拍卖会,你帮我看着点公主和老头子。 ”

    “没问题,我会一直在他们身边。”

    挂了电话,司马容拿起桌上的座机。

    “很好,不要人任何人知道烟斗的卖家是我。”

    “放心,司马少爷!”

    司马家的客厅里,白琳和司马山在嘀嘀咕咕。

    “你说小容去公司了?”

    “是啊,前几天去的,我今天问秘书才知道。”司马山一脸的老怀安慰,非要去参军的儿子终于想开要回家当苦力了吗?”

    白琳突然严肃的问:“你是不是又逼他了?”

    “我没有!”司马山瞪圆了眼睛,他是曾经为了让司马容回家假装病危来着

    “那就奇怪了”白琳皱着眉,“你发现没?自打小容上次晕倒醒来,就奇奇怪怪的。”

    司马山喝了口茶:“哪里奇怪了?去公司吗?要是那样我倒是希望他一直奇怪下去。”

    “不是!”白琳是女人,又是母亲,自然比较注意这些,“你没觉得他好像偶尔很陌生吗?”

    正说着,就见司马容从楼上下来了。

    司马山看着面无表情走过来的儿子,心想:要这么说,的确有些不一样。以前没觉得这小子这么有气势啊,怎么看着阴森森的?

    “爸,妈!”司马容笑了笑坐下来。

    司马山盯着他,以为刚刚自己看错了。怎么又和以前一样了

    “你爷爷去花园喂鸟了,让你等他一下。”

    今天司马成也要去拍卖会,很少参加这种活动的司马容主动提出要陪同。

    “那个小容啊!”在妻子的暗示下,司马山开口了,“你之前去公司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看了看。”

    司马山和白琳:σ(aaaaaa)

    “看什么了?”司马山又问。

    “财务。”司马容露出以往的一样的笑容,可是怎么看都透着阴森森的味道。

    白琳哈哈了一声:“你爸的意思是你怎么突然对公司的事感兴趣了!呵呵”

    “我准备复员了。”司马容不紧不慢的说,“到时候去公司帮你。”

    司马山哦了一声:“原来是要复原复原???”

    “小容,你是说真的?”白琳都激动的站起来了,“你真要复员回公司来?”

    司马容点点头:“你们不是一直希望我回来吗?”

    “是啊!可”司马山想说你是不是病了还没好,被白琳捅了腰一下把话咽了回去。

    “好好好!你爷爷知道了一定很高兴!”白琳高兴的嘴都合不拢。

    司马成拿着个花洒进来:“什么事我就一定很高兴啊!”

    “爸!小容说要复员呢。”

    司马成脚下一顿,眯着眼看司马容:“想清楚了?”

    “是的爷爷。”司马容站起来,“我考虑的很清楚。”

    “嗯,那回头就去公司好好和你爸学学。”司马成没多说,也没多问。

    但是在去拍卖会的路上,车里就爷孙俩时,老头子还是很好奇的问了句:“为什么?”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不想和她分开。”司马容也没瞒着。

    司马成这下表情也惊悚了:“什什时候?你什么时候接触过女孩子??”

    要知道他昨天还被沈霸天鄙视说一辈子都没机会当曾爷爷了。

    “不久前。”司马容笑了笑,“相信爷爷你会喜欢她的。”

    司马成彻底不淡定了:“人在哪呢?什么时候领回家看看?”

    “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司马成眼睛一瞪,“你不会还没表白吧?”

    司马容点点头:“还没确定关系,不过她只能是我的。”

    “非常好!”司马容成拍拍他的肩,“要是实在搞不定,用点非常手段也是可以的嘛!等娶进门来再慢慢追求。”

    司马容眼底划过到诡异的目光:“是的,我也这么想”

    到了拍卖会场,司马成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沈霸天去得瑟。

    “我家容小子要娶媳妇了!”

    旁边的沈公主自然也听了见,不过她现在并不想和司马容说话。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想起最后一次见楚离时,告诉他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告诉他自己就要离开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信不信”她叹口气,不知道自己再也没回到梦里,楚离是不是也喜欢那个真正的湘宜郡主。

    “吃吗?”一个布丁出现脸跟前。

    沈公主抬起头,懒懒的看了一眼接过来:“不像你的风格啊,怎么?因为要结婚了,所以知道对女孩子好了?”

    “刚刚一个女人说让我帮她拿这个,我又不认识她,自然拿给你。”司马容盯着沈公主,在她对面坐下。

    沈公主看向远处,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正看向这边,见她看过去慌忙转身走了。

    “果然你身边比较安静。”司马容举了举酒杯。

    “呵呵”沈公主鄙视他,“为了躲女人就把我推出去,你这么不带你女朋友来!”

    司马容笑了笑,并没有接她的话题,而是说:“我不也给你挡了不少男人吗。”

    “错!”沈公主指了指周围,“你看看,除了你谁看坐过来?”  8miao8bi(.*)ge8..

    沈家的小公主脾气不好,是圈子里人人皆知的。偏偏人家后台还硬,你要是惹到她被收拾了,也没处喊冤去。

    “好吧。”司马容站起来,“拍卖会要开始了,为了报答你刚刚替我挡女人,晚上我请你吃饭?”

    沈公主古怪的看着他,然后特别自然的伸手摸了摸司马容的额头。

    “没发烧啊?怎么突然这么上道了!”

    她自顾自己呵呵笑,没看到司马容眼底突然迸发出炙热的目光。

    小小的人儿趾高气扬的对楚离说:“你!弯下腰。”

    然后伸手:“没发烧啊?怎么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