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第二百二十九章 婚礼

    项小熙坐在床边看着对面的婚纱,灯光下婚纱上的钻石闪闪发亮,月光正好洒进来,凝成一地星钻。

    “喜欢吗?”沈王爷从浴室里出来,只围着浴袍。

    水划过他的腹肌隐入小腹,项小熙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不要总不穿衣服。”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今这男人越来越过分了,总是不穿衣服和她睡一起,还老趁着她被吻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把睡衣给她脱掉。

    “还有三天。”沈王爷靠在床上看着她。

    项小熙以为他是说婚礼,点点头:“我看了视频,知道过程,那天不会出错的。”

    “我是说再有三天就是新婚之夜了。”沈王爷看她的目光像团火。

    他一直忍着没做到最后一步,就是希望在特殊的日子里完成对女人来说最神圣的仪式。而自己也将真正的拥有小熙。

    “”项小熙板着脸关灯上床。

    刚躺下,男人的胳膊就缠了上来。

    “我帮你脱。”沈王爷在她的脖子上印下一串吻。

    沈家的婚礼成了洛城的大新闻,受邀参加的媒体提前两天就飞去了樱花小镇。而沈家人在婚礼的前一天乘坐私人飞机前往。

    同行的还有其他三家。

    “公主!公主?”张宓一脸无奈的看着昏昏欲睡的女儿。

    沈公子坐在对面:“别叫了,让她睡吧!”

    “中午刚起来,这飞机才起飞她又睡着了,哪那多觉。”张宓有些不放心的摸了摸沈公主的额头。

    沈霸天觉得孙女的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病了?”

    “没有啊!”张宓摸了摸自己的,“体温正常。”

    项小熙和沈王爷坐在另一边,她探出个脑袋看了看:“黑眼圈更重了。”

    “有吗?”张宓趴到沈公主脸跟前仔细瞧了瞧,然后从包包里掏出湿巾在她脸上擦起来。

    沈公主猛的睁开眼吓了一跳:“妈!你干什么?好凉的。”

    “你给我起来!”张宓拉住她就往卫生间走。

    “怎么了?怎么了?”沈霸天和沈公子赶紧站起来。

    沈公主一脸懵逼的被母上大人拽到洗脸台旁。

    “把你的脸洗了。”张宓一指水龙头。

    “洗就洗嘛!”沈公主嘟嘟囔囔的洗了把脸。

    然后就听见自家老爹和爷爷惊恐的叫声。

    “天!你这是多久没睡觉?”

    “我的宝贝孙女你怎么了?”

    沈公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他们特别大惊小怪。不就是眼窝深陷,黑眼圈重了点嘛!

    “你每天那么早就回房间睡觉,怎么弄像个鬼一样?”张宓看着她,一副不说清楚就要她好看的模样。

    “我哪知道啊!”沈公主眼神瞟了瞟。

    她不想说自己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根本就没有休息好。

    “你”

    “宓宓。”沈公子突然打断她,“让公主去休息吧,你看看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见男人冲自己使眼色,

    张宓抿了抿嘴角转身回到机舱里。

    沈公主打着哈欠钻进后面的睡房:“降落了再叫我啊!”

    “睡着了?”沈霸天偷偷看了看,见那丫头躺下没几秒钟呼吸就平稳下来。

    张宓把舱门关好回到座位坐下:“你们觉得那丫头这样正常?”

    “脸色和气色都不太对。”沈王爷凝着眉,“她晚上到底有没有睡觉?”

    “怎么没有?”张宓肯定的说,“我好几次睡觉前去她房间看过,睡的和猪一样死。”

    沈公子:“那就不对劲了。”

    父子俩对视了一眼,沈王爷先开口:“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沈公主之前去过墓里

    “那是司马家的祖先,要跟回来也是跟着司马容那小子吧!”沈霸天瞪眼睛,“跟着我宝贝孙女*干什么?”

    沈王爷想了想:“再观察观察,如果回去以后她还是这样,就找人来看看。”

    飞机落地后张宓去叫沈公主。

    “这么快就到了啊!”她伸了个懒腰,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沈霸天拉住她:“小心喲!别摔了。”

    “爷爷你都不会摔,我更不会啦!”沈公主抱住老头。

    爷孙俩你戳我我戳你的下了飞机。

    明天的婚礼在一个漂亮庄园里举行,先来的客人都住在附近的酒店。庄园里只有沈家和司马他们四家人,卓凡吃完晚饭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了。

    “怎么样?”他烧包的转了一圈,“我这身不错吧!”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在伴郎服上镶了很多碎钻,那叫一个闪

    “你这是打算抢我哥的风头吗?”沈公主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根雪糕啃,“穿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新郎呢。”

    卓凡朝她丢了个抱枕:“叫哥!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缺觉呗!”沈公主又打了个哈欠爬起来,“你慢慢臭美,我要去睡觉了。”

    看着她走了卓凡才好奇的问:“那丫头没事吧?”

    还在检查婚礼流程的沈王爷看了他一眼:“你前几年认识的那个大师呢?”

    “她”卓凡的声音猛的提高,见沈王爷瞪过来,又赶紧捂住嘴。

    几年前他被人阴了一把,倒霉了好几个月还知道原因。正好遇见一个云游四方的和尚,对方不但帮他除了身上的不干净的东西,还带他找到了背后之人。

    “公主她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卓凡凑到沈王爷身边小声问。

    沈王爷把文件夹合上:“不确定,只是怀疑。”

    “听说她跟着司马家那小子去了祖坟?”卓凡想起什么来,“那应该没问题啊”

    和沈霸天一样,他也认为就算有什么东西,也应该跟司马容那家伙。

    “回洛城后你帮我安排,我让沈绿和你联系。”沈王爷明天典礼之后就要带项小熙去渡蜜月了,走之前得把公主的事情安排好。

    卓凡点点头:“你放心带小熙去玩,回头我带大师去你家看看。虽然那家伙总是到处跑,不过我有他手机号,留个言他肯定会回复的。”

    第二天一大早张宓准备叫沈公主起床的时候,发现她自己出来了。

    <

    br />

    “你今天怎么醒这么早?”

    “休息过来了呗!”沈公主蔫蔫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没有做梦,这让已经习惯亲自参演宫廷戏的她太不习惯了!

    “脸色看着倒是好多了。”张宓仔细看了看她,发现比昨天气色好的不是半点。

    心里的担心放了下来:“好了,快去吃饭,然后去化妆换衣服。”

    “司马容来了吗?”沈公主走了几步又扭头问。

    张宓忙着给自己打扮,摆了摆手就跑了。

    “到底是来没来啊”沈公主拿了个包子刚啃了两口,就看见司马容进来了。

    她站起来就跑,几步被人家拦住。

    “你跑什么?”司马容问。

    沈公主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才没好气的说:“你追我我能不跑吗!”

    “东西可以还给我了吧。”他好不容易逮到人。

    司马老头说自己家祖坟里的东西不好让外人带走,不是说舍不得,而是对人家不好。

    “什什么东西?”沈公主决定赖皮,反正东西也没带来。

    “你要是真的这么喜欢,我买个差不多的给你,那个得还回来,我要再埋进祖坟里去。”司马容有些无奈,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那东西。

    其实沈公主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不想还回去,反正就是不想还!

    “你拿司马容什么了?”沈王爷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个花球。

    沈公主拼命朝着司马容使眼色,后者就跟没看见似的说。

    “之前那个古墓里发现过一个盒子,里面有块铜镜,公主装回来了。”

    “还给人家。”沈王爷瞪了她一眼,

    沈公主撇嘴:“凶什么凶啊,今天可是你结婚,发火会不吉利哦!”

    “胡说八道什么?”张宓也过来了,“你看看司马铃,你现在还没人家懂事。”

    “我怎么不懂事了?”沈公主觉得委屈,“我就是随口一说,又没真的不还。”

    司马容见她要哭了,有些不忍心,只好道:“算了,你要是真喜欢就留着吧。”

    “我才不要你的东西!”沈公主也生气了,“我没带来,等回去就给你。”

    沈公子在门口喊他们:“快点,时间到了!”

    当项小熙在神父面前许下承诺的时候,她看见沈王爷的眼里只有自己的模样。对方小心的给她带上戒指,又认真而欢喜的亲吻她。

    “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沈王爷在他耳边倾诉。

    项小熙突然就笑了,不止她吓了一跳,连沈王爷也吓了一跳。

    “你笑起来真好看!”男人眼里的温柔快要溺死人。

    “没有你好看。”项小熙还是这么说,然后又笑了笑。

    大概,她以后会经常笑吧,不为自己,也为了这个男人

    婚礼结束后,沈王爷就带着项小熙上了他自己的飞机,把酒席什么的都丢给了沈公子和两个伴郎。沈公主则吃完饭就溜了,找了个借口回房间去睡觉。

    “做梦吧!做梦吧!”她闭上眼,希望可以回到梦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