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舔

    就去帮朕管管禁卫军吧!后面半句话生生憋了回去。 皇帝陛下看着黑着脸好像永远谁都欠他钱的小子,恨不得把茶碗丢到他头上。

    “父皇,我可打不过表弟。”一旁的太子显然已经见多了这场面,嘿嘿笑着躲到了皇后另一边。

    楚离没理会伤心看着他的皇帝陛下,走到美人娘身边行了个礼。

    “好久没孝敬姑姑,日后我必天天去府上帮您。”

    只帮您照顾小表妹

    公主殿下一脸惊悚的看着他,小时候让他叫姑姑都一副你们不要无理取闹,敢在我跟前装长辈想死一死吗的脸,如今怎么这么熟络了?

    “你你”太子殿下也被吓到了。

    楚离长这么大,唯一认的长辈就是皇帝和皇后。那还是因为他自小无人关心,被皇后娘娘亲自带大,和自己一起在皇帝的小皮鞭下共同成长起来的。

    柳柳的娘是自己的亲姑姑不然,可论到楚离身上,起码拐了九九八十一个弯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亲戚啊!

    “难得楚离敬重你,就该让他去!”皇后娘娘不理会在一旁暗送秋波的皇帝陛下,笑着对美人娘说,“楚离不爱进宫,在你府上就拜托你照顾了。”

    说着,皇后娘娘用小手绢蹭了蹭一点眼泪都没有的脸:“他那府里头冷冷清清的,连个女人都没有”

    “我府里也没有啊!”太子殿下急忙道,表示自己也需要去姑姑的府上被疼爱一下的。

    楚离默默的看了小伙伴一眼:“你有十几个宫女,她们都是女的。”

    “”

    沈公主用一种我懂了表情看着太子殿下。

    楚白急忙解释:“她们就是普通宫女,我没收房的!”

    “你看他多猥琐。”楚离走到沈公主身边,“以后我们不要和他玩。”

    被无辜捅了刀子的太子殿下正想和表弟好好谈谈心,就听见他老子皇帝的凉凉的开口:“听说你近身伺候的那几个宫女帮你洗澡擦背来着?”

    “”楚白能说什么?他的确让宫女伺候洗澡了。

    皇帝陛下用特别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当心以后你的太子妃嫌弃你不干净。”

    他当初就被皇后娘娘嫌弃来着,总不能只让皇帝陛下一个人苦逼吧,大家一起来才好呢!

    “皇家的人都不检点,以后你不要进宫了。”

    楚离一脸不削的说,这句话可连皇后娘娘都说了进去,她暗搓搓的拧了皇帝陛下的老腰一把。就见皇帝陛下呲牙咧嘴的喊小太监准备家宴。

    “这个好吃。”楚离坐在沈公主旁边,抢了美人娘伺候郡主大人吃饭的活。

    沈公主觉得做梦是没有味觉的,可是吃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吃!”

    小小的人儿眯着眼,亮晶晶的看着楚离。

    “再给一口吧?”

    沈公主话音刚落,就觉得腮帮子一疼。

    “你看看你流了一枕头的口水!”张宓瞪着眼睛,“还睡的这么死,昨天晚上是不是没刷牙?”

    “”

    沈公主一咕噜爬起来:“我的美人娘呢?”

    “怎么个意思?”张宓眯了眯眼睛,目光危险

    的看着她,“你老娘我不美吗?”

    “不不不!”沈公主终于反应过来,她已经醒了,现在不是做梦。“我的意思是,你就是我最美丽最美丽的老娘!”

    张宓戳了她脑袋一把:“赶紧穿衣服下去,设计师都来了。”

    因为伴娘服的颜色,沈公主和司马铃还吵了一架,要不是发现司马铃是真的想和项小熙做朋友,沈公主早把人赶出去了。

    “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吗?”这天晚上张宓把几张纸给沈王爷看,上面是婚礼流程和安排。

    沈家包下了离洛城五百多公里的一座小镇,小镇是米国唯一有樱花的地方,这个季节正好是樱花开放的时候。

    “保安方面要注意。”沈公子提醒道,“趁机闹事的那种直接丢给警察。”

    沈公主插了句嘴:“对了哥,成成哥不来的话,你少一个伴郎啊?”

    “不少。”沈王爷看了她一眼,“卓凡和司马容。”

    “司马容?”沈公主撇嘴,“那种木头怎么会当伴郎,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玩!”

    张宓瞪了她一眼:“那是你哥的婚礼,玩什么玩?到时候老老实实站在小熙身边,让我知道你乱跑,明年都别想去上学了。”

    “切!”沈公主继续撇嘴,“那家伙回来了?”

    沈霸天都忍不住开口了:“丫头,好歹人家也救了你,小时候不是还叫小容哥吗!”

    “他哪是救我,没有我的话他一个人早就闷死了”沈公主嘀咕了两句,被沈王爷听见了。

    “司马容周末回来。还有,人家说如果不是你每天话那么多,就算再困个十天半月的也没事。”

    言下之意,因为嫌你烦,所以才急的找路出来

    “呵呵!”沈公主冷笑。

    等到司马容处理完迁坟的事匆匆赶回来找沈王爷时,就被沈公主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对待。

    “别理那丫头。”沈王爷带他去了书房,“后来顺利吗?”

    “挖开了那座墓,将她并入了司马家的祖坟。”司马容摸了摸头。

    沈王爷打量着他:“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盖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掉下去了,碰到了头。”

    “真要是没事,你就不会摸了。”沈王爷把婚礼流程递给他,“拿回去看看,顺便抽空去检查检查。”

    司马容点点头,临走时想去找沈公主把之前古墓里的木盒拿回来。

    “找公主?”沈霸天正好从楼上下来,“那丫头刚刚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沈王爷:“我帮你转达?”

    “不用了,没什么要紧的。”司马容想了想,还是没说。

    他记得沈公主说过,要是让家里知道她拿了自己的东西,一定会被沈王爷嘲笑。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还是不要让那小丫头被哥哥欺负了。

    等他走了,沈王爷看见沈公主鬼鬼祟祟的从花园里出来。

    “你是不是拿了司马容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他太了解自己妹妹了。

    “啊?什么啊!”沈公主眼神瞟了瞟,“他能有什么好东西让我拿。”

    说着,就急吼吼的上楼去了。

    “这丫

    头现在怎么睡的这么早?”沈霸天怀疑的问,“不会是生病了吧?”

    沈王爷没好气的说:“你看她那么精神,像吗。”

    “你可别说。”张宓把插好的花放在客厅里,“没发现你妹妹的黑眼圈很重吗。”

    “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有黑眼圈?”沈霸天不信。

    张宓手一摊:“明天早上你们和我一起叫她就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全家都站在沈公主床跟前,她睡的很不安稳,一会笑一会皱眉。

    “果然有黑眼圈!”沈霸天摸了摸胡子,“之前是化妆了?”

    张宓戳了戳沈公主的脸:“你们看,这样都不醒。”

    “这也睡的太死了。”沈公子皱眉,“就算再累,睡了好几天也该缓过来了。”

    而且沈公主以前虽然说睡着了也挺死,但是也不至于像现在,几个人围着她这么大声说话,还又戳又掐的,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在做梦。”项小熙说。

    沈王爷见她眼里仿佛有什么闪过,搂住她问:“怎么了?”

    “很好。”项小熙抿了抿嘴。

    仿佛想到什么,沈王爷看着她:“你没做过梦吗?”

    “我从来不做梦。”项小熙低着头。

    “这样才好。”沈王爷心疼的道,“我也不做梦,做梦很累,你看看公主。”

    正好沈公主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又开始流口水了。沈王爷趁机嫌弃的说:“你看她这样,以后怎么嫁人。”

    张宓给了他一记眼刀:“行了,我们出去吧!”

    “不叫醒她?”沈霸天看了看表,“已经中午了,要吃饭了都。”

    “要是饿了她自己会醒。”张宓推着大家出去,“我倒要看看不叫她的话,她能睡到什么时候!”

    梦里的沈公主正抱着一头小香猪啃。

    “楚离你也吃啊!”美人娘招呼阴着脸的少年。

    心想难道后悔了?

    自打那日从宫里出来,这位爷就天天准时来府上报道,还从不空手。

    这不今天带了据说是吃花瓣长大的香猪来,整个楚国也就那么几头,都在皇宫里头的,也不知道他这是打劫谁的。

    “好吃?”

    楚离见没良心的郡主大人自顾着吃香猪,都没有在看他一眼。

    难道自己还不如猪?

    “好吃啊!”沈公主哪知道中二少年正犯着病,一边说着还又舔了小香猪一口。

    话音刚落就见美少年把手伸过来。

    “舔。”

    “”沈公主推开他的手臂,忍痛挑了块最小的肉放到楚离碗里。“你也想吃吧?给!”

    楚离看都没看那块香喷喷的肉,又把手伸过去:“为什么不舔*我?”

    沈公主:

    美人娘:

    “你你又不是烤乳猪”

    “难道在你心里,我还比不得一只畜生?”楚离冷着脸质问。

    沈公主抽搐着嘴角把碗推开:“我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