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原来是出宫斗剧啊!

    “丫头?丫头?”

    沈公主睁开眼就看见张宓正拍她脸。

    “妈你是在叫醒我还是在打我啊?”她揉了揉有些红的脸坐起来。

    张宓戳了她脑门一下:“还说呢!我又是敲门又是喊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想吓死谁啊!”

    “这几天太累了,睡的太死。”沈公主打了个哈欠,“几点了?”

    “已经下午两点了。”张宓有些心疼的递过来一杯牛奶,“那,喝了!”

    沈公主接过来咕嘟嘟几口喝完,抹了把嘴:“怪不得这么饿,都这会了。”

    “去收拾收拾下楼吃饭了。”

    沈公主跑下楼的时候,见他哥也在。

    “咦?你又偷懒不去公司?”

    沈王爷瞟了她一眼:“你想去?”

    “我才不要!”沈公主跑到餐厅抓了个鸡腿出来,“赚钱是男人的事情,你不好好工作万一公司倒闭了我和妈还有小熙吃什么喝什么?怎么刷卡买东西?”

    说完她还故意冲着在那边研究马经的沈霸天喊:“爷爷,我哥要把公司搞破产啦!”

    “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沈王爷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最近很多人都打听你,估计是想商业联姻。”

    沈公主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老哥:“你你说什么?”

    “妈!爸!”不等沈王爷说话,她就跳起来,“我哥要把我卖了!”

    沈公子从门口抱着捧花进来,听见这话反而点头:“也好,总是有点作用。”

    “妈!!!!”沈公主把鸡骨头丢到沈公子头上,“你快出来看啊!”

    张宓从厨房出来接过沈公子手里的花道:“你们俩别吓唬她,回头再跑了,我可问你们要人哦!”

    “我觉得司马家的小子就不错!”沈霸天突然抬头说了句,“要不是人家,丫头这次还不知道糟什么罪。”

    沈公主颠颠跑过去,在老头脑袋上摸了摸:“爷爷,你发烧吧?”

    “你不喜欢容小子啊?”

    “当然不喜欢!”沈公主又开始跳脚,“那就是个木头,木头!”

    张宓叹了口气:“我也觉得不错,小容那是老实。”

    “老实的男人最无趣了。”沈公子不同意。

    “那是因为你就是个不老实的。”张宓白了他一眼。

    沈公主站到椅子上藐视众人:“反正我告诉你们啊!我对司马容那根木头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

    “喵”沈玻璃球从项小熙身上跳下去。

    鱼唇的人类竟然站的比哀家还高!

    “还有!我也不商业联姻,你们要是让我嫁我就离家出走!”

    沈公主非常有气势的威胁了大家一顿,满意的跳下来,就见一团毛球蹲在那看着她。

    “玻璃球!”她伸手想挠挠喵大人的脖子。

    却被一爪子拍开。

    o()o,真不可爱!

    “明天设计师过来给你选伴娘服。”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宓提醒沈公主,“之前小玲已经先选了,所以颜色不能变。”

    沈公主切了一声凑到项小熙身边:“小熙嫂子,你怎么会同意让她个丫头给你当伴娘的?”

    “她

    自己要当。”项小熙想了想说,“不好拒绝。”

    沈公主呆呆的看了看她哥:毛意思?

    “意思是两家人的关系在那。”沈王爷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脑子一点没长。”

    沈公主呲牙,张宓瞪了两人一眼:“吃饭都给我安生点。”

    “哼!”沈公主决定回头要报复她无耻的哥哥。

    沈公子打开餐厅的电视,正好新闻里在播市长离婚的事情。

    “这家伙不是刚刚二婚吗?”沈公主好奇的问。

    张宓看看沈王爷:“市长知道兰尼的事了?”

    “艾米知道他女儿是洛芙和她儿子一手害死的,跑去质问。”

    洛芙也不好过,唯一的儿子死了。意国那边在警告她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失去了黑手党这个后台,在当州长的丈夫那里也不好过。

    “姐妹两不欢而散,市长那个家伙知道觉得他老婆没价值了,马上宣布离婚。”

    沈公主啧啧嘴:“狗咬狗一嘴毛,谁也别说谁。”

    “这事想必还没完。”沈公子幸灾乐祸的笑道,“艾米现在什么都没有,越是这种人,越可怕呢!”

    果然,晚饭刚吃完沈王爷就收到消息。

    “艾米捅了洛芙一刀,现在一个在医院,一个在警察局。”

    “哦?”张宓端了盘水果出来,“人死了吗?”

    沈王爷给项小熙喂了块芒果:“还不知道。”

    “我去睡觉了!”沈公主被他哥的肉麻弄的打了个哆嗦,站起来就要上楼。

    沈霸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这么早就睡觉??”

    “哎呀!还没休息过来嘛”沈公主做了个鬼脸跑上楼,一口气冲回房间先去洗澡,出来以后马上钻进被子里。

    “一定要做梦!一定要做梦!”她嘴里念叨着闭上了眼睛。

    沈公主觉得她好像坐在什么交通工具里,然后猛的睁开眼。

    “啊!”她捂住嘴。

    “郡主?”冬舞吓了一跳,“您怎么了?”

    沈公主眼珠转了转:“没事,没事”果然在马车里,不过古代的马车走的这么稳吗?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另一个年长丫头又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

    沈公主伸手推开她,然后胳膊在半空顿住了。

    “郡主?”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帘子被撩开,之前梦里出现过的老嬷嬷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汪嬷嬷”

    她记得别人是这么叫的。

    “我没事,我们到了吗?”

    汪嬷嬷打量着她,确定是真的没事才笑道:“是啊,公主让奴婢来接郡主,让您别怕,皇后娘娘和公主从小一起长大,自然也会对您很好的。”

    皇后沈公主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

    等被两个丫头扶着下了马车,就看见一座金碧辉煌的雄伟宫殿。她这下确定自己是在一出宫斗剧的梦里了。

    “小姐,奴婢抱您走吧?”

    冬舞凑过来,沈公主抽了抽嘴角。这也是她刚刚惊讶的地方,之前没注意。原来她现在是个小孩,顶多七八岁。

    “不用了”

    看了眼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小丫头

    ,沈公主怕她把自己摔了。

    “呵呵!我们小郡主最厉害了。”汪嬷嬷夸奖了句,又瞪了冬舞一眼,“再让我听见你叫小姐,就从头学规矩去!”

    冬舞吐了吐舌头:“我保证不叫了,以后都叫郡主!”

    “要时刻记着。”汪嬷嬷一脸欣慰的看着沈公主,“我们小姐可是本朝唯一的郡主,现在皇后独宠,就是蒋妃生的那个三公主也越不过我们小姐。”

    沈公主听的特别认真,然后在脑子里窜剧情。

    上次那个美人也说过三公主,看来是个嚣张跋扈的人设。

    “请郡主上轿吧!”一旁有个不认识的宫女,恭敬的朝着她行礼。

    沈公主囧着一张脸坐上去,她自己不知道,在场的人可都憋着笑。

    妈呀!这个小郡主太可爱了

    “汪嬷嬷,您家里这位小主子长的可真好。”

    “春喜姑姑过奖了,我家郡主是随了公主!”这位是皇后身边伺候的姑姑,汪嬷嬷自然态度不同,“我听说皇上盼着皇后娘娘这胎也生个小公主呢!”

    春喜姑姑抿嘴笑了笑:“可不,昨个陛下还让我们往极乐宫里摆满了鲜花,说是花多了就会生小公主!”

    “呵呵!”汪嬷嬷也笑了,“唉这真是,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呢!”

    春喜知道她什么意思,如今这天下的女人最羡慕的恐怕就是皇后,自打她进宫皇帝就再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除了之前是太子时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蒋妃和惠妃,其他女人都被遣散出宫了。

    “这个皇帝还挺好的啊!”坐在轿子上偷听的沈公主挺满意。轿子晃啊晃的,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久到她都快睡着了。

    “湘宜郡主驾到!”公鸭嗓似的唱声响起,轿子缓缓落下。

    沈公主被冬舞从轿子上抱下去,她惊觉这个小丫头好像力气很大。

    “快!快带柳柳进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从殿内传出来,沈公主跟在汪嬷嬷和那个宫女身后进了大殿。

    大殿内摆设有致,奢华却不张扬,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而且每一件摆设和家具丢到现代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沈公主盯着坐在正中央的的女人,心里挺激动。

    “参见皇后娘娘!”其他人都跪下行礼。

    沈公主完全没动,开什么玩笑,这是她自己的梦,才不要给这些npc下跪。

    “柳柳快过来!”

    小腹隆起的女人冲她招手。沈公主看到一旁坐着在家里抱过她的美人,正朝她微笑。

    “看看这小脸,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沈公主被皇后抱进怀里,仔细看了看,觉得那皇帝的眼不算瘸。这种脸蛋和气质并存的女人,要是再勾搭不住男人,她对这个世界都会绝望

    “怎么这样看着我?”皇后摸了摸沈公主的小脸蛋。

    沈公主被脱口而出:“你真好看,不是您真好看!”

    “”皇后楞了楞,看向一旁的好友。

    本朝唯一的公主耸了耸肩膀:“上次落水醒来就变这样了,以前的确是个胆小的。”

    “给太子殿下请安!”大殿外面突然传来动静。

    ps:看到掌阅的读者在说错字问题,其实每次更新之后有问题的地方,妖妖都已经改了,可是掌阅这边不能同步,我也没有办法。o()o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