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司马家的长孙

    司马容看了看项小熙,然后对沈王爷点点头:“弟媳很好。 ”

    “你比我小一天,弟什么媳。”沈王爷抿嘴。

    “是你比我小一天。”

    张宓翻了个白眼:“你们俩真是够了,从小就因为这个争,好像谁当了哥哥有钱拿似的。”

    “原则问题。”沈王爷板着脸。

    司马容同样认真的说:“事实就是我比他早出生一天。”

    “是是是,你是早上生的,王爷是晚上。”张宓拉着他坐下。

    沈王爷见项小熙还盯着司马容看,板着脸坐到她身旁开始削芒果。

    “先替我妹妹向你道歉。”司马容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因为本身气质的过,并不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尤其是他的眼睛,好像无时无刻都蒙着成雾。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项小熙不知怎么着,就想到了这句诗。

    “我接受你的道歉。”她说。

    沈王爷眼神一暗,把切成小块的芒果放到盘子里递过来:“快吃,一会不新鲜了。”

    “小容,你来是为了你妹妹被诬陷杀人的事吧!”沈霸天摸着胡子问。

    “是的沈爷爷。”司马容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生生把豪华客厅做出军事指挥部的感觉来。

    项小熙开始专心吃水果,偶尔还喂沈玻璃球。沈王爷满意的收回目光:“你调查兰尼了?”

    “查过了。”司马容点头,“意国那边对他很满意,也是他们家族唯一承认的私生子。”

    沈公子挑了挑眉:“他们知道那家伙在洛城的事吗?”

    “想必不知道。”司马容看着沈王爷,“万老板敲打过他们。”

    张宓好奇了:“那他还敢动手?”

    “兰尼和洛芙母子俩接触的层面还不够高。”司马容淡淡的眼神看不出深浅,“他们并不知道沈家的真实背景。”

    他瞟见给项小熙倒水的沈王爷,嘴角有小幅度的抖动。

    “回头我再和他算账,先说你妹妹的事。”沈王爷再不待见司马铃,也不会置之不理,这已经不是司马铃一个人的事了。

    司马容看了他一眼:“你有线索吗?”

    “我们查了酒店的监控,司马铃离开后视频里只出现过两个人。”

    沈青及时把电脑打开,里面是酒店的视频。

    “这个是其他房间的客人。”张宓指着视频里走过的一个人,“他并没有停留,可以忽略不计。”

    沈霸天也凑过来:“又来了一个。”

    “保洁员嘛!”沈公子说,“就是她发现的尸体。”

    视频里一个中年妇女推着辆保洁车,她把车子停在走廊中间,然后去开房间的门。再转身推车的时候,发现对面的房间门半开着,可能处于好奇先是敲了敲门,然后就推门进去了。

    不到几秒钟,她又惊恐的跑了出来。

    “她去找经理了。”张宓盯着屏幕。

    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前的那个女保洁员领着几个男人回来,那几个男人在门口停住,其中一个进去。也是几秒钟后又跑出来,然后他们就开始打电话。

    />

    “没了?”

    屏幕变成了雪花点,司马容皱了皱眉:“后面的呢?”

    “这是警方提供的监控。”沈青想了下,“再后面警察就到了,可能他们认为没价值就没有带走。”

    沈王爷一边给项小熙擦手,一边道:“你有什么发现?”

    “我要看后面的视频。”司马容松了松领口,“越快越好。”

    张宓眼睛一亮:“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啊!”

    这孩子从小就有野兽的知觉,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要看了视频才能确定。”

    沈王爷点点头,沈青马上转身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我们先吃饭!”沈霸天把司马容拉住,“不许走。”

    司马容被盛情挽留,就算他没心情吃,也得坐下来。期间又目睹了沈王爷对项小熙无微不至的照顾,只觉得好友已经在妻奴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老大!”沈青回来的时候,大家正好吃完。

    于是转移到客厅接着看视频。

    “这次人好多啊!”

    视频一打开还是房间门口,大概听到了什么动静,很多客人都从房间里出来,有几个胆大的还想进去看。酒店的工作人员一边维持秩序,一边等警察来。上面的时间又过了五分钟,警察就出现了。

    “等一下!”司马容突然说。“倒回去。”

    沈青后退了半分钟视频,然后正常播放。里面是几个客人在看热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等一下!”这次开口的是沈王爷。

    司马容眼神亮了亮:“你也发现了?”

    “发现什么了?”张宓瞪着两个家伙,“你们看到什么了?”

    沈霸天的脑袋都快钻到屏幕里去了:“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给我。”沈王爷伸手。

    沈青把遥控器给他,沈王爷又把视频后退了几十秒,然后指着屏幕:“你们看看这里有几个人。”

    “123”张宓特别认真的数了数,“七个!”

    沈王爷快进了五秒钟,再次按下暂停键:“现在呢?”

    “嘶!”众人吸了口气。

    张宓腾一下站起来:“多多了一人!”

    视频里,原本的七个人,变成了八个。

    “拿去给警局,让他们用慢镜头回放就清楚了。”沈王爷交代沈青,“顺便告诉他们,去查查那个酒店的保洁员。

    司马容也走到一旁给司马山但电话,沈霸天则兴奋的打给司马老头,告诉他司马铃没事了。

    “他躲在房间里。”一直没说话的项小熙突然开口,“那个保洁员帮他进去的。”

    沈王爷摸摸她的头:“小熙真厉害,一下就看出来了!”

    “你们的意思是,凶手就是后来突然出现的这个家伙,他躲在保洁车里,然后偷偷爬进房间,杀了人之后就一直躲在里面,最后趁着乱混在了客人里?”

    张宓摇了摇头:“这是兰尼想出来的?”

    “他要是不聪明也混不到今天。”司

    马容挂了电话走回来。

    “可如果中间有一个环节出错,计划就会失败。”沈公子想到什么看向他儿子,“所以你认为那个保洁员是同伙?”

    司马容替沈王爷开口:“这个杀人计划里,最关键的就是保洁员。”

    她必须准确的将保洁车的另一头和房间半开的门对齐,还要保证从监控的方向看去,保洁车上罩着的白布没有任何状况。

    “凶手进去以后把朵丽丝砸死,然后给保洁员信号,她再装作无意发现门没有关,走进去看到尸体。”

    因为视频里是没有声音的,所以谁也不会听到凶手在里面喊她。

    “你们想一下她从房间里出来时的表情。”沈王爷见项小熙又把注意力放到司马容身上,马上接着说,“她的口型不是单一的,所以她不是在尖叫。”

    张宓举手:“她喊的是杀人啦!杀人啦!”

    “嗯。”司马容称赞她,“宓姨分析的很对,她就是为了惊动其他客人,让大家都出来。”

    沈王爷瞟了他一眼:“接下来她还负责掩护,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里面的凶手某些暗示,让他在最佳时机跑出来混进客人中。”

    “警察只要找到那个保洁员小玲丫头就能彻底洗脱罪名了。”张宓松了口气,“你告诉你爸妈了?”

    司马容摇了摇头慢慢开口:“我让他们暂时不要把小玲带回家。”

    “啊?你让她住在看守所里?”沈霸天和司马老头通完电话跑过来,“怎么和你爷爷一个意思?”

    张宓叹口气:“用心良苦啊,希望她经历这件事后能变得懂事一点。”

    司马铃呆呆的看着律师离开,又看到司马山和白琳也要走。

    “爸?妈?”她一脸惶恐的站起来,“你们会来接我的对不对?等律师证明了我的清白我就可以出去了是不是?”

    白琳已经知道了情况,确定女儿没事心也放了下来。此时很配合司马容的计划,一脸难过的拍了拍司马铃的肩膀。

    “放心,咱们会请最好的律师,你在里面也要乖乖吃饭睡觉,等警察那边一松口妈就保释你出去。”

    项小熙使劲点头:“我会的,我会听话的,你们要快点接过出去。”

    她被带回小房间,里面泛着潮气,只有一张木板床和薄薄的被子。司马铃不想上厕所,因为厕所就在床头,她无法忍受这样的环境。

    “喂!你出来。”一个女警察打开门。

    项小熙惊喜的走过来:“是不是要给我换房间?”

    “你还挺聪明的嘛!”女警察笑了笑,“走吧。”

    项小熙松口气,她就知道父母不会不管她,肯定是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地方。

    女警带着她走到最里面,推开一间牢房的门:“进去吧!”

    “呦!又有新人进来啦!”项小熙刚要迈步,就听到里面传来恶意的笑声。

    她本能的转头:“这里有人住?”

    “不然呢?”女警察嗤笑道,“难不成你以为还有单间住?赶快进去。”说完就狠狠推了她一把。

    项小熙一个踉跄扑进房间里,看清楚情况后露出惶恐的神色又转身去拍门。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