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来自市长的邀请

    项小熙和沈公主出来的时候,沈王爷已经在车前等着了。

    “哥!”沈公主把项小熙推到他怀里,“完璧归赵了啊!”

    项小熙一头栽进男人怀里,差点摔倒。

    “谁让你推她的?”沈王爷把人扶稳,手趁机放到人家腰上,然后就和粘住了似的。

    沈公主撇撇嘴,心里诽谤:有本事你别抱啊

    “沈小姐!”洛芙拉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走过来。

    沈公主小声说:“兰尼克洛他妈。”

    “这位一定就是沈王爷了!”洛芙已经走到了三人跟前,但是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看过项小熙,好像她不存在似的。

    沈王爷看着她,默不作声。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洛芙笑了笑,“克洛说在洛城,沈王爷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我们家那小子可是很关心你呢!当然,还有公主这位小美女。”

    沈公主就差翻白眼了,看着从过来就盯着沈王爷的美女故作好奇的问:“这也是你的女儿吗?”

    “哦不!”洛芙就等着他们问呢,赶紧说,“是我外甥女朵丽丝。”

    朵丽丝妖娆冲沈王爷笑笑:“你好,常听别人提起你,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州长夫人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沈王爷压根一眼没看那个什么朵丽丝的女人,淡淡的冲洛芙点点头,搂着项小熙就要离开。

    朵丽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了回去,瞪着眼睛就要说话。却被旁边的洛芙捅了捅胳膊。洛芙笑容不改的开口:“月底朵丽丝过生日,你们兄妹俩来玩吧!”

    沈王爷眉头一皱,这个女人看似客气,但言语之中却并没有觉得沈家人怎么样,也压根没把兄妹俩放在眼里。”

    “我们月底有事,应该没什么时间。”沈王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扶小熙上了车。

    看着他们的车开走了,洛芙的笑容变成了阴冷。

    “姨妈,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啊?”朵丽丝不服气的抱怨,“不就是个黑社会嘛!”

    洛芙扫了她一眼:“别耍小姐脾气,你以为沈王爷是那些和你玩的男人?惹毛了他,半夜死在床上都没人知道。”

    朵丽丝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姨妈,我爸可是洛城市长!”

    “那又怎么样?”洛芙嗤了一声,“你姨夫还是州长呢,行了。反正你别自己去招惹沈王爷,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

    她没有把沈家放在眼里,不表示她不知道沈家的厉害,否则丈夫和儿子也不会这么顾忌这些人。

    沈公主在路上冲着项小熙挤眉弄眼:“小熙哦,你要把我哥看紧点,你看看他就和个人形春药似的,走哪都有女人盯上来。”

    “从哪学的乱七八糟的。”沈王爷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沈公主给了他一个别吵的眼神,继续和项小熙说:“你看到别的女人想勾引我哥,心里有没有不舒服啊?”

    她从沈霸天那知道了原来现在还只是自家老哥一厢情愿着。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沈公主发现项小熙跟小花一样样,都是不开窍的主,等她自己意识到什么,估计沈王爷都变成老头子了

    “人得需要刺激!”这

    是沈霸天说的,所以沈公主找到机会就刺激项小熙。

    项小熙眨眨眼,脑子里回忆电视上怎么演的,然后一把抱住沈王爷的胳膊。

    “不行,这是我的老公,谁也不许抢。”

    用面无表情的脸和毫无波澜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真是

    沈公主打了个哆嗦,干笑了两声:“呵呵!下次再碰到这种女人,小熙你要主动出击啊!不要给她们任何机会。”

    “好。”

    沈王爷:“”

    拍卖会结束后冬天也快过去了,但对于洛城来说,春寒料峭的天气至少会再持续两个月。沈公主就每天和项小熙窝在家里,撩撩猫逗逗乐,到了月底,又有请柬送过来。

    “都说了不去了!”沈公主看都没看,“那女人和兰尼一样,不愧是母子。”

    兰尼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沈公主,不是约吃饭就是约骑马打高尔夫。一开始沈公主还找理由拒绝,后来就干脆直接拒绝。

    “这是市长的请柬”沈青把被沈公主丢到地上的请柬捡起来交给沈王爷。

    沈霸天正看赛马的新闻,听见这话抬起头:“上个月刚上任的市长?”

    “是的。”

    沈王爷打开请柬,眉头越皱越深。

    “通常上任三个月后才会宴请我们”沈霸天摸了摸胡子,“这家伙想干嘛?”

    “给他女儿过生日,顺便宴请。”沈王爷把请柬递给老头子。

    一旁的沈公主叫起来:“我靠不是吧?那个金毛妞是市长的女儿?”

    “什么金毛妞?”沈霸天看了看请柬问,“你们已经见过了?”

    沈公主把拍卖会那天的事讲给沈霸天听,沈霸天听完瞪了眼自家孙子:“你没让人去查?”

    “是我大意了。”沈王爷知道洛芙的身份,所以对于多出来的朵丽丝压根没注意。

    “马上去查。”沈霸天命令沈青。

    沈青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一个小时后,朵丽丝的资料就放到了几人面前。

    “呵!”沈公主看完后啧啧嘴,“不愧是姐妹啊,连行事都一样。”

    朵丽丝是私生女,她的母亲是洛芙的亲妹妹。很早的时候就和还在司法部工作的约翰尼.劳顿同居,可后来男人为了前程娶了别人。

    “那女人不但没离开,反而一直当地下情人。”沈公主撇撇嘴,“直到几年前约翰尼.劳顿的老婆得病死了,她顺利的嫁了进来。”

    而朵丽丝,也摇身一变,成了千金小姐。

    “约翰尼.劳顿很聪明。”沈霸天也看完了资料,“如果不是朵丽丝的姨妈洛芙和黑手党关系密切,他也不会主动把这对母女认回来。”

    这位新上任的市长,可是还有个和朵丽丝一样大的儿子呢。

    “咦?资料上只说他有个儿子,却没这个人的介绍啊!”沈公主翻了翻,连照片都没有。

    沈青:“我们查不到。”

    “查不到?”沈霸天也好奇了,“我们查不到的人都不是普通人,这家伙难道是哪个组织的?”<

    br />

    沈王爷的目光一直放在项小熙身上,那丫头自从听到朵丽丝的名字后,表情就不对了。

    “孙子!”沈霸天踢了他一脚,“你怎么看?”

    沈王爷收回目光:“再查。”

    “那”沈青想了想,“往军方那边查查?”

    “如果军方那边也没有,就查查特工。”沈王爷动了动手指,沈青明白他的意思,转身退下去了。

    沈公主这时想起什么:“那我们是不是得去参加那个金毛的宴会?”

    “恐怕是的。”沈王爷一副特别自然的表情拉住项小熙的手,“这次你可以留下。”

    项小熙却如他所料的眼睛一亮:“不,我也去。”

    “对对对一起去!”沈公主不管那么多,她只知道那么无聊的宴会要是没小熙陪着她肯定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沈霸天去给几个老伙计打电话,大家应该都收到帖子了。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说的就是项小熙了。

    “39”医生把温度计放下。

    眼看就到了宴会当天,一大早沈公主叫项小熙下楼试礼服,结果怎么敲门都没反应。吓得她赶紧去叫沈王爷,用钥匙看开门后发现项小熙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

    “先给夫人输液吧!”沈家的家庭医生马上被叫过来,检查之后说项小熙是着凉引起的发烧。

    沈王爷瞪了倒霉妹妹一眼,沈公主吐了吐舌头。

    昨晚她叫项小熙去天台看流星雨,估计是吹着了

    “要不要去医院?”沈王爷不放心。

    医生一边给项小熙扎针一边说不用:“晚上估计就会退烧,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那你晚上不能去参加宴会了啊!”沈公主一脸沮丧的拉住项小熙的手。

    项小熙这会头昏沉沉的,她很少生病,连感冒咳嗽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所以从来不知道发烧这么难受,整个人都不好了。

    “别摇晃她。”沈王爷把倒霉妹妹推开,“晚宴你和爷爷去。”

    沈公主瞪着他:“那是市长正式下的邀请!哥你不去别人怎么看?”

    “有爷爷就行了。”

    沈王爷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和他有什么关系。自己媳妇病了,这不是趁机刷好感度,男友力爆表的时候咩

    于是,晚上沈霸天和沈公主去赴宴,沈王爷喂项小熙喝了碗粥,然后掀开被子。

    “医生说了,你半夜可能还会烧,得有人陪着。”

    不等项小熙说话,他低了低头:“如果你不愿意和我睡一张床,那我就睡地下,虽然天气冷,但是屋子里有暖气,应该不会感冒的。”

    “”项小熙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听到感冒两个字。

    沈王爷趁机躺下,因为床很大,两人中间还隔着空。

    “我不挨你,快睡吧!”

    吃了药的项小熙胡乱点了点头就闭上了眼,身边的男人跟狼似的盯着她的眼神都冒绿光,等确定她睡熟了,小心的把胳膊伸了出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