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媳妇我再也不敢了!

    岛上的天气很奇怪,狂风暴雨了一晚上第二天又是太阳高照。张宓一大早就和项小熙去海边了,捡了一大堆螃蟹和贝壳回来。

    螃蟹烧了吃掉,贝壳用来做贝壳装饰画。项小熙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和张宓每天能坐在那折腾几个小时。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月底,沈王爷因为工作要带项小熙先回去了,张宓帮他们打包行李。

    “过几天公主回去的话,要麻烦小熙你照顾她,那野丫头不像你这么听话稳重,总是出问题。”张宓想到女儿就头疼。”

    项小熙认真的答应下来。

    “她也待不了几天,估计还是要来岛上找我们。”半年多没见女儿,张宓也想她。

    沈公子这会在书房瞪着儿子:“你放出消息说我们都要离开了?”

    “不这么说,那女人不会动手。”沈王爷凉凉的道,“你也和她上了好几次床了,还不够?”

    “呸呸呸!”沈公子抄起手边的笔筒砸过去,“臭小子你想死吗?胡说什么?”

    砰一声,书房的门被踹开了。

    “沈公子!”张宓双手叉腰走进来,“你干什么了?”

    “媳媳妇”沈公子吓得脸发白,“你你听我解释!”

    张宓已经把椅子举起来:“解释?不用,等我打死你再说。”

    “砰!”椅子狠狠朝着沈公子丢过来。

    沈公子哇哇叫着躲开:“媳妇,你听我说啊!”

    “你个不要脸的老流氓!”张宓又举起一把椅子。

    沈公子见躲不开了,一边往门口跑一边冲沈王爷喊:“快和你妈说清楚!”

    张宓猛回头,盯着儿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那女人是我以前开除的员工。”

    沈公子:

    “你个王八蛋!”张宓顺手拿起桌子的花瓶,见沈公子嘴里骂着什么儿子都是讨债鬼之类的跑了,拔腿就追出去。

    沈霸天听到动静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妈听见爸和沈王爷说他和女人睡觉了。”项小熙一脸淡定的用一句话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什么?”沈霸天胡子一翘,“妈的你个王八蛋敢出轨!”说着掏出枪就加入了队伍,并且很有策略的从另一头包抄沈公子。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项小熙问。

    沈王爷扭头拉她坐到沙发上:“不用,我们坐这里看着。”

    “事情就是这样”沈公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也被扯烂了,揪着耳朵跪在地上,“后来和她回酒店的是一个身形和我差不多的手下,他脸上带着万老板做的人皮*面具。”

    张宓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脸凶残的看着他:“真的?”

    沈霸天:“真的?”

    “真真的真的!”沈公子举手发誓,“不信你问儿子,他从头到尾知道!”沈公子指了指,“是那小子说让我瞒着你的。”

    很好,还敢祸水东引

    &nbs

    p; 看着自家老子一脸得意的表情,沈王爷淡淡的摇了摇头:“妈,我根本不知道,也从来没听过什么姓夏的女人。”

    “你骗我?”张宓瞪沈公子。

    沈霸天:“他肯定没说实话,再揍他一顿吧!”那表情就跟沈公子是捡来的一样。

    “真的哇哇哇!”沈公子嚎叫起来,“叫沈青!叫沈青过来,他知道!他知道!”

    沈霸天蹬蹬蹬跑去给沈青打电话,问了几句凑到沈公子身边小声说:“把你马场的那匹狮子骢送给我,不然我就和儿媳妇说沈青也不知道。”

    “”沈公子一脸悲愤的想骂人,就见张宓挥舞着小皮鞭阴森森的看着他。只好咬着牙点头,“好!”

    沈霸天马上严肃的走到张宓跟前:“沈青说是这么回事。”

    “那为什么要瞒着我?”她接过项小熙递来的杯子,喝了口水润喉。

    沈王爷嬉皮笑脸的凑上来:“我这不是怕你跑去看热闹,然后忽略了我嘛!呵呵呵”

    “他就是想自己玩,不带我们!”沈霸天对于儿子和孙子都知道这件事就自己不知道很不满意。

    张宓把沈公子拽起来:“洗把脸去。”

    “是!”沈公子见命保住了,不要脸的凑上去亲了张宓一下,又瞪了沈霸天和沈王爷一眼上楼换衣服去了。

    张宓这才瞪着自家儿子:“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沈王爷这下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不过他越过了红夏对自己有想法的那一段,张宓听完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又看看项小熙。

    “咳咳!”沈王爷马上说,“妈,如果我和爸猜的没错,那女人应该很快就会上门了。”

    红夏的确在着急,她听说沈公子一家明天就要离开了。

    “竟然不和我说一声?”红夏烦躁的站起来走了一圈,明明之前挺好的啊!

    这一个多星期时间里,沈公子几乎每天晚上都来,和她激情一番后午夜前再赶回去。不止如此,还给她送了不少名贵的珠宝,前两天甚至给了她一张五百万的卡。

    “怎么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呢?”红夏看着手机,她发了两条信息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

    她可不知道沈公子正在被抽打

    “如果晚上不来,我就亲自去!”红夏想了想,突然不担心了。

    看来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沈公子肯定是喜欢她的。到时候,就算张宓要闹,男人估计也会向着她。

    通过这几天沈公子对自己的迷恋程度,这点信心她还是有的。

    “和之前在网上黑小熙的人有关?”

    沈王爷把兰尼克洛的资料给张宓看了,对于沈家来说,真正的掌权者是她。龙王令的持有者才可以号令整个华人的地下势力,包括华国大半个黑道。

    这在其他人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可是当年沈霸天的父母携手闯荡江湖的时候,就是这么定的。到了沈霸天这一代和妻子的关系更是如胶似漆,不然也不会在妻子走后的十几年里一直单身。

    也因为这个原因,沈公子当年和女人随便上床的时候,老头子差点以为不

    是自己的种,沈家男人没有不专一痴情的。好再后来沈公子遇到了张宓,才被吃的死死的。

    “黑手党虽然可怕,可他们有个很好的习俗。”十几年的熏陶,张宓一旦真的处理起事情来,已然一副大姐大的姿态。

    沈王爷点点头:“他们从来不侵占别人的地盘。”

    “给克洛家族透个风,让他们知道有个老鼠在外头当搅屎棍。”张宓说完想了下,“不要我们出面,让你万叔叔去。”

    “直接警告怕是不合适啊!”沈公子换了衣服,又一副人模狗样的凑到媳妇身边。

    张宓戳开他的脑袋:“当然不合适,万老板有分寸,我记得每年年底他都会往欧洲那边送名单。”

    这些名单里,有最新的地下军火商资料,谁手里有什么一目了然。也是万老板送给各个大势力的福利,作为合作一年的谢礼。

    “嗯。”沈王爷明白,“让万叔叔趁这个机会提一提。”

    沈霸天那个美啊,他儿媳妇真能干啊!又看看眼底茫然却一脸认真听的小熙,心里都快乐死了。等小熙执掌龙王令的时候,谁不听话就直接咒死他,咒死他!φ(w*)。

    “妈。”沈王爷又说,“那个女人”

    张宓瞟了沈公子一眼:“问你爸。”

    “当然媳妇你做主啊!”沈公子马上正襟危坐着,“不过我建议解决了。”

    沈王爷这回没拆他老子台:“我也建议。”

    “用女人当手段行事最不入流了。”张宓冷笑,“想必她身上也挖不出什么东西。”

    言下之意,就是不用留着了。

    “不过”见自家男人正要笑,张宓又阴森森的丢出句,“让我见见她再说,我也想看看她的脸和我有多像。”

    “一点都不像!”沈公子一脸嫌弃,“她连媳妇你一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这倒不是怕挨揍才说,而是发自肺腑的真话啊!沈公子伸手把张宓抱进怀里。

    “赶紧把她解决了,我们还要度假呢!”

    儿子老子儿媳妇都要走了,又可以愉快的二人世界了。

    于是在大家的期盼中,红夏第二天早上终于登门了。

    “你好,我找沈公子。”

    项小熙正好下楼,就顺手过来开门。看到她的时候,红夏忍不住还是妒忌起来,但是很快稳住情绪笑了笑。

    “我们曾经见过一面,不知道项小姐还有没有印象。”

    红夏知道如今这个女人已经是沈夫人了,可是她故意称呼对方小姐,显然存了点挑衅的心思。

    谁知项小熙就和没听见一样,说了声进来,就转身走了。

    “不会是生气了吧”红夏小声嘀咕了句。

    心里对项小熙越发看不上了,觉得沈王爷找这么个任性又喜形于色的女人当老婆,一点都不适合沈家少奶奶的位置。

    “咦?”张宓从厨房出来看见红夏:“有客人啊!”

    红夏马上把心思都收起来,用忐忑又有些得意的表情说:“沈沈夫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