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送我回酒店吧,嗯?

    难得岛上办一次喜事,很多游客和原住民早早就等在教堂门口。

    项小熙在村子里的时候,村民的婚礼都是她阿爸见证的,然后在祠堂对祖宗牌位磕个头,男方就把女人领回自己的屋子。

    “还记得昨晚妈说的程序吗?”两个人走进教堂时,沈王爷问她。

    张宓知道项小熙不懂这些,晚上特意教了她。这也是沈王爷想提前举办一个小典礼的一部分原因,可以让项小熙先练习一下,到了真正婚礼的时候,以沈家的地位,场面会更大,怕她到时候不习惯。

    “记得。”项小熙绷着脸,因为裙子不习惯走的特别认真。

    沈王爷忍着笑意:“我们慢一点走可以的,不要紧张。”

    “我没紧张。”项小熙嘴硬,没注意自己的手紧紧挽着身边的男人。

    婚礼的过程其实挺简单的,神父宣布誓词,然后询问双方意愿。沈王爷认真的看着项小熙说我愿意,项小熙用更严肃的脸看着他说我愿意。

    “可以亲吻对方了!”神父慈爱的说。

    沈王爷低头在项小熙额头吻了一下,游客们起哄说要看热吻,项小熙一脸茫然的被沈王爷抱进怀里。

    “别怕。”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像温醇的美酒,“要互相抱一会。”

    项小熙眨眨眼,伸手搂住沈王爷的腰,这下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浓郁的男性气息铺面而来,让她有短暂的眩晕。

    而沈王爷觉得怀里的女人和他是那么切合,就好像孤寂许久的一块积木找到了另一半,然后拼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

    “上帝祝福你们!”神父抬了抬手,小朋友们开始唱歌。

    沈王爷和项小熙走过铺满鲜花的地毯,沈玻璃球脖子上带着花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门口的沙滩被布置成冷餐会场,酒店的大厨开始为游客免费烹调食物。

    “感觉怎么样?”张宓递给项小熙一杯果汁。

    项小熙接过来点头:“很奇妙。”

    “呵呵!”张宓放心了,一开始还怕她会排斥,“嗯嗯,吃点东西吧?”

    沈王爷扶着人:“妈,我先带小熙回去换衣服,她不习惯穿这个。”

    “去吧去吧!”张宓挥挥手,眼睛盯着不远的沈霸天,怕他偷喝酒。

    项小熙抱着沈玻璃球和沈王爷回去换衣服了,沈公子的手机这时候收到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四下望了望。

    看到远远的一颗椰子树下,红夏一脸妖娆的冲他招手。

    “媳妇!”沈公子找到张宓,“我去趟洗手间啊。”

    张宓忙着和当地妇女聊天,摆手让他去。

    红夏看到沈公子果然过来了,心中的忐忑放了下来,转身往椰林深处走了几步。

    “夏小姐!”沈公子很快找到她,“怎么不过去玩?”

    红夏娇笑的看着他:“那沈先生呢?为什么反而跑过来了?”

    “呵呵!”沈公子眯了眯桃花眼,“这边有美人相邀,自然要来了。”

    “沈先生一向说话都这么讨人喜欢吗?”红夏撅了撅嘴,“那我可要小心了!”

    如果她知道沈公子年轻时候是个夜夜笙歌,到处留情的人渣,表演起色狼来简直手到擒来,就不会对自己这么自信了。

    “呀呀,我说实话也错了吗?”沈公子一脸温柔的冲红夏笑,想起什么递给她一张卡。

    红夏接过来好奇的看了两眼:“这是什么?”

    “是岛上的贵宾卡,夏小姐可以在任何场所使用,免费享受岛上的一切!”沈公子说完靠近她两步,从背后看,两个人已经要挨在一起了。

    红夏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害羞一点,咬了咬嘴唇说:“这这么贵重,会不会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沈公子伸手挑起她一根头发在手上绕了两下,“我说合适就合适。”

    “你”红夏捂着嘴小声笑了笑,正想靠过去,就听见男人突然哎呀了一声。

    沈公子看了看时间:“糟糕了,出来的太久,要被发现了。”他故意有些慌张,然后盯着红夏道,“今天我有事,回头你给我打电话!”

    “好!”红夏乖巧的点点头,看着男人快步离去后得意的翻了翻手里的卡,然后也转身离开。

    张宓见沈公子回来后就找水使劲搓自己的手,奇怪的问他:“你尿手上了?”

    “是啊是啊!”沈公子伸手要摸她,“媳妇快给我舔一舔。”

    “去死!”张宓踹了他一脚。

    沈王爷正好带着项小熙回来了,沈霸天偷吃了几块肉,心情很好的招呼大家照相。也正和张宓预料的差不多,很快报纸上就刊登了这场小型婚宴的照片。

    “该死!”司马铃把报纸狠狠的撕碎,然后疯了似的往垃圾桶里塞,“怎么可以结婚!他们怎么可以结婚!”

    她抓着头发在屋子里乱转,眼神飘忽的喊:“不行,我要去找沈王爷,他结婚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司马铃慌慌张张的翻出手机就准备订机票,可是刚拨通又想起来她的护照被扣在白琳手里,气的把电话摔了,想了想又捡起来。

    “妈!”她打电话给白琳。

    “小玲,如果你想去找沈王爷就不用说了。”

    白琳正参加聚会呢,刚听到几位太太说最近的八卦,其中就有沈王爷结婚的事。所以接到女儿的电话没等她开口就先断了她的念想。

    “妈!!”司马铃哭喊道,“你怎么能这样,明知道我多喜欢沈王爷,我要去找他!”

    白琳厉声道:“你喜欢他?我看你是魔障了。你忘了他上次说什么了?人家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去找他?你试试你去了看沈王爷会不会给你爷爷面子。”

    “可我难受啊!”司马铃哭的嘶声裂肺的,“我从小就喜欢他啊,我喜欢他啊!”

    白琳心里也不好受,如果是普通人,她就是逼也可以逼着人家喜欢司马铃。可偏偏对方是沈家,她哪里有这个本事

    “小玲,你听话。过年你爷爷都没让你回来,就知道他还在生气。”白琳苦口婆心的劝道,“等过几天他气消了,妈就去看你,带你去巴黎看秀!”

    司马铃还想说什么,白琳的口气又严厉起来:“如果你不听话,我就停掉你的零用钱,冻结你所有的卡。到时候,你就自生自灭去吧!”

    “我知道了”司

    马铃挂了电话,她知道自家人这边帮不上她什么,只能靠自己。

    可她自己要是管用,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沈家小岛。

    “人都去哪了?”沈公子从楼上下来,就看见只有张宓坐在那吃水果。

    “爸和几个老头去溶洞探险,你儿子带着媳妇去参加寻宝活动。”张宓吐出个葡萄籽,“我准备练习插花。”

    沈公子亲了她一下:“那我也出去逛逛,你想吃什么我带回来?”

    “嗯烤墨斗鱼吧!”

    “好!”

    而红夏这时候已经在海边的一家小酒馆里等着了,她一大早就发了短信给沈王爷,说自己要走了,想请他喝一杯。

    沈王爷到的时候一个外国人正在纠缠红夏,非要请她喝一杯。

    “不好意思,她有男朋友了。”沈公子拍了拍那个外国人的肩膀。

    红夏一脸惊喜的看着他,外国人打量了沈公子几眼,大概觉得对方不太好惹,所以嘀咕了两句离开了。

    “谢谢!”红夏咬了下嘴唇,娇娇气气的笑了一下。

    沈公子坐下来:“谢什么,是我占便宜了,刚刚说是你男朋友。”

    红夏招手叫来服务生:“喝什么?威士忌?”

    “下午四点”沈公子看了看表,“这会喝醉了,我可不能送你回酒店。”

    “切!”红夏飞了个媚眼给他,“还不知道醉的是谁呢!”

    沈公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好,开酒!”

    两瓶威士忌下去,红夏面色潮红的趴在桌子上。

    “还喝不喝了?”沈公子放下酒杯,“我在开一瓶?”

    红夏嘟着嘴,一把拉在沈公子的手:“开啊!我没醉!”

    “眼睛都闭上了还没醉!”沈公子不动声色的推开她站起来,“等我去洗手间,然后送你回酒店。”

    红夏看着沈公子去洗手间,一分钟后又看着他出来,然后摇摇摆摆的迎上去。

    “小心!”

    她一个踉跄就要摔倒,沈公子急忙抱住她,手扶着她的腰,又拉回来贴到自己身上。

    “放开我”红夏嘴上这么说,手却在男人胸口花画圈圈。

    沈公子的气息喷洒在红夏脸上:“我要是不放呢?”

    “讨厌!”红夏在男人怀里蹭了蹭,小声说,“你要是能送我回去的话,不放就不放吧”

    话音刚落她的身体就悬空,吓得她一把搂住沈公子的脖子。

    “我不送你,我抱你!”沈公子迈步离开酒吧。

    张宓准备晚上吃火锅,她总是喜欢干这种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空调下面吃火锅最过瘾了!”一边亲自准备食材,她一边哼小曲。

    因为是海边,所以大部分都是海鲜,当然还专门为小熙准备了新鲜的蔬菜和豆制品。

    “沈公子那个家伙怎么还不回来?”看了看表,张宓准备打个电话查岗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