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红夏在行动!

    红夏穿着身裸色的比基尼,外面围着块黑色的薄纱。一路走过来男人流连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信心十足。

    “这位先生,你还记得我吗?”她露出练习了几百遍的微笑。

    这是照着张宓的样子练习的,如果张宓在这里,都会觉得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很面熟。”沈公子盯着她的脸。

    红夏心中一喜,不紧不慢的说:“你忘了,昨天在喷泉泳池,你帮我”她在自己胸口比划了一下。

    红色的蔻丹划过雪白的胸脯,荡起一片肉波。

    “我想起来了!”沈公子挑了挑嘴角,“看来我们挺有缘啊。”

    “呵呵呵!”红夏捂着嘴娇笑了几声,“你是一个人来度假的吗?”

    沈公子指了指教堂:“不,我太太和我儿媳妇在里面。”

    “天啊!”红夏不可思议的捂着嘴,“你都有儿媳妇了??”

    “我看起来不像?”沈公子眨了眨桃花眼。

    红夏称赞道:“当然不像!我以为你最多四十岁。”

    “你可以再加上个十。”沈公子笑了笑,“那漂亮的小姐难道是一个人来度假的?”

    “我呀!你猜猜?”

    两个人交谈甚欢,还是沈公子看看时间先提出来告辞。

    “要不夏小姐留个电话给我?”沈公子拿出手机,“这里我熟,有问题随时问我。”

    红夏换了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叫夏红。

    她伸手把沈公子的手机拿过去,挑逗的看了他一眼,按下几个键:“好啦!输进去了。”

    “行吧!有机会请你吃饭。”沈公子接过手机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刚走到教堂门口,就看见张宓三人出来。

    “怎么这么久?”

    “怎么这么慢?”

    两个人同时开口。

    张宓哦了一声:“里面跑进几个唱诗歌的小孩子,听她们唱了几首。

    “怪不得,我刚刚进去一圈没找见你们。”沈公子神态自若的说,“都安排好了?”

    张宓边走边说:“好了,后天十点钟过来”

    “爸。”沈王爷落在后面,拽了沈公子一下。

    张宓絮絮叨叨的拉着项小熙和他们隔开了几步。

    “你是不是去见女人了?”

    沈公子瞪了瞪眼睛:“你又知道了?”

    “那个女人长的很像我妈吧?”

    “你什么破眼神?”沈公子和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

    前头的张宓转身询问他:“你喊什么呢?”

    “没事没事!”沈公子赶紧摆手,“这小子说我胖了。”

    等前面两个女人不注意他们了,沈公子才接着说:“那么做作的女人哪点像你妈了?我记得几年前你收留过一个叫红夏女人,就是她吧?”

    “我都不记得的事你倒是记得清楚。”沈王爷面瘫脸鄙视他。

    沈公子斜了儿子一眼:“我不盯着你,怕你把帮派玩脱了。”

    “你打算怎么办?”沈王爷看着走在前面的项小熙。<

    br />

    张宓刚给她买了个小兔子造型的雪糕,丫头傻傻的拿着一脸无从下嘴的特别可爱φ(w*)?

    “那要看她想干什么了。”沈公子也看见了,心塞的想为什么媳妇不给自己买。

    “一个女人接近一个男人,还打扮成男人妻子的模样,想干什么显而易见。”沈王爷看了眼自家老爸,“你才要小心玩脱了让我妈知道。”

    沈公子也就是太闲了,不然才不会搭理红夏那套。

    “我想看看能不能把背后的人揪出来。”沈公子冷笑,“知道我们在这,又费尽心思的把这女人弄来,她背后的人什么心思已经很明显了。”

    趁着在岛上,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他就和对方玩玩看。

    “离开岛之前,不管有没有查出什么,那个女人都不能留。”沈王爷皱着眉道。

    沈公子点点头:“那是当然。”

    他们不像赢家,喜欢放长线钓大鱼,沈家人有什么事习惯马上解决。不会留下任何隐患给身边的人带来危险。

    当然,这可能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可变性,但是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

    年三十的晚上,一家人围着桌子包饺子,开始吃年夜饭的时候沈公主发来了视频请求。

    “嗨!没有我在身边你们是不是很寂寞啊!”视频里沈公主喜笑颜开的一张脸被晒的黝黑,只有两只眼睛亮的惊人。

    “我的宝贝孙女哟!”沈霸天扑到屏幕上,“你这是去哪啦?怎么把自己弄成黑炭头了!”

    沈公主对着屏幕亲了一下:“爷爷过年好啊!记得红包给我留着啊!”

    “嗯嗯嗯嗯!”沈霸天头如捣蒜,“留着呢!留着呢!”

    张宓皱着眉头:“你又跑非洲去了?”

    沈公主过年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学校的教授去非洲考古了。小丫头自己改了专业,本来是让她学国际贸易的。

    改就改吧,沈家不需要她多能干,现在有爷爷爸爸,以后有哥哥,沈公主只要快快乐乐的活着就好!

    “嗯嗯,快让我看看小熙啊!”沈公主在那边喊,“我听小花说过好几次了都。”

    项小熙看着屏幕里笑的张扬肆意的女孩,面无表情的说了声你好。

    “额”沈公主一脸可惜,“真和我哥一样都是面瘫啊!”

    张宓瞪了她一眼:“怎么说话呢?”

    “你很好。”项小熙侧着脑袋说。

    沈王爷弯了弯嘴角:“公主,小熙的意思是她喜欢你。”

    “我靠!”沈公主猛的后退了几步,“你是我哥吗?你是哪里来的妖怪,我哥他从来不对我笑的。”

    果然这个妹妹还是很欠揍。

    “丫头,你还要呆几天?爷爷过去找你啊!”沈霸天也想去玩。

    沈公主隔着屏幕摸摸老头子脑袋:“爷爷你乖乖哒!我不是在玩,我在工作呢,月底回国的时候我会绕道回家一趟,等着我给你们带礼物哈!”

    “哎呀!教授在叫我了,不说了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啊!小熙,等我回去告诉你我哥小时候的糗事!拜拜!”

    沈公子一脸哀怨的在桌子上画圈圈:“女儿都没看见我,也没和我说话”

    “谁让你明明想的要死还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张宓给他夹了只大虾,“吃吧!”

    &nb

    sp;   倒数零点的时候,全家在后面海滩放烟花。整个夜空都被照亮的时候,沈王爷看到那些光倒影在身边人的头发上。

    突然间仿佛看到自己人生的过往一幕幕闪过,当有项小熙出现后,整个世界都亮了。

    “小熙”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

    项小熙仰头看着他,眼睛比烟花还要璀璨。等沈王爷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嘴已经轻轻的印在了项小熙的脸上。

    “”

    项小熙木木的看着他。

    沈王爷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的脑子很聪明,马上说:“新年吻,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第一次这样过新年的项小熙说,然后想了想踮起脚跟凑到沈王爷脸跟前也亲了一下。

    沈王爷觉得自己心里的烟花都炸了,嘴角不受控制的翘起来,一直保持到回了房间。

    “你怎么笑成那样?”沈公子发现儿子不对劲。

    而且那笑容自己还挺熟悉。

    “你小子是不是占小熙便宜了?”

    张宓踹了他一脚:“那是占便宜吗?那是福利!”

    “儿子!”她一扭脸换了副表情,“快和妈说你是抱了还是亲了?”

    沈霸天一脸肯定的说:“肯定是亲了,你看他荡漾的样子!”

    于是,项小熙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笑的一脸猥琐的三个家长,和黑着脸的沈王爷。

    因为明天要举行婚礼,所以大家没有闹的太晚,项小熙回到房间正准备睡觉,就听到敲门声。

    “小熙!我可以进来吗?”张宓在外面问。

    项小熙把门打开,见她手里抱着个盒子。

    “这是明天要穿的衣服。”张宓走进来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套红色的裙子。

    沈家小岛的原住民属于古老的黑人种族,他们的服饰大都艳丽热情。张宓临时找人改了改想让项小熙明天穿上。

    “因为时间紧,我们来不及做礼服,等我们回家办正式的典礼时,会好好准备的!”张宓把裙子拿出来在她身上比了比。

    “喜欢吗?”

    项小熙用力点点头:“喜欢。”

    其实她想说不用办什么正式的了,可是怕张宓看出来她和沈王爷是假的。

    而张宓的内心是:哦呵呵!儿媳妇,儿媳妇到手了\()/

    “呵呵!”张宓摸了摸她的小脸,“你这孩子特别招人疼,看着冷冷清清的,实际又善良又替人着想。你放心,我会把你当女儿一样疼,王爷日后也绝对不会欺负你的!”

    “沈王爷很好。”项小熙眨眨眼。

    张宓笑了:“嗯!你们都很好。”

    第二天早上,项小熙换了裙子下楼。

    “很漂亮!”沈王爷在楼梯下面看着她走下来。

    红色的长裙紧紧包着身体,这还是项小熙头一次穿这么紧身的裙子。上面原本裹胸的设计,被张宓加了条小小的披肩,用花朵造型的钻石胸针固定住。

    平时总披在身后的长发也被高高的束在脑后,用同样花朵造型的发卡固定住,黑色的马尾垂下来随着走动荡出漂亮的弧线,裙摆上点缀的金色铃铛叮叮作响。

    “走不了路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