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给脸不要脸

    “你给我站住!”司马铃追上去站在她前面,“你和沈王爷到底什么关系?”

    项小熙盯着她看了一会,慢悠悠的开口:“你的脸怎么了。 ”

    “我的”司马铃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脸,因为还没完全脱敏,她擦了好几层遮瑕膏。“关你什么事?你赶快说,你和沈王爷到底什么关系!”

    项小熙又哦了一声:“过敏了。”

    “你怎么知道?”司马铃说完气急败坏,抬起手就想打她。

    保镖马上站到项小熙跟前:“司马小姐,请你离开。”

    “你”司马铃跺跺脚收回手,“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让沈王爷开除你!”

    保镖心里翻了个白眼:真逗,我家老大认识你是谁吗

    项小熙已经绕过两人走上楼梯,司马铃不甘心,又追过去伸手拽人。项小熙再一次躲开,皱着眉头动了动嘴,就见司马铃脚一歪,身子朝后栽去。

    “啊!!!!”

    沈王爷赶回家时,看到白琳和司马铃坐在客厅里,一个板着脸,一个眼圈红红的。她们对面,是面无表情的项小熙。

    “王爷你回来的正好。”白琳扫了眼项小熙,“她把小玲从楼梯上推下来了,你看看这脚肿成什么了都!”

    “喵!”玻璃球从项小熙身上跳下来跑到沈王爷脚边蹭啊蹭。

    沈王爷摸摸了它,提着脖子放回项小熙怀里。

    “你没事吧?”

    “没事。”项小熙偷偷捏了捏沈玻璃球的耳朵,怎么不见你对我这么热情?明明喂你的是我呀

    沈王爷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嘴角,项小熙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白琳脸色微变,她听说宴会上张宓很维护这个项小熙,可没想到一向对女人冷淡的沈王爷竟然也对她这么关心。

    “王爷!”司马铃更妒忌了,“她把我推下楼啊!你看看我的脚。”

    司马铃的左脚腕确实有些红肿,是真的扭到了。

    “我没有。”项小熙淡淡的说,“我没推她。”

    白琳按住不冷静的女儿,皱着眉头开口:“王爷,我是个长辈,这话我应该有资格说吧!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不好参与,但是闹到把人受伤就说不过去了。”

    她看了眼项小熙:“想必项小姐的成长环境比较开放,习惯了打打闹闹不拘小节。但是你现在既然住在沈家,进了我们这个圈子,就应该好好学学,好歹是沈家的客人,别给他们脸色抹黑对不对!”

    “就是!你这种人”

    “关你什么事?”沈王爷打断司马铃的话,又将目光投向白琳,“小熙不是客人,她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父亲的好朋友,赢家的女儿。”

    白琳有些诧异,她听说过赢家,但是没听说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啊

    “既然白阿姨自称长辈,那就做出点长辈的样子来。”沈王爷接着说,“小熙好不好,是我们家的事,和你们家有什么关系?她很好,至少在我心里,比谁都好。”

    白琳脸变了,怎么也想不到沈王爷会直接给她

    难堪。

    “你就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她生气的质问,“还是说你已经不把白家放在眼里了!”

    这个帽子就大了,白家涉及船运。白家老头既然和沈霸天是兄弟,自然也是从黑道出来的。和其他船运不同,他们什么都敢运。

    道上的人轻易不会得罪白家,谁还没有个倒霉的时候,还得靠人家跑路呢!

    “妈”司马铃小声抱怨,“你别这么说,又不是王爷的错,都是那个女人!”

    白琳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又冷眼看着项小熙:“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今天这事必须得给我个交代。”

    “如果不是小熙推的她,白阿姨是不是也会给我们给交代。”沈王爷站起来,俯视着两个女人。

    白琳气的浑身发抖:“好好好!要是能证明不是她推的,我就亲自向她道歉!”

    “沈青。”沈王爷叫了一声。

    一直在后面当背景的沈青几步上前:“老大!”

    “去把监控视频拿过来。”

    “是!”

    司马铃慌了:“什什么视频?”

    “我怕小熙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什么意外,所以在客厅里装了监控。”沈王爷冷冷看着她。

    白琳把司马铃拉过来:“你怕什么,等着看!”

    司马铃虚心的坐下,是她告诉白琳项小熙把自己从楼上推下来的,不然白琳也不会着急赶到沈家。可司马铃自己清楚,项小熙根本没碰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

    “老大!”沈青端着电脑回来放到司马铃母女面前。

    沈王爷抬了抬下巴:“开始吧。”

    白琳没发现女儿神色不对,胸有成竹的探过身子盯着屏幕。视频里能看到司马铃冲进来和保镖发生争执,然后人消失在走廊里。再出现时项小熙在前面,她拦着人不知道说什么。

    接下来项小熙上楼,司马铃不顾保镖的阻拦追上去,几分钟后她就突然摔了下来。

    “看清楚了吗?”沈王爷扫了对面母女一眼。

    白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司马铃会摔下来,但是视频里很清楚,项小熙根本没动,人家手里还抱着猫呢!

    “小玲!”她扭头质问女儿,“怎么回事?不是你说她把你推下去的吗?”

    司马铃脸色比她妈还难看,又羞又气的耍无赖:“我我怎么知道?那我好好的就摔下去,就她在跟前,我我肯定就以为是她推的啊!”

    白琳狠狠瞪了女儿一眼,心里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现在不是教训司马铃的时候

    “哎呀!你看看,都是误会。”她挤出个笑容,“小玲快给项小姐道歉!”

    司马铃还想撒泼,被白琳悄悄掐了一把,只好一脸不甘的丢出句:“不好意思,是我弄错了。”

    “呵呵!”白琳装模作样的打了司马铃一下,“下次别这么粗心了,那我们就走吧,我那边事情还没处理完呢!”

    说完,两个人站起来就要走。

    &nb

    sp; “白阿姨,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沈王爷淡淡的开口,“刚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沈青不动声色的站到了门口,白琳脸色难看的回头,她知道今天这事沈王爷不会给她面子,也知道糊弄不过去了。

    “和我道歉。”项小熙提醒她,“你刚刚说的。”

    司马铃指着项小熙瞪眼睛:“喂!你别太过分啊,你算什么”

    “小玲!”白琳一把拍开她的手,“你给我闭嘴!”

    沈王爷站起来慢慢走到司马铃跟前,司马铃本来被母亲下了面子挺生气的,可看到以往从来不让她靠近的男人竟然离自己这么近,就什么都忘了。

    “王爷”她满眼都是男人那张漂亮近乎于妖的脸,甚至觉得连沈王爷身上的味道都让她迷醉。

    沈王爷慢慢低下头,在司马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她的手。

    “啊!疼啊!”

    她的手被沈王爷拧到一个扭曲的程度,越挣扎就越疼。

    “沈王爷!”白琳急忙要上前阻止他,却被沈青拦住。

    “再让我看见你指她,就剁了你的手。”沈王爷放开司马铃,另一旁的保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拿了湿毛巾。

    沈王爷仔细的用毛巾擦拭每一根手指,完后把毛巾丢进垃圾桶。

    “哇”司马铃哭了。

    一方面是疼的,另一方面是觉得丢人。

    “沈王爷。”白琳检查了下女儿的手,愤怒的喊起来,“你不要欺人太甚!”

    沈王爷语气比她还冷:“欺人太甚的是你们。这是沈家,你女儿先闯进来欺负我沈家人,之后白阿姨你作为长辈又逼小熙道歉,如果不是有视频作证,你今天打算怎么办?”

    “凭什么?”沈王爷重重咬出三个字,“你们白家,什么时候可以随便进到别人家里来耀武扬威了?”

    白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不是项小熙到底有没有推人,也不是沈王爷咄咄逼人的态度,而是司马铃根本就不应该来。

    是啊!她凭什么

    “司马小姐。”沈王爷显然还不痛快,冷冷看着哭泣的司马铃道,“如果你不是姓司马,我早就杀了你。以前你在外面胡说八道就算了,从今天开始,再让我听到你嘴里说出我的名字,别说我不给司马爷爷面子。”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司马铃还不知死活的抱怨,“就因为这个女人,她到底哪里好了!”

    沈王爷皱眉:“你是聋子,还是脑袋有问题?谁都知道我讨厌女人,你也是其中一个。从小到大我和你说过的话用指头都数的过来,你有愚蠢才会认为你是特殊的?”

    “可可小时候我爷爷说想让你娶我的啊!”

    “没记错的话,我爷爷当场就拒绝了。”沈王爷耐心用尽,转头看向白琳,“看在我们两家的关系上,今天的事我不追究,可再有下一次,白阿姨就别怪我不尊重长辈了。”

    白琳和司马铃灰溜溜的离开,她们前脚走,沈霸天后脚就回来了。

    “什么?欺负小熙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