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沈王爷的好朋友

    洛城的冬天真的很冷,而且几乎一直在下雪。沈公子和张宓过了圣诞节就会按照惯例去海岛度假,过年的时候再回来。

    “小熙!”张宓在楼下喊,“快来试礼服!”

    明天就是圣诞节,上个月沈家人选定了衣服,今天设计师带过来让大家试试,顺便敲定明晚的造型。

    “你要是真不想去,就留在家里。”沈王爷陪项小熙下楼。项小熙一直是拒绝去那种场合的,可是也不知道张宓和她说了什么,突然就同意去了。

    项小熙慢慢转头:“我会跟你一起去。”

    “”好吧,反正本来就很想让她去。

    沈霸天举着新做的唐装给项小熙看:“好看吗好看吗?”

    “好看。”项小熙点头。

    是真好看,暗金色的锦缎,上面斜绣了一条翻云吐雾的龙,看上去特别霸气。

    沈霸天凑到她跟前:“小熙有没有觉得缺点什么?”

    “爷爷。”沈王爷看一眼就知道老头子打什么注意。

    张宓把沈霸天拉到沙发上坐下:“爸,有一个荷包玩就行了,不要折腾小熙。”

    “一个怎么够呢”沈霸天嘟囔。

    沈王爷盯着他:“爷爷,荷包都是送给情郎的,你这么想要我去给你找个奶奶好了。”

    “呸!”沈霸天瞪眼睛,“我只爱你奶奶一个人,什么找个奶奶,不许胡说。”

    张宓拿着裙子往项小熙身上比划,扭头看了眼:“所以爸你就别再让小熙给你绣了,怪累人的!”

    “我就是说说!”沈霸天不干了,“我很疼小熙的,才不会让她累到。”

    “是是是,我没说你不疼她,你最疼她了好不好!”张宓摸摸老头的胡子顺毛,“今天晚上做红烧肉啊!”

    沈霸天血脂有点高,平时会控制他吃肉。人老了和孩子一样,因为这事经常发脾气。现在听说能吃肉,也顾不上荷包了,跑到厨房去交代阿姨。

    一旁还立着几个人,为首的是之前项小熙见过的花衬衣设计师,他掩住眼底的惊讶。沈家人对项小熙的态度太热情了,难道真是准媳妇?

    “没问题了,这是明天要带的首饰,你看看。”张宓打开摆在桌上的几个盒子。

    设计师为沈家服务多年,自然知道其中艳丽的红宝石首饰是张宓的。而另一套翠绿的翡翠饰品自然就是那位项小姐的,因为很符合她具有东方色彩的礼服。

    “放心沈太太,教给我吧!”

    敲定好一切,设计师带着人走了,明天下午他们会再来替两位女士打扮。

    “小熙啊,明天晚上宴会结束我和你叔叔就走了,到时候也会把爷爷带走的,王爷就交给你照顾了!”张宓拉着项小熙的手笑眯眯的说,“要保护好他喲!”

    沈王爷在旁边皱了皱眉,他其实很想带项小花一起去,毕竟这丫头也不太习惯特别冷的地方,可是家里总得留个人。

    “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他的。”项小熙觉得自己被委以重任,绷着一张脸冲沈王爷点点头。

    张宓噗噗捂着嘴笑,只要一说保护她儿

    子什么的,项小熙就特别配合,连最讨厌的宴会都去。

    “你注意点,最近东区那边有些不太平。”沈公子提醒儿子,“别让人给阴了。”

    沈王爷点了下头:“我会的。”

    如果是以前他不会在意,反正谁上门挑衅打回去就是了,可现在有小熙,他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陷入危险之中。

    “我会保护他的。”项小熙又冲着沈公子说了一遍,后者直抽嘴角。

    第二天晚上,全家人坐车去赴宴。

    这是洛城的传统,基本上所有上流社会的人都会出现在这里。不管你们中有什么仇什么怨,今天晚上都得举着酒杯带上一脸虚伪的笑容应酬。

    “冷不冷?”沈王爷和项小熙站在露台旁边,这里人少清静。

    项小熙摇摇头:“又一个。”

    他们进来后就分开了。沈公子和张宓去应酬,沈王爷则带着她一直站在角落里,后来有人发现了他们,就不断的想过来搭讪。

    “他们过不来。”沈王爷递给她一杯果汁。

    项小熙看着沈青又赶走一个,忍不住问他:“他们不会生你气吗?”

    如果生气,自然就会不满,不满就容易出现矛盾,到时候沈王爷就危险了。

    “他们不敢。”沈王爷笑了笑。

    敢的人也就不会被沈青打发走了,比如说眼下这个。

    “喲!真难得见着您老人家笑。”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直接把沈青推到一边,冲着沈王爷挤眼睛。

    沈王爷侧头在项小熙耳边说了句:“敢过来的人,都是这种讨厌鬼。”

    “别以为我没听见啊!”男人已经到了他们跟前,“和美女说我什么坏话呢?”

    项小熙盯着来人看,长的很斯文,有种古代公子如玉的感觉。但是配上他那轻佻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违和。

    “你好!”对方倒是挺热情的,张开双臂就要抱她。

    沈王爷把项小熙拉进自己怀里,趁机抓住她的手:“敢碰她一下我就把你的车都烧了。”

    “啊呀呀呀!”卓凡夸张的叫起来,“至于吗?我这可是正常的社交礼节,那握手总行了吧?”

    项小熙被沈王爷搂在怀里,完全没有要伸手的意思。沈王爷冷冷瞟了对方一眼:“你试试”

    “啧啧!”卓凡摇头,“我家老头子说你们家多了个宝贝,羡慕的不得了,原来是你小子动了心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沈王爷就把酒杯塞到他嘴里。

    卓凡怕酒洒到西服上,只好闭嘴后退了一步。

    “话这么多小心闪了舌头。”沈王爷阴森森的说。

    张宓匆匆走过来:“哎呀,你们躲这干什么?”

    “宓姨!好久不见,你依然这么美!”卓凡一脸狗腿的凑过去,“我要是早点出生就好了,嘤嘤嘤!”

    “小卓子的嘴也还是这么甜啊!”张宓笑的花枝招展的,摸了摸他的狗头,“你们俩先聊着,我是来带小熙过去见见那些阿姨,省得以后碰到不认识。”

    说着,也不等项小熙反

    应,拉着人就跑了。

    “怪不得啊”卓凡见人都走远了,沈王爷还盯着看,他坐到后面的沙发上翘个腿得瑟,“你回国几个月,突然带了个女人回来,我听他们说的时候,还以为又是宓姨安排的。”

    卓凡用脚踢了踢沈王爷的小腿:“原来是你自己看上了,不过看这架势,还没拿下吧?那姑娘知道你喜欢她吗?”

    “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女人?”沈王爷在旁边坐下,“以后在小熙跟前不要乱说话。”

    “你真确定?”卓凡看着远处面无表情被张宓拉着跑的项小熙,“闹了半天你喜欢这一款,冷冷清清的,跟你一样僵尸脸,有什么情趣!”

    他没看见沈王爷警告的目光,还在那评头论足:“不过长的倒是挺漂亮,皮肤真白,一看就知道是天然的。”

    “就是不知道身材怎么样,你们谁给她选的礼服啊,整的那么严实,啥都看不见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卓凡终于发现沈王爷阴森森的目光,往另一边移了移。

    “我我不说还不行嘛!”卓凡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说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沈王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小熙会是我的妻子。”

    “好吧。”卓凡耸了耸肩膀,“你喜欢就好,做兄弟的当然会祝福你。不过司马铃可不会这么想。”

    “关她什么事。”沈王爷眼中划过道厌恶。当年他们一起上学的时候,司马铃就总缠着他,哪个女孩子敢给沈王爷递情书,她就找人家麻烦。

    包括当年红夏出现的时候,司马铃还以为沈王爷喜欢她,要不是沈青他们看着,她早不知道把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后来发现沈王爷对红夏没兴趣,才渐渐把心思收回来。

    “她可是心心念念的要嫁给你的。以前你没有喜欢的人,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而且还一副非人家不娶的模样。”

    卓凡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你就不怕她发起疯来把你小宝贝给毁了?”

    “她没那个本事。”沈王爷眼神一暗,如果司马铃真敢动手,那么他不会顾及两家的交情。

    “你别说”卓凡摸了摸下巴,“那丫头这两个月特别老实,我都好久没见她出来玩了。”

    包括今天这种场合,名媛们都拼脸拼身材拼行头,司马铃竟然都没来!

    司马铃不是不想来,她是来不了。

    “这药到底管不管用啊?”她把一碗黑乎乎的中药推开,“都喝了好几天了,一点都没见好。”

    端着药的是个妇人,保养的很好,也挺漂亮,看上去跟司马铃有几分相像,好像姐妹似的。

    “哪有那么快!”白琳瞪了她一眼,“你过敏的很严重,谁知道你乱吃了什东西。”

    司马铃拉住妇人的手撒娇:“妈!!我都快难受死了,你还说我。”

    “行了行了,吃了药赶快睡觉,医生说了,得一个月才能下去呢!”

    司马铃躺在床上,心里气的不行,却也没有办法。她当然不能告诉自己母亲,过敏是因为她对治疗性病的药起了反应。

    更让她懊恼的是因为脸上起了红斑,她连今天晚上的宴会都无法出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