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项小熙的祖传秘方

    呲牙咧嘴,狰狞之及!

    “沈老大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这是什么吧?”马克图姆笑嘻嘻的问。

    沈王爷在盘子里的东西露出来时,第一时间就看项小熙。项小熙很平静,还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吃吧!”沈王爷弯了弯嘴角,把刚刚抹好花生酱的吐司面包放到她盘子里。

    一个从小就见识过活剥野猪的人,怎么会怕小小的虫子!

    “项小姐不尝尝吗?”马克图姆见两人没什么反应,不甘心的继续说,“这可是沙漠之龙,滋阴补肾!”

    沈王爷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小熙吃素,图姆先生还是自己吃吧。”

    “吃素?”马克图姆怀疑的打量着项小熙,“那太遗憾了,本来我还准备了晚上的烤肉。”

    项小熙看了他一眼,低头吃面包。

    “图姆先生,你的烤肉只能自己吃了,等一会我们就要回去。”沈王爷给项小熙倒了杯果汁,然后端起自己的咖啡。

    马克图姆马上叫起来:“哦!沈老大你连一杯咖啡都不招待我吗?”

    “咖啡只招待客人和合伙人,恰好你两者都不是。”沈王爷放下杯子,“酒庄的事情不用在谈,送上门的生意我不会不要。”

    马克图姆的脸变了,眼底透着抹阴狠:“这么说我们谈不拢了!那就各凭本事看看谁先扛不住好了。”

    “老大!”一个年轻小伙子端着托盘走过来,神情还有些激动。

    空气中突然传来淡淡的香气,大家四处张望,最后目光放在托盘上那瓶粉红色的液体上。

    “这是什么?你们最新研究的葡萄酒吗?”马克图姆急忙问。

    沈王爷无视他,把瓶子拿下来给项小熙。

    “嗯,味道是对的。”项小熙闻了闻,倒了一杯出来。先自己喝了一口,又递给沈王爷,“你尝尝,比我们村子里的好喝。”

    昨天两人在参观酒庄的时候,项小熙无意中看到酒庄后面长了大量的千岁兰。这种千岁兰可不是我们熟悉的兰花,而是一种热带的草本植物。

    “什么啊?什么东西?”马克图姆急的往上凑,“给我喝一口。”

    沈王爷把瓶子拿过去:“图姆先生,在我们还能好好说话之前,麻烦你离开。”

    “不要这么小气嘛!”马克图姆大大咧咧的往椅背上一靠,“给我喝一杯,喝完我马上走。”

    项小熙看了沈王爷一眼,点点头。

    马克图姆先是闻了闻,对这玩意的香气表示惊讶,然后才小心的抿了一口,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变了。

    “这不是葡萄酒!不不不,是葡萄酒,但是”他激动的跳到沈王爷身边,“你们加了什么?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味道??”

    沈王爷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白痴,马克图姆露出个讪讪的笑容,然后猛的抓起桌上的瓶子就跑。沈绿急忙要追,沈王爷叫住他。

    “不用,他们做不出来。”

    这是加了千岁兰的葡萄酒原汁,项小熙她家祖传的。别以为是把千岁兰加进去就行了,加什么部位,什么温度加,加多少,这些都要求很精准,否则就出不来现在的味道。

    “那家伙简

    直是强盗!”沈绿在跳脚,其实是气愤他自己没喝到。

    项小熙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王爷,男人嘴角弯了弯:“放心,他一定会回来。”

    “老大,那我们下午不走了?”沈青马上意识到自家老大和项小熙可能在算计什么,而且他认为妹子看着蠢萌蠢萌的,肯定不会算计人,那么又是自家黑心老大的注意。

    殊不知这次可真冤枉沈王爷了,昨天晚上是这样的。

    “好喝吗?”项小熙花了四五个小时,终于把酒捣鼓了出来。

    沈王爷在闻到味道的时候,就知道她成功了。

    “阿爹教我的时候,用的是米酒,我不确定葡萄酒行不行。”项小熙特别严肃的盯着沈王爷。

    男人掩住眼底的笑意。

    呵呵又紧张了,真可爱。

    “非常好!”沈王爷细细品过之后表扬她,“比市面上任何的果类酒都好。”

    他说的是实话,还不是好了一点。葡萄原汁和千岁兰完美结合,创造出了非常奇妙的口感,让人欲摆不能。

    “那个图姆”项小熙眨眨眼。

    沈王爷神色莫测的看着她:“你想用这个做筹码去和马克图姆谈判?”

    “可以吗?”项小熙不懂,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忙。

    沈王爷直勾勾盯着人看,项小熙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终于看到男人笑了,她有些茫然:“不行吗?”

    “当然行!”沈王爷突然抱了她一下,“谢谢!你帮了我大一个忙。”

    把人放开时,就看见项小熙的脸已经绷的僵直了。

    故作平静的摸了摸她的头,沈王爷把人带去了研发室。项小熙把做法和注意事项交给师傅,至于刚刚被吃了豆腐的事情,当时挺紧张,过后就忘了。

    毕竟这里是外国,她经常看到贴面礼的,抱一下也不算什么。

    “老大!马克图姆又来了。”

    又是饭点,某个家伙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抬着个油乎乎的烤全羊。

    “哈哈!这次能吃了吧?”马克图姆往椅子上一坐,招呼他的手下开始片养肉。

    沈王爷皱着眉头,觉得这个家伙真碍眼。

    “你们华国人不是流行在饭桌上谈正经事吗?”马克图姆特别自觉的给自己倒满酒,“我们现在开始谈吧!”

    他盯着项小熙前面的一杯粉红色液体,笑的一脸猥琐:“项小姐喝这个好,度数低是不是还有什么美容养颜的功效呀?”

    “滋阴补肾。”项小熙喝了一口,问他,“你喝吗?”

    “喝喝喝!”

    “没有了。”

    马克图姆:妈蛋

    “酒庄的事情我们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沈王爷忙着给项小熙夹菜,看都没看马克图姆。

    后者黑着张脸,泄愤似的吞了几片羊肉。

    直到吃完饭,沈王爷和项小熙都没再搭理他,马克图姆耐着性子等着,见到两个人竟然推开椅子要走,急了。

    “沈老大,我是诚心来和你谈的,你真不考虑一下?”他把人拦

    住,“这里的酒庄现在只剩下我们俩了,闹的太难看对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你想怎么谈。””沈王爷淡淡的看着他。

    马克图姆努了努嘴:“我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方法把千岁兰加进了葡萄酒里,想必也不会告诉我。”

    他回去让人连夜实验,提取了所有的成分和数据,可就是达不到项小熙那瓶的标准。

    “合作!这里的酒庄我们一人一半,千岁兰的酒我也不会动。”马克图姆眼底闪过道精光,“我只要东欧和北非的独家经销权!”

    沈王爷默默的看了他几秒钟,然后拉起项小熙的手就走。

    “哎?!”马克图姆一把推开要拦他的沈青,“你什么意思?不同意也给句话,你想怎么合作?”

    沈王爷这会根本没想这回事,他的注意力都在手上。

    掌心里柔柔软软的小手好像根羽毛挠啊挠的,挠的他心里痒痒的。微微侧头,就看见项小熙一脸淡然的跟着他走。

    “沈王爷!”马克图姆站在两人跟前,“我不想和你闹翻,相信你也不愿意和我为敌。”

    项小熙把手抽出来:“我回房间等你。”

    两人约好了要去附近逛逛。

    “好”沈王爷垂下手,默默的搓了搓。

    觉得他自己的皮肤太粗糙了,开始怀念刚刚的触感。

    “你快说,别磨磨唧唧的!”马克图姆催他,“咱们有什么就摊开了。”

    沈王爷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自己还能拉拉小手的。

    “你那是什么眼神?”马克图姆瞪着眼睛,“赶快说!”

    “合作可以。”沈王爷慢吞吞的开口,“东欧和北非的经营权也可以给你,但是”他眯了眯眼,“利润我要三七分。”

    马克图姆的表情冷了下来,他不会白痴到认为三七分是他七沈王爷三。

    “你的胃口太大了。”马克图姆皱眉,他一开始也没想过沈王爷会把利润全给自己,他的底线也是三七分。不过是他七,沈王爷三

    “胃口大是和你学的。”沈王爷看了看表准备走,“同意的话,就起草合同,明天我们会离开。”

    马克图姆这回没拦他,而是翘着腿坐下:“沈王爷,我知道沈家在米国的势力,也知道你和军火商万老板关系密切。可你别忘了,万老板每年要从我们家族赚多少钱。”

    他咧嘴笑了笑:“我们也不是非他不可,你说是吗!”

    沈王爷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几秒钟。

    “我六,你四,最多了。”马克图姆先开口。

    “成交。”沈王爷点点头转身离开。

    马克图姆大概心情好了,在后面叫唤:“明天签合同,顺便提醒你附近有很多萤火虫,带你的小女人去看看吧!”

    项小熙看到沈王爷进来就知道谈成了。

    “是四六分成吗?”她问,这是沈王爷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沈王爷笑了笑:“现在该陪你了,走吧!”

    如果一开始直接提四六分,马克图姆肯定不同意,所以他才故意说要占七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