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酒庄的乐趣

    这座靠近沙漠的小城,因为独一无二的气候成了葡萄的天堂。 大大小小的酒庄错落有致的坐落在郁郁葱葱的葡萄园里,吸引着大量游客来参观品酒。

    项小熙被叫起来的时候,车子刚好开进酒庄,她看到路边站在一排人,正恭恭敬敬的弯着腰。

    “走吧!”沈王爷把墨镜递给她,“外面太阳大,带上。”

    他发现项小熙每次醒来的时候,从来没有睡眼朦胧或者不在状态的过程,只要她睁开眼,眼底就一片清明了。很像他们这些训练过的人。

    不过他们是训练出来的,至于项小熙只能说她天生如此。

    “哦。”项小熙不知道男人又开始研究她了,接过墨镜带好,跟着沈王爷下了车。

    “老大!”一排人大声问好,然后看到车里又出来个女人,顿时懵逼了。

    这是人妖?

    不怪大家这么想,所有人都知道沈王爷讨厌女人,别说一起坐车了,靠近他都不行。突然冒出来个年轻妹子,太不科学了。

    “这是项小姐。”沈王爷淡淡的说。

    众人反应了一秒钟,然后齐声开口:“项小姐好!”

    “”项小熙点点头,“你们也好。”

    噗!沈绿又要憋不住了,看着更懵逼的手下们心里狂笑。

    太可爱了啊!哈哈哈哈,还你们也好哈哈哈哈!

    “抽筋了?”沈王爷瞟了他一眼。

    项小熙也好奇的看着他。

    “抽抽了。”沈绿捂着嘴点头。

    沈王爷带着项小熙往酒庄里走:“下巴卸了吧,就不抽了。”

    “”

    “活该!”沈青斜了沈绿一眼,跟在大家后面进去了。他几步追上沈王爷,小声询问,“要不要带项小姐去参观一下?”

    他们可是去谈判的,万一吓到妹子怎么办

    “她跟我一起。”

    项小熙听见了他们的话扭头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沈王爷笑了笑。

    穿过摆满葡萄酒的长廊,一行人来到葡萄架花园里,长长的木质餐桌那头有一群人,其中一个坐在餐桌边,见到他们不但没站起来,还把脚翘的更高了。

    “老大,那个就是马克图姆。”手下低头小声说。

    沈王爷先帮项小熙拉开椅子,然后才面无表情的在另一边坐下。

    “沈老大,久仰久仰!”马克图姆是纯种的阿拉伯人,长的很高,皮肤黝黑。但是因为五官立体,尤其是那双眼睛非常的深邃,也是个名副其实的美男子。

    “图姆先生。”沈王爷拿起桌上一瓶醒了好久的红酒,“我们有话直说,你非要见我,想必已经有了决策。”

    马克图姆没吭声,他的目光都被沈王爷身边的年轻姑娘吸引了,目不转睛的盯着看。

    项小熙觉察到他的目光,侧了侧头,然后又扭过头来小声问:“不是朋友吧?”

    “现在不是。”沈王爷给她倒了杯红酒,“尝尝,五十年的陈

    酿!”

    马克图姆看到项小熙喝了口红酒,然后面无表情的就放下来,忍不住道:“漂亮的小姐,你那一口就喝掉了一千美金,不想说点什么吗?”

    “图姆先生,如果你是来讨论红酒的,那么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沈王爷和马克图姆说的是阿拉伯语,项小熙听不懂。

    “尝尝这个。”沈王爷换成了中文,“葡萄做的小点心。”

    项小熙看着他推过来的盘子,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吃了一块。

    “好吧!”马克图姆点了支雪茄,“那我们说正事,你真要收购那几家小酒庄?”

    这里大大小小差不多十几家酒庄,以前最大的就是沈家这座。一年前马克图姆从天而降,买了其中一家,然后短短时间开始吞并,很快就成了这里最大的酒庄老板。

    但是他的收购并不光彩,很多都是强买强卖的。后来逼的剩下的几家小酒庄没办法,就决定将他们的酒庄卖给沈王爷。

    “你用错了词,不是我要收购,是他们非要卖给我。”沈王爷靠在红色的沙发椅上,和他深蓝的西装形成奢华的美,精致的五官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抵。

    项小熙正好扭头,她呆呆的看了一会,然后表情更严肃了。

    “在我看来那没什么区别。”马克图姆敲了敲桌子,“痛快点,酒庄我都要了!当然,你的我不要。”

    沈王修长的手在椅背上弹了两下:“看来是谈不妥了。沈青,送客。”

    马克图姆吹了声口哨站起来:“我从不勉强人,你考虑考虑哦!”

    走过沈王爷身边时他冲项小熙眨眨眼,然后意味深长的对沈王爷说:“如果你考虑把这个女孩送给我,那么这些酒庄我可以都不要!”

    啪,沈王爷袖子里甩出把匕首,马克图姆脸色一变,在地上狼狈的打了个滚。

    “妈的,你疯了?”他知道沈王爷不会真动他,但是刚刚那一下太危险了。

    沈王爷看他的目光像个死人:“她是我的未婚妻,敢动她。别说你是阿联酋皇室,就是王子我也要你的命!”

    “未婚妻?”马克图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土站起来,“你不是同性恋吗?”

    看见沈王爷神色更阴冷了,他哈哈笑了笑:“看来传言永远不可信啊!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回见!”

    “他欺负你了吗?”项小熙看着大摇大摆走出去的马克图姆,心想如果沈王爷需要,她可以小小的诅咒那家伙一下。

    沈王爷的表情瞬间缓和下来,眼底都带着笑意:“没有,他说你很漂亮,想娶你做老婆,我骗他说是你我们家的人。”

    见项小熙一脸茫然,沈王爷解释道:“他们国家有看上谁,就抢回去做老婆的习俗,我只有这么说,才能让他死心。”

    “老”沈绿的嘴又被堵上了,沈王爷冷冷瞟了他一眼。

    沈青马上把人拖的远远的:“你想死吗?”

    “我的天!老大太能胡说了。”沈绿夸张的喊道,“那家伙明明不是那么说的。”

    “所以呢?”沈青鄙视道,“你要揭穿老大?”

    沈绿瞪着眼睛:“胡说什么啊!我这是佩服,佩服!”

    &nb

    sp;   “闭嘴吧你!”沈青给了他脑门一下,“老大在追妹子,坏了他的事就等着被咔擦。”

    这边沈王爷已经带着项小熙去参观酒庄了,一群当地的妇女正光着脚站在巨大的木桶里踩葡萄。最下面的小孔不断的有红色液体流出来,那是最新鲜的葡萄汁。

    “这是最古老的榨葡萄汁办法,这里至今还在沿用。”沈王爷一路为项小熙讲解,“当地人认为用机器榨出来的葡萄汁会不够甜。”

    项小熙看了看他:“我们喝的葡萄酒都是用脚踩出来的”

    “呵呵!”沈王爷帮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这只是最原始的葡萄汁,葡萄酒要经过发酵,酿造,封存。在时间的变化里慢慢产生酒精,然后才变成我们喝的葡萄酒。”

    项小熙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没有。

    “要不要试试?”沈王爷很自然的拉住她的手,“踩葡萄汁会带来好运的。”

    项小熙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吓到的模样。

    “没关系,试试吧!”沈王爷鼓励她。

    “你也一起吗?”项小熙已经习惯干什么身边都有这个男人了。

    沈王爷摇头:“只有女人可以踩。放心,我就在旁边扶着你。”

    “我一直以为咱们这辈子都得当单身汪了。”沈绿藏在一个葡萄酒桶后面眼泪汪汪的说,“你看老大,眼里满满都是爱意啊!”

    沈青也挺感慨,他们四个曾经发过誓,如果沈王爷一辈子单身,那么他们也不结婚。现在沈王爷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他们也放心了。

    “我要拍下来!”沈绿激动的拿出手机。

    远处的大木桶里,项小熙一开始还面无表情的原地踏步,后来可能真觉得有意思,渐渐地又蹦又跳,沈王爷就一直抓着她的手,站在捅外边,最后还是他直接把人抱了出来。

    “好了,再跳下去,明天肌肉会酸疼的。”

    项小熙难得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连声音都比平时活泼,像个真正的小姑娘。

    “我可以把我踩出来的带走吗?”

    “当然。”沈王爷帮她擦了擦汗,“我让她们用葡萄汁做成面膜,回去可以送给妈。”

    项小熙点点头,笑容更大了些。

    她乖乖更着沈王爷走,却不曾注意男人时不时看过来的眼神。就像沈绿那小子说的,满满的都是爱意!

    “老大!”

    第二天一大早,沈青脸色难看的走进来。

    两个人正在吃早餐,沈王爷抬了抬眼皮:“怎么了。”

    “马克图姆又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传来喧闹声。

    “沈老大!我来给你送礼了。”马克图姆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身后有一个人端着个被罩住的盘子。

    马克图姆一挥手,他的人就把盘子放到桌上。

    “美丽的姑娘早上好!这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特别自觉的坐下。

    盖子被打开,里面是一只被烤熟的,奇形怪状的动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