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在项小熙眼里,伴侣之间有一方背叛,那么这段关系就意味着要结束了。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女人愿意原谅另一半。

    更无法理解那些当别人小三或者同时拥有妻子和情妇的人。在她和小花居住的村子里,就连丧偶的人都会终身不再娶嫁。

    “他他是我丈夫呀!没有他,这个家就散了!”黄丽看着李富国,捂着脸呜呜哭起来,“求你们让他走吧,都是我一个人错”

    沈王爷看着项小熙:“你想放他们走吗?”

    所有人都看着她,尤其是黄丽,她眼里满是希望,觉得这个小姑娘一定不忍心说不放

    “无所谓。”项小熙一脸关我什么事的表情,“这是你的地方。”

    意思是你的地盘你做主。

    四个颜色互相看了一眼,妈蛋!他们刚刚以为项小熙要求情。虽然是未来大嫂,但是也觉得挺惋惜,毕竟他们这个圈子圣母心什么的才是最傻的。

    “可你刚刚说了啊!”黄丽一脸错愕,明明刚刚这个女孩还替她打抱不平的,怎么现在能如此轻松的说无所谓。

    项小花侧头看她:“我是说他错了。”

    众人有些恍然,她是以事论事,在夫妻关系上是李富国错了,但是这和要不要放他们走是两回事。

    “我擦,大嫂好厉唔唔。”沈绿激动的说,被沈青捂住了嘴。

    沈王爷低着头,没人看到他唇边淡淡的微笑。

    他太了解项小熙了,因为自身能力的关系,使得她性情薄凉,视不相干的人为无物。就跟修佛修仙似得,把自己的心牢牢的锁起来,不被外人所影响。

    “沈老大。”一直没吭声的李富国突然开口了,“让我老婆离开吧,要打要杀随便你们,只求你放我老婆走。”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沈王爷看了眼又开始咬吸管的项小熙,扭头抬了抬下巴,“正好,我有笔生意想和李秘书谈谈”

    半个小时后,项小熙已经坐回到车里面。

    “你今天占便宜了。”她看着沈王爷。

    后者弯了弯嘴角:“嗯。”

    他和李富国达成协议,华商联盟未来三年所有的娱乐餐饮消费都要来沈家的产业。这可是一块虽然不算最大,但也绝不算小的肥肉。

    “老大说什么了?”坐在前面的沈绿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不安分得问。

    沈青把耳朵帖子车隔板上:“什么都没说。”

    “咱们老大虽然看着闷骚,可实际上心眼老多了!”沈青踹了他一脚,“你好好开车,不然就回去换沈蓝来。”

    沈绿才不要,他比划了一下:“我马上开!”

    “老大,到了。”车子开了很久,那面一直没声音。难道他家老大暗搓搓的做了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沈王爷扶项小熙下车,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做,就是项小熙看窗外,他看着项小熙。每一次她注意到自己,他就把目光移开。

    “走吧,进去!”

    沈王爷放慢脚步,和项小熙并排走进这家很豪华的店里。

    “沈老大!”翘着兰花指的男人迎上来,“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是要选礼服吗?

    ”

    项小熙看着这个穿着花衬衣,浑身都香喷喷的男人,这就是他们说的人妖?娘炮?同性恋?她脑子快速闪过一行字。

    “他是时装设计师。”沈王爷仿佛知道妹子的脑洞已经偏了,“家里人的衣服都是从他这定制的。”

    项小熙扭头看他:“我有衣服。”

    “我知道,三套裙子。”沈王爷指了指外面的蓝天,“下个月洛城就会降温,很快进入冬季。这里不比国内,冬天会很冷。”

    “我又要欠你钱了。”项小熙的表情越发严肃起来。

    沈绿恨不得冲上去说我们老大有的是钱,请随便花吧不要客气!

    “没关系,赢成从你父亲那里偷了很多古董。”沈王爷知道项小熙越害羞就越面无表情,所以她现在这是不好意思了。

    “你现在是她姐,所以他有义务给你钱花。”沈王爷笑了笑,“我会找他报销的。”

    项小熙马上放松下来:“那就好。”

    “原来是给这位小姐做衣服啊!”花衬衣设计师拍了拍手,“太符合我们这一季的东方主题了!”他忍不住冲着沈王爷甩小手绢。

    “这才是真正的东方娃娃呢!”

    沈王爷没接话,只是强调了句:“按照我母亲的标准。”

    “放心!我明白的。”花衬衣一招手,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扶着项小熙进去了。

    项小熙出来的时候,手扶着额头。

    “怎么了?”沈王爷快走几步迎上去,很隐晦的看了后面出来的花衬衣一眼。

    后者吓得赶紧摇头:我可什么都没干啊!开玩笑,沈老大头一回带妹子来,他巴结还来不及

    “这是体力活。”项小熙觉得好累,“可以回去了吗?”

    沈王爷嘴角动了动:“好,我们走吧。”

    “衣服做好后送到哪呢?”花衬衣在后面喊。

    沈青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是沈宅!”

    项小熙的房间就在沈王爷旁边,她说了声晚安正要进去。

    “小熙。”一只手伸出来按在她扶着门把手的手上。

    项小熙没动,扭头看着男人。

    沈王爷不动声色的把手移开:“后天我要去隔壁市,你要是无聊可以和我一起去。”

    “宓姨怎么办?”项小熙时刻记得自己的任务是陪张宓。

    “她后天和人约好了打牌。”沈王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到时候家里会来很多人。”

    项小熙马上点头:“我去。”

    看着人进去了,沈王爷才转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侧头看了看屏风:“妈,你都多大了”

    “我擦!”张宓从屏风后面窜出来,“你娘藏这么好你都能看见?”

    沈王爷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影子露出来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张宓怒了,“我要告诉你爸,说你欺负我!”

    “那你得先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沈王爷双手抱胸看着一脸懵逼的老妈,“我记得,他让你卧床养伤的。

    ”

    张宓捂着胸口,一只手指啊指的半天才说出一句:“你你这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妈你自己慢慢玩,我先回房间了。”沈王爷摇了摇头从张宓身边走过去。

    留下想叫唤又怕自己被发现的张宓独自跳脚,然后灰溜溜的下楼去了。

    “你儿子越来越不可爱了。”

    沈公子洗澡出来,就看见他老婆躺在那抱怨。

    “把他的心切开里面一定是黑的!”张宓愤愤道,“都不知道像谁。”

    “你又偷偷跑去监视他了?”沈公子掀开被子躺进去,顺便检查了下张宓的胳膊。

    张宓眼珠子转了两圈:“我刚刚去厨房找吃的嘛,然后就顺便看见他送小熙回房间。”

    “嗯,接着编。”沈公子冷笑,“你是不是不想要胳膊了?”

    “想。”张宓蔫了。

    沈公子小心的扶她躺下:“那就别老乱动,万一留下后遗症以后就麻烦了。”

    “我都快好了”张宓小声抗议,“又不是真的骨折。”见沈公子又瞪她,赶紧闭嘴。

    “你不是想回国去看三胞胎吗?”沈王爷搂住她,“一直不能痊愈,就一直不能去哦!”

    张宓这才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乱动了。不过,你看看你儿子啊,追个姑娘那么傻,也不知道表白。”

    “那小子才不傻呢!”沈公子用一种自己老婆真可怜的语气说,“他心里有数,你就别操心了。”

    “我怎么不操心?”张宓急了,“辛晴都有好几个孙子孙女了,咱们连一个都没有!”

    她一脸委屈:“当初明明说好以后要订娃娃亲的,结果没一对成的。”

    “年龄也不合适啊!”沈公子不能理解自家老婆的这种执着,虽然他当初也挺想把公主嫁给赢成那小子的。

    张宓握拳:“所以啊!这代不行还有下一代啊!只要王爷赶快结婚,我们就能抱孙子或者孙女了。”

    “你想的也太远了”沈公子抽了抽嘴角,“小辈们的事情谁能说的准呢!”

    “可你看看万老板!”张宓不服气,“他家的儿子就娶了阿莎,江瑞虽然不姓赢,可也是辛晴的儿子,又娶了万老板家的女儿。”

    这就是她一直耿耿于怀的地方,明明她和辛晴是好闺蜜来的,怎么末了她们两家竟然没有一对在一起!

    “要是你儿子真能搞定小熙,那我们和辛晴也算是亲戚了。”张宓往男人怀里钻了钻,“最近别让他太忙,给点时间谈恋爱。”

    第二天一大早,沈家大宅的上空就传来轰鸣声,吓得张宓差点掉到床底下。

    “怎么了?有人打进来了?”

    沈王爷给她盖好被子:“警报没响,你先别动我去看看。”

    同样,二楼的沈王爷也醒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隔壁。

    “地震了吗?”项小花已经站在门口张望了。

    沈王爷刚要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刺耳的喊声。

    “不许动!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全部趴在地上学狗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