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情不知道所起

    寺庙年代久远,斑驳的红漆在树荫里荡出悠远绵长的厚重感,阳光像被切割的宝石给庙门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一身白衣的女孩站在背光的圆晕中,有那么一瞬间,沈王爷以为她要化羽飞升,心里猛然生出执念,好想将那对翅膀砍掉,把人囚禁在身旁,永世不放。

    “你来了。”项小熙表情淡淡的看着他,“沈蓝说小花没事了。”

    沈王爷眼底墨色流转,在看时已经平静无波。

    “都结束了,我来接你回去。”

    项小熙点点头:“走吧。”

    “项小姐,老大怕你路上不舒服,特地换了大车来。”沈青笑眯眯的拉开车门。

    沈王爷看了他一眼,眉头动了动上了车。

    “谢谢。”项小熙坐在他对面,“你们家的事情”

    “都解决了。”沈王爷倒了杯果汁给她,“红狮子已经被抓,这次的事情完全结束了。”

    项小熙接过来吸了一口,然后咬着吸管看他。

    “你想回国吗?”沈王爷问。

    前面开车的沈青抽了抽嘴角,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想办法把人留下来吗

    “我妈不想你回去。”

    沈青:老大突然点亮了泡妞技能!

    沈蓝:我家老大就是厉害

    “她的伤还没好,想你留下陪她。”沈王爷弯了弯嘴角,“赢家那么多人,我妈这边只有她和我爸,你要是没什么事,就留下吧。”

    项小熙点点头:“当然可以。”

    她来米国本来就是帮沈家忙的,可来了以后项小花那边就出事了,她就一直在庙里祈福。现在人家需要她,自然是毫不考虑的留下来。

    “我妈会很高兴的。”

    张宓当然很高兴。

    “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趁着小熙上楼放行李,她搂住沈王爷的脖子逼问。

    沈王爷推了推她:“妈,你离我太近了。”

    “有本事你生出来就自己走,自己换尿布,自己冲奶粉。”张宓恶狠狠的说,“我是你妈,搂一下你怎么了?”

    “和你说了过少次,臭小子已经大了,你和他挨那么近干什么?”沈公子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还有,谁让你下床的?伤还没好呢!”

    沈王爷看着他妈被抱走。

    张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幸灾乐祸,走着瞧!我看你个闷骚怎么追女孩

    “老大!”沈青急急忙忙走过来,“金龙出事了。”

    金龙,华人圈里最负盛名的娱乐*城,以完全中式的装修风格和表演独树一帜。又因为是沈家的地盘,没人敢来闹事,所以很多道上的人谈判交际都喜欢来这里。

    “你去开车。”沈王爷听手下讲完,眼里划过道不耐烦。

    他的计划被打乱了,只好先去处理事情。

    “你要出去?”项小熙站在楼梯口。

    沈王爷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嘴角:“去处理点事情,你要不要一起?很快的,之后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好。”项小熙没有犹豫的点头。

    沈青看到她时有些惊讶,沈蓝偷偷告诉他是沈王爷主动邀请的。

    “项小姐肯定是我们大嫂,跑不了!”

    他们老大一向视女人为无物,看一眼都嫌麻烦,这会到好可他就不怕把项小姐吓着吗?毕竟去的是那种地方。

    “你快点给沈黄打个电话,让他这样那样”

    古香古色的装修,穿着汉服的侍女,走进金龙如同穿越时空。这里没有任何现代的痕迹,当然,除了那些群魔乱舞的顾客。

    “老大!”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迎上来,站到沈王爷身边时,还特别冲项小熙点了点头。

    项小熙同样点了点头,然后自认为一脸淡定的看着周围,其实她眼里的好奇谁都看的出来。

    “真可爱!”沈绿悄悄凑到沈青身后,“我第一次见项小姐的时候就说吧!只有她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才搞的定咱们老大。”

    “你老实点。”沈青给了他一下,“老大可什么都没说呢,你别给搅合了。”

    青,蓝,黄,绿。是沈王爷的贴上保镖兼助理。他们从小就被选中送到沈王爷身边,对他忠心耿耿。沈绿是四人里年纪最小的,所以沈青提醒他两句。

    “马上要营业了,我把人带去了包间。”沈黄扶了扶眼镜,”红夏不肯去医院,一定要见你。”

    红夏就是五年前沈王爷救的女人,今天下午有人闯进来捅了她一刀,说她勾引了人家老公。

    “你跟我一起进去,还是留在这里?”沈王爷没有动,而是问身旁的项小熙。

    这妹子一直到处瞟呢!以为大家都没注意她似的。

    “跟你一起。”项小熙一副认真陪他办事的模样。

    沈王爷隐晦的弯了弯嘴角:“好。”

    走到包间门口时,他又侧了侧头。

    沈青马上靠过来。

    “送点吃的过来。”

    自然是给项小熙的,沈青是个好手下,马上交代下去,要做妹子爱吃的东西。

    “沈沈老大”包间门刚开,沙发上一个男人就哆哆嗦嗦的站起来。

    旁边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穿黑色旗袍的女人,看上去刚二十多岁,属于长的很有味道的那种美女。不过此时她看上去可不太好,手捂着肩膀,血从指缝里流出来。

    “老大。”红夏坚持着要坐起来,照看她的两个小姑娘眼睛红红的扶着她。

    角落里还有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半张脸肿的老高,见到沈王爷进来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沈老大我该死!”男人砰一声跪下了,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我不知道红夏是你的女人,不然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动她啊!”男人哭求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沈王爷的突然看了看项小熙,后者用眼神询问他什么事。沈王爷摇了摇头,露出个奇怪的笑容。

    红夏却心里一震,她一开始就注意到沈王爷身边多了个女孩。这简直太不寻常了,等看到沈王爷对那女孩笑时,红夏的心也越来沉

    “老大。”沈绿领着个穿汉服的侍

    女进来,“吃的准备好了。”

    项小熙身前的桌子上很快就摆满了小碟子,里面是各种精致的点心和女孩子喜欢的甜食。

    “慢慢吃,我很快就好。”沈王爷亲自给项小熙倒了杯果汁。

    项小熙依旧没什么表情,点点头小口小口的喝果汁去了。

    “红夏。”沈王爷这才转头,将目光放到那女人身上。

    现在,他知道自己当年为什么要救她了。

    因为她长的有点像张宓。其实也就是眉宇之间有一点点神似,论五官的话,张宓比她更漂亮,更美艳。

    “你想怎么办。”他问。

    红夏挤出一丝笑容:“给老大添麻烦了,我我想离开。”

    “好。”

    没有挽留,没有疑问,只有淡淡一个字。

    红夏闭上眼,原来五年的等待与痴念都是笑话。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在乎,甚至根本就不曾看过她。

    “送她去医院。”沈王爷的目光又落回项小熙身上。

    见妹子又开始咬着吸管发呆,嘴角又隐晦的弯了弯。

    红夏站在门口最后看了一眼,见那男人丝毫没注意自己,她咬了咬牙,猛的转身走了。

    “红夏,做人要知足,这几年你对外说你是老大的女人,捞了多少好处你自己清楚。”沈青送她上车后,站在车门边上看着她。

    “现在离开,对你来说是最正确的选择。”

    红夏笑了笑:“我知道了。”

    车子慢慢离开,她低垂的眼底闪过伤心,不甘和决绝。

    “沈沈老大”包间里,跪在地上的男人已经哭了,“我我其实也就是请她吃了几次饭,摸了摸手还还亲过一次。其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没和她上过床啊!”

    沈王爷伸出手,沈黄把平板电脑递过去。

    “华商联盟”他轻声念道,“李富国秘书长,42岁。太太黄丽,华裔联会的副主席,两位的职务都不小。”

    李富国满头大汗,狠狠的瞪了角落里的妻子一眼,黄丽浑身哆嗦着快尿裤子了。

    “你和女人的事我不管。”沈王爷的目光扫向角落,“可你太太闯就进我的地盘伤人”

    “我不敢了!”黄丽跌跌撞撞的爬过来,“这事和我老公没关系,你放过他吧,你捅我捅我一刀!不不不,十刀!求你放了我老公,都是我的错啊呜呜呜”

    李富国楞了,他没想到平时只知道撒泼吃醋的妻子还有这胆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不对。”清丽的声音清楚的响起,所有人都看向项小熙。

    四个颜色眼底的激动都快溢出来了,从来没有人敢在沈王爷办事的时候插嘴,如果他们老大没发火,那φ(w*)?

    “嗯。”沈王爷点点头,“他不对。”

    李富国傻了,这小女孩是什么人?

    “不不不!”黄丽跌跌撞撞的跑到项小熙身边:“这位小姐,是我不对,是我伤了人,和我老公没关系。”

    项小熙看着她,眼底带着满满的疑惑:“他背叛了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