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术业有专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赢望他们被人拦住了,一个画着浓妆,白白胖胖的女人。复制网址访问

    “我就要他!”

    一旁的经理头上直冒汗:“李太太,人家人家是客人。”

    “客人?”那女人看赢望的表情都快流口水了,“你骗谁?你们这哪来的男客人。”她终于注意到了赢望怀里的辛容,还有站在旁边的项小花。

    “多少钱把他让给我?”说着已经开始把支票本从包里拿了出来,“老娘有的是钱,你们开价吧!”

    经理都快跪了,他看新闻的,知道眼前这位主是谁。而且下面的人已经偷偷和他打过招呼了,赢二少也在里面。

    “李太太,你喝醉了,这位真不是客人,他他是”经理不敢说啊,鬼才知道那兄弟俩今天抽什么风跑这来,尤其是这位还带着夫人。

    “他是谁?”叫李太太的女人不耐烦了,“我平时没少给你们钱,你竟然帮那两个臭丫头不帮我?”

    她可认不出赢望,还以为他是这里的少爷。

    “小花!快把她丢出去。”辛容再听不懂就是傻子了,这个女人竟然想拿钱卖望望哥?太无耻了!

    项小花早就想动手了,她急着找赢成,这女人拦住他们叽叽歪歪不知道想干什么。

    “小贱人你敢!啊”女人的声音消失在门口,经理点头哈腰的请赢望进去,然后才跑出去看李太太,这可是店里的常客,他的大金主。

    赢成正噘着屁股趴在墙上看,隔壁包间里刚刚的男公关正在伺候客人。赢成的表情特别丰富,眼睛一会瞪圆,一会眯着,嘴里不停的发出哦咦?啊

    “原来还可以这样!”

    门口有人敲门,赢成赶紧装模作样的坐好,原来是服务生送饮料进来。

    “您好,这是vie帮给你叫的!”服务生冲赢成眨眨眼,“本店特制的哦!”

    赢成的注意力都在隔壁,根本没听他说什么,挥了挥手就让人下去了。然后赶紧又趴墙看,默默记下每一个姿势。

    “有人吗?”门被大咧咧的推开,赢成怒了,哪个王八蛋又来打搅他?结果一回头他表情就惊悚了。

    “哥”一个跟头栽到沙发上,又看见从赢望身后冒出来的两个脑袋,吓得直接滚到了地上。

    辛容走进来发现只有他一个人,稍稍放下心来:“成成哥?你在这里干嘛呢!”

    “哈哈哈哈!”赢成挠着头爬起来,“容容小花你们怎么来了,还有哥”

    项小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赢成,你来和别的女人约会了?”

    “我没有!”赢成跟被狗咬了似的跳起来,“你看这哪有别人!”

    说着他冲赢望挤挤眼,赢望当没看见。

    “那你一个人在这干嘛?”辛容转了一圈,发现桌上的玻璃瓶里饮料颜色很漂亮,粉粉的,里面还有晶莹剔透的冰块。

    她拿起来正要喝,一只手伸过来把杯子拿走了。

    “不能喝。”赢望挠了挠她的下巴,像安慰傲娇的小猫。

    辛容知道赢望不让喝一定是因为对自己不好,可一转头就看见项小花咕嘟嘟干了一杯。

    “哇!好好喝!”她舔舔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见赢望没阻止,辛容撇撇嘴:“我也想喝”

    赢望咬了咬她的耳朵,小声说了什么,辛容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脸就红了。

    “小花,你留下陪成成哥吧,我们先回去了。”辛容一脸诡异的把项小花按到沙发上。

    项小花正喝第二杯呢,听见了还没来得及说话,辛容就拉着赢望跑了。

    房间里就剩下她们俩,紫色壁纸,红色的大床,顿时营造出一种绮丽悱恻的气氛来。

    “你是不是来唱歌的?”项小花看到了大音响,“竟然不叫我!”

    赢成火烧火燎的给她打开电视,又把话筒塞到小花手里:“那!你自己唱,渴了就继续喝。”

    说完就站到墙边,准备伺机再看几眼。

    “前几天给苏苏洗澡学了一首挺好听的!”项小花总共也没听过几首歌,还是辛容给三胞胎进行音乐教育的时候蹭了几首。

    “噜啦啦!噜啦啦”项小花看着大屏幕开始鬼叫。赢成观察了一会,发现她翻来覆去就只唱这一首,还特别投入。

    于是心慢慢放了下来,转身趴到墙上继续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项小花凑过来了。

    “你看什么呢?”

    “妈呀!”赢成跳起来,“你吓死我了。”

    项小花的脸红扑扑的:“我好热,把冷气开大点吧!”

    “已经是最大了啊!”赢成看了看温度显示器,“奇怪,你脸怎么这么红?”他随手摸了摸小花的脸。

    “怎么这么烫?”赢成嗖一下把手收回来,又把两只手

    都伸过去,不是错觉,就是很烫。

    项小花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赢成突然也觉得的热了

    音乐停了,墙壁因为有个洞变得不隔音。静悄悄的房间里隐约能听到喘息声,还有女人偶尔的尖叫。

    “赢成,你听到了吗?”项小花一边扯衣服,一边四处看,“好像有人在哭呢。”

    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领口已经扯开,露出半个雪白的包子。

    “你听错了,什么都没有。”赢成拿起桌上的纸巾把墙上的窟窿堵住,然后抱起项小花倒在床上。

    项小花眼前雾蒙蒙的,只觉得被赢成双手碰过的地方很舒服,于是她就主动往他身上蹭。

    “别急,这次我一定让你舒服!”赢成的声音忽远忽近

    她觉得自己好像根羽毛一直飘啊飘,有时候狂风暴雨,有时候似微风轻轻的抚摸着她,一切都那么陌生又刺激。赢成一直在叫她的名字,到最后她忍不住回应他。

    赢家。

    “容容,你不停的看表干什么?”

    辛晴陪着三胞胎坐在地毯上玩,就看见辛容不停的看表。

    “家里有我,要不你也和赢望出去玩吧!”

    中午回来的时候赢望说赢成和小花玩去了,辛晴也没在意,可怎么辛容一直坐立不安的!

    “呵呵!”辛容咧着嘴凑过来,“不是,我是看看是不是该吃饭了。”

    “饿了?”辛晴说着就准备叫阿姨给她做点吃的。

    辛容赶紧拉住她:“不饿,就是就是”

    “妈,容容在回奶,嘴里总想吃点什么。”赢望走过来,还端着盘芒果。

    辛容嗷呜一声扑上去。

    “望望哥好棒!”她趴男人耳朵上小声说。

    赢望捏了捏她的屁股:“乖,晚上再说我棒。”

    辛晴看见小丫头脸红红的坐回来,就知道肯定又被儿子占便宜了。

    “你弟弟到底带小花去哪啦?”辛晴见辛容眼珠子转了转,就更确定有问题了。

    赢望端着芒果喂辛容吃,一边淡淡说:“给你生孙女去了。”

    晚上,项小花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盯着她看。

    “我们在外面吃过啦!”她把蛋糕放下,结果大家还是盯着她看。

    赢成一脸的春风得意,拉着傻乎乎的项小花就往楼上走。

    “干嘛?”她还想吃蛋糕呢。

    “睡觉啊!”赢成摸了摸她的腰,“你不累吗?”

    项小花扭了两下:“那会腿疼,现在好了。”

    “看来多吃还是有好处的!”赢成瞟了自家大哥一眼。

    他媳妇那大长腿啊,那腰啊,软的啊,随便折啊,各种姿势啊!哦吼吼吼吼

    “他去了兰桂坊。”赢望一眼就知道倒霉弟弟在炫耀,淡淡的丢出句话。

    辛晴脸刷一下变了:“你去兰桂坊了?”

    “妈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赢成急忙解释。

    “你竟然去那种地方,还带小花一起去的?”辛晴站起来朝着厨房喊,“赢擎苍!你儿子出去鬼混了!”

    赢成一看不好,拉着项小花就往楼上跑,直接锁了房门。

    “呵呵呵呵!”辛容笑倒在赢望怀里,“妈,成成哥什么都没干呀。”

    赢擎苍正在厨房盯着火,亲自给辛晴炖燕窝。见倒霉儿子慌慌张张的跑了,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你儿子学坏了。”辛晴手叉腰,“竟然带小花去兰桂坊!”

    辛容在旁边捂着嘴噗噗偷笑。

    “他去学习了?”赢擎苍看了眼大儿子。

    赢望竖了竖拇指。

    “学什么?”辛晴一脸茫然。

    赢望觉得这个话题不合适辛容听,带着她去给三胞胎洗澡了。

    “那小子想过夫妻生活,可搞不定媳妇。”赢擎苍把燕窝端到桌上,“小花的武力值太高。”

    辛晴张了张嘴,想到儿子还是个处,因为碰不到媳妇还被打的和猪头一样,顿时明白了。

    “他去和男公关学那个了?”

    赢擎苍弯了弯嘴角:“他那么大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快点趁热吃了。”

    本来这件事可以说是皆大欢喜,赢成过上了性福的生活,辛晴喜滋滋的等着再抱一个孙子或者软萌萌的孙女,结果第二天一条新闻把大家给炸了个措手不及。

    “赢氏大少带妻子和神秘少女现身兰桂坊,和阔太因为抢人发生争执,一怒之下当众伤人。”

    赢成一脸担忧的看着大哥,可嘴上说出的话却特别缺德。

    “哥,你很长时间没上头条了,恭喜啊

    !”

    赢望他们被人拦住了,一个画着浓妆,白白胖胖的女人。

    “我就要他!”

    一旁的经理头上直冒汗:“李太太,人家人家是客人。”

    “客人?”那女人看赢望的表情都快流口水了,“你骗谁?你们这哪来的男客人。”她终于注意到了赢望怀里的辛容,还有站在旁边的项小花。

    “多少钱把他让给我?”说着已经开始把支票本从包里拿了出来,“老娘有的是钱,你们开价吧!”

    经理都快跪了,他看新闻的,知道眼前这位主是谁。而且下面的人已经偷偷和他打过招呼了,赢二少也在里面。

    “李太太,你喝醉了,这位真不是客人,他他是”经理不敢说啊,鬼才知道那兄弟俩今天抽什么风跑这来,尤其是这位还带着夫人。

    “他是谁?”叫李太太的女人不耐烦了,“我平时没少给你们钱,你竟然帮那两个臭丫头不帮我?”

    她可认不出赢望,还以为他是这里的少爷。

    “小花!快把她丢出去。”辛容再听不懂就是傻子了,这个女人竟然想拿钱卖望望哥?太无耻了!

    项小花早就想动手了,她急着找赢成,这女人拦住他们叽叽歪歪不知道想干什么。

    “小贱人你敢!啊”女人的声音消失在门口,经理点头哈腰的请赢望进去,然后才跑出去看李太太,这可是店里的常客,他的大金主。

    赢成正噘着屁股趴在墙上看,隔壁包间里刚刚的男公关正在伺候客人。赢成的表情特别丰富,眼睛一会瞪圆,一会眯着,嘴里不停的发出哦咦?啊

    “原来还可以这样!”

    门口有人敲门,赢成赶紧装模作样的坐好,原来是服务生送饮料进来。

    “您好,这是vie帮给你叫的!”服务生冲赢成眨眨眼,“本店特制的哦!”

    赢成的注意力都在隔壁,根本没听他说什么,挥了挥手就让人下去了。然后赶紧又趴墙看,默默记下每一个姿势。

    “有人吗?”门被大咧咧的推开,赢成怒了,哪个王八蛋又来打搅他?结果一回头他表情就惊悚了。

    “哥”一个跟头栽到沙发上,又看见从赢望身后冒出来的两个脑袋,吓得直接滚到了地上。

    辛容走进来发现只有他一个人,稍稍放下心来:“成成哥?你在这里干嘛呢!”

    “哈哈哈哈!”赢成挠着头爬起来,“容容小花你们怎么来了,还有哥”

    项小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赢成,你来和别的女人约会了?”

    “我没有!”赢成跟被狗咬了似的跳起来,“你看这哪有别人!”

    说着他冲赢望挤挤眼,赢望当没看见。

    “那你一个人在这干嘛?”辛容转了一圈,发现桌上的玻璃瓶里饮料颜色很漂亮,粉粉的,里面还有晶莹剔透的冰块。

    她拿起来正要喝,一只手伸过来把杯子拿走了。

    “不能喝。”赢望挠了挠她的下巴,像安慰傲娇的小猫。

    辛容知道赢望不让喝一定是因为对自己不好,可一转头就看见项小花咕嘟嘟干了一杯。

    “哇!好好喝!”她舔舔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见赢望没阻止,辛容撇撇嘴:“我也想喝”

    赢望咬了咬她的耳朵,小声说了什么,辛容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脸就红了。

    “小花,你留下陪成成哥吧,我们先回去了。”辛容一脸诡异的把项小花按到沙发上。

    项小花正喝第二杯呢,听见了还没来得及说话,辛容就拉着赢望跑了。

    房间里就剩下她们俩,紫色壁纸,红色的大床,顿时营造出一种绮丽悱恻的气氛来。

    “你是不是来唱歌的?”项小花看到了大音响,“竟然不叫我!”

    赢成火烧火燎的给她打开电视,又把话筒塞到小花手里:“那!你自己唱,渴了就继续喝。”

    说完就站到墙边,准备伺机再看几眼。

    “前几天给苏苏洗澡学了一首挺好听的!”项小花总共也没听过几首歌,还是辛容给三胞胎进行音乐教育的时候蹭了几首。

    “噜啦啦!噜啦啦”项小花看着大屏幕开始鬼叫。赢成观察了一会,发现她翻来覆去就只唱这一首,还特别投入。

    于是心慢慢放了下来,转身趴到墙上继续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项小花凑过来了。

    “你看什么呢?”

    “妈呀!”赢成跳起来,“你吓死我了。”

    项小花的脸红扑扑的:“我好热,把冷气开大点吧!”

    “已经是最大了啊!”赢成看了看温度显示器,“奇怪,你脸怎么这么红?”他随手摸了摸小花的脸。

    “怎么这么烫?”赢成嗖一下把手收回来,又把两只手都伸过去,不是错觉,就是很烫。

    项小花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赢成突然也觉得的热了

    音乐停了,墙壁因为有个洞变得不隔音。静悄悄的房间里隐约能听到喘息声,还有女人偶尔的尖叫。

    “赢成,你听到了吗?”项小花一边扯衣服,一边四处看,“好像有人在哭呢。”

    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领口已经扯开,露出半个雪白的包子。

    “你听错了,什么都没有。”赢成拿起桌上的纸巾把墙上的窟窿堵住,然后抱起项小花倒在床上。

    项小花眼前雾蒙蒙的,只觉得被赢成双手碰过的地方很舒服,于是她就主动往他身上蹭。

    “别急,这次我一定让你舒服!”赢成的声音忽远忽近

    她觉得自己好像根羽毛一直飘啊飘,有时候狂风暴雨,有时候似微风轻轻的抚摸着她,一切都那么陌生又刺激。赢成一直在叫她的名字,到最后她忍不住回应他。

    赢家。

    “容容,你不停的看表干什么?”

    辛晴陪着三胞胎坐在地毯上玩,就看见辛容不停的看表。

    “家里有我,要不你也和赢望出去玩吧!”

    中午回来的时候赢望说赢成和小花玩去了,辛晴也没在意,可怎么辛容一直坐立不安的!

    “呵呵!”辛容咧着嘴凑过来,“不是,我是看看是不是该吃饭了。”

    “饿了?”辛晴说着就准备叫阿姨给她做点吃的。

    辛容赶紧拉住她:“不饿,就是就是”

    “妈,容容在回奶,嘴里总想吃点什么。”赢望走过来,还端着盘芒果。

    辛容嗷呜一声扑上去。

    “望望哥好棒!”她趴男人耳朵上小声说。

    赢望捏了捏她的屁股:“乖,晚上再说我棒。”

    辛晴看见小丫头脸红红的坐回来,就知道肯定又被儿子占便宜了。

    “你弟弟到底带小花去哪啦?”辛晴见辛容眼珠子转了转,就更确定有问题了。

    赢望端着芒果喂辛容吃,一边淡淡说:“给你生孙女去了。”

    晚上,项小花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盯着她看。

    “我们在外面吃过啦!”她把蛋糕放下,结果大家还是盯着她看。

    赢成一脸的春风得意,拉着傻乎乎的项小花就往楼上走。

    “干嘛?”她还想吃蛋糕呢。

    “睡觉啊!”赢成摸了摸她的腰,“你不累吗?”

    项小花扭了两下:“那会腿疼,现在好了。”

    “看来多吃还是有好处的!”赢成瞟了自家大哥一眼。

    他媳妇那大长腿啊,那腰啊,软的啊,随便折啊,各种姿势啊!哦吼吼吼吼

    “他去了兰桂坊。”赢望一眼就知道倒霉弟弟在炫耀,淡淡的丢出句话。

    辛晴脸刷一下变了:“你去兰桂坊了?”

    “妈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赢成急忙解释。

    “你竟然去那种地方,还带小花一起去的?”辛晴站起来朝着厨房喊,“赢擎苍!你儿子出去鬼混了!”

    赢成一看不好,拉着项小花就往楼上跑,直接锁了房门。

    “呵呵呵呵!”辛容笑倒在赢望怀里,“妈,成成哥什么都没干呀。”

    赢擎苍正在厨房盯着火,亲自给辛晴炖燕窝。见倒霉儿子慌慌张张的跑了,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你儿子学坏了。”辛晴手叉腰,“竟然带小花去兰桂坊!”

    辛容在旁边捂着嘴噗噗偷笑。

    “他去学习了?”赢擎苍看了眼大儿子。

    赢望竖了竖拇指。

    “学什么?”辛晴一脸茫然。

    赢望觉得这个话题不合适辛容听,带着她去给三胞胎洗澡了。

    “那小子想过夫妻生活,可搞不定媳妇。”赢擎苍把燕窝端到桌上,“小花的武力值太高。”

    辛晴张了张嘴,想到儿子还是个处,因为碰不到媳妇还被打的和猪头一样,顿时明白了。

    “他去和男公关学那个了?”

    赢擎苍弯了弯嘴角:“他那么大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快点趁热吃了。”

    本来这件事可以说是皆大欢喜,赢成过上了性福的生活,辛晴喜滋滋的等着再抱一个孙子或者软萌萌的孙女,结果第二天一条新闻把大家给炸了个措手不及。

    “赢氏大少带妻子和神秘少女现身兰桂坊,和阔太因为抢人发生争执,一怒之下当众伤人。”

    赢成一脸担忧的看着大哥,可嘴上说出的话却特别缺德。

    “哥,你很长时间没上头条了,恭喜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