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好大的蘑菇

    “小花,你知道三胞胎是怎么来的吗?”

    天气正好,花园里微风带着花香,三个小家伙在垫子上爬,辛晴看着项小花问,“知道吗?”

    “知道!”项小花戳了戳苏苏的包子脸,换来一个软萌萌的笑脸。

    啊啊啊啊啊萌死了!

    “怎么来的?”辛晴给赢修擦了擦口水。

    项小花看了眼辛容:“容容生的呀!”

    “咳咳妈的意思是怎么到我肚子里的。”辛容不好意思的说,“你知道吗?”

    项小花不知道从哪看的段子,唱了句:“这个问题难不住我,宝宝是夫妻睡一起啊睡一起!”

    “睡一起?”辛晴和辛容都瞪着她。

    “是啊,两个人躺在一起睡觉就会有小宝宝了!”

    果然

    “小花啊”辛晴语重心张的把平板电脑递给她,“来,好好看看!”

    两性之间的奥秘

    辛容:“”

    “看这个?”项小花点开。

    “看完你就知道怎么生宝宝了。”辛容转过身去逗赢楚。

    项小花非常听话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直到把所有的内容都看完。

    “明白了吗?”辛晴问她。

    “明白了。”

    辛容怀疑的问:“真明白了?”这么淡定不像啊

    项小花看着她,然后慢慢往后躺去,最后直挺挺的倒在了草地上。

    “咯咯咯咯咯咯!”苏苏和赢修以为表演节目,拍着小手想再看一次。

    辛晴吓坏了:“小花?小花?”

    “好像晕过去了。”辛容跳起来,“我去叫望望哥!”

    大家很紧张,他们害怕是催眠的后遗症。赢成匆匆赶来把人抱回房间,赢望观察了一下摇头。

    “晕过去了。”

    “哥,晕过去是明摆着啊!”赢成不满的道,“重点是为什么晕过去。”

    赢望瞟了他一眼:“叫醒问。”

    众人:

    “小花!”赢成轻轻拍了拍项小花的脸。

    “你那样是叫不醒她的。”赢望瞟出一句。

    赢成瞪了他一眼:“我可舍不得打!”

    “那就等她自己醒。”赢望说完拉着辛容回房间哄三胞胎午睡去了。辛晴却不放心,坐在床边纳闷的嘀咕。

    “怎么好好就突然晕了”

    赢成在对面坐下:“妈,你和小花说什么了?”

    “给她普及了一下而已。”辛晴看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你!”

    “嘿嘿!”赢成嬉皮笑脸的,“她明白啦?”

    辛容寻思了一下:“她说明白了啊,然后就晕了。难道是吓着了?可有什么可怕的?”

    “”赢成突然福泽心至的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他眼珠子转了转:“妈,你忙去吧,我陪着小花。”

    “你小子是不是对小花做了什么?”辛晴太了解这个不靠谱的儿子了,“你是不是对人家用强的了?”

    赢成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母亲:“妈!你觉得我和小花打架我能赢她?”

    “唔”辛晴抽了抽嘴角,“行了,我先出去,小花醒了记得下楼。”

    项小花粗壮的神经没

    有昏迷多久,辛晴刚离开她就醒了。

    “小花?”赢成高兴的要抱她,然后

    啪!

    “啊!”

    第二次被踹下床的男人咬着呀爬起来。

    “项——小——花!”

    赢成的半张脸肿了,他被一脚踢到床头柜上,磕了个正着。

    “啊啊!”赢楚和赢修很好奇小叔叔变成了这副模样,一个劲的看着他,还想伸手摸。

    而苏苏则被吓哭了,看见赢成就撇嘴。

    “你干嘛打成成哥?”被项小花拽到小客厅,辛容好奇的问。“他欺负你了?”

    项小花四下看了看,跑到飘窗跟前在苏苏的玩具框里翻了翻,翻出一个大大的布蘑菇。

    “容容,你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塞到我身体里去吗?”

    辛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直视这个布蘑菇了,她一把夺过去丢进垃圾桶:“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按照资料上说的,生小孩就要把唔唔唔”

    辛容把项小花的嘴捂着:“我告诉你,每个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唔唔唔?”真的?

    “真的”

    “唔唔唔唔唔唔?”你也是这样的?

    “是的”

    “呜呜。”好吧。

    真是莫名诡异的对话。

    晚上。

    “知道错了?”赢成跟大爷似的躺在床上。

    项小花从辛晴那领到煮鸡蛋,在他脸上滚。

    “我不知道是那样呀!”项小花还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赢成也有些不好意思,眼神瞟了瞟:“那那你现在知道了吧”

    “知道了。”项小花特别认真的点头,“容容都能忍受,我也能!”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鬼?忍受什么玩意?

    “保证不动手了?”赢成不信她。

    项小花握拳发誓:“肯定不动手,不然你就再也不要理我了。”

    “那好吧”赢成觉得自己脸烧烧的,伸手把项小花抱上床。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很长时间之后

    啪!

    “啊!”

    赢成滚到地上,这次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项——小——花!!!”

    赢家大宅石破惊天。

    “噗哈哈哈哈哈哈!”辛容笑倒在赢望怀里,辛晴也笑的喘不上气。

    就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赢擎苍和赢望嘴角都弯了。

    “咦咦咦咦!”赢楚和赢修对于每天脸都不一样的小叔叔更好奇了。

    苏苏撇着嘴钻在赢望怀里不敢看。

    “要要不要去医院啊哈哈哈!”辛容忍着笑问。

    赢成左右两边的脸都肿了,现在看上去像个猪头,连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揍了。

    虽然磕到桌角上也不比被揍好多少。

    “不用。”赢成半死不活的靠在沙发上。“你们离我远点就好。”

    辛晴笑着让小花去拿药箱,项小花一脸忐忑,捂着脸跑去拿了,然后乖乖的坐到赢成旁边。

    “你离我远点!”赢成

    瞪她,可惜眼睛眯成一条缝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项小花咧嘴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行了行了!”辛晴给他处理伤口,“一个大男人和小姑娘计较什么?再说了,这也是你自己没本事,你哥和容容怎么就没事。”

    “那能一样吗?”赢成呲着牙,“容容那小身板我哥一根指头就搞定了。

    辛容脸红红的躲进赢望怀里,赢望看了倒霉弟弟一眼,嘲笑道:“这是男人的本事,你不行。”

    赢擎苍点点头:“太差。”

    赢望觉得自己肯定是捡来的。

    发现家人不靠谱,只会嘲笑他后,他觉得只能指望自己了。再家钻了一个月,等脸上的伤好了以后,这天他暗搓搓的溜了出去。

    “小花!快点,成成哥出去了。”辛容拉着小花就往外跑。

    赢望已经坐在驾驶座上,给辛容系好安全带才开车。

    “成成哥最近神神秘秘的,还总偷偷打电话!”辛容愤愤道,“我还看见他手机里有很多女人照片。”

    项小花很沮丧的坐在后座上:“都是我不好,他肯定去找别人生宝宝了。”

    “那怎么行?”辛容眼睛瞪的滚圆,“你是他的合法妻子,他要是敢找别的女人,你你就阉了他!”

    赢望默默的转了把方向盘,倒霉弟弟去干什么他倒是知道一二,可他并不打算说出来。有句话怎么说的呢!

    自己作的死,忍着也要死到最后不是。

    “我我们还是回去吧!”项小花不敢去,她怕赢成真不要她了。

    可是真的很疼!怎么可能装下那么大的棍子呢

    “你不想知道成成哥去干什么了吗?”辛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放心,有我呢!望望哥也在。”

    她扭头问赢望:“要是成成哥真的对不起小花,你就把他揍一顿!”

    “嗯。”赢望摸摸她的脑袋。

    弟弟什么的哪有老婆重要。

    这会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赢成的车开进了兰桂坊。

    “这里都是酒吧啊!”辛容四处张望。

    赢望没告诉她,这里的酒吧比较特殊,基本上都是为女性服务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男公关。

    “不要乱走。”下车后,他就把人紧紧搂进怀里。

    辛容和项小花都是美人,自然吸引了很多目光。

    赢望眼神阴冷的扫向那些人,出来混的都有眼色,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便也老实下来,不再看了。

    “成成哥进了那里!”辛容指着一间装修考究的酒吧,“看上去很高级啊!”

    这是兰桂坊最贵的酒吧,里面有这一行最贵的少爷。

    “走,我们也进去!”辛容拉着小花,赢望拉着她。

    赢成可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家哥哥出卖了,此时已经到了酒吧后面的贵宾包间里,一个很帅的男人见他进来赶忙站起来。

    “赢二少!”

    赢成摆摆手坐下:“你的客人呢?”

    “在隔壁。”对方态度很殷勤,“等会你从这里就可以看到。”

    男人站起来把墙上的画取下来,墙上竟然有个挺大的洞。

    “不会被发现?”赢成觉得这洞大了点。

    男人笑了笑:“隔壁墙上这个位置是壁画,看不出来的。”

    “好了,你过去吧。”赢成挥了挥手,“记着动作慢一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