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记得了?

    这还是他们家白白软软胖乎乎的小苏苏?

    “没事。”沈王爷探了探苏苏的鼻息,“睡着了。”

    摇篮里的苏苏和半个月前比完全换了个孩子,又脏又瘦,两只眼睛糊着眼屎,脸上还挂着眼泪和擦的乱七八糟的鼻涕。

    远远的一辆车快速开过来,刺耳的刹车之后副驾驶上的辛容冲出来。

    “苏苏!”

    赢成把小家伙从摇篮里抱出来:“在这,她没事!”

    接着赢望,赢擎苍和辛晴都跑过来,辛容把苏苏抱过去失声痛哭。

    “我的孩子啊呜呜呜”

    辛晴把赢望推开:“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妈!”辛容把苏苏交给辛晴,“没事,就是瘦了好多,都快认不出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辛晴抱着苏苏哭,“怎么这么脏啊!我的宝贝孙女哦”

    大概是她们动静太大,苏苏被吵醒了,可小家伙却连眼睛都不睁,只是小声哼哼。

    “苏苏怎么了?她怎么了呀这是?”辛容和辛晴急坏了,孩子这样肯定是不正常的。

    沈王爷把游思送上救护车,拉着一个医生跑过来看。

    “生命体征还行,赶快上医院吧!”医生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小小姐严重缺乏营养。”

    于是一伙人又匆匆上车,然后跟着救护车一起到医院。沈王爷给青帮的人打了电话,跟着游思去了手术室。

    赢望在路上就通知了医生,苏苏被直接送进最先进的仪器里检查,过了一会电脑给出了详细的报告。

    “怎么样?”辛晴盯着老院长,他和赢家也算是熟人了。

    老院长是看着三胞胎出生的,此刻心情也挺沉重:“小小姐不止营养不良,是压根就没有吃东西,胃里都是空的。”

    “我的苏苏”辛容和辛晴失声痛哭。

    赢望眼角也发红了,攥着拳头问:“没有其他问题吗。”

    “还有”老院长有些激动,“那些畜生给小小姐喂了咳嗽药水,而且每天都喂。小小姐之所以连眼睛都睁不开,也没力气哭一是因为饿的,另一个原因是短时间内摄取了过量的安神药物。”

    赢成一脚把椅子踢倒:“我去打个电话。”

    不用问,肯定是让保镖们好好折磨抓到的活口去了。

    “对苏苏有影响吗。”赢望搂着泣不成声的辛容,一边给她顺气,一边皱眉,“脑部扫描什么情况。”

    院长把脑波图举起来:“目前看反应神经很缓慢,不过这可能是身体原因造成的,具体怎么说等小小姐情况好一点再做一次检查。”

    “那现在我们要做些什么?”辛晴把眼泪擦干,“是不是只能先输营养液?”

    “已经输上了。”院长扶了扶眼镜,“只能补充流食,用婴儿奶粉冲米糊吧!”

    辛晴拍了拍辛容的手:“我和你爸回去准备,你和赢望看着苏苏。”

    “嗯。”辛容吸了吸鼻子问院长,“可以给她先擦擦吗?”这种情况洗澡肯定是不行了。

    院长说可以后,赢望就去打了盆热水,辛容一点一点把苏

    苏脸上的脏都擦掉。这时候辛晴和赢擎苍走了,赢成去送他们,病房里只有他们一家子。

    “哇”辛容一边擦一边哭,刚刚怕辛晴担心还压抑着,这会直接就崩溃了。

    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的躺在大床上,好像一碰就会碎似的。想到平时软软糯糯的小家伙嗲嗲的叫妈妈辛容眼神充满仇恨的看着赢望。

    “望望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给苏苏报仇。”

    赢望心疼的跟什么似的,把人搂进怀里:“嗯,我给苏苏报仇。”

    苏苏这么多天都没洗澡,纸尿裤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带的,里面鼓鼓的全是尿。辛容给她清洗的时候发现不但小屁股上都是红疹子,连尿尿的地方都又红又肿。

    “赢望!”她尖叫一声。

    去换水的赢望大步走回来,见小女人一脸惊恐的指着苏苏下面,心一沉。

    “望望望哥”辛容哆嗦着抓住他的袖子,“苏苏苏她”

    赢望托着她的脸:“别怕,我去叫医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

    “好好辛容抓住毛巾,好像这样她能冷静下来似的。

    苏苏才一岁啊,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不不不!辛容使劲摇了摇头。

    “不会的!不会的”

    赢望很快叫了医生来,老院长身后跟着妇产科的主任,她给苏苏检查了一下。

    “没有!”主任显然也舒了口气,“没有被侵犯的痕迹,红肿是因为一直带着纸尿裤,也没换过引起的发炎。”

    辛容呜呜的扑进赢望怀里,赢望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

    “望望哥”辛容这才发现男人一身都是汗。

    “没事。”赢望摸摸她的头。

    医生去给苏苏重新开药,因为年纪太小,所以先试试外敷的,如果实在不行就输消炎液体。

    “你去休息一会。”看辛容给苏苏收拾干净了,赢望拉了拉她的手,“我陪着女儿。”

    辛容摇头:“你让我看着她,我怕一转身苏苏又会不见了。”

    “那我把床推过来,你睡她旁边看着好不好?”

    劝辛容躺下休息后,赢望就坐在母女俩中间,苏苏的脸蛋干干净净的,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是好歹能认出模样了。

    “咱们苏苏太遭罪了,得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啊!”辛容拉着苏苏的小手难过的放到嘴边亲了亲。

    赢望拉起她的手,又把苏苏的小爪爪包进去一起亲了亲:“只要平安回来,以后我们好好疼她,很快会变的跟以前一样白白胖胖的。”

    “嗯。”辛容点点头,“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好。”赢望轻轻拨开她耳边的碎发,看着辛容慢慢闭上眼睛。

    将进半个多月的时间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苏苏回来了,她终于放松下来,甚至一瞬间就进入了深度睡眠,连辛晴他们回来都不知道。

    等辛容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把对面的赢成吓了一跳。

    “容容?”

    辛容盯着还静静睡着的苏苏,又用手去碰了碰她的小脸蛋,这才松了口气。

    &n

    bsp; “是真的,不是做梦!”

    身后传来动静,躺在她旁边休息的赢望也坐起来摸摸她的脸:“放心,是真的,苏苏回来了,她没事了。”

    “你这么紧张让我也紧张了。”赢成笑起来,“已经给苏苏输了流食,医生说她最晚下午就会醒。还有!小花明天也会回来。”

    辛容一听眼睛亮了亮:“小花没事了?”

    “没事了,她身上的确有接收器,就是耳朵上的耳钉!”

    万老板检测耳钉时发现,它居然是一个超级小的脑波控制器。只要项小花带着,拥有主控器的人就可以随时控制她。

    “她之前的催眠指令应该是不要把耳钉摘下来。”赢成看着赢望,后者点点头,“等她回来,我会给她下一个重叠催眠。”

    这样项小花就不会被之前的催眠指令控制了。

    “太好了!”辛容忍不住又想哭,“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赢擎苍和辛容一吃过午饭就来了,知道辛容肯定不会出去吃饭,就给他们也把饭带了过来。之后几个人就静静的围在床边,等着苏苏醒过来。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

    “怎么还不醒?”辛容开始慌了,“不是说下午吗?”

    辛晴也急:“阿苍,你去问问院长吧。”

    赢擎苍正要离开,就听见赢成喊了句。

    “动了动了!”

    顿时几双眼睛都盯着床。

    小小的身子真的动了,先是小手,然后脑袋摇了摇,最后睁开了眼睛。

    “苏苏!”辛容小声的叫她,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

    床上的小宝宝看着她,先是茫然,然后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嘴一撇。

    “哇麻麻”

    辛容忍着泪把女儿抱起来:“妈妈在,妈妈在!”

    “乖孩子,让奶奶看看!”辛晴抓着苏苏的小手,“还记得奶奶吗?”

    苏苏盯着她看了看,脑袋一转就钻进辛容怀里继续哭。

    “竟然忘了?”赢成急忙凑过来,“那小叔叔呢?小叔叔记得吧!”

    苏苏压根连头都没动,就跟没听见似的,紧紧搂着辛容。

    “妈呀!”赢成大叫起来,“苏苏不会失忆了吧?”

    赶过来的院长一进来就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后来见苏苏一直抱着辛容麻麻麻麻的叫,才给大家解释。

    “幼儿的记忆力很短的,需要每天不停的重复才能记住。”

    辛容啊了一声:“怪不得她叫麻麻,之前发音很标准的。”

    院长一笑:“证明小小姐的脑子没有问题,还记得最亲的人。”

    孩子对母亲的依赖是天生的,也是本能。

    “那就好!那就好!”辛晴拍拍胸口,“等我们回了家每天教她,早晚会重新认人的。”

    赢望还是不放心:“现在这种情况可以做脑部ct吗。”

    “可以做。”院长让护士准备体温器,“如果体温正常的话,我马上去安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