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失控的原因

    赢家大宅,所有人坐在客厅里,辛容一脸懵懂的听完赢望的话。复制网址访问

    “肯定哪里错了,怎么会是小花呢?”辛晴猛的站起来,“她人呢?你把她送走了?”

    “阿晴。”赢擎苍拉她坐下,“你先别急,听赢望说完。”

    辛容一脸坚定的摇头:“我不相信是小花做的,她不会这样伤害我。”

    “我知道。”赢望摸摸她的脸,“所以,等会她回来我们好好问问。”

    正说着,赢成和项小花进来了。

    “小花,过来!”辛晴急忙叫她,“坐我旁边。”

    赢望见小花傻乎乎的坐下,扭头问赢成:“什么都没说?”

    “没有。”

    “那就让她看看视频。”赢望把电脑打开,放到茶几上。

    项小花看了看大家,发现大家都盯着自己:“怎么怎么了啊?”

    “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激动,我们会想办法的。”赢成坐到她身边紧紧拉住她的手。

    视频里,上午发生的事又重演了一遍,当项小花看到自己把棉花踢飞的时候,整张脸都白了。

    “我我不知道我我没有”

    赢成赶紧搂住她:“别怕,别怕,我们知道那不是你,你不要怕。”

    项小花浑身都在发抖,看着视频里的自己抱着赢修要走,还看到自己和赢望动手。

    “是我做的?”她抬起头,嘴巴哆嗦着问。

    赢成也满脸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是你。”这时候赢望开口了,“但是又不是你。”

    辛晴握着项小花的手:“别怕,仔细听赢望怎么说,我们都相信那不是你!”

    “小花!”辛容站起来抱了抱她,“我也不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项小花哇一声哭起来:“可可那是我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完全没有印象。可可那里面的人就是我啊”

    “别哭,别哭!”赢成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哥你快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

    赢望揉了揉眉心:“小花,你冷静一下,等会我要给你进行深度催眠,看看你是不是有被人催眠过的痕迹。”

    “那你快给我催,快催!”项小花抹了抹鼻涕坐好。

    辛晴提议:“花厅吧,让她躺下。”

    项小花躺在贵妃椅上,赢望坐在她对面,其他人远远站在不敢过来。

    “开始了。”赢望说完,眼底泛起道精光,直直看着项小花。

    项小花的眼神慢慢开始涣散,最后又变成了灰蒙蒙的感觉。

    “你叫什么。”

    “项小花。”

    “你最喜欢什么。”

    “赢成和吃东西。”

    走过来的赢成:不知道该不该感动。

    “好了,快问其他的。”辛晴坐到旁边,大家都等着听结果。

    当问到项小花被霍宁带走以后时,她的反应就开始不对劲了。好像很挣扎,又好像很痛苦,最后抱着脑袋哭喊疼。

    &n

    bsp; “醒来。”赢望大喝一声。

    项小花打了个摆子,软绵绵的往前栽去,赢望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小花,小花!”

    “头好疼。”项小花小声说,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赢成站起来:“我送她回房间。”

    等他下来时,大家已经移到了客厅。见他下来了,辛晴急忙问:“小花没事吧?”

    “睡着了。”赢成摇头。

    “脑部被刺激过度,睡一觉会好。”赢望的脸色也不太好,“她的确被催眠过,对方还是个高手。”

    赢成想到以前辛容认识过一个做花茶的女孩,也是被人催眠然后来接近他们的。

    “和上次那”

    “不一样。”

    赢望马上说:“上次那个本身就是假的。”

    人的自主意识非常强,就算再厉害的催眠术,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让一个人处在催眠状态。更别说项小花并不是那样一个状态。

    她是突然丧失了自我,就好像就好像有什么人在现场催眠她一样。

    “你的意思是说,小花的行为的确是被动的,她完全不知道。但是你也不能确定,她这是怎么回事?”

    辛晴抿着嘴角:“那我们该做什么?小花这种情况还会不会再出现?”

    “如果我猜的没错,会。”赢望表情严肃,“从现在开始,家里一定要有男人,容容和妈也不要单独和小花在一起。”

    赢成站起来原地走了两圈:“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谁也不知道小花什么时候会失控。”

    更让他担心的,是万一在背后控制的家伙对小花出手怎么办

    “还有个办法。”赢擎苍突然说。

    大家都看他。

    “把小花送到万家基地去。”

    直升机划过海面,一层层波浪高高卷起拍打着石壁。项小花的脸贴在窗户上,这个距离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岛上的人。

    几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男人在指挥直升机降落。

    “别紧张,我会一直陪着你。”赢成拉着她的手。

    这两天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别紧张,别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项小花却很紧张,很害怕。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伤害大家。原本因为弄丢苏苏的内疚感更是上升到了原来我就是罪魁祸首。

    原来是我把苏苏交给坏人的

    “等会陈姨会亲自给你检查,那些仪器不会伤害你,对身体也没有影响。”赢成打开舱门,自己先跳下去再回头抱她。

    不远处万老板和陈欢站在那看着他们。

    “我都听辛晴说了,别害怕。”陈欢看着小花安慰她,“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会帮你找到原因,放心!”

    项小花被带进基地,通过层层机关后来到最下面。

    “来!去把衣服换上,身上什么都不要带。”陈欢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她只带了个耳钉,“把耳钉也摘掉。”

    赢成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小花在里面换衣服,他就守在门口。等项小花穿着白色的研究服出来,赢成牵着她的手把她送进了一个密封的玻璃房子。

    &nbs

    p;   “别怕,我就在外面看着你。”

    小花很害怕,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于是乖乖的走进去,坐在中间的椅子上。

    “我们先检测看看她体内有没有金属反应。”陈欢站在仪器前下命令。

    赢成听过父母的故事,知道赢擎苍的心脏里曾经被装过炸弹。

    “控制器有可能会装在她的身体里吗?”

    “如果有的话,只能在大脑。”陈欢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奇怪符合,“这是大脑皮层反应,她现在很紧张。”

    赢成有些心疼,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尽量让自己平静,然后带着笑看着玻璃房里的小花。

    小花挤出个笑容给他。

    “没有。”陈欢皱着眉头,“她身体里没有任何金属反应。”

    一直没说话的万老板插了句嘴:“检测皮肤基因链。”

    “皮肤?”赢成惊讶道,“那玩意能按进皮肤里?”

    “军方有一种新型科技,非常薄的芯片,而芯片的材料是仿照人体皮肤设计的。”万老板在屏幕上戳了几下,“可以屏蔽金属探测仪,也可以躲过一些仪器。”

    陈欢让人去安排,扭头接了句:“很多间谍现在都用这招。”

    “这个时间会很久,你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赢成摇头:“我陪着她。”

    “也好,你现在可以进去告诉她等下会有人去采集她的皮肤样本,叫她别怕,不疼的。”

    项小花在里面看见他们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本来就很担心。见赢成也进来了,赶紧迎上去。

    “查出来了吗?我身体里有东西吗?”

    赢成摸摸她的脸:“没有,现在你不用怕了!”

    他知道项小花害怕的原因里有一个就是无法接受自己身体里有东西。对一直远离高科技生活的她来说,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等一下他们要给你做另一项检查。”赢成干脆抱着她坐到沙发上,“这次时间会久一点,不过你可以出去,等会我们去海边看看,晚上想吃什么?”

    项小花头埋得低低的:“我不饿”

    “”赢成心里突然泛起股冷意。

    现在的项小花让他心疼,一个曾经那么爱笑的女孩子,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背后的人利用她伤害她最亲的人,小花心里有多难受赢成体会的到。

    可他却无能为力

    赢家。

    “苏苏暂时安全,对方的目的是为了偷走我们所有的孩子。”辛晴冷眼看着空气,“甚至偷走以后也不会伤害他们。”

    对方费了这么大工夫,下了一盘大旗。无非就是看赢家骨肉分离,甚至会恶毒的将偷走的孩子训练成他们的人,等十几年以后

    “再回来杀了我和容容。”

    父子相残,知道真相的孩子们想必也活不下去吧。

    “谁会花这么多时间布局,到底什么深仇大恨让他要这样做?”辛容哭了,就算苏苏没事,可这么多天过去,她有没有生病,绑匪有没有喂她吃饭,她过的好不好

    这些问题在她心里像刀割一样不停的翻来覆去煎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