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第一百七十一章 苏苏失踪

    “还不肯吃?”

    赢成看着小花把菜端出来,两个人脸上一片愁容。

    “已经过了一天,一点线索都没有。”

    项小花一拳把楼梯扶手砸了个坑:“都怪我,是我没抱好苏苏,是我让她被人带走的。”

    “不是你的错。”赢成有些心疼,把她拥进怀里,“那些人动作太快,就是我也不一定能反应的过来。”

    谁能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在八层高的楼外面,并且又那么巧洗手间的窗户没有锁,直接推开就把孩子抱走了呢

    “我去找!”项小花猛的推开他,“找不到苏苏我就不回来。”

    赢成一把将人拉住:“胡闹!你去哪找?到时候再把自己丢了。”

    两人正拉扯着,卧室里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项小花和赢成急忙冲进去。看见赢望死死抱住辛容,她却使劲挣扎着要推开他。

    “容容,你冷静点,你听我说。”赢望神色如常,可眼低却带着藏不住的哀痛。他不能流露出来,也不能乱。

    辛晴已经昏倒了好几次了,赢擎苍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自己还要照顾容容,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慌。

    “我要去找苏苏,望望哥我们一起去,我们去找苏苏!”辛容无助的声音一遍遍哭求着,哭的赢望心都碎了。

    “好,我带你去找苏苏。”他抬手在辛容脑后一划,辛容软绵绵的倒在了他怀里。

    赢成赶忙走过去把被子掀开,赢望小心的把人抱上去。

    “小花,麻烦你帮我看着容容。”赢望看了眼赢成,兄弟俩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项小花看着躺在床上的辛容,死死捂住嘴哭,她恨不得杀了自己,只要苏苏能马上回来

    书房,辛晴坐在电脑前,脸色苍白,眼睛肿的像核桃:“你们不用管我,我没事。”

    “好,那等下和万老板通完话,你就乖乖回房间休息好不好?”赢擎苍扶着她的肩膀,“我保证会把苏苏找回来,不要让我担心你好吗?”

    辛晴抿了抿嘴角:“我不信你的保证,我要一起找。”

    赢望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辛晴了?印象中,只有小时候赢擎苍离开她的那两年。辛晴穿着职业装,像个女强人一般撑起公司。

    “妈!”赢望给她倒了杯茶,“那你去沙发上坐着,我让赢成把电脑接过去,你可以看电视屏幕。”

    赢成赶紧点头:“对对对,我马上接,妈你坐那边,那边舒服点。”

    “过去吧!”赢擎苍摸了摸了辛晴的脸,他无比心疼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自己的女人又一次坚强起来,苏苏那么可爱,是他们最疼爱的小孙女。

    年轻时那种冷酷不顾一起要把苏苏救回来的念头连他都有,不相信这是目前赢家所有人的一致目标,敌人会后悔的,他们会人那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阿晴。”屏幕上出现陈欢的脸,她担心的看着辛晴,“你的脸色很难看,要注意身体,不然容容怎么办?那孩子肯定吓坏了。”

    赢望:“我打昏了她,现在小花在房间看着。”

    万老板站在陈欢身后绷着脸

    :“我这边没有线索。”

    “一点都没有?”辛晴急忙问。

    “没有。”万老板摇头,“我估计这事不是国外这帮人干的,沈公子那边怎么说?”

    赢擎苍沉着一口气:“他还在查。”

    “万叔。”赢成突然说,“之前我和小瑞哥去的那个基地”

    “你是说红狮子吧。”万老板再一次摇头,“他中了抢又掉进海里,虽然没找到尸体,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没发现任何踪迹。”

    “我本来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他。”赢成挠了挠头,“我们最近只得罪过那家伙。”

    陈欢插了句嘴:“不管是谁,我觉得苏苏目前应该是安全的。”

    关于这一点,大家都认同。不是他们抱着希望,而是如果对方是来寻仇的,那么可以直接杀了他们。现在抓走苏苏,无非是想要威胁。

    “可是她还那么小”辛晴说着说着又开始哭,“就算不会伤及性命,可是万一伤害她怎么办?”除了这个,辛晴更担心孩子以后会留下阴影。

    赢擎苍拿纸巾小心的帮她把眼泪擦掉:“对方如果要威胁我们,早晚会露出踪迹。就算是想通过伤害苏苏来报复,也会给我们看见。”

    这样才是真正的折磨人。

    “对!”陈欢在那边说,“所以你先振作一点,我建议还是在s市找。”陈欢扭头看着赢望。

    后者明白她的意思:“沈王爷已经在路上,他出发前就打过电话。”

    s市的地下势力都接到了通知,只要发现苏苏的踪迹,马上会报告给赢家。

    “小瑞在执行任务,我们联系不上他。”辛晴擦干眼泪吸了吸鼻子,“国外只能麻烦你们了。”

    万老板用力点头,陈欢则瞪着她:“说什么呢?我也把苏苏当孙女的,你看看你的眼睛,赶紧先去休息会!”

    结束通话,赢擎苍把辛晴带走休息,赢望和赢成坐在书房里沉默。

    “当时的情景你记得吗?”赢望突然问。

    赢成揉着太阳穴点头:“当然,这才过了多久。”

    当时,他们兄弟俩几乎同时冲进去的,赢望在前面,赢成在后面。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想起问这些。

    赢望皱着眉头:“我觉得”

    “什么?”

    “我觉得有哪不对劲。”赢望看着他,“但是我又说不上来。“

    赢成愣了下,这可不像他哥啊!赢望从来都很有把握,很少有犹豫纠结这种情绪。

    “你说的不对劲是当时的情况,还是人的反应?”赢成马上抓住重点,“我记得,容容尖叫过后就晕倒了,你过去接住了她。”

    项小花当时是被吓住了,反应过来苏苏被抢走以后,第一时间竟然是要追出去,如果不是赢成拦住她,就掉下去摔死了。

    “这么看,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赢成不明白了,“还是说绑匪有问题?”

    赢望深深吸了口气,百年不遇的点了支雪茄抽:“不知道,可我总觉得忽略了什么。”

    &nb

    sp;  “只有一个绑匪,从楼顶吊下来,抢到苏苏之后马上逃走。”赢成继续分析,当时他去抓项小花,所以亲眼看着绑匪滑到地面,然后上了辆面包车。

    “大少,二少。”阳台上突然走进来个一身黑衣的人。

    这是万老板专门给赢家人的保镖。

    “绑匪的车找到了。”

    赢望刷一下站起来:“带我去。”

    他们开车走到半路的时候,警察才打来电话,说发现了面包车。赢成客气了句,说马上就到。

    “大少放心,我们的人已经采集完了。”开车的保镖说,“那些警察的速度太慢。”

    赢望命令他们把车上的指纹和所有可能留下痕迹的东西都带走化验,事关赢家,警察肯定会负责,但是他们的能力放在那,压根不指望。

    “两位赢先生!”车子在城外一个废弃的工厂找到的,一下车,几个警察就走过来。

    为首的是个中年男人,看上去经验丰富,眼底闪过机警的目光。

    “很明显绑匪弃车了。”中年警官指了指后面,“我们正在扫描指纹。”

    赢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能确定人数吗?”

    “我认为是两个。”警官眯了眯眼。

    “没有受伤或者什么其他痕迹吧?”赢成问了句。

    中年警官这才放心,他们要是不关心这个问题,那么就表示早就知道了孩子可能没有危险,因为现场很干净。既然问了,那肯定没有私下做什么。

    “没有,孩子应该还没有危险。”他掐灭烟头,别人以为赢家就是富商,可他们警察却知道,这家人跟各种势力都有关系。

    这次的绑架,八成不是为财。

    如果赢家人真要干点什么把事闹大了,警察局可就倒霉了

    “我们能去看看吗?”

    “可以,不过小心不要碰任何东西。”

    这一晚上,很多人都彻夜未眠。辛容醒来的时候,就见项小花死死盯着她。

    “你醒了!”项小花揉了揉眼睛,拍拍自己的脸。

    辛容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她一把住在小花的手:“怎么样了?苏苏呢?找到没?”

    “”项小花不知道怎么说,抿了半天嘴,最后哇一声哭出来。

    “呜呜呜对不起容容,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要不你骂我,呜呜呜”

    辛容呆呆的看着她,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哭一个发呆,直到赢望和赢成推门进来。

    “容容。”赢望快步走过去搂住她,“没事,没事我在。”

    赢成也把项小花拉到门口:“你一晚没睡,得去休息。”

    “望望哥”辛容的眼睛连焦距都没有,和个布娃娃似的靠在赢望怀里,“苏苏是不是”

    “不是。”赢望抬起她的脸,“容容,我们都在找,谁都没有放弃。对方的目的不是伤害苏苏,而是要威胁我们,所以她现在是安全的。”

    眼泪划过脸庞,辛容无声的哭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