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们来生宝宝吧!

    因为项小熙的坚持,婚礼只好无限期延后。

    “反正我们已经在祖先面前磕了头,早就是夫妻了!”项小花没脸没皮的说。

    赢成原本是不愿意的,作为一个现代人,总觉得要举行婚礼才算真正结婚。辛晴看自己儿子一副倒霉催的模样,忍不住给他出主意。

    “婚礼就是个仪式,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明白吗?”

    赢成:“妈你想说什么”

    “笨蛋!”辛晴糊了他一后脑勺,“就是可以一起睡了,赶快给我生孙女!”

    一向死皮不要脸的赢成竟然害羞了,结结巴巴的说了句:“妈你说什么呢!真是的。”然后转身跑了。

    可辛晴显然是认真的,当初装修的时候,二楼留给了两个儿子。之前赢成和项小花一直住在三楼,如今可以搬下来住大房间了。

    “你干什么呢?”赢成回到房间门口看到项小花站在那不知道捣鼓什么。

    见他来了小花赶紧说:“门打不开了。”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赢成小心的戳了戳自己的门,果然也打不开。

    “成成哥!小花!”辛容颠颠跑上来,“妈说从今天起你们就到二楼住。”

    项小花还傻乎乎的高兴:“哪不是离你和望望哥的房间更近了?”

    “嗯嗯!”辛容拉着她的手,“我们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

    赢望知道辛晴喜欢孩子,所以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边,他自己的别墅反而一直空着。如今二楼右边除了赢成和项小花的房间外,还有三间房。

    是留给他们孩子的。

    “容容啊!”赢成嘿嘿看着她,“我房间的钥匙在你哪吗?帮我开开门,我得拿行李啊。”

    项小花一听拍了拍脑门:“对对对,也给我开开,里面还有几包薯片呢!”

    “都拿下去了。”辛容眨眨眼,“下午妈就叫人收拾好的。”

    项小花跳起来:“那我们快下去吧!”

    赢成一脸木然的走在后面:傻有时候挺有好处的,至少不会担心即将发生的事。

    “赢成,怎么只有一张床啊?”项小花在房间里转一圈,觉得比她自己的屋子大好多,还特别漂亮,“不过这床真大!”

    呵呵

    赢成双手抱胸看着她:“因为我们从今天起都要睡在一起。”

    项小花突然不动了,直勾勾盯着床。

    “那个”赢成以为她吓着了,正想开口安慰,就见她激动的扑上来。

    “我们要一起睡?生宝宝?”

    赢车:

    小花好像很高兴,而且现在看上去好可爱。

    “咳咳!你喜欢?”他不动声色的把人抱到床上。

    项小花特别主动的滚了两圈:“喜欢啊!我想和你生小宝宝。”

    “那你先去洗澡吧”赢成的耳朵都红了,可惜项小花神经大条没发现。

    她蹦蹦跳跳的去洗澡了,留下马上要面对初夜的紧张男人。

    “没有套套怎么办?”

    “不对!小花说想生孩子。”

    “可她自己还是个孩子。”

    “到底要不要带套套?”

    “带了她发现怎么办?”

    “发现了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吧”

    项小花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赢成一边绕圈圈一边嘀嘀咕咕。

    “你干什么呢?”她走过去拍了他一下。

    赢成吓了一跳,脱口而出:“要不要带套?”

    “啊?项小花一脸茫然,“什么套?”

    “没事”赢成低头从她身边走过去,“我洗澡。”

    他关上浴室门,还能听见项小花在外面喊什么浴缸可圆可大,还可以变换颜色。磨磨蹭蹭的洗完,刮了胡子,还喷了点古龙水,赢成这才深深吸了口气出去。

    “”尼玛,说好的生宝宝呢?

    你睡的都吐泡泡了,我要叫醒你吗?

    项小花穿着海绵宝宝的睡衣,趴在床上睡的呼呼的,还是个大字型。

    “唉!”赢成觉得一晚上都在紧张的自己特别愚蠢,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

    幸好床够大,他躺到小花身边,见她又露出半个小板牙,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

    “晚安,小妖怪!”

    第二天他特地早起,赶在项小花醒来之前就下楼去了。结果辛晴两眼放光的坐在那看他,旁边的赢擎苍则脸上写着。

    你怎么下来这么晚,影响你妈吃饭了的表情。

    “小花还在睡吧?”辛晴特别兴奋的说,“让她好好休息,我让阿姨煲了汤,等会起来你端给她,很补的!”

    赢成想说什么,辛晴却已经站起来奔向厨房:“不行,我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等到大家一起坐下准备吃早饭的时候,就看见项小花从楼上下来,穿着身运动衣。

    “怎么起来了?”辛晴吓了一跳,“这是还要去跑步?”

    项小花伸了伸腿:“是啊!我走了。”

    “等一下!”辛晴大喊了一声。

    项小花一只脚还在半空呢,差点没站稳。

    “妈?”她扭头,“怎么了?”

    辛容见状跑过去把她拉到餐桌跟前:“坐下,你不难受吗?还去跑步。”

    “为什么难受。”项小熙问。

    除了项小花的众人:“”

    忘记这里还有个杀器。

    “唔等小熙有了喜欢的人就明白了。”辛晴作为长辈,只好解释道,“这种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沈王爷挑了挑嘴角解围:“走吧,我今天有事,早点送你去店里。”

    项小熙被带走了,剩下一只花就好解决多了。

    “来,把汤喝了。”辛容把一碗雪蛤炖百合放到项小花跟前。

    项小花毫不犹豫的喝了,然后又站起来准备去跑步。

    “既然不舒服就不要去跑了。”辛晴觉得这孩子身体太强健了,谁家小姑娘经过那样一晚还能活蹦乱跳的?

    “我没有不舒服啊!”项小花边说边像要证明似的,还翻了个跟头。

    众人:“”

    “小花啊!”辛晴看了眼一直装死的赢成,“你昨晚睡的好吗?”

    “可好可好!”项小花马上说,“床可大,可舒服!”

    辛容忍不住也问了句:“那,你是和成成哥一起睡

    的吗?”

    “是啊!”小花挠了挠脸,“不过他去洗澡的时候我就睡着了,醒来天就亮了。”

    所有人都看赢成,眼里**裸的写着。

    原来你不行!!

    “什么啊!”赢成脸黑了,“你们瞎想什么都。”他冲项小花挥挥手,让她出去跑步,等人走了才瞪着大家,“不要胡猜,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辛晴一脸世纪末日的表情:“儿儿子你是不是是不是真的不行?”

    “妈!”赢成无奈的看着她,“我只是不想。”

    赢望:“不想就是不行。”

    “呸呸呸!”赢成吐他,“你才不行。”

    举了举怀里的苏苏:“证据。”

    我连孩子都生了,你说我行不行。

    “容容,你看哥他多卑鄙!”赢成告状。

    辛容却一脸担心的看着他:“成成哥,要不要去看看中医?”

    “你被哥带坏了。”赢车使劲在头上抓了几把,“你们不要胡思乱想了,这种事要顺其自然。”

    说完也不等辛晴开口拿起车钥匙就跑:“我去公司!”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赢成发现项小花所谓的生宝宝,就是睡在一张床上。他想了想,决定慢慢来。等有机会让她知道怎么事,然后再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你的耳钉挺特别,是去意国的时候扎的?”这天赢成又抱着她进行睡前感情培养,项小花从意国回来的时候,耳朵上多了个耳钉,她以前可是连耳朵眼都没有的。

    项小花摸了摸耳垂,还怕赢成看不清似的,扯给他看:“这上面是他们当地的图腾神,带着可以让身体更强壮。”

    赢成:不是因为带着保平安,或者身体健康吗?

    更强壮是什么鬼

    “你已经很强壮了。”他突然开始担心,万一以后在床上压不倒小花怎么办。

    项小花挥了挥胳膊:“要更强壮!好保护你。”

    又说情话了!

    赢成心里软成一片,低头亲了亲她的耳朵:“睡吧!”

    安定的生活总是过的很快,转眼一年就快过去了。夏末的时候,三胞胎迎来了一周岁生日。

    “挖挖”赢楚骑在棉花背上冲着辛容挥舞小胳膊。

    辛容把他抱起来:“不是挖挖,是妈妈!”

    “挖挖!”

    赢修正在学说话,但在这之前,大家都以为是赢楚先学会。因为这三个宝宝的性格日益明显的有了区别。

    老大赢楚很少笑,总是板着脸,而且最早明白什么是尿,什么是饿,至少以目前来说,他看上去最聪明。

    “哥哥呢?”但是辛容总觉得大儿子是个面瘫,哪有小宝宝不笑的呢,太不可爱了!

    赢修咯咯笑的指了指,赢楚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旁边的电脑里不停的在重复。

    “爸爸,妈妈,外公,外婆”

    虽然赢楚还不会表达,但是全家人都觉得他每天努力学说话的原因,是无法接受蠢萌蠢萌的弟弟竟然比他先会说话。

    至于最小的苏苏

    “妈妈!”白乎乎软绵绵的苏苏在赢望怀里叫。

    一个除了睡就是吃的小家伙,竟然是第一个学会叫妈妈的宝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