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敢欺负我们家小花

    “照你这么说,小熙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小时候挺活泼的啊!”赢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冷清的,辛晴总忍不住心疼项小熙。

    赢成喝了口水:“妈你听我讲完啊!后来小花他阿爸发现了小熙这种能力,就特别担心,总怕她控制不住自己出点什么事。”

    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她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语行为,往往随意的心愿,就会酿成大祸。

    “偏偏呢,小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总是抢她姐的东西。”赢成用一种活该倒霉的口气讲,“后来又有一次,她哥从山里摘了特别珍贵的果子,听说好多年才结一次果,就两个,她和小熙一人一个。”

    结果项小花这个倒霉孩子又抢了小熙的水果,还把水果皮丢到小熙脸上。”

    于是小熙暴走了,忘记了阿爸的嘱咐,指着小花说让她被野猪叼走,再也不要回来了。

    “嘶!”辛容吸了口冷气,“好好可怕!”

    “后来呢?”辛晴急忙问,“小花被野猪叼走了?”

    赢成:“小花他阿爸说,小熙当时说完就晕倒了,小花非常害怕,以为她把姐姐怎么着了,就赶紧跑去地里叫人。”

    结果就碰上百年不遇的一只从山上滚下来的野猪,正好就掉到小花跟前,于是她就被叼走了。

    “这也太巧合了吧!”辛容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个悲伤的故事,莫名觉得想笑肿么办φ(w*)?。

    想笑的不止她一个,辛晴催赢成接着讲。

    “后来大人们回来发现小熙昏迷不醒,把人救醒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全村人都进山去找了。

    赢成又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找到项小花的时候,她浑身都是伤,躲在大树上,下面围了十几头野猪。要是大家在晚去一会,她估计就脱力掉下来了。”

    “真是万幸!”辛晴拍了拍胸口。想起什么问,“小熙是不是特别内疚?太可怜了,才那么小”

    辛容也在旁边猛点头:“就是,肯定吓坏了。”

    “喂!差点被野猪吃掉的那个是我耶!”项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啃着包子不满的瞪眼。

    辛容挠了挠脸,有些不好意思。

    “你拉倒吧!”赢成说,“你根本就不记得这事好吗,是后来你阿爸告诉你的。”

    项小花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我那会才六岁!当然记不住。”

    “后来小熙就变了。”赢成有些唏嘘的道,“她阿爸说她看到鲜血淋漓的妹妹时整个人都呆住了,第二天醒来就不说话,也不爱和人接触了。”

    项小花挥舞着包子:“别看我姐那样,狠起来我阿爸都怕她。不!全村人都怕她!”

    “那是因为你们村的人都不着调。”赢成翻了个白眼,“一个个的做事不知轻重不说,还总爱没事找事。”

    基本上,项小花她们村人的属性都和她差不多,久而久之项小熙的性格就又变异了。还是不爱说话,但是只要谁敢作,分分钟就诅咒你。

    被野猪叼走什么的都是轻的,她曾经诅咒过她阿爸。因为老头骗她吃肉,项小熙是素食主义者。老头的下场是只要出门

    就摔跤,足足摔了一个月。

    “真好啊!”辛容一脸羡慕。

    赢望摸了摸她的脑袋:“不是你想的那样。”

    “咦?望望哥知道什么?”

    大家都看着赢望,后者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某个岛国有一种术士,叫言灵师。”

    “我知道!”辛容举爪子,“动画片里演过。”

    “那个有些夸张,但是历史上言灵师的确存在过。”赢望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苏苏抱过来,一边拍她一边说,“通过强大的言灵术,使自己嘴里的话变成现实,这其实是一种超出科学范畴的催眠术。”

    催眠的对象不是人,而是万物。

    “但是施术者也要付出代价。”赢成看了眼项小花,“你姐姐诅咒你被野猪叼走,那是她在极度愤怒和不理智的情况下说的,而她也付出了代价。”

    赢成恍然:“所以小熙晕倒不是被项小花气的,而是因为这个诅咒对承受者的伤害太大,所以她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也受了伤。”

    “可以这么说。”

    如果项小熙诅咒一个人的生命,那么她付出的代价必然是自己也没命。大自然对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有舍才有得,有生必有死。

    “怪不得我姐一般只是咒我摔跤啊,或者喝水呛到什么的。”项小花特别心大的笑起来,“原来也不是会分分钟死人嘛!”

    辛容举手:“我有问题!”

    “问吧!”赢望捏捏她的手。

    “为什么言灵师的能力只会诅咒,不可以是祝福吗?比如考试一百分之类的。”

    赢望笑了笑:“傻丫头,我不是说了,万物皆有规律,好的不灵坏的灵。佛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是告诉我们要渡人,必先渡己。”

    想要万事如意,大多逆天而行,其后果不是遭天谴,就是折寿早死。

    “我懂了。”辛容点点头,“就像那些修仙的里,人们要飞升的时候都要历劫,说白了就是被雷劈,因为他们在逆天而行!”

    项小花一脸的懵逼:“什么什么历劫?我没听懂。”

    “这么复杂的事情你不用懂。”赢成擦了擦嘴,“你吃饱了没,咱们看戏去!”

    项小花嚷嚷着看什么戏,然后被赢成拽走了。

    “应该是那个女明星的事。”赢望把苏苏竖起来,晃了晃。

    辛晴心疼了,伸手抱过去,小苏苏童鞋一动不动,坚定的睡到天荒地老。

    “我们去哪?”

    赢成发动车子:“看情况定,你先看看网上有没有什么新闻。”

    曹雪儿这会正在和经纪人吵架。

    “谁让你们那么写的?”她把手机狠狠一摔,“什么叫希望给艺人空间,不要影响我的恋情?”她抱着脑袋直想撞墙,“我和赢二少昨天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啊!”

    经纪人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有些奇怪的说:“这是正常的公关啊!上面又没说你和赢二少有恋情。”

    公司给曹雪

    儿做的是在正常不过的公关手段,先是说她意外受伤,赢成热心将她送进医院。然后又说了她最近的新戏,末了希望大家给她多一些空间,如果谈恋爱的话不要给她压力。

    “不管哪个公司的艺人碰到这种新闻,都是这么处理的,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啊!”

    一般艺人如果和上流社会的公子哥扯上关系,对方又是身家干净的钻石王老五,自然就不会直接撇清。而是说些似是而非,不会让对方反感,又能诱导粉丝的话。

    如果是平时,这样的声明的确没什么,可是现在

    “你到底怎么了?”经纪人见她脸色难看,担心起来,“是不是腰疼,我去给你叫医生!”

    曹雪儿胡乱摇着头:“我没事,你们都出去,让我静一静。”

    这条声明让网上又吵翻了,一堆人说曹雪儿的恋人肯定就是赢成,两个人约会的时候出了意外,不然怎么能那么巧,饭点时间去医院?

    “曹雪儿什么身份,哪里配的上赢家二少爷?”这是反方的声音。

    那么多一线女星赢家少爷都看不上,一个刚红的小花旦凭什么上位?鬼才知道有什么猫腻,说不定都是她自己炒作的!

    项小花把网上的评论读给赢成听,然后愤愤不平的问:“她是故意说那样话的吗?”

    “不是,是她的公司。”赢成把火烧到苏铭身上。

    果然,项小花马上给苏铭打电话去了。

    “小花!”苏铭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半个小时前,他们约好在公司附近的咖啡馆里见面。

    赢成可热情的给他叫了杯苦咖啡。

    “苦吧?苦就对了。”看着苏铭五官都扭曲了,赢成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公司可以啊,踩着我上位就算了,还敢把小花也算计进去。”

    苏铭特别委屈,这事他根本就不知道。等知道的到时候,新闻早登了。

    “小花,曹雪儿真的欺负你了?”

    项小花豪迈的把袖子撸起来:“你自己看看!”

    咪咪小的一道疤

    “太过分了!”但是在脑残粉眼里就是抽筋去骨的大罪。

    苏铭一拍桌子:“等我回去就把她雪藏!”

    “她是她,你是你。”赢成看热闹不嫌事大,“声明是以你们公司的名誉发出来的,你是老板,难则其就!”

    “可我真不知道。”苏铭挠头,这不算什么大事,公关部的人压根就没和他打招呼。

    正说着呢,就见几个记者冲他们来了。

    “赢二少,赢二少!”记者直接把话筒举到赢成脸跟前,“网上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跟曹雪儿在热恋?”

    “苏老板,苏老板!”另一个也不甘示弱,“你是不是来和项小姐约会的!”

    赢成把话筒推远一点:“我根本不认识你们说的那个曹什么的。”

    “那你为什么要送她去医院呢?”

    赢成把身旁的小花让出来:“这就要问我们家小花妹妹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