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挖出来的骨头

    野兽总是有着异于常人的直觉,项小花趁着那个理发师拿工具的空档和赢成咬耳朵。

    “那个人好阴森。”

    赢成正转悠着眼珠子到处乱看,捅了她一下:“让你剪头发又不是交朋友,管那么多干嘛!”

    “你们是为那个矿洞来的?”理发师把惨白惨白的衬布盖到小花身上,“哦,镇上的人都叫我莱克。”他拿剪刀比划了一下。

    “莱克先生是本地人吗?”赢成随口问,“好像小镇没什么外来人口。”

    叫莱克的理发师看了他一眼,眼神怎么看怎么阴森:“我十几年前般来的。”

    “好好的怎么想要搬到这儿来呢?”赢成看他给小花剪头发的动作娴熟,“在大城市不是更容易赚钱吗!”

    莱克拿着喷壶在项小花头上喷水,一边阴阳怪气的说:“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么好命,能买的起矿山。我很穷,还欠了人很多钱,为了躲债,才留在小镇上。”

    “呵呵!那真是委屈你了。”赢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不过好在这里清静。”

    “以前是清静,现在”莱克哼了一声,“自打矿洞死了人,就乱了。警察,电视台,现在又换了你们。”他有些幸灾乐祸,“这位先生,恕我直言还是放弃那座矿山另外投资去吧!”

    赢成一脸的无所谓:“是啊,所以家里让我来看看,实在不行就放弃了。”

    “反正你们有钱人也不在乎。”莱克好像特别的仇富,言语之间明显态度不怎么好。

    索性很快就修剪完了头发,项小花拉着赢成离开,等走远了她才一脸严肃的说:“这个人不好,我们离他远点。”

    “你发现什么了?”赢成不信一个吃货会突然机敏起来。

    项小花用手指顶住自己的眼皮,眼珠往下一翻,瞬间就只剩下是眼白,整的和个丧尸一样。

    “你干什么?”赢成戳她,“还想吓我?”

    “不是!”项小花把手放下来,“刚刚那个莱克的眼睛就长这样。”

    赢成哈了声:“哪有你这么夸张,他是眼珠小然后眼白比较多而已。”

    “我阿爸说,被鬼魂缠绕的人,眼白就很多。”

    你们不是靠力量取胜的种族吗?什么时候和封建迷信扯上关系了赢成在心里嘀咕。

    “反正这样的人不好。”项小花抓着他的袖子,“我们快走吧,以后别来了!”

    路过饭馆的时候,他们被一个性感美艳的女人拦住。

    “喲!这就是你的小女朋友?”赛丽靠在门柱上,露出两条光滑圆润的大腿,冲着赢成抛媚眼。

    项小花侧头问:“你认识呀?”

    “酒馆的老板。”赢成看看赛丽,眼底快速划过道暗芒,“我在调查矿洞的时候,偶尔发现十几年前这里发生了大火,听说老板的丈夫也是那晚遇难的?”

    赛丽脸色变了变,但是情绪很快,让人无从察觉。

    “不然我也不会变成寡妇,独自经营酒馆了。”她叹了口气,“哪个女人不希望有男人照顾,像你身边的这位小姐,一看就被你照顾的很好!”

    项小花特别同情的伸出手:“你要不要吃棒棒糖?”

    赛丽抽了抽嘴角,看着递过来的棒棒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你自己吃,年纪大的人不能吃这么多糖!”赢成倒是替她解了围,可还不

    如不说

    赛丽的好心情都没了,连媚眼也懒得抛,随便找了个理由转身进了酒馆。

    “走吧!还看什么呢?”赢成敲了项小花脑门一下。

    项小花赶忙跟上他:“我们去哪?”

    “去矿洞。”

    这次只有赢成和项小花两个人,赢成见她一路上吃吃吃,忍不住问:你就不怕我记不住路,一会我们出不来吗?“

    “你记住了吗?”

    “当然,我是谁?”

    “那我继续吃啊!”

    赢成:又想掐死她了。

    按照上一次的顺序,两个人重走了一遍。在第五条岔道的尽头,项小花突然蹲下。

    “怎么了?”赢成也蹲下看着她。

    “一个毛豆。”项小花指着地下。

    赢成第一眼压根没看出来,地上都是碎石:“在哪?”

    “那!”项小花用两根指头捏起一颗青色的豆子。

    “这是毛豆?”因为没有外面那层皮,赢成分不出来。

    项小花肯定的点头:“当然,我阿爸最爱吃了,下酒菜!”

    “给我。”赢成把那颗毛豆小心的装起来。

    回到小镇天已经黑了,项小花叫唤着肚子饿,赢成带她去酒馆。

    “有吃的吗?”

    赛丽托着盘子,上面放了几扎啤酒。

    “有肉汤和馅饼。”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的事情她还在生气,总之没像之前一样看见赢成就扭腰眨眼的,但是态度还算正常。

    “要来点吗?”赛丽笑着问,“点啤酒的话,还送小菜哦!”

    赢成拍了拍桌子:“好!来肉汤和馅饼,再来两扎啤酒。”

    很快食物就上来了,送的小菜是一盘毛豆和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的绿菜。

    “尝尝!”赢成给项小花盛了一勺毛豆。

    项小花吃下去。

    “怎么样?”

    “还要!

    赢成:“”

    “我是问你和下午在矿洞里捡的那颗毛豆味道是不是一样?”

    因为在回来的路上,项小花说毛豆有很香的卤味,而酒馆的毛豆也是卤的

    “差不多!”她咂巴咂巴嘴,自己盛了一勺,吃完后肯定的说,“一样样的!”

    吃饱喝足,回到住的房子项小花就去洗澡,赢成给万倾思打了个电话,把大胡子,赛丽和莱克的照片发给他。

    “寻寻哥,帮我查查这三个人。”

    天亮后,寻寻就把那三个人的资料给他发过来了。

    “还真是”赢成仔细看完后神色隐晦的沉默了很久。

    第二天下午,他又带着项小花去矿洞,不过这次还带了工具。

    “我们去干什么?”

    “挖宝藏。”

    接着,第三天,第四天。他们每天下午都去矿洞里挖,而且就只在发现毛豆的地方挖。第五天晚上的时候,赢成又带她去了酒馆。

    “你们这是去哪了

    ?”赛丽好奇的问,“不是调查矿洞吗?怎么搞的这么累?”

    赢成拍了拍身上的土:“我们发现点线索,自己在矿洞里挖呢!”

    “天!”赛丽捂着嘴,“就你们两个人?”

    “没办法,政府那边谈不妥,不能大规模挖掘。”赢成喝了口啤酒,“不过我们已经在交涉了,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就可与取消封条。”

    “饿死了,有烤肉吗?”

    赛丽不知道在想什么,没反应。

    “老板?”赢成又叫了她一声。

    “啊?哦!要啤酒啊,马上来。”

    赢成笑了:“你听错了,我是要烤肉,你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啊?”

    “有吗?”赛丽摸了摸脸,“可能是这几天天气太热,有点中暑,我去给你拿烤肉。”

    看她急急忙忙跑了,赢成挑了挑嘴角

    第二天下午两个人又去矿洞里挖,赢成提醒小花:“注意点,没准今天能挖到宝藏哦!”

    “真的有宝藏?”项小花挺激动,哼哧哼哧的几铲子下去还真铲到东西了。

    赢成让她慢慢挖,谁知道越挖,感觉下面的东西越多。

    咔擦一声,有什么东西卡在了铲子上。

    “给我!”赢成把铲子接过去,慢慢的拔出来,就见上面挂着块白色的骨头。

    项小花眨眨眼:“这是什么?”

    “你猜!”赢成把骨头甩到一边,接着挖。

    很快,当把周围都清干净后,下面的景象让人不寒而栗。就是项小花,也有些害怕了。

    “这”她看着赢成。

    赢成点点头:“没错,都是人。”

    “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小花靠近他。

    “因为他们是被人谋杀的。”赢成一字一句的看着来时的方向,“我说的对吗?”

    石壁上闪过几道人影,三个人慢慢的走出来。

    “你说对了赢先生,可惜你马上也要跟他们作伴!”大胡子一脸可惜的看了眼项小花,“我没有和东方娃娃上过床。”

    项小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辛容曾经教过她,如果有男人这么和你说话,就是调戏你,侮辱你,不用跟他客气。

    于是,没等莱克和赛丽讲开场白,就看见项小花从墙上掰下来一块石头,然后砸到了大胡子的脑袋上,当场就给开了瓢

    “妈的!”莱克掏出枪准备射击,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不许动,警察!”

    一天后,赢成和项小花坐在返程的飞机上。

    “看什么看?”赢成挂了电话就见项小花眼神亮晶晶的看着自己,里面的小星星都快飞出来了。

    “你好厉害!”项小花把他按到沙发上,“我给你捶捶肩啊?”

    赢成眯着眼睛享受按摩,得意的得瑟:“是不是想知道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

    赢成正要开口,正好空姐送午餐进来,项小花欢呼了一声丢下他就扑向食物。

    “你——还——听——不——听——了?”赢成咬着牙问。

    项小花嘴里塞的满满得抬起头:“唔吃饱再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