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探索小镇

    在吃货的世界里,大概除了生命,就是吃了。

    对此赢成觉得如果哪一天项小花突然不吃了,才是恐怖的

    “不要穿短袖,矿洞里面冷。”

    两人收拾好东西,项小花把水壶和零食都装进背包里。经理已经等在门口了,见他们出来赶紧拉开车门。

    “远吗?”项小花坐上车。

    经理虽然不确定她是不是赢成的女朋友,但是也知道关系一定不一般,所以态度特别殷勤:“还挺远的,主要是路不好走,我们开车也得一个小时。”

    于是,赢成和项小花脑袋都要撞出包来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矿山。

    “这是三年前哥买下来的。”赢成站在矿洞口,看着上面的封条,“这里是开采蓝宝石的产地,赢氏旗下珠宝店里所有的蓝宝石都出自这里。”

    经理是个斯斯文文的中年人,此时一脸肉疼的说:“停工了一个月,我们直接损失了好几百万。”

    “那能买好多好多甜甜圈”项小花舔舔嘴角。

    经理:“”

    “呵呵!你不用理她。”赢成把封条撕掉,“我们进去看看。”

    两个经验丰富的矿工组长接到通知,早就等在这。把帽子分给他们,就带着三人进洞。矿洞里并不暗,每隔几步就挂着专用灯,大概几十米就有一个通风口。

    “冷吗?”赢车拉住项小花的手,怕她不适应这儿的环境。

    就见项小花摇头说不冷,还顺手把石壁上凸起的一块石头给掰下来了。

    “”担心她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啊!

    赢成抽了抽嘴角松开她:“那你跟上。”

    走在后面的经理以为那块石头是自己掉下来的,还特别说:“放心,这里很安全,咱们一直严格按照规章制度行事。”

    又走了十多分钟,出现了一条轨道,几个人跳上车,组长操作车子往地下更深处去。

    “第一次出事地方就在这里。”车子一直开到矿洞最深处,项小花最先跳下去。除了赢成,其他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赢成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那天是三个工人在这休息,中午送饭的过来后,两个过去拿饭,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剩下的人死了。”

    人是被刀捅死的,直接扎透了心脏。

    “送饭的工人,和另外两个工人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根本没看到有人过来。”经理越说越觉得毛骨悚然,“这里是条死路,也没有别的路口。”

    一个组长显然很害怕,哆哆嗦嗦的说:“那天是我来送的饭,肯定没有其他人来过。”

    “所以你们的报告里才用了神奇死亡”赢成在周围转了转,“这是第一起,后来呢?”

    一行人又上车去其他岔道,一共有七条路,每条路上都死过人。

    “一二三号岔道死了五个人,四五号死了三个,六号和七号各死了两个。”把所有死人的地方都看了一遍后,赢成拿出资料。

    旧地重游的滋味不好受,经理和那两个组长的脸色很难看。

    “一开始我

    们还瞒着,后来第八个人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一个组长擦了把汗,“警察一看瞒不住了,就报告给了当地政府。”

    经理叹了口气:“公司尽量周旋,结果这期间又死了四个,当地政府不干了,马上贴了封条。”

    “警察没有任何线索?”赢成皱眉,他是赏金猎人,知道有些人的手法近乎于妖。

    但是这样的高手从来不会乱杀人,因为他们都很贵,没钱是不会出手的。

    “回去吧。”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项小花把她背包里的零食都吃光了,正在扣墙上的石头。

    又在车上颠簸了一个小时,回到镇上后经理就告辞了,他还要去和政府谈判。赢成带着小花去镇上唯一的饭馆吃饭。

    “这里还卖酒。”项小花发现饭馆里面有个小酒馆。

    赢成要了两杯现酿的啤酒,点了烤肉和面包。饭馆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子,留着一把络腮胡特别热情的送了盘自家做的香肠。

    “你们是为那座矿来的吧?”大胡子坐下来,“是矿山的主人?”

    赢成笑呵呵的喝了口啤酒:“你怎么看出来的!”

    “哈哈!”大胡子拍了拍赢成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我们这小镇平时哪有人来啊,除了买那座矿山的公司,就是他们雇佣的工人。”

    他看了项小花一眼,有些暧昧的说:“你们这小两口可不像来干活的,那只能是老板喽!”

    “嗯,我们是小两口。”吃烤肉的项小花接了句。

    赢成白了她一眼,和大胡子老板碰了碰杯:“唉,说来倒霉,我们家是做珠宝生意的,大部分的投资都在这座矿山上,结果却出了这种事,要是处理不好,公司都得破产啊!”

    “我们都听说了,死了”大胡子比划了一下,“那么多人,大家都说是触犯了神灵。”

    “你们还信这个?”赢成有些惊讶,“这里有什么神灵?”

    大胡子抓了一把自己的胡子:“谁知道呢!反正大伙都觉得这事挺神,好好的怎么就死了那么多人呢?”

    旁边有人要点菜,大胡子招呼客人去了,赢成的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来:“小花,等会吃完饭,你在街上逛逛。”

    “好!”项小花知道自己笨,所以赢成说什么就是什么。

    吃饱喝足,赢成回住处看资料,项小花就去闲逛。

    这一逛就逛到了天黑,回来的时候她还端着盘苹果派。

    “从哪偷的?”

    项小花撇撇嘴:“一个阿姨给哒!”

    她帮一个阿姨倒垃圾,因为垃圾特别重,阿姨几乎在路上拖着走,所以特别感谢她,请她去家里吃点心。

    “除此之外呢?”赢成拿了块派放进嘴里,“没碰到别的人吗?”

    项小花摇头:“阿姨说这里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都出去了。”

    “她还说什么了?”

    “还说她年轻的时候,这里挺热闹的,后来除了场意外,才慢慢变成现在这样。”

    那个阿姨告诉项小花,十五年前这里搬来了一家富

    商,他们在山脚下开发农场,每到周末就有很多游客来玩。可没过多久,富商家里着了大火。

    “火整整烧了一夜,富翁全家十几口人都被烧死了。”

    赢成拿着派的手在半空顿了下,擦了擦嘴去拿电脑。

    “我查查”他搜索小镇的名字,果然有几条关于大火的新闻。

    基本上跟刚刚项小花讲的一样,着火的原因是柴油点了马厩,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着就把房子也烧着了。

    “上面说着火的时间是半夜两点多,所以这家人都在睡觉,一个也没逃出来。

    项小花把苹果派吃完,咕嘟嘟喝了一大口果汁:“这和我们没关系,明天还去矿山找线索吗?”

    “明天不去了。”赢车合上电脑,“睡觉!”

    午夜时分,小酒馆里三三两两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要一杯啤酒,打几把牌,小镇的一天就这么平淡安静的结束。

    “帅哥,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个美艳女人在他对面坐下,深深的乳沟在幽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雌性光芒。

    赢成勾了勾嘴角:“老板娘?”

    “嗤!”女人撩起她的金发,“你觉得那个大胡子配的上我嘛?”

    “这不好说。”赢成的目光从她下半身扫过,“也许大胡子某些地方很厉害呢!”

    女人呵呵笑起来:“原来也是个不老实的!”

    “老实的不会半夜来酒馆。”赢成给她倒了杯威士忌,“那美丽的小姐又为什么在这里呢?”

    “你猜”女人的手划过酒杯,“猜对了有奖励哦!”

    赢成歪着脑袋看她:“唔,白天大胡子是饭馆的老板,难不成晚上你是酒馆的老板?”

    “啧啧啧!”女人摇了摇手指,“小弟弟,这不是你猜出来的吧,肯定是白天那个胖子告诉你的?”

    “看来我猜对了。”赢成放下酒杯,“那今天的酒我就白喝了!”

    女人抛了个媚眼给他:“就这么简单的要求?”

    “我是个老实人呢!”赢成站起来,把钱放到桌上转身离开了。

    身后传来女人的喊声,可他头也没回。

    “唉!”赛丽扫兴的把钱收起来,“明明就对我很感兴趣,还装什么装,我就不信你明晚不来!”

    一大早,项小花照例跑步回来,赢成坐在餐桌前看报纸。

    “你的头发长了。”小花刚坐下,就听见赢成说,“去剪头发吧!”

    项小花瞪着眼睛:“哪里长了?”明明来之前刚剪过的。

    “”赢成眼神瞟了瞟,“你自己看不见,后面都开叉了。”

    于是,吃过早饭项小花就被赢成领到镇上的一家理发店里,这也是小镇唯一的理发店

    “你好!”

    一个中年男人转过身,阳光正好照在他身上,但却丝毫没有觉得温暖。这个人带着眼镜,眉毛特别的细,五官倒是挺清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阴森。

    “能帮她修剪一下头发吗?”赢成把项小花按到椅子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