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村长?

    “可我离开村子的时候,我阿爸说让我在外面好好的,他会来找我的。”项小花一脸茫然,“他他还说要来参加我和赢成的婚礼。”

    那八成是你爸哄你的

    赢成心想,不过他没把这话说出来。

    “至少如果我们找不到,那伙人也找不到。”沈王爷目光冷冽,“他们大概一直盯着你们兄弟,就是等机会跟着你们进村。”

    “所以我们无功而返的的话,他们也只能继续盯着我们,而不敢动手。”赢成翻了个白眼,“可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呢!”

    沈王爷笑了笑:“确定他们的目的就好办,至于怎么解决,回头和你哥商量。”

    “那那不找啦?”项小花撇嘴,“我以为能见到我阿爸呢!”

    “要不我们在这扎营,然后等物资用完了再回去?”赢成提议,“万一村口突然出现呢。”

    沈王爷瞟了他一眼,不想打击他,结果突然脸一变:“你们看那边!”

    “什么?”赢成扭头,然后脸也变了。

    只有项小花还傻乎乎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那里和刚刚不一样了。”赢成把项小花拉到身后。

    沈王爷眼底一亮,往前走了两步,扭头和赢成对视了一眼。

    “不是吧”赢成有些兴奋,“运气这么好?”

    正犹豫要不要走的更近一点,就看见树枝抖了抖,片刻后冒出个人脑袋。

    “阿爸?!”项小花激动了,推开赢成跑过去,“阿爸阿爸!你怎么在这?”

    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从树后面走出来,他穿着棉质的大褂,脚上踩着黑布鞋,头上还带着个奇形怪状的帽子。皮肤比项小花还黑,两个人五官有几分相像。

    “哎呦!还真是花娃子啊!”男人摸了摸项小花的头,目光看向赢成。

    赢成抽了抽嘴角走过去:“村长好久不见!”

    “嗯嗯,进来再说?”中年男人点点头。

    沈王爷:“等一下,把痕迹清理干净。”

    “呦,小花回来啦!”

    “啊呀!这不是你相公嘛!”

    “阿妈,小花相公的朋友长的真好看,把他留咱家吧?”

    沈王爷:

    “我阿哥呢?”项小花一路跟村民打招呼,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赢成和沈王爷走在后面小声说:“你别小看刚刚说你好看的熊孩子,他们能徒手把一头野猪拖回来。”

    “所有人的力气都这么大?”沈王爷好奇,正好看到路旁一个大婶徒手劈开一块石头。

    “天生神力。”赢成一脸妒忌,“项羽后人嘛”

    沈王爷放眼看去,整个村子就像世外桃源,梯田,老牛,水车。木质的房子大大小小的簇落在山脚下,一条蜿蜒的小河环绕着村庄。

    总之,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江南小村。

    “阿哥!”前面的项小花突然跑起来。

    不远处的木屋前站着个年轻的小伙子,同样很高很黑。

    “小花!”小伙子眼角泛着泪光扑上来。

    “阿哥!”小花一脸深情的扑过去。

    &

    nbsp;   赢成抽了抽嘴角,然后就听见

    “你把我藏在床底下的肉干吃了?”

    “没有”

    “胡说,你走了以后肉干也不见了。”

    “阿爸吃的”

    村长呵呵笑着看着一对儿女,然后扭头叹了口气:“小花给你添麻烦了吧!”

    “没有,她很好”赢成眼神不自然的瞟了瞟,又补了句,“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那就好。”村长扫了沈王爷一眼。

    赢成赶紧给他介绍:“这是我兄弟。”

    “你好。”沈王爷点头。

    村长推开门:“进来再说!”

    屋里比沈王爷想象的干净,所有的家具都是木质的。圆桌,木椅,红泥小炉。不过,那些并不是普通木头,而是上好的花梨木。

    “”赢成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必然也看出这小村落的不凡,想说点什么也碍于村长在不好开口。

    倒是村长乐呵呵的请他们坐下:“说吧,好好的跑回来干什么!”

    “村长”赢成露出个讨好的笑容,“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还专程去接我们。”

    他没问的是,对方是怎么打开出口,还那么巧就在他们身边。

    “先说说你们为什么要回来。”村长把开水倒进茶壶开始泡茶。

    赢成没有隐瞒,把有人想找村子,并且怀疑村子有宝藏的事全说了。

    “我哥说你们是项羽后人”他小心的观察村长的脸,“是不是啊?”

    村长白了他一眼:“上次在祠堂你没看清吗?”

    我以为同名赢成咳嗽了两声,“那宝藏”

    “以前的确有。”村长抬手给两人倒茶,也不知道是什么茶叶,泡出来的水竟然是粉红色,还透着一股花香。村长端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举起茶杯。

    赢成的嘴角又开始抽了,不明真*相的沈王爷还举杯和村长让了让,然后就听见句。

    “妈的要是那些宝藏还在老子早出去了!”

    画风转的太快,沈王爷差点呛到。

    “咳咳”饶是他高贵冷艳的气质也忍不住瞪了瞪眼睛。

    赢成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小声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沈王爷了然,合着跟项小花差不多属性。

    “宝藏没了?”他主动问。

    村长看了他一眼:“早没了,被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捐给个什么土皇帝打仗去了。”

    “祠堂后面的石室里,除了几件破家具就剩下蜘蛛网了。”

    沈王爷摸了摸放茶具的条案,意味深长的道:“恐怕现在那几件破家具也不再里面了吧”

    “呵呵!”村长笑的特别不要脸,“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从我爷爷那辈开始,就有村民意外走出村子。因为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所以他们只能留在外面。”

    赢成皱眉:“你的意思是,宝藏的消息是那些出去的人泄露的?”

    “他们估计是无心提起,可外面的人却居心叵测。”村长愤愤道,又一脸占便宜的模样看着赢成,“本来呢!我想着反正那些家伙也进不来,知道宝藏又怎么样。”

    &nb

    sp;   “可你却出现了。”村长摸了摸啥也没有的下巴,“还和小花有了肌肤之亲”

    赢成脸黑了:“我没有!”

    “怎么没有?”村长不干了,嗷嗷喊,“你们不是都接过吻了吗!”

    沈王爷看着赢成,脸上写着:你这个负心汉。

    “你那是什么眼神?”赢成咬牙,“我那会受了伤,她来给我送饭。结果一块肉掉到我脸上,她扑上来给吃了。”

    沈王爷:真可怜

    “不要幸灾乐祸。”赢成捅了他一下。

    村长在旁边对月抒情:“我就想啊,既然小花喜欢你,就让她去找你吧!可没想到那些人竟然盯上你了。”

    “村长,我还有个问题。”沈王爷打断他,“你是怎么让村子的出口出现的?”

    “谁还没点特权啊!”村长摆摆手,“村长可以在月圆之夜打开出口,也幸亏你们聪明,知道来小花当初离开的地方找。要是在其他地方也没用。”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每个月开一次出口,但是只能开在我们刚刚进来的地方?”沈王爷若有所思,“那赢成之前怎么出去的?”

    村长撇撇嘴:“他是意外。这个村子受到地球磁场的影响,偶尔会出现意外的,不然之前的那些人怎么会出去。”

    “不对啊!”赢成又有问题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

    “你不知道有种感觉叫亲人之间的纽带吗?”村长得意到,“我们项家的后代可以感知血脉,有亲人靠近时会有感觉的。”

    沈王爷和赢成对视一眼:总觉得很不科学。

    好吧,这个村子的存在本来就不科学。

    “对了,我能打开出口的事情千万不要让村民知道。”村长叮嘱他们,“不然都跑出去就麻烦了。”

    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外面的花花世界让人向往,可项氏后代天赋异禀,一旦被人发现的下场绝逼就是被抓起来做实验。

    “这样就挺好,我也对得起列祖列宗。”村长叹了口气。

    赢成却鄙视道:“你说真话吧,你想干什么?”

    “你怎么能这么说老人家,我太伤心了。”村长捂着胸口,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

    “少来,赶紧说,不然我们走了。”赢成看了看表,已经午夜,如果今晚不离开,就要等到下一个月圆。”

    村长立马换了个表情:“把小花的姐姐也带走吧。”

    赢家。

    “大少,万老板的人已经展开行动,估计很快欧洲那边就会有动静。”

    赢望坐在书房里,听着手下的汇报:“这是个机会,如果可以最好把那组织一锅端了。”

    “我们也收到消息,跟在二少后面的那些人已经返回,想必是赶着回去支援。”

    “很好,继续盯着。”赢望看了看表,该喂奶了。

    欧洲,某基地。

    “万老板,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金发男人正坐在视频前,他身后站着个身材妖娆的美女,正是霍宁。

    视频里,万老板一脸的不耐烦:“知道我和赢家的关系还肆无忌惮的折腾,你是以为我瞎了,还是觉得我不敢动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