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多了一个队友!

    “王爷哥哥!”项小花叫起来。

    那个坐在窗边,一脸冷酷的男人,不是沈王爷又是哪个?

    “你怎么跑这来了?”赢成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一头栽到沙发里翘着腿问。

    沈王爷用特别淡定的语气说:“散步。”

    “呵呵!”赢成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是沈叔满世界抓你回去相亲吧?”

    沈公子想让唯一的儿子结婚,沈家祖训结了婚才能真正当龙王令的持有者。他也想象赢擎苍一样带着自家老婆到处去玩。

    可惜啊!沈王爷这小子太不给力了,到现在连个女人都没有,更别提结婚了。

    “你就直接和沈叔说你喜欢男人,保准他再也不逼你。”赢成出馊主意。

    沈王爷瞟了他一眼,又看看项小花:“那你们跑这来干什么?”

    “这就说来话长了。”

    等听完赢成磨磨唧唧的把事情经过讲完,沈王爷沉思了片刻。

    项小花不知道从哪弄了盒冰淇淋吃,赢成皱着眉头提醒她少吃点。

    “这边气温低,小心拉肚子!”他把冰淇淋夺过来丢进垃圾桶,又转身冲沈王爷喊,“想好没?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打从认出来沈王爷的人开始,赢成就想着把这家伙也拉下水,虽然很久没和沈王爷交手,但是小时候他可是能跟赢望打成平手的变态!

    “唔”虽然项小花的武力值高,但架不住她太傻,没准给点吃的就叛变了。

    所以赢成觉得自己急需一名同伴!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去不去。”沈王爷一脸我不想去的表情。

    可赢成和他太熟了,鄙视道:“拉倒吧!你都快闲的长毛了,好不容易有个事干我要是真不让你去,你还不跟我急啊!”

    话音一落就见沈王爷站起来走进另一间房。

    “哎哎?”赢成惊了,“你真不去?”

    沈王爷推开房门看了他一眼:“我换衣服。”

    “你们留在酒店,如果我们一周之内没回来,也联系不上的话,就通知赢望。”沈王爷离开前交代手下,项小花好奇的问他。

    “为什么是一周啊?万一我们走远了十天才回来呢?”

    沈王爷好安全带:“因为我们的物资自够维持一周。”

    “哈哈!”赢成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小花你没事,万一没食物了,估计你吃树皮都活的下去。”

    项小花一脸认真:“不会啊!我们可以打猎。”

    “”沈王爷看了她一眼,竖起拇指。

    开了半个小时后,赢成把车子停下:“没路了,下来得用走的。”

    “离你们说的那棵树还有一段距离。”沈王爷看了看地图上的标示,“背好东西,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在天黑前到达营地。”

    三个人按照地图方向走,走着走着,赢成突然想起什么问项小花:“你当初下来的时候有没有去过营地?”

    “没有!”项小花欢快的走在最前面,“我没看到你们说的什么营地。”她突然跺了跺脚,“现在走的这条路

    我也没见过。”

    赢成看了看沈王爷,后者挑了挑眉:“小花,你觉得我们现在走的路线安全吗?”

    “不知道。”项小花挠了挠头,“但是我觉得有野兽走过的地方才安全,尤其是老虎什么的,它们的地盘不会有其他动物。”

    果然

    野兽的直觉啊!

    “那要是遇到狼怎么办?”赢成就想打击她,“那可是群居,你一个人打得过一群吗!”

    项小花一脸你真不懂事的表情:“所以刚刚不是说要走老虎啊豹子野猪的地盘吗?狼一般不会主动去挑衅的。”

    赢成抽了抽嘴角:“呵呵那我们全靠你了。”

    “放心吧!”项小花爷们的拍了拍胸脯。

    其实,项小花记得的那棵树,离营地也就是不到三十里的距离,基本上已经很接近森林边缘了。可惜她当时不知道,是顺着另一边下去的。

    “这附近也没什么特殊的。”赢成转了两圈,“你怎么会对这棵树有印象啊!”

    两个小时后三个人到达了树下,什么都没有。

    “因为当时我饿啊!”项小花仰着脖子,“正好树顶有只大鸟,我就用石头把它砸下来了。”

    沈王爷&赢成:“”

    项小花在周围转悠,企图再打下来只大鸟什么的吃了,两个男人则考察周围的地形。他们想做出最精确的判断,看看项小花当时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南边是森林边缘,西边是我们来的地方和营地。”赢成把地图收起来,“那么只有北边和东边了。”

    沈王爷看着无限延伸的森林,又看了看表:“太阳要落山了,我们得回营地去,然后想想明天先往那边走。”

    “小花!”赢成叫了一声。

    项小花颠颠跑过来:“营地有饭吃吗?”

    山里一共建了二个营地,为冒险者提高住宿和服务。第一个就是今晚三人要去的,而第二个在离这里八百多公里的地方。

    “步行的话,我们差不多得走十天,才能到第二个营地。”

    外面天已经大黑,营地的小木屋里,三个人喝了浓浓的肉汤和面包,此时正围着毛毯坐在火炉边商量计划。当然,具体来说只有沈王爷和赢成在商量,项小花在旁边啃鸡爪。

    “那我需要通知手下。”沈王爷在一个本上写写画画,“我们不走专门提供的道路,森林里怕是没有信号,那么想联系外界就要等到第二个营地才行。”

    赢成点点头:“吃饭的时候我问了问其他冒险者,按照他们的说法,从这里往东有些人还去探索过,而北面貌似没什么人去过。”

    “我们走北面。”沈王爷眼里划过道精芒。

    忙着啃鸡爪的项小花插了句:“不是说人家都去东面吗?”

    “所以我们才要去没人走过的北面。”

    赢成一巴掌把项小花的头拍到一边:“你别问那么多,跟着走就行了,赶紧睡觉,天一亮我们就出发。”

    人是群居动物,会很自然的往一个方向去。大家在进山冒险时一定会看看攻略或者打听打听,北面没有人去的话,就表示从来没有人从别人口中听到过那个方向的资料。

    />

    也许有人曾经去过,但至少那一条路一般冒险者不会去。

    “说不定有过的,不过再也没出来而已。”赢成做了个吐舌头的动作。

    对面的项小花正往嘴里塞肉丸子,沈王爷又端了份早餐过来:“多吃点,接下来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能带的。”赢成擦擦嘴。

    为了让大家更有体力,营地提供的早餐几乎都是高热量的肉食。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浓缩的调料包和各种罐头以及方便在野外处理的食材。

    赢成来的时候就准备了一些,现在又买了一堆,足够三个人吃到第二个营地。

    “好了,出发吧!”

    项小花吃饱后,三人又朝着昨天那棵树的方向走,然后再往北边森林更深处进发。走到快中午的时候,项小花突然福泽心至。

    “我想起来了!”她指着一个方向,“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沈王爷侧耳:“水声?”

    “对对对!”项小花掉头跑,“来这边!”

    走了没多久,前方出现一个小溪,赢成往上游的方向看了看,弯弯曲曲的貌似很远。

    “我刚刚正想要问你。”沈王爷坐在石头上洗了把脸,“你在山里走了那么久,饿了可以打猎,但是你总要喝水吧。”

    项小花咪咪笑:“是啊,我可聪明呢!一直顺着水走。”

    “你说呢?”赢成却问沈王爷。

    沈王爷和他对视了一眼:“那就沿着小溪走吧。”

    “你们怎么了?”项小花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

    赢成撩了把水溅到她脸上:“哪有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们也要沿着这条小溪走。”

    不管怎么说,总算找到了方向。沈王爷把电火炉拿出来开始准备午饭,项小花还诡异的从小溪里抓了条鱼上来。

    把面放进去跟鱼片一起煮,每人吃了一大碗香喷喷的鱼肉拌面。

    “小花,你路上注意一下。”再次出发时沈王爷提醒道,“要是看见有印象的东西记得要说。”

    “放心!”小花又拍了拍胸口。

    赢成在她身后撇撇嘴:“她记得的都是跟吃有关的。”

    刚刚那条小溪,如果不是她想吃鱼,估计根本想不起来。

    “快走。”沈王爷不喜欢和女人接触,但是对自己家的妹妹们还是很有爱心的,见不得赢成没事老欺负小花,拍了他脑袋一下。

    赢成跳起来斜眼:“别学我哥那毛病啊!不许跟我动手,咱们俩可一样大。”

    “我以为王爷哥哥比你大呢!”项小花凑过来。

    那是,他显老呗赢成得意洋洋,正准备鄙视呢,就听见项小花小声嘀咕。

    “明明一样大,可人家怎么看上去那么稳重”

    赢成脸黑了:“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不稳重?过来谈谈人生。”

    “我什么都没说!”项小花边跑边跳。

    “站住!过来谈人生。”赢成在后面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