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露端疑

    这边三个小家伙看累了,已经睡的呼呼的。

    “虽然才一个月,可已经能看出大概的性格。”辛晴帮小苏苏盖好毯子,“我们苏苏以后肯定是个听话又可爱的小宝贝!”

    一个月大的小宝宝不会像以前一样每天只知道睡和吃,他们大概每天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瞪着大眼睛观察新世界。

    而刚刚苏苏就是不停的看这个,看那个。而呼呼和噜噜就不停的哼哼,手和脚和试图抬起来使劲扑腾。

    “以后调皮就揍他们。”张宓冲着陈欢说,“尤其是不能欺负妹妹。”

    对于都喜欢软萌萌小女生的大伙来说,呼呼和噜噜就跟充话费送的似的,可惜他们还不知道,睡的跟猪一样

    “小花吃饱了吗?”赢成问。

    项小花一脸感动:“你在关心我吗!”

    “你想多了。”赢成把她的脑袋推开,“因为只有你在一直吃,大家早就吃饱了。”

    沈公主拿起一根骨头丢到赢成脑袋上:“我没吃饱呢,我还要再吃个甜点。”

    “那我也再吃一个!”项小花举手。

    赢成白了两个丫头一眼:“我先去拿车。”

    “等一下!”辛晴叫住他,我抱着呼呼一起去,他尿了。”

    “他垫着尿布。”赢擎苍看着赢望,意思是你儿子你自己解决。

    辛容赶紧站起来:“我去吧,刚刚的纸尿裤换完了,车上还有。”

    “妈,孩子给我。”赢望伸手把呼呼抱过来。

    赢成跟赢望夫妻俩刚走到酒店大厅,就见电梯里冲出来几个人,而楼梯那边也有两个人惊慌失措的跑出来。

    “胖子!”猴三突然大吼一声调头往赢望他们这边跑,辛容尖叫了一声,下一秒就被赢望搂进怀里。赢成则站在他们前面一脚踢过去。

    猴三没想到赢成的反应会这么快,被踢倒后楞了一下。这时候胖子也跑了过来直接掏出枪指着赢望他们三人。

    “别动!”大概是被刚才赢成的伸手吓到,胖子特意保持距离。猴三连滚打爬的躲到他身后,把嘴里的血吐出来恶狠狠的盯着赢成。

    “妈的!这小子练过。”

    胖子冲他使了个眼色,电梯里的那帮人已经到了跟前。

    “把孩子交给我。”猴三冲着赢望伸手,“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辛容忍着眼泪,死死揪着苏苏的抱被,赢望的手在她后背慢慢抚摸:“不怕。”

    “听见没有!”胖子把嘴里的槟榔吐掉,“老子今天活不成你们都别想活。”

    那伙追过来的人看了赢望三人几眼,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他们死不死无所谓,重要的是你们俩得死。”

    “你弟弟不是我们杀的,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他!”猴三气急败坏的解释。

    白*粉下面竟然是一张活生生的脸皮,被特殊的快递冰块包着,冰块化了后水才流出来。

    “我弟弟三天前失踪的,你们是三天前来的s市,今天早上我们在酒店附近的巷子里发现了我弟

    弟的尸体。”为首的中年男人一脸悲愤,“你们杀了他不说,竟然还把他的脸给”

    “呼”男人吸了口气,“不管你们俩是混哪条道的,今天都别想活着离开!”

    一直没说话的赢成举了举手:“我说你们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让我们先离开呗?”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重新打量了眼赢成。普通人在这种时候早就吓死了,可这三个人,除了那个女孩看上去有些紧张,两个男人镇静的可怕。

    而抱着婴儿那位身上的气势好可怕!

    “我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二位如何称呼。”中年男人不是傻瓜,对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不是地头蛇,就是有背景。

    “靠!妈那小子拿枪指着望望哥。”突然沈公主的声音传过来。下一秒,胖子就看到一张沙发朝自己飞过来。

    碰一声!把他和猴三砸出去几米远,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胳膊传来剧痛,手一松,枪就掉进了别人手里。

    “你是第一个敢拿抢威胁我哥的人。”赢成踹了他一脚,“刚刚还想要我小侄女当人质,白痴!”

    项小花举着另一张沙发过来:“要不要再砸他一下?”

    “小花。”辛晴叫住她,“快回来。”

    中年男人一看这架势,越发肯定这些人不好惹。

    “抱歉,今天给各位添麻烦了,等我处理完这两个人一定登门赔罪。”他现在只希望对方不要生气,也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说那种不顾人家死活的话。

    “走了。”赢擎苍拉着辛晴率先走出去,后面的人晃晃悠悠的跟上,仿佛之前被人拿枪威胁是场玩笑。

    过了好一会,中年男人的手下才小声提醒他:“老大,那两个家伙”

    “带回去!”

    回到家,项小花和公主拉着辛容去聊天。赢望难得没阻止,反而还赶着她去。

    “容容没事吧?”书房里,万倾思关上门问。

    赢望阴沉着脸坐下:“让她跟小花她们聊聊天,转移一下注意力。”

    “那丫头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你注意点她的情绪。”江瑞难得开口,“不过今天的事情还真挺”

    “挺诡异是吧?”赢成打开酒柜,“我已经让人去查那两个人了。”

    万倾思放下手机:“另一批人是隔壁j省的地头蛇,人称江虎。他弟弟最近在s市追一个小明星,一周前失踪。”

    “那家伙说三天前发现了他弟弟的尸体。”赢成挑了挑眉,“寻仇?”

    赢望冷着脸:“不像。”那两个家伙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江虎他弟弟死前在一家酒吧出现过,巧的是,那两个人当时也在。”万倾思又看眼手下发回来的资料,“而且当晚他们还发生过争执。”

    “哈!”赢成有些幸灾乐祸,“这不就是活该倒霉吗,肯定是被人设计了。”

    江瑞听他们说完,目光放在赢望身上:“摆明了是一场有预谋的嫁祸,就是不知道这预谋是冲江虎,还是”

    “你觉得是冲我们来的?”赢擎苍皱眉。

    &n

    bsp; 赢望:“那就是欧洲那帮人。”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赢成把酒杯啪一下放到桌上,“这么咬着我们不放,到底有什么目的?”

    “也不一定就是他们。”万倾思挑了挑眉,“不过,除了他们还真没什么人值得怀疑。”

    赢望看着他:“之前你们调查过,说他们并不是冲基因改良来的。”

    “我也认为不是。”江瑞插了一句,“如果是为了基因改良剂,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万叔那边。”

    “也许他们想用我们来威胁万叔呢?”赢成随口道,然后被几道目光鄙视了。

    他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用赢家来要挟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虽然他们没有万家那么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可也能做到自保。

    毕竟也没有谁敢开着坦克和飞机来轰炸他们

    “所以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万倾思突然笑了笑,“从一开始,他们就接二连三的试探你们兄弟俩,赢望这几年根本没出去,那么”

    他看向赢成,赢车瞪着眼睛:“我虽然在外面跑,可都是在做任务啊!再说了,就算很多人惦记我,可我们是拿钱办事,要报仇也应该找发布任务的人。”

    更何况谁都知道他从不伤及无辜,手里的几条命都是恐怖分子。

    “把你所有的任何都捋一遍。”江瑞丢出一句。

    赢成跳起来:“那得有多少?我哪记得住。”

    “没多少,你以前一年也就是接几个,这五年来都被扣在公司,哪有什么任务。”赢擎苍瞟了他一眼,“赶快想。”

    “其实没必要。”赢望看着跳脚的倒霉弟弟,“如果说你真有什么任务奇怪,无非就是当年在百慕大失踪,却在项小花村子里出现。”

    江瑞眯了眯眼:“百慕大每年失踪那么多人,都不知道被随机传到哪去了,能活着出来的不超过十个。”

    “当初我掉进山洞,却到了海边的渔村。在哪里遇到了左舒”

    万倾思打断赢望的话:“也就是说,左舒背后的人知道掉进山洞有这样的机会,并且知道你过去后,提前到了渔村。”

    “什么意思?”赢成没听明白。

    赢擎苍觉得自家老二的智商实在堪忧,用一种你一定是捡来的眼神看着他:“寻寻的意思是,当年你在小花他们村子的事,那些人是不是也知道。”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赢成知道他老子在鄙视他,不服气的说,“我什么都没干,小花他们那除了野猪什么都没有。”

    赢望没理他:“如果我们的推断正确,那么那些人的目的很可能在你或者小花身上。”

    “如果在小花身上,难道她们村子真有什么秘密?”赢成到底不是笨蛋,马上反应过来。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赢成转身往外跑:“我去找小花!”

    小花正和公主辛容在暖房看着三个小包子,苏苏睡的吐泡泡。呼呼和噜噜却醒着,努力的挥舞着小胳膊想抓摇篮上挂的小动物玩具。

    “小花!”赢成猛地推门闯进来。下一秒,被吵醒的苏苏哭得惊天动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