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苏苏和呼呼噜噜

    辛晴到的时候就看见赢望黑着脸站在病床边上,辛容拿着盒牛奶吸溜。

    “怎么样了?”

    “羊水破了,医生在准备手术。”赢望的声音都仿佛带着冰碴子。

    辛晴这才看见项小花手腕缠着纱布:“怎么回事?小花你的手怎么了?”

    “被咬了。”项小花晃了晃,“没事妈,我不怕疼。”

    赢擎苍皱了皱眉,看向儿子:“你就是这么保护女人的?”

    “我已经让人把白玫送去万叔叔那了。”赢望抿着嘴角,“这次是我疏忽。”

    辛容和项小花四只眼睛盯着他,辛晴笑着把话题转移到宝宝身上:“等会做手术的时候不要紧张,咱们用的是国内最好的医生,睡一觉起来你就能看到宝宝了!”

    “嗯,我知道。”辛容果然不再想万老板那边的事,摸着肚子说,“刚刚医生检查了,说恐怕一会就会有动静。”

    赢望一直握着她的手,白玫送去岛上的用处只有一个,就是用来做药物研究。如果不是没时间处理,赢望恨不得亲手折磨死那个女人。

    “别怕,我就在外面,等你醒来就看到我了。”

    辛容刚想说我不怕,突然肚子传来一阵绞痛,她啊了一声。辛晴马上摸着她的肚子问:“开始疼了?”

    “我去叫医生。”赢擎苍转身走出去。

    很快,一队医生和护士就涌进来,赢望亲自把辛容抱到推床上,然后一家人陪着她进手术室。到了门口辛容突然开始紧张,毕竟在那个时代,没有开膛破肚这一说。

    “乖,不怕,就像妈说的,睡一觉就没事了,宝宝们就出来了。”赢望吻着她的嘴角安慰,可是辛容的脸色却越来越白,显然没什么效果。

    妇产科主任着急啊,这都开始阵痛了,等下要是出点什么状况自己还不得以死谢罪啊

    “我陪你进去!”赢望突然说。

    “这”另一个主刀医生吓了一跳,没听说剖腹产可以陪同的。

    辛晴小声和医生说:“让他进去,等下麻醉了再出来。”

    谁敢说不行啊,几个护士赶紧去找无菌服和准备消毒处理。赢望跟着进了手术室,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他才出来。

    “睡着了?”辛晴站起来。

    赢擎苍拉着她坐下:“现在放心了。”

    “妈你要不要回病房去,得差不多一个小时。”赢望看了看表。

    辛晴想了想:“我去看看宝宝的东西都准备好没,你在这盯着,有事就叫我们。小花你跟我过去,等下把宝宝的抱被送过来。”

    辛容的感觉就是睡了一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病房,赢望温柔的注视着她:“容容”

    “怎怎么了?”辛容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以为宝宝出了问题,扶着床就想起来。

    赢望赶忙把她按回去:“宝宝没事,你还不能动,乖乖躺好。”

    “宝宝呢?让我看看啊!”辛容抓住着他的手。

    “你转头看看。”赢望指了指另一边。

    辛容扭头一看,并排放着三张摇篮床,

    两个蓝色一个粉色的小圆球躺在里面。

    “醒了?”辛晴走进来,赢擎苍和项小花跟在后面。

    她忍着笑,刚刚辛容被推出来的时候,赢望这小子可是一眼孩子都没看,眼睛都在小丫头身上。

    “我能抱抱他们吗?”辛容问。

    “你现在坐不起来。”辛晴绕到摇篮床边,小心的抱起粉色的小宝宝放到辛容身边,“躺着看看吧!”

    赢望走过去把另外两个小家伙也抱起来,一同放到辛容胳膊下面:“医生说这两个男孩先出来的,所以他们是哥哥。”

    “那你就是妹妹啦!”辛容新奇又激动的看着小宝宝,然后嘴一撇,“怎么怎么一点都不像望望哥?也不像我?”

    为什么她生了三只猴子?红通通的不说,皮肤也皱巴巴的。

    “傻丫头!”辛晴瞪了她一眼,“小宝宝生出来都是这样的,越红以后就越白。”

    项小花凑上来:“现在已经洗过澡了,刚出来的时候更丑。”

    其他人:

    “真的?”辛容自动的忽略了项小花,扭头问赢望。

    赢望亲了亲她:“真的,书上都这么说。”

    “那就好!”辛容松了口气,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嫌弃了宝宝,赶紧低头和他们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们一点也不丑!”

    因为还没有排气,所以不能喝水也不能吃东西,赢望用棉签给她嘴唇沾了沾水,见她眼睛一个劲的眨,就把宝宝们抱回摇篮里。

    “再睡一会,醒了以后就能吃东西了。”

    辛容眼睛还盯着三个小家伙看,可架不住生理上的困意,嘴里说着不要,眼睛却已经闭上了。

    “妈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守着。”现在天已经黑了,估计辛容这一觉能睡到明早。

    辛晴摇头:“我带宝宝去隔壁睡,晚上得喂奶呢!”

    “只能带一个。”赢擎苍,“自己的儿子自己带。”

    赢望没吭声,把小女儿抱给辛晴。辛晴不放心:“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行。”他面无表情的点头。

    后半夜辛晴不放心,非要让赢擎苍去看看。赢擎苍不能让老婆累着,只好自己跑过来。推开门就看见赢望抱着一个在喂奶。

    “要不要帮忙?”赢擎苍这话说的特别没诚意。

    显然赢望也不指望他爸:“那个已经喂过了。”他把奶瓶放下,将小宝宝竖起来趴自己肩膀上轻轻的拍他后背,直到听见一声小猫似的嗝声才把宝宝放会摇篮里去。

    “他顾的过来。”赢擎苍回去后就和辛晴说,“我看明天让他带三个都没问题。”

    第二天辛容一醒来就先放了个屁,她脸刷一下红了。

    “排气了就可以吃饭了。”赢望却带着笑意说,“肚子疼不疼?”

    辛容知道放屁就意味着肠子通顺了,也意味着她这次手术完全没有问题。听赢望提到肚子疼,才发现肚子正一抽一抽的,说不上多疼,但是也不好受。

    “从陈姨那边拿了药,应该不会很疼。”赢望小心的抱着她靠到枕头上,还没拿出

    来电话,辛晴就推门进来了。

    赢擎苍手上抱着一个宝宝,直接塞到赢望怀里:“给你女儿。”

    “你小心点!”辛晴瞪了他一眼,又转身去看辛容,“看样子不错,饿了吧?”

    辛容咽了咽口水:“嗯嗯,想吃肉。”

    “不能吃太油腻的。”辛容走到门口,正好阿姨进来,她接过几个保温桶放到桌子上。“鸡汤面,还有排骨猪脚汤。”

    猪脚汤里没有放黄豆催奶,因为辛容根本就没奶。她的身体一直发育的比别人慢,医生说她的乳腺也没有通,有奶的可能性很小。

    “现在的奶粉不比母乳差。”见小丫头有些沮丧,赢望把小女儿放进她怀里,“我觉得宝宝长的像你。”

    辛容马上说:“我觉得像你!”

    “你们决定好叫什么名字了吗?”辛晴把汤面放到辛容跟前。

    赢望把孩子抱过来:“小名叫苏苏。”

    “我孙子呢?”辛晴碰了碰摇篮里睡的呼呼的两个小家伙。

    小名是早就起好的,女孩小名苏苏,大名叫赢妍姿。取自柳永的一首词“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是辛晴和辛容一起选的。

    至于两个几乎同时出生的男儿,快了一秒的老大叫赢楚,老二叫赢修,是赢擎苍起的。至于小名

    “呼呼和噜噜啊!”一早赶回来的赢成不负责任的说,“不是早就定好的吗。”

    辛晴给了他一下:“什么时候定的?这算哪门子小名。”

    “你问容容啊!”赢成凑到摇篮边上,“之前我们俩打游戏她输了,当时的赌注就是我给两个亲爱的侄子起小名。”

    赢望冷眼看着他:“你想死吗?”

    “就算你要起,也不能起什么呼呼噜噜。”辛晴对这个倒霉儿子无语了,“好好想一个。”

    “容容也同意的!”赢成伸出爪子想摸小宝宝们的脸蛋,半路被他老子踹了一脚,把胳膊缩了回去。“这是我们两一起商量的。”

    辛容在赢望的眼神下低头不敢吭声,当时的情况是因为看到棉花睡觉时总是呼呼噜噜的特别可爱,赢成就说那就叫小宝宝呼呼噜噜好了,她没多想就同意了

    “那就叫呼呼噜噜。”赢望摸了摸她的头,“容容给他们起的,都是好名字。”

    赢成呲牙咧嘴: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于是,赢家的第三代,呼呼噜噜和苏苏开始了幸福又鸡飞狗跳的人生。

    一周后,辛容出院,沈家和万家的人都来了。

    “你就是六六啊!”辛容也见到了传说中江瑞的小媳妇,他们也是前不久才知道陈欢就是六六,是万家离家出走的小女儿。

    江瑞站在旁边:“要叫嫂子。”

    “嫂子。”

    六六无所谓的摆手:“容容好厉害呢!一下就生了三个宝宝。”

    “回头我们也生。”江瑞又插了句。

    然后被万倾思和赢成拖出去了。

    赢家别墅里一下子多了好多人,热闹的像过节一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