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容容你尿裤子了

    医院最顶层整个都空了出来,赢望还派了人在门口轮流把守,这种时候他绝对不能允许任何意外发生。复制网址访问

    “这里真好,我搬过来陪你吧!”项小花在如同酒店套房般的病房里乱窜,“反正好几个房间呢!”

    辛晴正在检查还缺什么日用品,听见这话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胡说什么,医院是随便住的吗?”

    “因为一点都不像医院啊!”项小花从桌上拿了个芒果,被赢成半路拦下来。

    “我给你切。”他可没忘记这丫头上次切芒果弄的哪都是,恶心死了。

    赢望走进来,妇产科主任跟在他后面。

    “夫人,少夫人一切正常,您放心吧!”

    辛晴看着往赢望怀里钻的辛容笑道:“你看时间吧,总是要剖的,别让丫头疼了就。”

    “嗯,我们已经开过一次会讨论,回头会决定哪一天给少夫人做手术。”

    三胞胎是不可能顺产的,赢望也舍不得让辛容疼,所以要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剖腹产。等都安排好了,赢望自然是要留下住的,其他人则回家顺便吃晚餐。

    “阿姨就住在旁边,要吃饭就打电话,我交代过她火上随时炖着汤。”辛晴上车前又叮嘱赢望,“尽量让容容多吃点东西。”

    赢望答应着,拉开车门送她上车。回到病房后辛容正靠在飘窗上晒太阳,初春的阳光淡淡的笼罩着她,给白皙的小脸染了层莹亮的粉色。

    “午饭想吃什么?”赢望走过去抱起她。

    辛容靠在他身上掰指头:“突然想吃油乎乎的东西。”

    “红烧肉?”赢望想了想,“还是烤鸭?”

    “都想吃!”辛容咽了咽口水,好久没这么有胃口了。

    赢望打电话给酒店,让他们带着食材到医院里现做。烤鸭没办法,只能是烤好迅速送过来。辛容卷了三张饼吃了几块红烧肉又觉得胃顶上来了。

    “等会饿了再吃。”见她还意犹未尽赢望可不敢让她继续了,抱着她靠在床头,“听说医院开展了母婴课程,想去听听吗?”

    辛容张大眼睛:“我在电梯里看到宣传画了,你要陪我去吗?”

    “想去咱们就去。”赢望亲了亲她,课程需要准爸爸和妈妈一起参加,赢望虽然不喜欢公众场合但是这对孕妇来说是很好的体验,他愿意陪小丫头一起。

    于是午睡以后两人就去了上课的地方,装饰的很温馨的大教室里已经有不少夫妻,导师正在教大家怎么换尿布。

    “望望哥,你做的比他们好!”辛容偷偷说,旁边的一个爸爸手忙脚乱的,都快把道具娃娃的腿掰断了。

    赢望早就在家里练过,辛容一脸骄傲觉得谁都不如他好。

    一个小时的课程结束后两个人慢慢往回走,上电梯的时候有护士推着病人出来。当电梯门合上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人抬起头。

    “刚刚那个是不是赢氏的老总啊?”白玫漫不经心的问护士。

    年轻的护士对这种事情总是八卦的,立马激动的说:“是啊!是啊!是赢家的大少爷,他对老婆可好了”小护士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

    />

    “那个赢夫人也住在医院吗?”白玫掩住眼底的神色接着问,“肯定住在贵宾房吧。”

    “贵宾房怎么够!”小护士放低声音,“医院最顶层是空的,专门为赢家的人服务。这本来就是人家出钱建的医院,这点特权算什么。”

    白玫笑了笑,却暗中捏了捏拳头。

    “你今天不拍戏?”一大早项小花就跑来了,医生正在给辛容量血压。

    “下午才去片场。”项小花啃着蛋糕,“你吃什么口味!”

    她来的路上给辛容带了很好吃的甜点,但是送她来的赢成走时嘲笑说这些蛋糕最后肯定都会进项小花自己的肚子。

    “我不想吃。”辛容摇头。

    项小花又拿起一块:“那我给你留一块。”

    赢望从洗手间走出来听医生说一切正常后拿起梳子给辛容梳头发,项小花羡慕的说:“什么时候我也能给赢成梳头发就好了!”

    “不是应该成成哥给你梳吗?”被伺候习惯的辛容觉得项小花太小媳妇了,决定纠正她的世界观,“媳妇就是要哄的,你老给男人做这做那的,回头他就不稀罕你了。”

    项小花特别认真的摇头:“我爸说出嫁从夫,我们村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啊!不对。”她举了举手,“除了我们家,我哥就特别怕我嫂子。”

    “看吧!”辛容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所以你不能老让成成哥欺负你。”

    赢望不动声色的坐在旁边,心里却很安慰。自己的小丫头已经完全脱离古代女人三从四德的观念了,这么多年的娇养没白费。

    中午的时候,赢望的几个助手来了。

    “赢成呢?”看着助手递给来的文件,赢望皱了皱眉。

    助理一:“二少去港岛了,晚上才回来。”

    “先进去。”赢望示意他们去另一间房。

    辛容挥挥手:“望望哥你去忙,我和小花玩会!”

    “我们去凉台晒太阳。”项小花伸手扶她。

    赢望可不放心,自己把辛容抱起来放到凉台的贵妃椅上:“需要什么就叫我,我很快就处理完。”

    “嗯!”辛容仰着小脸亲了他一口。

    等赢望离开了,两个小丫头抱着杂志讨论,项小花偶尔抬起头突然发现医院门口有买臭豆腐的。

    “容容你吃吗?”她趴在栏杆上往下张望。

    辛容看了看:“你想吃就去买吧!”

    “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项小花哧溜窜了出去。

    谁知道走到门口就看见两个保镖正在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争论什么。

    “项小花!”女人看见她大声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看看你把我害成什么样了!”

    保镖一见她要往进冲,直接就把轮椅抬起来,可惜白玫今天敢来就是抱着豁出去的决心,竟然准备从轮椅上跳下来。

    “放下她。”项小花走过去,“你的腰没事吧?”

    白玫狼狈的甩了甩头:“你看我像没事吗?”

    “很抱歉。”项小花叹了口气,“可如果不是你掐我,我也不会踢你。”

    “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都是我活该?”白玫一脸阴冷的盯着她,“如果不是你们逼我,我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项小花虽然脑子比较简单,也转不过什么弯来,但是也知道白玫如今的下场就是她咎由自取。

    “我姐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不是你先诋毁我,又怎么会有后面这些事。”项小花想和她讲道理,“苏铭说你的医药费是公司出的,等你好了千万不要再做坏事,不然没人帮你了。”

    白玫恶狠狠的看着她,项小花见她这样撇撇嘴想着辛容还等着她买臭豆腐,就准备走。结果谁也没想到白玫又不管不顾的扑上来。

    “我咬死你!”大概知道项小花力气大,她没有动手而是直接咬住了小花的胳膊。

    两个保镖急忙去拽人,项小花疼的吸了口气,大叫了声:“松口!”

    辛容在凉台上半天没见项小花下去,突然隐约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喊,就托着肚子慢慢走到门口,结果打开门就看到不远处正和白玫纠缠的小花。

    “小花!”辛容没多想就要往那边走。

    项小花一见她出来了,顾不上顾忌白玫的腰伤,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啊啊啊”白玫被迫松开嘴。

    辛容已经走了过来,见项小花的胳膊都流血了,吓的拉住她就喊护士。被丢在地下的白玫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冷笑了一声朝着辛容的肚子撞过来。

    “容容!”项小花这下彻底*火了,一脚就踹过去,直接把人踹飞到墙上。

    几乎是同时,一个人影冲到辛容身后扶住她。

    “望望哥。”辛容扭头,“我没事。”

    她察觉到男人在发抖,赶忙说:“她没碰到我。”

    同样发抖的还有两个保镖,他们是万家出来的,知道失职意味着什么。

    “小花!你快点去找护士包扎。”辛容举着项小花流血的胳膊喊。

    赢望黑着脸:“以后没我陪着不要出来。”

    “哎呀,这是意”外字还没说出来,辛容的表情突然僵掉了。“望望哥!”她捏了下赢望的手。

    赢望刚刚冷静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

    正舔自己伤口的项小花哈哈了两声:“容容!你怎么尿了?赶快去厕所。”

    尿尿了?

    辛容和赢望同时低头。

    下一秒,走廊里传来一声吼叫:“医生!!”

    “妈,容容羊水破了。”辛晴脑子里都是这句话,半个小时前她正在商场给未来孙子孙女看玩具呢,项小花一个电话过来差点把人吓死。

    赢擎苍握着她的手:“别急,本来就在医院,没事的。”

    “小刘,快点开!”辛晴催司机,“我知道在医院没什么事,但是她们都还年轻,哪知道怎么处理,估计容容都吓哭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