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剧情反转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要生产,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越来越活泼。大概嫌弃地方小,有时候动的太过辛容会啊一声。

    赢望知道肯定是疼了,就会拍她肚子一下。

    “之前还不让我拍,现在望望哥比我还能拍。”辛容告状,“会不会把宝宝拍傻啊?”

    辛晴好笑的看着她:“望望肯定比你有分寸。”

    “我的腿都肿了,他们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累死了。”辛容嘴上抱怨,却是一脸幸福。

    赢望在低头看平板,研究坐月子100问。听到了马上去按她的腿:“妈,容容昨天晚上又抽筋了”

    “不会缺钙的。”辛晴知道他的意思,“咱们一直喝着羊奶,补着钙呢!应该是肚子太大压迫到神经了。”

    这边继续讨论孕妇问题,那边项小花在片场门口被拦住了。

    “你是谁?”

    白玫:“”

    “你装什么?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得意,我被公司解约,所以的通告都取消了,也没有人敢签我。”白玫恶狠狠的说,“这都是你害的!”

    项小花一脸茫然的盯着她,然后啊了一声:“你是那个白玫!”

    “你”白玫咬牙切齿,“怎么?不装了?你以为假装不认识我就能解决问题吗!”

    “不是。”项小花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是真不认识你,我们又没见过。”

    对于不相干的人,项小花是从来记不住的。就算她在电视上看过白玫,也没把那张脸往心里去。可白玫不相信,她认为这是项小花在变相的侮辱自己。

    “你站住!”见项小花竟然想绕过她离开,白玫一把抓住项小花的胳膊,“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铭给项小花配了个小助理,此时一见不对劲刺溜就窜到角落打电话去了,项小花则盯着胳膊上的手一动不动。

    “我什么都没了,你也别想好过!”白玫靠近她小声说,然后突然大声喊起来,“对不起我不敢了,我真不是有意的,求求你放过我”

    项小花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只见眼前的女人口口声声的哀求着,脸上却一副得意的表情,还用恶毒的眼神看着自己。

    “求求你让赢氏放过我吧!不要封杀我,给我口饭吃好不好?”白玫继续哀求道。

    “白玫,你想干什么?”苏铭匆匆跑出来,一把将项小花拽到他身后,“你没事吧?”

    项小花指了指白玫:“她好像脑子有病了,我听不懂她的话。”

    “嗯,那就别理她,我们进去。”

    白玫疯了似的大喊道:“苏总,你不能这么偏心!”

    “我怎么了?”苏铭扭头看着她,“我觉得你不适合公司,所以跟你解约。而且解约金我一分钱都没少付给你了吧?”

    “可是我被封杀了!”白玫哀求道,“项小姐不肯放过我啊”

    她突然扑到项小花身边,直接跪在地上抱住她的腿:“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小腿传来一阵刺疼,小花对上白玫得意的眼神,皱着眉头一脚踢开她。

    “啊”一道人影飞出去,狠狠的撞到了车头上,白玫一脸惊恐的捂着腰,疼的五

    官都扭曲了。

    苏铭慢慢走过去:“疼吗?”

    “好好痛”这回她说的是真话。

    按照计划她只想拍下项小花踢倒她的画面,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那女人的力气那么大?她的腰好像断了。

    “送她去医院。”苏铭说完就拉着项小花离开,白玫还想叫唤,可是疼痛让她发不出声音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赢成就接到了电话。项小花身边一直有保镖跟着,当然不是为了保护她,主要是为了保护别人。

    “把那个拍摄的家伙抓起来,然后把视频剪辑一下。”赢成对着空气笑了笑,“怎么剪不用我教吧”

    晚上项小花回去的时候一脸的小心翼翼,赢成一进去她就跳过来。

    “我背你呀!”

    赢成推开她的脑袋:“干坏事了?”

    项小花:“”

    “成成哥你不要老欺负小花!”坐在沙发上的辛容看不下去了,这几天赢成就和断了腿一样,除了上厕所洗澡都让小花背着,偏偏小花还一副特别幸福的模样。

    辛晴从厨房走出来瞪了倒霉儿子一眼:“小花别背他,懒的抽筋了都。”

    “你们别管,认赌服输!”赢成跳到小花背上,特别无耻的拍了她脑袋一下,“送我上楼换衣服。”

    项小花哒哒哒就往楼上跑,还狗腿的蹭了蹭赢成的手。

    五分钟后她又把赢成背了下来,然后乖巧的坐到他旁边。

    “说吧!”赢成咬了口苹果,“你今天干什么了!”

    “我我”项小花眼睛瞟了瞟。辛容看不过去把抱枕砸到赢成脑袋上,“小花别怕,你干什么成成哥都不敢说你,我让望望哥揍她。”

    赢望:“差不多就行了。”

    接收自家哥哥警告的眼神,赢成耸了耸肩:“来来来,打开电视看新闻!”

    “我去上洗手间!”项小花捂着脸跑了。

    赢成把电视调到本地的娱乐频道,果然看到白玫躺在病床上哭诉。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就是就是去道歉的啊”

    一个记者把话筒转向医生:“白小姐的伤严重吗?”

    “很严重,整个腰骨断裂,就算好了也不能跑步或者剧烈运动。”

    白玫在镜头前哭的那叫一个惨,这也不是她在演。她来医院的时候想到伤比较严重,可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直接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听说白小姐准备起诉?”记者又把话筒转向她。

    “对!”白玫泣不成声,“我会找到证据,看看有没有目击者,希望法律可以给我个公平的交代。”

    辛容眨巴眨巴眼睛:“这小花打的?”

    “不可能!”辛晴立马反驳,“小花那么乖,才不会随便打人。”

    “对。”赢成皮笑肉不笑的说,“不是她打的,是她踹的。”

    辛晴:“”

    “那肯定是这个白玫不好。”辛容看了眼电视,“她之前还诬陷小花来着。”

    赢望

    见两个女人都着急了,偏偏赢成还翘着腿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一脚踹过去:“把事情交代清楚。”

    “好像是我干的似的!”赢成不服气的坐好。等他巴拉巴拉讲完后,辛晴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就说小花是乖孩子吧!”她皱了皱眉,“你既然知道,难道要任由那个女人黑小花?”

    赢成嘿嘿一笑:“你们就等着看吧!”

    晚上辛容躺在床上来回动,赢望把她搂进怀里:“要翻身吗?”

    “不要。”她蹭了蹭男人的脸,“成成哥会管吧?”

    知道辛容是说项小花的事,赢望一边给她按摩身子,一边说:“他吓唬人呢,应该已经解决了,乖,不要操心那些。”

    辛容的肚子太大,直接顶到胃。导致她现在吃东西就吐,只能每次吃一点,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得吃饭。

    “我饿了。”

    正说着,小丫头一脸委屈的抬头看他。

    赢望扶起她靠在枕头上,然后把一直放在保温桶里的鸡汤面盛了一碗:“我喂你。”

    “就吃几口吧。”辛容苦着脸,她不想吐,那种滋味太难受了。

    “嗯。”赢望亲了亲她的嘴角,“等会饿了再吃。”

    项小花以为自己犯了错,接下来几天一直夹着尾巴。可尽管如此也没少吃,就是每次回家就缩在一旁,再也不叽叽喳喳了,直到周末网上突然多了一段视频。

    “这就是那女人说的证据?”看完后辛容茫然了,“这里面明明是她自己从车上摔下来的啊?而且,她还一直在骂小花,太可恶了!”

    辛晴若有所思:“你做了手脚吧?”

    “重新剪辑了下视频。”赢成好笑的看着缩在沙发角里偷吃鸡块的项小花,“那女人去找小花的时候就让人把过程拍下来了。”

    他扯了扯项小花的辫子:“你踢她的时候,腿上很疼吧?”

    “就是啊!”项小花一见没她什么事了,马上原地复活,“她掐我呢!可疼,可疼。”

    辛容把果茶推到她那边:“踢的好!”

    白玫此刻正疯了似的找拍视频的人,她把最后的一点积蓄都给了那几个家伙。原本说好的是他们录下当天的情况,然后发到网上再申请一堆公关号去制造舆论。

    “该死!”她把手机摔到地上,因为用力过猛牵扯到了腰伤,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这些家伙竟然敢骗我,他们怎么敢??”

    先不管这倒霉催的女人,赢家这会正闹哄哄的在收拾东西,医生决定让辛容住院了。虽然离预产期还有一周,但是三胞胎这种情况万一小家伙要提前出来肿么办

    “都带全了!”辛晴看着他们把东西搬上车,“阿苍,你也要去吗?”

    赢擎苍拉开车门:“嗯,我陪你。”

    “我也去,我特别跟剧组请了假的。”项小花站在后面一辆车前。

    赢成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坐上:“你是想一会去吃大餐吧?”

    “有吗?”项小花坐进来,一脸我猜中了的表情。

    辛容被赢望抱上来呵呵笑:“你们等会走的时候别说要去吃什么啊!我会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