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吐啊吐啊吐啊吐

    辛容再听到臭豆腐三个字时喉咙里一酸,又吐了

    “我去喂棉花!”

    不等赢望阴森森的看过来,项小花就跑了。

    “水水水!”辛晴赶紧指挥赢擎苍。

    赢擎苍把水递过来,赢望喂辛容喝了一口:“好点没有?”

    辛容推开杯子:“我什么都不吃了。”小丫头一脸委屈,眼眶红红的钻进赢望怀里。

    “要不先去睡一觉?”辛晴说,“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赢望抱着她起身上楼,小心的将人放到床上:“乖,睡吧!”

    “我睡不着”辛容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小眼神把赢望心疼的啊,像谁拿刀戳他心脏一样。

    “那我们想想吃的东西?”赢望提议,“有没有特别想吃的,等会我去给你买。”

    辛容眨眨眼:“串串。”

    那是什么?

    “是羊肉串吗。”

    辛容撅了撅嘴:“不是,就是串串。”

    “好好,我去买。”赢望赶紧安抚她,辛容嘻嘻笑着,结果就睡着了

    赢望没见过这架势,以为她怎么了,手伸到鼻子下面探了探才松了口气。

    “妈,你知道什么是串串吗。”他走下楼问。

    辛晴惊讶道:“容容说想吃那玩意?”

    “嗯。”

    在知道了什么是串串以后,赢望头一次在网上搜索本市的美食地标,找了家口碑最好的店准备亲自开上车去。

    “望望哥!”

    项小花拦住他:“你得带上我,我知道容容喜欢什么串串,我们一起吃过!”

    “上车。”

    辛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动了动,就听见赢望的声音。

    “醒了?”然后一双手臂缠上来。

    揉了揉眼睛,辛容靠在赢望身上:“我饿了。”

    “我们下楼吃饭。”赢望把人抱起来。

    饭厅里,赢擎苍和辛晴在说话,项小花抱着碗串串吃,上面飘着红红一层油,老远就能闻到辣椒和食物混合的香味。

    “串串!”辛容舔了舔嘴唇。

    赢望把她放到椅子上,看了项小花一眼。后者张着油光锃亮的嘴说:“那碗是你的容容,没放辣椒!”

    “可是我想吃辣的。”辛容嘟了嘟嘴,“好饿!”

    项小花把带回来的调料碗推过来:“吃啊吃啊!”

    “真想吃?”赢望不确定的问,辛容一向口味都比较清淡的。

    辛容猛点头,还不停的吞口水。

    “那先放一点,万一太辣就不能吃了。”辛晴稍微盛了小半勺辣椒油放到辛容碗里。

    辛容吃了两口,啊了一声:“再放点吧!”

    赢望又给她放了半勺,结果还是嫌不够辣,直到最后红油油的一碗,辛容才一脸满足的吃下去。

    “好吃吗?”项小花眼馋,从她碗里夹了片土豆,结果呲牙咧嘴的喝了一大口冰

    可乐,“好辣!”

    辛晴眉开眼笑:“酸儿辣女啊,肯定是个小丫头!”

    吃了一大碗麻辣串串,赢望又要抱人,辛晴拦住他:“得活动活动,去花园里散会步。”

    “好。”赢望拉着辛容离开了。

    花园里,月光柔柔的照在两人身上,辛容突然问了句:“望望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赢望完全不在意,“生男孩就让他搭理公司,生女孩就给她招赘,让女婿搭理公司。

    这一点,赢家的男人都一样。

    在他们看来,后代是自己和爱人的延续,作为父亲他们会尽责做到应该做的。但是,同样儿子也要做到自己应该做的,比如去公司上班,承担家族责任。

    “我想生个男孩。”辛容撇撇嘴,“他可以帮你,但是我又喜欢女孩,可以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赢望牵着她的手笑:“没事,一次生不出来就生两次,生三次直到生出来两个为止。”

    “呵呵!”辛容傻笑,这会不吐也不难受,她开始期待怀孕的日子了。

    赢望给她办了修学,就连啊呜和棉花也不允许到辛容身上蹭了。啊呜因为大点比较懂事,好像知道辛容肚子里怀了宝宝,每次见到她就一动不动,等她辛容离开才保持距离跟上。

    但是棉花就不行了。

    “棉花乖,我现在不能抱你,你自己吃饭啊!”辛容把煮好的肉放到棉花的小碗里。

    三个多月的小家伙可以吃碎肉了,不过还是要泡着牛奶一起。

    “嗷嗷嗷”棉花用它以为很威武的声音嚎,就是不吃,还努力要往辛容身上蹭。

    它半个月没见辛容,现在还不给抱抱,这让从小就把辛容当妈妈的小家伙受不了了。

    “嗷嗷嗷呜呜呜”棉花坚持不懈的坐在地上嚎,最后干脆变成了哭,眼睛湿漉漉的,眼旁边的毛都被打湿了。

    辛容心疼了,把它抱起来:“不哭,不哭!”

    “嗷嗷嗷!”棉花咬住她的指头啃了啃,这才乖乖吃饭,但是一只爪子还要搭在辛容腿上。

    赢成在旁边嘲笑它:“你是豹子,不是猫,越长越娘了。”

    棉花正好吃完了饭,抬头看了赢成一眼,然后直接从沙发走到他跟前。

    “你看看荣荣!以后别抱她,刚刚还一副非你不可的模样,这会又来腻我了。”赢成嘴上这么说,可却伸出手准备去抱小家伙。

    谁知道棉花把脸在他腿上蹭了蹭,然后飞快的跑回了辛容怀里。

    “”赢成看着自己裤子上的奶渍,还有零星的肉沫渣滓,阴森森的看着棉花,“你小子想死吗?”

    把辛容给笑的的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你美吧!”赢成指着小豹子,“等哥回来我看你还美不美。”

    正说着,去公司开会的赢望回来了,他现在每天就上午去公司,如果没什么事,就让赢成去。

    “哥,你看这家伙!”赢成指着棉花。

    “汪汪汪!”啊呜也抬起一条腿指,妈蛋,赶紧从小主人身上下来

    赢望亲了亲辛容,换了衣服洗了手才坐下抱她,同时提溜着棉花的脖子要把它丢下去。

    &n

    bsp;“嗷嗷嗷嗷!”结果棉花又歇斯底里的嚎起来,就跟谁要杀了它一样。两条前腿还死死抱着辛容的胳膊。

    辛容舍不得:“望望哥棉花还小,就让我抱吧!”

    “不行。”赢望冷眼扫过企图咬他的白团子,“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啊呜在后面咬棉花的尾巴,企图将它拽下来。

    “它才长几颗牙啊!”辛容把棉花的嘴扒开,棉花一动不动的任由她摸自己的牙齿。

    赢成见了也伸手上来摸,结果棉花啊呜一口就咬了上去。

    “呵!还敢咬我?”赢成把胳膊收回来,“哥,我去把它关起来吧!”

    辛容把棉花往怀里一抱:“不行,你们别欺负它。”

    赢望看见小丫头眼圈都要红了,瞟了赢成一眼:“怎么不把你自己关起来。”

    “明明是你先欺负它的!”赢成在空中胡乱挥舞了几下手臂,就看见项小花跑过来,“不许关他!”

    赢望没吭声,主要是他知道单凭力气的话,他也打不过小花

    “如果伤了容容,就把你送走。”打不过项小花,让赢望挺心塞,只好转头威胁棉花。

    棉花哼哼唧唧的把脑袋埋进辛容怀里。

    “小花!”赢成拍了拍项小花的肩,“以后对付我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最好把他也挂到树上去!”

    项小花拍拍胸膛:“放心吧,谁欺负你我就打谁!”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这天早上辛容又开始孕吐,最爱吃的辣椒别说不想吃,闻着都受不。

    “我们去医院。”赢望的眉头皱的死死的,好像吐的人是他。

    辛晴瞪了他一眼:“怀孕就是这个样子的,去医院有什么用。”

    “呕”说话间,辛容又吐了,这次吐的都是酸水。

    “去饭店。”辛晴想了想,“那种自助餐,看看荣荣对什么有食欲。”

    赢望马上去开车,辛晴和赢擎苍陪着,四个人一起去了s市最好最贵的自助餐厅。辛容在里面转了一圈,终于找到自己喜欢吃,而且还不吐的东西了。

    “看来是喜欢吃酸的了”辛晴看她一碗一碗的酸梅汤喝着,吩咐赢望,“给容容买话梅回来,要那种腌制的。”

    项小花晚上回来的时候,一进屋差点流眼泪。

    “好酸啊!”她捏着鼻子走到辛容跟前,看见她正抱着一罐子什么东西吃。

    辛容递给她一颗:“话梅!”

    项小花本能的咽口水,接过来就放进嘴里,然后整个五官都扭曲了。

    “啊啊啊!”她把话梅吐出来,“怎么这么酸???”

    辛容一脸茫然:“酸吗?”

    项小花:怀孕真可怕。

    就这么又吃了一个月的各种酸口,眼看就要三个月了,孕吐却又来了这回吃什么都不行,坚持了两天辛晴一看还是什么都吃不下去,果断让赢望带她去医院了。

    “正好日子也差不多,我们给少夫人做个超声波看看胎儿的情况吧!”还是上次那个妇产科主任,她发现辛容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显然辛晴这个过来人也发现了,趁着赢望抱辛容进去,她小声问:“是不是双胞胎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