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仙界赢家

第1518章 求道

    “悟道”

    周舒注视着大门,若有所思。

    悟道,应该是说,有纯粹的道之力就能打开,那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只是该如何做,他还不太清楚。

    那声音继续讲诉道:

    “这门上,一共凝聚了四百七十三种道之桎梏,皆是老朽修炼道时遇到的,亦是悟道之关窍所在,你既然来自玄黄界,那么不管你修炼的是哪种道,应该都在其中,如果能够破解桎梏,自然能够悟道成功,顺利开门。”

    听到这话,周舒不由愣了下。

    道之桎梏且不提,这里有四百多种道,包涵了玄黄界里的大多数,基本上修仙者修习的道,都在里面了,只是周舒修炼的舒之道,却肯定不在其中,难道说,还要周舒再把一种道修炼到悟道境界么,这不是难,是根本做不到。

    他只会专注于舒之道,不可能再去分心修炼别的道。

    那就打不开了

    百晓老人留下此门,能帮助玄黄界修仙者悟道,但他多半没有想到,会有根本不修炼这些道的周舒出现。

    想到此处,周舒不禁喊道,“前辈”

    那声音自是不予理会,继续道,“每日卯时和酉时,为悟道之最佳时刻,此时阵法会打开,供你悟道,过时则关闭,时日无多,三百日内若不能悟道,便与老朽与秘境无缘,可自去之。”

    那声音重复了两遍,又消失无踪。

    周舒注视着那大门,不觉笑了下,有点苦。

    道之桎梏,他大约能够明白意思,可能就是悟道时最艰难的瓶颈,关口,只要打破这瓶颈,便能悟道成功,获得真正的道之力,升仙有望。

    不得不说,百晓老人真是奇人,修炼了这么多种道,而且每种道都到了瓶颈,天下之大,怕是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不过,百晓老人真的悟道了么

    周舒却有些怀疑起来。

    算算时间,离卯时还有大约三刻钟,只能等待。

    他还是有些气苦,这门上没有舒之道,就算他已然悟道,恐怕也打不开门,也就无法再继续走下去。

    想想不甘,但无可奈何,百晓老人的阵法,现在他也改变不了。

    安静了一会,似是想到了什么,周舒眼中忽然闪过一道明光。

    细想之下,这门其实就像一个满是问题的题库,只要能解答出来,将来的考试自然没有问题。

    那些问题,都是其他道的,但对他难道就没有用吗

    周舒修炼的是舒之道,而他对其他道亦有很深的研究,在某些方面,比许多专修一道的修仙者还要深入,比如阵道符道,又比如剑道器道等等,在这些道上,他都达到了明道的阶段,只是离悟道还远得很,连遇到瓶颈的资格都没有,可是,现在瓶颈就摆在面前了,触手可及,如果他能从中得到了一些什么,对他也有帮助,不需要达到悟道,但能汲取到精华,来补充自己的舒之道,难道不是一桩美事吗

    毕竟他的舒之道,就是从其他道中得来的,每一种道都和舒之道有关。

    这里虽没有舒之道,但也可以说,每种道都是舒之道。

    想到此处,那点郁闷顿时烟消云散,即使他不能悟出这里的道,打开这座门,他也能够获得很大的好处,而且比单一悟道的修仙者能得到的更多,要知道,这里可有四百多种道啊

    每一种道,都面临着桎梏,那都是将道修炼到深处才会出现的问题,对悟道大有裨益,其他修仙者得到一种,就要欣喜若狂,而周舒,得到了四百多种。

    现在的周舒,正也遇到了舒之道的瓶颈,需要弥缺补漏,这些其他道的问题,正是解决的良机。

    “时间不多,只有六百个时辰,要抓紧了”

    注视着那大门,周舒心中燃起了腾腾的火,他要利用这六百个时辰,为自己的舒之道添砖加瓦,更上层楼。

    当然,采盈也不能错过。

    似是听到了一声鸡鸣,卯时很快到来。

    探出神识,遥不可及的大门,已在眼前,清晰可见。

    大门不再完全漆黑,上有许多凸点,闪着幽幽的光,如黎明时的星辰。

    周舒似有所悟,探出一丝异火朝门上缠去,那异火中,饱含着他对器道的体悟,无异于一股真实的力量。

    似是受了牵引,异火很快转向一颗星辰,附在上面,不再动了。

    星辰闪烁起来,光芒大作,像是被周舒点亮了一般。

    合适的道,遇到了合适的地方。

    一丝一丝的器道信息,不断的传递到周舒识海里,在那一刻,周舒对于器道有了更深的领悟,而问题也很快出现,器道如陷牢笼,进退不得。

    周舒集中全部精力,钻研其中,使用的不止是器道,更是舒之道。

    而另一边,采盈得了周舒的嘱托,也探出剑意朝那大门飞去。

    和周舒一样,剑意也点亮了一颗星辰,更加明亮也更加硕大。

    剑中的采盈,小脸绷得紧紧的,全神贯注的感受,她也知道,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大门又变得漆黑无光,难以接近。

    采盈化作小人,从剑里跌了出来,面色苍白的道,“好难啊,周只这么一会儿,本宫就快累死了”

    周舒轻轻点头,“的确很难。”

    采盈瞧着周舒,不解道,“周,你精神怎么这么好”

    周舒神采奕奕,眼中更有一点明光未灭,和很是憔悴的采盈显然不同。

    周舒摇了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要悟道,自然不会太累。”

    他并不是解答问题,争取悟道,而是将器道和舒之道相互印证,从器道中找到长处,加以吸收,这一个时辰里,他已经得到了不少好处,只可惜时间太少,若再有一个时辰,相信结果会更好。

    采盈皱眉,不满,“哼”

    周舒微笑,安慰,“你和我不一样,你若能够悟道成功,得到的好处远比我大,几倍甚至更多,所以不要怕累,只要成功了,现在再累也值得。”

    “本宫当然知道”

    采盈撇了撇嘴,又缩回到剑里,“本宫要休息了,酉时记得叫醒本宫,一定的啊”

    “一定。”

    周舒点了点头,她的向道之心,也是坚定得很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